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献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心事

献舞记 红尘逐浪 2650 2021.08.12 09:31

  “你过来。”

  韩晴舞没有回头,今天她穿了一身淡青色薄衣,依稀可见薄衣下光洁如玉的身子。

  面上依旧挡着一块面纱,就连面纱也都是淡青色。乌黑的长发披肩随风摆动,声音温婉动听。

  叶落尘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山火海,每一步都那么的谨慎。

  “公主,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叶落尘站在韩晴舞身后,两人相距不到十公分。

  “我觉得今天的天气好热。”

  韩晴舞轻声的说。

  “啊?”

  叶落尘有些懵。

  韩晴舞轻轻的摘下面纱,轻轻的扭过头,轻轻的看着叶落尘。

  一张光洁如玉的脸,圆圆的,眼睛亮亮的,充满年轻的少女气息。

  在韩国,只听说韩王有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可是没人见过。叶落尘怎么也想不到,这次献舞他居然连续见了两次。

  也不知是上天可怜他所以施舍,还是这只是厄运的又一次开始。叶落尘甩了甩有些胀痛的脑袋。

  “公主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去准备献舞事宜呢,魏太子还邀请我去做评委,我真的还有一堆事等着处理。”

  叶落尘说完,也不管韩晴舞是否同意。转身就朝关着的房门走去。

  “不许走。”

  忽然,一双强而有力的手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叶落尘的腰。

  叶落尘大惊失色,赶紧用手去掰。可是无论他如何使劲,那双手就如同粘住了一样,怎么都无法分开。

  “公主,你别这样。被别人看见不好。”

  叶落尘轻声说,心里简直紧张得不行。

  “我不管,反正就是不许你走。”

  韩晴舞不管叶落尘怎样的说,就是牢牢抓住不放。

  “好,我不走。我不走行了吧,先松开。”

  叶落尘哀求着。

  “你保证。”

  韩晴舞将下巴贴在叶落尘肩膀,撒娇的说。

  “好,我保证。”

  叶落尘语气铿锵的说。

  “先让我抱一会儿。”

  韩晴舞耍赖的说。

  “喂!你可是一言九鼎的公主,怎么能耍赖呢?”

  叶落尘简直都要哭了。

  “你再说。”

  韩晴舞加大了手上力道,揽住叶落尘腰的双手箍得更紧。

  “我不说我不说,我现在就闭嘴。”

  叶落尘立马就闭上了嘴。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呆了许久,韩晴舞还是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你知道吗?”

  韩晴舞忽然问。

  “什么?”

  叶落尘已无力挣扎,有些失魂落魄的问。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父王就把我送到了一个民间妇人家里。一年父王母后就去看我一次。”

  韩晴舞似乎陷入了回忆。

  “去那里做什么?”

  叶落尘本不想说话,可是一直沉默又觉得憋得慌。

  “学舞。”

  韩晴舞眼中闪过些许悲伤。

  “你不喜欢?”

  叶落尘问。

  “极其讨厌。”

  韩晴舞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可以抗议呀。”

  叶落尘不解。

  “没有用的,父王说这就是我的命。如果有一天他用到我,可能就是舞蹈了。”

  韩晴舞将脑袋埋在叶落尘背上,竟有泪珠滚落。

  “我以为只有我被强迫读书,原来你也被强迫学舞。”

  叶落尘尝试着去掰开韩晴舞的双手,居然轻松的掰开了。

  “你以为帝王家就很自由吗?”

  韩晴舞苦涩一笑。

  “我只是以为公主会比较自由,太子王爷的就比较身不由己了。”

  叶落尘老实的回答。

  “呵呵。”

  韩晴舞一声冷笑,笑声中满是嘲讽。

  “当父王把我从民间接回来,我还满是高兴。没成想才回来两天,就说韩国遇到了大麻烦,他得罪了魏王。又听说魏国办什么比舞大赛,父王就让我来献舞了。我感觉我的一生,从出生开始都充满了悲剧。”

  韩晴舞无力的坐到自己床上,泪水挂满脸颊。

  叶落尘竟也朝床榻走去,如同在自己房间一样。毫无顾忌的坐在床上,同情的看着韩晴舞。

  “或许每种身份都有着每种使命吧,大概每个人都是痛苦的,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叶落尘抿了抿嘴,似乎想喝酒。

  “或许吧。”

  韩晴舞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听完你和小碗姐姐的爱情故事,我真的好羡慕你们。爱与被爱,应该是种很幸福的事吧。”

  韩晴舞痴痴的看着叶落尘。

  “是的,人世间再没有比爱与被爱更幸福的事了。人活一世,能找到那个相伴一生的人真的很不容易。恨只恨,我没能保护好她。我,似乎是个总给别人带来不幸的人。”

  叶落尘端起桌上一壶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麻痹他陷入回忆时痛苦的神经。

  “爱过就好了,无论短暂还是长久。但你们至少爱过。总有个人先离开的,只不过是早和晚的差别罢了。”

  韩晴舞揉了揉眼睛,也是颇为惆怅。

  “话虽如此,但我真的没有和她呆够。如果可以,我愿意拿生命去换,只希望再和她共度二十年。”

  叶落尘泪已流出,脸上满满皆是痛苦。

  “山过了百年还是山,水过了百年也还是水。只有人比较难,匆匆忙忙一心求变,到头来却是什么也没有变。爱如果只能当做回忆,那就把它藏在回忆里。不开心时拿出来回忆回忆,何尝不是一种甜蜜。”

  韩晴舞看着即将落山的夕阳,一脸向往。

  “既然斯人已去,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活下去。爱放在心里,生活还得继续。人不能总活在过去,总该找个人接替那个她。”

  韩晴舞一下子似乎变成了一个思想家,开始给叶落尘普及起感情与生活。

  “接替?”

  叶落尘苦笑一声。

  “你认为两个人彼此相依相偎真的很容易吗?你没有爱过,你根本不懂。”

  叶落尘面露苦涩,找个相知相爱的人真的太难太难。

  “我是不懂,但感情不能慢慢培养吗?我就不信,时间不能战胜一切。”

  韩晴舞捏了捏拳头,一脸坚定。

  “时间的确可以战胜一切,但等到战胜一切的时候只怕两个人已是满目疮痍,浑身已是伤痕累累。”

  叶落尘见过太多将就的夫妻,也见过太多悲惨的结局。他真的不敢将就,甚至不敢去爱。他害怕伤害别人,更害怕别人伤害自己。

  “说不定,爱的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呢。没有伤害,哪来的呵护。伤害与呵护,不就是爱吗?”

  韩晴舞好似抓住了重点,坚定的说。

  “伤害与呵护并存,这就是爱?”

  叶落尘甩了甩头,感觉大脑有些混乱。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准备献舞的事吧。改天再讨论,头都大了。”

  叶落尘疲惫的说。

  “别呀,今天本公主给你放假。陪本公主喝喝酒,看看本公主的舞蹈有什么不足。”

  韩晴舞似乎有些兴奋,豪迈的说。

  “有酒吗?”

  叶落尘眼睛一亮的问,他的盘缠已经花光了。还真是酒虫上头。

  “有,我这就去取。”

  韩晴舞站起身,推门就走了出去,留给叶落尘一个风风火火的背影。

  叶落尘摇了摇头,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年轻的小公主了。刚才还悲伤至极,现在又风风火火,真是多变得很。

  韩晴舞正抱着一坛酒呢,淡青色面纱被秋风吹得一晃一晃的。走路都蹦蹦跳跳,似乎很是开心。

  扑通一声,酒坛跌落在地。韩晴舞摇摇晃晃的滑倒在地,身后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举着一根棍子。

  棍子上包着厚厚的布条,显然是怕打死人。黑衣人扔掉棍子,抱起晕倒的韩晴舞快速逃离,相当的仓促。

  叶落尘等了半天不见韩晴舞回来,正准备出门去看看。却见翠儿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喘着粗气。

  “叶公子,不好了。有人看见公主被人劫走了。”

  “什么?”

  叶落尘心中大惊,着急忙慌的就冲出了韩晴舞房间。

  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天际渐渐被暮色所代替。庭院之中只有一坛破碎的酒,和一根包着厚厚布条的木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