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献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最后一次杀人

献舞记 红尘逐浪 3045 2021.08.15 22:07

  魏小五的房间十分宽大,里面摆放着三张床。其中一张床边还放着两盆绿意盎然的粉色兰花,此时兰花开得正艳。白岭峰推开房门,只见魏小五右手支着脑袋。

  靠在一张椅子上打着瞌睡,他的面前则是已经熟睡的令虹。推门声瞬间惊醒了令虹,她是个习武之人,警觉性比较高。

  魏小五也跟着苏醒,目光疑惑的看向闯进来的几人。如果是别人,他一定叫人拖出去砍了。

  可是见进来的是自己护卫兼老师,他揉了揉眼睛。

  “老师,出什么事了?”

  令虹却是一个跳跃,瞬间来到萧红叶跟前。

  “公子,公子。”

  令虹急迫的大叫了两声,叶落尘却始终昏迷不醒。魏小五吓了一跳,令虹的衣服竟然又红了,肯定是伤口蹦裂了。

  “快,快把他放到床上。”

  白岭峰朝魏小五打了个眼色,然后催促萧红叶将叶落尘放到一张空床上。见人命关天,而且受伤之人还是自己的好友。

  魏小五原本不快的心情瞬间也平静了下来,不动声色的来到令虹左手边,轻轻拍了拍令虹左肩。

  “放心吧,有老师在。只要叶兄还有一口气在,老师都能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魏小五眼神坚定,一脸的信心满满。

  令虹内心虽然焦躁,但还是安静的站在了一旁,静静的看着白岭峰为叶落尘诊断。

  叶落尘安详的躺在床上,白岭峰不急不躁的走到床边坐下。伸出一只有力的右手握住叶落尘右手脉搏,然后就看见两个人身上开始慢慢冒起白烟。

  白烟如同那远山上的云雾,绕着房间缓缓飘向窗外。不多时,两个人的额头上渐渐遍布虚汗。

  又过了不多时,白岭峰缓缓收手吐出一口浊气。叶落尘猛烈的咳嗽几下,这才缓缓睁开那双混浊且沉重的眼睛。

  惨白的嘴唇动了动,却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眼睛扫视了一下屋里众人,勉强挤出一丝宽慰的微笑,再次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白先生,我家公子情况怎么样?”

  令虹拖着虚弱的身子几步来到床前,神情担忧的看着白岭峰。

  白岭峰整理了一下衣服,也不去管额头上渐渐挥发的虚汗。

  “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导致昏迷而已。等一下到药铺去买点补血益气的药材熬成汤给他服下,不出七天便可痊愈。”

  白岭峰云淡风轻的说。

  “可是,匕首明明已经刺入他左边心脏了呀。而且还刺得很深。”

  令虹惊恐的看着床边放着的匕首,心有余悸。刚才白岭峰发功将匕首取出的时候,她真担心叶落尘会血溅当场。

  “令姑娘切莫过于担心,你家公子的心脏和别人不太一样。多数人的心脏都是长在左边,而你家公子却是长在右边。”

  白岭峰畅快的笑了笑。

  “所以,匕首虽深,却未伤及要害。”

  “多谢白先生出手相救,令虹感激不尽。若是有用到令虹的地方,还请白先生任意差遣。”

  令虹坐到叶落尘靠着的枕头边上,一脸的担忧与怜爱。

  白岭峰斜眼看了看一旁站着眼神发酸的魏小五,魏小五却是朝他摇了摇头。白岭峰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作为过来人的他,打从令虹替魏小五挡下一剑之后。魏小五看小姑娘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味。

  只不过这都是年轻人的事,他一个孤寡老人也不方便插手,更不方便插嘴。

  “公子,是谁伤了你。最好别让令虹知道是谁,否则令虹必定将他挫骨扬灰。”

  刚刚还满脸柔情,可是提到伤害叶落尘的凶手时,柔情瞬间变成了暴戾。

  “这么多人呆在这儿也不是什么事,反而影响病人休息。大家都出去吧,该注意安全的注意安全,该煎药的煎药。”

  魏小五板着脸,看向房间里众人。闻讯赶来的韩晴舞三人见叶落尘已经睡去,几人也都些许放心的离去。

  韩晴舞内心却是无比复杂,想要上前关心几句吧,心里却是堵得慌。一想到叶落尘不顾自己跑去赵明月那里做客,心中莫名的就不平衡。

  刚准备回房间,却是看见两个女人从大门处走了进来。而且其中一个女人翠儿一眼就认了出来。

  “公主,你看。”

  翠儿一指其中一个女人,示意戴着紫色面纱的韩晴舞朝那边看去。

  “怎么了?”

  韩晴舞漫不经心的问,眼睛也不自觉的看向对面两人。

  “走在左手边那个女人我认识,上次我们去救你就是她带的路。她自称是明月公主的丫鬟。”

  韩晴舞回忆了一下,红色衣服的女人她也大概知道是谁了。上次见他和叶落尘走在一起,想必她就是赵国的明月公主了。

  赵明月却是直接朝她走了过来。

  “你就是韩国公主吧,介不介意单独聊聊。”

  赵明月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成熟些,说话都带着一种成年人口吻。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韩晴舞一想到这个女人就来气,还聊天!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心里堵得慌。

  “公主虽贵为公主,却是连公主的大度都没有。都说韩国有个小公主,现在看来确实是小。”

  赵明月阴阳怪气的说。

  “你说谁小呢?有种你再说一遍。”

  韩晴舞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股邪火,撸胳膊挽袖子就想上前掐架。

  一旁的丫鬟翠儿和车夫都被韩晴舞奇怪举动吓了一跳,今天的公主是怎么了?居然这样的失态。

  赵明月瞥了韩晴舞一眼,独自朝不远处桂花树走去。她带来的丫鬟却是手中端着个木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是关于叶落尘的,不来别后悔。”

  一边朝桂花树走去,赵明月一边大声的说。

  韩晴舞抿了抿嘴,还是跟了上去。车夫和丫鬟倒也想跟上,却是被赵明月的丫鬟给拦了下来。

  “翠儿,你们在原地等我。我相信,在这里她还不至于敢对我怎么样。”

  韩晴舞回头朝两人叮嘱一句,快步追上赵明月。

  两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站在桂花树下,阵阵芳香扑鼻而来,不禁让人慢慢放松心绪。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叶落尘没去救你,而是在我府上做客。”

  摘下一支桂花放到鼻尖闻了闻,赵明月很是惬意的说了句。

  “然后呢?”

  韩晴舞依旧板着脸,一脸的不待见。

  “其实是我告诉他你在哪的。如果不是我告诉他,你以为你会那么快得到解救?”

  赵明月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那为什么来救我的不是他?”

  韩晴舞板着的脸变了变,竟有些紧张。

  “他去了也没用,我哥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在赵国,只有我父王能镇住他。而在魏国,只有魏王和魏太子能镇住他。”

  赵明月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所以,是你请魏太子去救的我?”

  韩晴舞踉跄几步,有些站立不稳。

  “你觉得我一个赵国公主有那么大面子吗?只怕连你也没有。魏国现在可是九州七国最有实力的大国,你觉得魏太子随随便便就会给你我一个弹丸小国公主面子?”

  赵明月再次讥笑。

  韩晴舞瞬间想到魏小五和叶落尘的关系,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魏太子之所以会去救我,是叶落尘请去的?”

  韩晴舞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还不算太笨!”

  赵明月冷笑。

  “不仅如此,前提是他得做我三天舞师。陪我练三天舞,直到彩排结束。”

  韩晴舞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所以,他之所以没有来救我,是因为你的胁迫?”

  韩晴舞竟然有眼泪流出,那是两行不争气的眼泪。

  “是的。”

  赵明月很是得意的回答。

  “你真卑鄙!”

  韩晴舞一下子弹跳起来,流着泪朝着叶落尘休息的房间跑去。

  “我卑鄙吗?”

  赵明月拿着一支桂花,饶有兴趣的问向桂花。桂花无语!

  “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是不卑鄙喽。”

  赵明月将桂花扔在草坪上,踩着优雅步伐朝叶落尘病房走去。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你再失败。那么下一个死的就是你的师傅了!”

  柳青衣正汗流浃背的熬着药,身后却传来一道冰冷冷的男人声音。

  柳青衣猛然回头,却见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男人站在自己身后。黑衣人离自己仅一步之遥,斗笠周围遮挡着一块黑布,将黑衣人包裹得严严实实。

  “副楼主。”

  柳青衣哆嗦了一下,扇着炉火的扇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这是见血封喉散,你自己看着办。楼主已经对你失去耐性了。”

  黑衣人将一包东西扔在柳青衣面前,柳青衣再抬头时,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

  再回头看向炉灶时,炉灶上一罐药汤冒着热气,盖子却是稳稳的放在一旁桌上,晃动都不晃动一下。

  柳青衣明明记得自己是盖着盖子熬药的,再看盖子还冒着热气。瞬间明白,盖子是被刚才的黑衣人揭开的。

  柳青衣颤颤巍巍捡起地上药包,瑟瑟发抖的朝着药罐走去。她真的不想再杀人了。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柳青衣不断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