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龙人与仆

治嘉

  • 短篇

    类型
  • 2019.05.28上架
  • 25.06

    连载(字)

43位书友共同开启《龙人与仆》的短篇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嘱咐

龙人与仆 治嘉 4134 2019.05.28 11:50

  当第一缕晨光穿透浮云,薄雾笼罩下的社区迎来了温馨的清晨。

  房屋、树木、公交站牌和几辆在路上奔跑中的小车,都在柔和的晨光中,拖着长长的影子。

  一座位于半山腰,占地二百多平方米的三层独栋别墅里,年约十六岁的长发少女黛西两腿并拢坐在二楼窗边的书桌边,在台灯米黄色的照射下,正专心翻阅手中的典籍。

  她的手边杂乱无章堆放着各种记载着龙的印刷书刊,及画满奇怪符号的手抄本。

  “嗯。”不多时,黛西斜展玉臂,伸了个无比动人的懒腰后,拿起边上笔录过的纸条,秀眉颦蹙道:“还是没用啊。”看着桌上形形色色的书籍,黛西泄气叹道:“人类的东西果然不行,还不如爸爸带回来的手抄本管用,但是。。。”

  她端起桌上的粉色保温杯轻呷几口,自言自语道:“我还是没找到我想知道的信息。人类的认知大多受自己眼界为限,连龙族存在与否都搞不清楚,可无需再理会。但这些来自龙族的手抄本也没有找到能解释我这种情况的有用信息。唉,我是龙人族诞生千万年来的第一个怪胎?不可能吧?”

  眺望窗外晨光沐浴下的社区景色,黛西手肘支桌,双手托腮,浮想联翩道:“如果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该多好啊,如此便可以天天与爸妈一起,开开心心地过着平凡的生活,或者我只是个普通的龙人,快乐地在圣域。。。”

  她皱了皱眉,闭上秀目叹道:“往来圣域的路为什么我总想不起来?算了,反正它也不是个值得怀念的好地方。“

  继而憧憬道:“我还是做一只无忧无虑的蝴蝶吧,想去那就去那,多开心啊。”说着说着,她感觉自己似已变成蝴蝶,在万花丛中上下飞舞,俏丽无比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铃铃。”清脆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把她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黛西满心不情愿地从粉色的书桌椅上起身,来到床头柜边,拿起银灰色的话筒轻声道:“喂。”

  “宝贝起来了吗?”话筒传来无比慈爱,又略带感性的女音。

  “妈!”黛西精神大振,对着话筒欢叫道:“你们何时回来,我好想你们啊。”

  “你的声音。”电筒传来略带怪责。

  黛西顿了顿,原来甜美的少女声音突变成低沉,甚至略带沙哑的少年声音,委屈道:“我扮成王平时能自然用假音说话,坐我附近的同学都没发现。现在又没外人,怎么和你说话都要用假音,好累!别这么高要求嘛。”

  “唉,还不是担心你没习惯,露出破绽给猎龙人发现啊。”电话那头柔声道:“算了。如无意外,我和你爸后天,即周日下午便能回到家里,你再坚持一下。对了,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哦。”

  黛西高兴得蹦起来,险些把电话从床头柜拉扯至地上。

  黛西边扶正电话,边兴奋道:“妈妈真好!嗯,自四天前你们走后,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们啊……。”

  话筒打断道:“宝贝,时间有限,说要紧的事,其它等我回来再叙。你身边有没发生什么事?”

  黛西头夹话筒,一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小日历,另一手用红笔在对应的日期上画了个圈,失望道:“没事。”

  “那就好。”话筒里的声音松了口气,紧接着道:“宝贝,要紧记接下来的话。今天放学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立即回家,在天黑前务必戴上我送给你的那条项链,哪都不要去,明白吗?”

  黛西一愣,那是一条存放于书桌最低层抽屉中,由红黄相间花绳串起八颗龙牙的简陋项链。

  自她懂事起这条项链只戴过三次。每次问及原因,她父母总是摸着她的头说,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黛西情不自禁地望了望项链所藏位置,尽管她知道再问也是没结果的,但还是嘟嘴道:“为什么?”。

  果然,话筒不容分说道:“适当时机我会告诉你的。”

  黛西无奈拉长声音道:“好—”

  话筒欣然道:“宝贝乖,没事我挂了啊。”

  黛西再无心思说话,淡淡道:“好。”

  “嘟-嘟-”

  黛西手拿话筒呆坐床边,直到话筒传出不间断的尖叫时,才把它放回原位。

  她想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她在天黑前回家戴那条龙牙项链,平常不给碰,戴上又不给出门,只能在家发呆。

  良久,她从床边起来,走上几步,捡起不知何时掉下落地上,全身毛绒绒的粉红卡通小龙,挂回墙壁带花边的钩子上,然后默默来到她的私人梳妆间。

  在洗手盘稍作简单的洗梳后,黛西才抬头看着玻璃镜里的自己,并缓缓褪下身上所有衣物。

  这无疑是位燕妒莺惭的少女,正是:青丝如墨洒双肩,靡颜如花倾城国,冰肌如玉赛凝霜,风神绰约现婀娜。

  镜中最抢眼的莫过于她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及一对在秀发中若隐若现的乳白色小犄角。

  正常亚裔人的眼睛,一般都是白底黑珠,但她却是天蓝底色中,带着能随光线明暗能自发伸缩的金色瞳孔。

  头上的小犄角是龙的犄角。

  黛西冷眼扫视镜中美得让人窒息的倒影,极尽厌恶道:“瞧瞧你吧,长得人不像人,龙不像龙的,难怪圣域里的人都说你是怪物啊。”

  她体内虽然流淌着龙血,却没有正常龙人身躯上应有的龙鳞,人类女性的外表下,偏又在头顶前部两侧长出一对龙人均已退化的犄角。

  正是如此不三不四的外表,让她及父母倍受族人白眼和欺凌,无奈下从幸存龙人的最后栖息地-圣域中迁出,几经波折,最终于两个月前在这里安家落户。

  “好吧。”黛西闭上秀目,双手拍打着脸颊,轻叹道:“既然爸妈不辞劳苦地外出寻找解决办法,你就打起精神去做该做的事情吧。”

  自我安慰一番后,便开始为上学做准备工作,她转身从背后的衣柜中取出一套仿真人皮。

  这是款连体仿人皮服,仿真度高至完全能以假乱真,比现时流行于市面的同类产品更具有划时代的科技。它集头部、四脚和躯干于一体,唯一的开口从发际始至背胛,套上后不光轻薄透气,收紧时还能把头腹胸腰等不平的部位自动填补充实,最为惊叹的就是面部表情能完美呈现,并不僵硬。

  皮套外观的触感和质感堪称完美,咽部位置还自带了喉结,穿上后实与真人无异。

  黛西裸身踏进这件皮套,由脚底始一直包裹到头,连接好位于头发中的接口,又按了按下巴正中,与人体皮色别无差异的自动收紧钮,让人皮服与身体之间的空隙全部收紧,后脖子至背胛中间的接口也自动掩藏于同等皮肤色的保护膜中。

  简单梳理一下皮套头发后,黛西从洗手盘边的胶盒子里取出瞳孔贴,小心贴到眼上,隐藏着她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

  经过一番装束打扮,出门时她已由美少女变成方脸大眼,背挎书包,一身短袖校服,语音略带沙哑的平凡男生。

  社区位于某国西南部港区内,人口约八千,虽说不上红灯酒绿的繁华,但各种基建齐备,且绿树成荫,环境优美。

  从父亲口中,黛西早知她家所在的别墅小区是该国富人度假胜地之一,平常极少人走动。而落户于此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社区中唯一的私立学校基本是原居民的子女,人际关系较为简单。

  学习人类的知识就是为了更好地溶入人类社会。正是这个理由,黛西披上父亲不从哪找来的这身高仿连体人服,乔装成一名叫王平的男孩,踏入这间学校就读。

  才刚刚进入教学楼二楼中四级的课室,没等坐到班中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上课铃声便响起。

  她的同桌大模厮样,右手托头,左手指头轮番敲击着桌子,边瞧着她摆弄书笔,边粗声粗气道:“今天怎么来晚了?”

  黛西瞟了他一眼,轻哑道:“嗯,看书过了时间。”

  她的同桌年约十七,强壮魁梧,寸头短发下张着一对浓眉大眼,肌肤略显黑,笑起来非常阳光,名叫李浩的男孩。

  瞧见老师黑脸进入课室,李浩拍拍跟前的书本,轻声浅笑道:“换人文科。温馨提示,据那些八卦女生说,昨夜里老师不知做错了啥惹怒女友,在街边被当众扇耳光,估计现在还在气头上呢,小心可别让他抓住你呆萌时的模样。”

  黛西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位老师及他所授的人类历史,但她别无选择。

  如李浩所言,老师授课时语气中带着某种愤概,所有同学都听得战战兢兢,即便有听得不清的地方也没人敢发问。

  黛西无心听讲,虽听着讲课,眼睛却望向窗外树横枝上的一片绿叶,追忆起龙族那段被人类猎杀几近殆尽的悲惨历史,不由感叹,为什么人类传说中神秘的龙之一族,却有着如此不堪,且在史书中只字未提的历史呢?

  “王平。”老师终于发现她神游窗外的模样,面带愠怒道:“起来回答!”

  桌下被李浩撞了下大腿,黛西才有所醒觉,忙站立起来。

  老师颈暴青筋,咆哮道:“告诉我,会考将至,在如此重要的复习课上你还能分神,到底在想什么!”

  黛西吓得低下头,揉着衣角喃喃道:“我、我在想。。。”

  老师怒不可遏地打断道:“你是回答我的问题还是自言自语?这么小的声音说给谁听?”

  黛西脸热心慌,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同桌的李浩立起课本挡住老师的视线,右手指了指老师后,重叠压在左手上,双掌四头指叠加同向,双手拇指同时划动,在桌面做出貌似乌龟同时划动后腿的模样。

  黛西见其动作滑稽,心知李浩意指老师为乌龟王八,虽环境与气氛都不对,但也不禁抿了抿嘴,差点要笑出来。

  老师发现她表情异样,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更是火上浇油,拿起讲台上的戒尺,大步过去想要打人。

  黛西大惊,一边的李浩怒瞪老师,狠声道:“王平脑子一向不好使,老师你就别这么大声朝这里吼,知道这已经吓到我了,现在还拿尺子过来要干嘛,打架吗?”

  对其他同学,老师不光可以发大火怼过去,还可以用戒尺一并收拾。但面对父母离世,在三个月前还把人打伤入院,又因拒捕受过警局鞭刑的李浩,多少有些忌惮。

  李浩凭着学过几年跆拳道,与人斗殴寻仇是常事,在社区里是出了名的“烂仔”。有鉴于此,老师虽是气得面如猪肝,却是不敢再迈前半步。

  教室的气氛顿变得凝固起来。

  经李浩横插一腿,黛西才定了定神,带着感激望了他一眼,深吸口气,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抬头放声道:“老师,我在想人类记载的所有历史,从古至今无一不是胜利者的历史,然后按照他们的意志代代相传。可失败者的历史,要么为胜利者铺垫时提一下,要么添油加醋去抹黑,要么歪曲事实恶意乱编,更有甚者全部抹杀,一字不留。”

  “请问。”黛西把目光转到老师身上,柔声道:“我们现在所学,到底是胜利者的历史还是这个世界真正发生过的全部历史呢?若是前者,我们为何要学这么片面的历史,却不学全面的历史呢?”

  老师愕然,良久才蹙额道:“我们所学当然是世界发生过的全部历史!什么片面全面?不全列在书上了吗?”

  黛西心生不忿道:“这都是人类一面之词的历史,为什么人类就不肯承认自己当年犯下的罪恶呢?”

  课室安静得落针可闻,不知谁先没忍住噗嗤一笑,顿时引得哄堂大笑。

  老师脸色铁青,喝道:“安静!全都给我安静!王平,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什么片面全面,什么罪恶?乱七八糟!简值在浪费时间!若非你父亲向学校捐赠巨资,这里根本容不下你。你给我注意听讲!不准再走神!若有再犯,别哭着回去向你爸妈告状,说我无故用尺子打你!坐下!”便愤然转身回讲台。

  黛西心中颤动,应声而坐,旁边的李浩偷偷向她伸出了大拇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