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献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离开

献舞记 红尘逐浪 2501 2021.08.22 17:42

  “父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马车上,赵明阳与赵王坐在一起,眼中满满都是不甘。

  “不算还能怎样,停战协议已经签了。十年之内,各国不得以任何理由发动战争。韩国那边青衣楼的主人也龟缩了起来,这次叶落尘与魏小五感情更加深厚。算了吧,儿子。”

  赵王拍了拍赵明阳肩膀,叹息一声。

  “没用的青衣楼,还第一杀手组织呢!我呸。”

  赵明阳双眼似要喷火。

  赵王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儿子也就是这样了。自己不求上进就算了,还总把错误怪在别人身上。

  “月儿,在想什么呢?”

  另一辆马车上,赵王妃问向赵明月。

  “没想什么呀,母后。”

  赵明月眼神躲闪的说。

  “乖女儿啊,别想了。那个叶落尘已经和韩晴舞定亲了,说不定人家此次回韩国就会举办婚礼了。”

  赵王妃叹息一声,拍了拍女儿肩膀。

  “母后,您说什么呢?谁想他了,一个除了懂点舞蹈和诗歌的人而已,比他优秀的人多了去了。”

  赵明月掩饰着说,眼底深处不免多出些许的落寞。

  赵王妃也不去揭穿女儿,放下车帘缓缓闭目养神起来。

  赵明月透过帘子不时回头望向北戴城,眼中竟是诸多不舍。

  除了不断被秋风吹起的黄叶和几许路人,再无任何熟悉之人前来送行,包括占据着自己一颗心的那个他。

  纵然有诸多不舍,可惜人家已是成双成对。无力的放下车帘,随着慢悠悠的马车踏上回赵国之路。自此一别,再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

  “叶公子,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楚人美眼睛放光的看着叶落尘。

  “表姐,你别闹。”

  魏小五在一旁劝诫。

  “一边去,我跟叶公子说话呢。没你什么事。”

  楚人美一屁股将魏小五单薄的身子撞了个踉跄。

  “公主殿下请说,叶某竭尽所能就是。”

  叶落尘小心翼翼的回答。

  “就是,就是麻烦你帮我绑萧红叶那个家伙。他非礼了我,我一定要他好看。绑到他,你立刻飞鸽传书给我。”

  楚人美认真的说。

  “这!”

  叶落尘一脸为难。

  “怎么?”

  楚人美脸色一板。

  “好吧。”

  叶落尘打了个哆嗦,赶紧答应。

  “嗯,谢谢了。”

  楚人美拍了拍叶落尘肩膀,直把叶落尘身子拍得不停往下低。

  “表弟,我走了。别太想我哟。”

  楚人美伸手就要去拍魏小五,魏小五如同躲避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

  “表姐,一路顺风。”

  魏小五大老远的挥了挥手。

  楚人美提起拖在地上的裙子,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看众人,掀开车帘钻了进去,马车渐渐远去。

  “叶公子,有空到我们东齐来做客。我们的诗还没有对完,期待你的大驾呢。”

  田轻语的马车走了过来,掀开车帘冲叶落尘微微一笑。

  “一定一定,你是知道的。我叶落尘唯一的喜好就是游遍千层古山,踏尽万里长河。”

  叶落尘认真的说。

  田轻语噗嗤一笑,放下车帘马车渐渐远去。

  “唉!都结束了,北戴城又要恢复冷清了。”

  魏小五从不远处走来,与叶落尘一同站在一棵枫树下。

  一片枫叶落在叶落尘右肩,叶落尘伸手取下。

  “冷清只是热闹的开始,就如同凋零只是新生的开始一样。”

  叶落尘把玩着手中鲜红的枫叶,不无感慨的说。

  韩晴舞,令虹陪着魏九儿和柳青衣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张大牛呢?”

  叶落尘问向令虹。

  “回公子的话,张大牛已经被魏王他们带走了。”

  “但愿他能指证萧正将军吧,想不到萧正居然就是青衣楼的主人。一个堂堂的一国将军,偏偏创建一个杀手组织。真是让人心痛呀。”

  叶落尘一脸落寞。

  “有些人就是这样,为了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私心。总是会置别人的利益于不顾,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魏小五上前拍了拍叶落尘肩膀,一副我很懂的样子。

  “太子殿下,以后令虹就交给你了。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我管你是太子还是魏王。我都会狠狠骂你一顿的。”

  叶落尘认真的看着魏小五,语气十分认真的说。

  “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说这种话!”

  魏小五一脸失望的样子。

  “小五啊,你说如果有一天魏国和韩国打起来,你会不会下令杀我。”

  叶落尘一边看着手中枫叶,一边看着魏小五。

  “只要我魏小五活着一天,韩国和魏国就不可能打起来。这是我俩之间的约定。”

  魏小五也取下左肩上一片枫叶,递给叶落尘。两人将手中枫叶做了个交换。

  “如果有一天我们彼此遇到了困难,包括我们的后代。实在解决不了,拿着这片枫叶上彼此家,对方将不惜代价帮助困难一方。”

  “好。”

  两人说罢,狠狠拥抱在一起。捡起地上一根小小的干树枝在枫叶上签下名字。

  “令虹,如果他敢欺负你,随时飞鸽传书给我。”

  叶落尘把目光转向令虹,令虹低下头。

  “公子,你们就不能多逗留几天吗?我怕你们这一走,就没有相见之日了。”

  令虹抬起头,眼中竟是不舍。

  “说的什么话,又不是生离死别。再说了,你们大婚之日我还得前来喝喜酒呢。”

  叶落尘很是不悦的说。

  令虹脸上红了红,不再说话。

  “哥,我不在你要多陪陪母后。”

  魏九儿来到魏小五跟前,一脸认真。

  “傻妹妹,还教训起哥哥来了。”

  魏小五弹了弹魏九儿额头,一脸溺爱。

  “哥,你又来。”

  魏九儿赶紧躲开。

  “到韩国收敛一下公主脾气,好好和你晴舞姐姐学学舞蹈,将来嫁个文武将才。”

  魏小五调侃着说。

  “哥,我不理你了。”

  魏九儿跺了跺脚,拉起韩晴舞和柳青衣就上了等在一旁的马车。

  令虹也识趣的退到了魏小五的那辆马车,看得出叶落尘和魏小五还有话说。

  “落尘,今后有何打算?是子承父业,还是做个千古流传的大文豪。”

  魏小五不知从何处拿出两个杯子和一壶酒,倒满一杯递给叶落尘,也给自己倒满一杯。

  “宰相吗?没兴趣。文豪吗?也没兴趣。只想回到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几个酒友,陪着心爱之人。一起走过这不短也不长的一生。”

  叶落尘喝下手中酒,一脸向往的看着夕阳。

  “是啊?忙忙碌碌的追求太多,到头来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倒不如有一个爱人,有几个酒友。爱人难得,朋友亦难得。”

  魏小五叹了口气。

  “人生得一爱人足矣,得一朋友也足矣。”

  “来,干。”

  两人同时举杯,然后将酒杯摔落在地。再次拥抱在一起,然后恋恋不舍的松开彼此。

  “珍重!”

  两人再次同时出声,然后魏小五就目送着叶落尘的马车渐渐远去。

  直到消失在视线里,夕阳下。这才转身回到自己马车上,搂过令虹的肩膀,催促车夫驾车离开。

  夕阳,枫叶。秋天的夕阳,秋天的枫叶。

  离别总是在这样的季节,相聚又会是在怎样的季节呢?

  没有人知道,就连天也不知道。如果它知道,它那么无私,一定会告诉你。

  魏九儿坐在叶落尘与韩晴舞对面,韩晴舞却是靠在叶落尘左肩悄然睡着。弯弯的柳叶眉不时动了动,很是迷人。

  魏九儿看得心里一阵温暖,也不知何年何月自己的另一半才会出现。想着,眼中不禁充满了向往。

  马车渐行渐远,是归途,亦是另一场征途。

  你觉得故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吗?是的,已经结束了。也或许,只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这世间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结束,也没有真正的开始。就如同这总是分开的季节一样,说不定相聚只是在明天,又或者是明天的明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