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传说

龙人与仆 治嘉 4043 2019.08.04 14:29

  为免怀中两人吸入过多有害的烟尘,李浩眼虽不能视,只能凭着感觉,屏息迎浪而上,以求尽快离开烟尘地带。所幸冲击浪不算很大,他揣着两人快速窜过通道,跟上与他们同样冲出来的黑龙。

  四周仍是烟尘滚滚,视力极度有限。

  连地下第三层都尚且如此,可想爆炸威力极强。

  李浩心下正琢磨哪来的爆炸,骤闻旁边的黑龙吟道:“糟了,那老头在加速,要命的快上来,我背你们一同出去!快!”

  李浩不敢犹豫,两步跨骑黑龙身上,一手握龙角,一手仍紧揣两人,大呼道:“好了,快,驾!”

  黑龙差点给李浩气晕,边激起龙息腾起,边骂咧道:“臭仆从你当我是什么,驾什么驾!”龙体上升,往前潜游二十来米,快将来到早前李浩舍身炸出的大洞时,猛然前冲,后弯身改为90度垂直上冲。

  冲至第一层时,李浩正要大叫地面没穿啊,黑龙头已撞往一层天花板。

  “砰!”黑龙从老人院一块绿化草坪中破土而出,终于来到正暴雨倾盘,电闪雷鸣的地面。

  黑龙甫一接触到雨水,显得更有力量和活力,龙吟声大作,如鱼在水中游动般,在倾盘的大雨中左右摆动身躯逆流而上,在两道耀眼的闪电中直冲九宵。

  李浩受碎石泥土的阻力影响,加上黑龙体突然猛力扭动和雨水的淋打,握着龙角的手打滑,在破土不到二米的高度,和带上来的泥土一起坠落回地面。

  李浩在空中翻了个跟斗,稳稳落地后,急松手俯看怀内两人是否有受伤,见无异状才松了口气,四下顾望以确认逃跑方向。

  然而,他此时才发现正身处两伙械斗的人群中。

  两伙人均被黑龙从地下冲出,正龙吟大作直冲云宵的情景吓住,都停止打斗,正惊疑不定地望着他或目瞪口呆盯着天上的游龙。四周散布着碎石杂物,及还冒着烟的汽车残件,而在他落脚地二十来米处,一个被炸出的大洞深遂而幽黑,正吐吞着烟雾,大雨亦纷洒入其中。

  “李浩!”头上身上都有血丝顺水而流,头扎龙字红巾的高慧霞顺手把跟前呆立,还没回过神的敌人一剑劈倒在地,惊喜大呼道:“他们出来了!小卢指路!大伙掩护撤退!”

  头扎相同红巾的几名人员齐声呼应,举起各自武器,互相靠拢把敌人能通往李浩方位的道路截断,以努木格为首的众敌回过神,随即追打过来。

  地上赫然躺着不动的二三十来人中,不乏头扎红巾的人,身下的雨水已被染成在大片鲜红。

  不用言语说明,李浩已明白过来。

  率先来到他跟前,是曾把他堵住街头,不让他拦截黛西的中年男子。此时深深的血痕把半张脸染成一片红的他,一手持大刀,另一手指向东北方呼道:“那边走!神者正从西南方过来!”

  魔化后的努木格怒极而颤道:“你们谁也别想在我手上逃走,全都给我去死!”手上巨铁棍大挥,把一名拦路的红巾人员扫得惨叫飞起,坠挂树上没了生息。

  李浩看得血脉愤张,把怀中的彭宇和黛西抛给中年男及刚刚来到跟前的高慧霞,正要过去打杀,高慧霞一把拉住大呼道:“不要!神者要到了,快走!别浪费我们好不容易换来的成果!”

  李浩身型剧震,虽然不知道高慧霞众人做了什么,可由此看来代价十分惨重。没等他回过神来,彭宇和黛西被扔回怀中,他忙不迭接住,愕然望去。

  只见中年男二话没说,转身投回到拦截敌人的战斗中,高慧霞一抹脸上血水,沉声道:“好不容易才盼到你出来,趁现在请用你的魔者之力尽情往哪跑吧,定能逃过神者的追击。纱姐并不知晓这里发生的事,正在国际机场V10贵宾室等着你们呢。”

  李浩心神惊颤道:“你们?”

  高慧霞脸颊流淌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嫣然一笑,凄美道:“我们只是凡人,注定跑不过有超凡能力的傀人,能用的车子已全部报废,理所当然就是最后的断路人。”

  李浩眼眶湿道:“不,在周边找其它车子。。。”

  高慧霞淡然打断道:“来不及了!李浩,请你保护好小公主,她的平安就是龙巢人最后的夙愿,别辜负我们啊。你的东西我已托人转交给纱姐了,只是。。。”

  她略顿了顿,艰难道:“我想麻烦你,有空时请代我看看父母,并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很充实!”

  言毕,断然转身,高举长剑,朝仍奋力抵抗着敌人冲击的众人大喊道:“我们是无敌无畏的报恩者!让我们把他们如翼者一样干掉!”随即往敌人冲去。

  “好!”众人轰然回应,虽然只剩下几人,但声势尤在努木格众敌之上,壮烈至极。

  李浩低头,任凭雨水盖头浇脸而下,彭宇黯然长叹道:“她说得有理,我们快走吧。”

  李浩倏地转身,热息贯通全身,护着彭黛两人,往中年男子所指方向撒足狂奔。

  天上银蛇闪动,黑龙早已不见形迹。一道银光卒然打到近处,随即平地雷鸣,身后也传来一声声巨爆,两声相互衬托,顿时震天撼地,直透人心。

  然而,热息贯注下的李浩,耳朵在风雨中捕捉到一声惨哼,像是高慧霞的声音,让他不自主地停下脚步。

  “混帐!都是混帐!”李浩抛洒着脸上的水珠,决然转身折返老人院,此次怀中彭宇再无出言阻止。

  甫回战场,入目的是努木格巨手卡着高慧霞咽喉,高举半空,后者双脚乱踢乱蹬,但很快变得轻弱无力。

  努木格凶相毕露,暴厉恣睢道:“都是你这婆娘的错,不光杀我带来的人,还大张旗鼓地毁我基建,逼我不得不从地下出来先对付你,以致进退失据,弄得龙人都跑。现在逃不掉就想自我了断?呸!我要你在我眼前受尽痛苦慢慢死去!”

  李浩把彭黛两人安放在已成断垣败壁,尚有一角残瓦遮天而没被雨水飘洒到的厨房一角,边飞奔过去,边魔化身形,冲冠眦裂地暴喝道:“住手!快给我放下她!”拳头直砸努木格脸眼。

  努木格突见李浩转身杀回来,转怒为喜道:“来得好!”把手中的高慧霞朝后者扔去,顺势提起巨铁棍尾尖搠去,以求一棍戳穿两敌。

  按以往的战斗模式,李浩断然会先接住高慧霞,再转身躲避,但由此战机尽失,将处于挨打状态。

  经过幻阵试炼与周致远的几番对练,他摒弃了这种作战习惯,怪物就应以怪物的战斗方式进行!人要救,攻击也要同时进行。

  李浩甫接住高慧霞,便奋力抛往半空,棍尖瞬间穿胸而入,破背而出。

  不等努木格喜上眉梢,李浩食指抵住拇指下关节,同时竖起双手拇指尖,如两把小尖刀般往前者两边太阳穴合并插击。

  努木格体型虽肥大,但动作反应很灵敏,忙低头躲开李浩杀招,不料后者重伤时不退反进,任由铁棍再度深插,凶悍前进,脚膝盖含着愤恨之劲倏然顶上,顿把前者撞得后退一步,鼻梁诚然已被打歪了。

  一招得手,李浩不容努木格有回神喘息的机会,单手握铁棍,试图用力把它从身子中抽出,另一手则钩打后者肋间。

  努木格吃惊不已,小商品房初见时李浩时还文弱皱皱的,没想才相隔一天,已变得如此强悍。他忍着鼻梁断折之痛,握着铁棍的手不光死抓不放,还有意旋转棍身,意图增加后者的痛楚,另一手下切,以挡袭来的拳头。

  然而他又一次失算,李浩发劲拉不出铁棍,旋改变主意,竟再度前踏,让铁棍整支穿体而过,前胸都贴到努木格握棍的手边,额头微仰,再重重地撞往他已破败不堪的鼻梁。

  努木格万没想到李浩是这种流氓打法,失算下鼻梁再遭重伤,痛得他连棍都握不住,捂鼻后退几步。

  李浩这才忍痛把铁棍从身后抽出,单手握持遥指努木格,另一手接住刚好落下,已晕死过去的高慧霞,巨眼冷瞪着青云社余下十来名欲想绕路到厨房,彭黛两人躺身处的帮众,气势不亚于冲锋陷阵时,把敌将斩杀当前的古代将领,吓得他们连连退回到努木格身后,以寻求庇护。

  努木格此时才意识到李浩的魔者力量,加上目睹后者伤口正快速恢复,又忆起基地里的爬地怪物,震骇不已道:“你绝不是翼者!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物,怎会。。。”他猛然想起宴席上文源骏提过一身集三形态的龙仆。

  当时的他本以为文源骏仅是把一些传说拿来胡诌,便逢场作戏地感叹一番,没想这个传说真的会出现在他面前。震惊之余,他转动着细眼,欲想唤出地底下的傀者前来帮忙,声嘶暴喝道:“所有人员速上地面!”

  当然,若他知道基地里的所有傀人早已给李浩全部干掉时,绝不会是叫唤,而是马上转身逃命。

  他在盘算,李浩也同样在盘算,他并没有让努木格活着的打算。一来气他刚才对高慧霞之举,二来也要为牺牲的龙巢人报仇,三来算是完成对周致远早前的承诺。他已算出青云社还存活的傀人只余努木格一人。

  时间是刻不可容的,李浩边把尚有呼吸的高慧霞安放到彭黛两人身旁,边思索如何才能有效地一击毙敌。

  他想起意图亚控制其肉身时对付魔者的战法,即转身往努木格冲杀过去。

  努木格见状,手握成拳,两脚左右轻跳起来,摆出一副擂台拳击的架式,再度高呼道:“全都给我快上来!”同时命令左右道:“我缠住这小子,你们去把龙女抓回来,谁先抓到,谁是第五领队!”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除躺地不起的人外,余下只要能走的青云帮众均闻声而动,分两头绕路扑往黛西躺身处。

  李浩背上悄然拱起两大肉包,为免给努木格发现,边冷笑边以铁棍虚攻,在混搅视听的同时,他往两头暴踢地面的碎石,让石子如子弹般乱溅射往前进的青云帮众。几名冲在最前的人中石倒地,后面的帮众见状,纷纷吓得后退,再无人敢前迈进一步。

  翼者力量虽不如魔者,但他欲借翼者出色的敏捷与速度击杀此努木格,当然,化身为翼者还有一个好处,便是事后能迅速带走地上三人。

  背后的羽翼快速生长发育,破茧生肉,到最后的羽翼丰满,仅花了李浩五下虚招的时间。翼翅既成,李浩再也不隐瞒,展翅倒飞。

  努木格忌于李浩的冥者之力,不敢力拼,又怕他突然来个魔者蛮击,正头大时,突见其倒飞开去,正诧异时,“砰”地一声音爆,李浩刹那间已来到跟前。

  努木格上阵对敌次数并不少,临场经验也十分丰富,不然也不会获得组织的信任,属下的尊敬,可他头一回对着变幻莫测的李浩,略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有力难施。

  骤见李浩本在倒退中,又乍现于前,纵是想到后者想做的事及应对措施,偏偏身体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原属自己武器的棍尖,在前者突击中破胸而入,贯透要害后,从后背刺出。

  “啊!”努木格最后能反应过来的,只是身带铁棍,惨叫后倒。

  终于解决敌首,李浩深深呼出一口气,正欲转身带走三人,不料一人如从黑暗的空间里,无声无息地走出来,形如幻阵中的那名女性老者突然出现在图亚面前。

  来人虽手身无防具,却在大雨磅沱下,仍点水未沾。他一言不发地低头俯看奄奄一息的努木格。

  “救。。。救。。。”努木格极尽所能地想拉住此人的裤角,嘴角冒涌鲜血,断断续续道:“文。。。文老,救我。。。”

  李浩立即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无需旁人介绍,仅凭那危险的感觉,他已知来者是谁,一个他极度不想遇见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