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献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失望

献舞记 红尘逐浪 3090 2021.08.13 09:02

  “都说韩国有个美丽的小公主,本太子一直都想一睹芳容。没想到,今天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天字一号房间里,韩晴舞一袭青衣的坐在一张大床上。她的对面站着两个人,那是两个并不陌生的男人。

  一胖一瘦,天黑前他们还曾见过一面。只是白天的时候,这两个人被萧红叶给气跑了。

  还有一个靠窗站着的黑衣男人,此刻黑衣男人手中再次多了一把剑。一把乌黑且古老的三尺长剑,长剑被黑衣男人酷酷的抱在怀中。

  韩晴舞脑袋有些生疼,床的右手边有着一块半人高的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衣服还算完好,头发也还算整齐。唯独脸上遮挡的淡青色面纱不知去了何处。

  “太子殿下,我这次办得漂亮吧。”

  胖男人拍了拍自己发福的肚子,一脸自豪。

  “干得不错,重重有赏。”

  赵明阳哈哈大笑,直接从衣兜里掏出一打银票递给胖男人。胖男人接过银票,两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太子慢慢聊,我就不打扰太子的雅兴了。”

  胖男人舔了舔嘴唇,很是懂事的说。

  “去吧去吧,把门关好。”

  赵明阳挥了挥手。

  胖男人当即推门就走了出去,听话得很。不仅如此,胖男人还殷勤的把房门给轻轻关上了。

  赵明阳拉过一张凳子坐到床边,上下左右的打量着韩晴舞。

  “不错不错,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

  赵明阳毫不吝啬的夸赞。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

  韩晴舞不冷不热的回应一声。

  “不知公主芳名如何?”

  赵明阳双眼放光的问。

  “我凭什么告诉你?”

  韩晴舞反问。

  “也是。”

  赵明阳点了点头。

  “既然公主不愿意说,那我就随便给公主起一个吧。”

  赵明阳坏笑着说。

  “请便。”

  韩晴舞一脸的无所谓,这倒把赵明阳给雷得不轻。

  “既然我们第一次见面公主穿着一身青色,那不如就叫青青公主吧。”

  赵明阳兴奋的说。

  “可以。”

  韩晴舞点了点头,也不反对。

  “说完了吗?”

  韩晴舞顺势问了一句。

  “说完了。”

  赵明阳有些疑惑的看着韩晴舞,不知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既然说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韩晴舞问完,瞬间就站起身。

  “公主真会说笑,先不说我们如此投缘。在此相见。就说我父王和你父王关系那么好,你也应该多留宿几日吧。”

  赵明阳一本正经的说。

  “呵呵!”

  韩晴舞冷笑一声。

  “如果不是你父王教唆我父王攻打魏国,现在我也不至于跋山涉水的来这里献舞。”

  韩晴舞气哄哄的说。

  “话可就不能这么说了吧。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来这里献舞,我们又怎会相遇。如果不是相遇,我又怎会对公主一见倾心。”

  赵明阳有板有眼的说。

  “我呸!”

  韩晴舞呸了一声。

  “就你这小人手段,如果你不是一国太子,恐怕将会是孤独终老的悲惨命运。”

  韩晴舞讥讽着说。

  “公主这话可就说错了。什么叫小人手段,为了得到毕生所爱使点手段怎么了。总比眼睁睁看着机会从眼前流失好吧。”

  赵明阳理直气壮的说。

  “我不跟你扯,我要回去了。”

  韩晴舞说着,就朝大门走去。

  “你当我赵明阳的地方是无人之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既然入了我的门,那就是我的人了。”

  赵明阳说着,一个虎扑就把韩晴舞扑倒在了床上。

  黑衣男人见状,直接一跃跳出窗外,懂事的关上了窗户。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公主,你难道不怕我父王攻打你们赵国吗?”

  韩晴舞慌张的说。

  “不会的,等你成了我的妻子。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韩王不会对自己亲家出手的。嘿嘿嘿嘿。”

  赵明阳阴恻恻一笑,双手开始撕扯韩晴舞衣服。

  “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

  韩晴舞无助的大喊出声。

  “少废话,真是的。一点都不安生。”

  赵明阳抱怨了一声,已经将韩晴舞的外衣撕扯下来。

  韩晴舞泪眼婆娑,那个吟诗作赋的男人此刻是否在找她,是否在为她担心?

  此时此刻,韩晴舞第一个想到的既不是韩王,也不是韩王妃。而是那个痴情的叶落尘,一直深爱着小碗的叶落尘。

  他看起来像是个无情的人,可又像是个多情的人。他之所以无情,只是把所有的情都给了一个人,小碗。

  爱上一个无情的人或许会很痛苦,但是爱上一个多情的人又何尝不痛苦呢。比如父王,他有那么多妃子,对每一个妃子都很有情。可是妃子们真的幸福吗?不,她们好像更加痛苦。

  与其被一个多情的人爱上,不如去爱上一个无情的人。或许有一天你替代了他心中那个人,那你一定就是最幸福的。

  “公主,我们来救你了。”

  忽然,丫鬟翠儿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愤怒的男人声音跟着传来。

  “畜牲,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萧红叶一把将赵明阳如同老鹰捉小鸡般提了起来,狠狠朝大门上扔了过去。

  赵明阳重重的砸在门板上,顿时脑袋里就是一阵金星乱冒。黑衣男人破开窗户跳了进来,与萧红叶眼神对峙起来。

  “哟呵,很热闹嘛!”

  魏小五背负双手,踩着稳健的步伐从门外走了进来。

  身后跟着白衣剑客,白衣剑客即使走路都带着一阵风。

  “赵明阳,你胆子很大嘛。在我魏国的土地上,你也敢如此兴风作浪!”

  魏小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语气中有着一丝不满。

  “五殿下,误会,都是误会。”

  赵明阳晕头转向的站起身,连连赔笑。

  “衣服都撕烂了,还跟我说误会。”

  魏小五直接狠狠一脚,再次把刚站稳的赵明阳踢倒在地。

  “敢动我主人,死。”

  黑衣男人利剑出鞘,一股黑气从剑身朝四周散发而出。房间里顿时充满了一股阴森可怖的寒意。

  利剑在黑衣男人手中快速旋转起来,朝着魏小五就刺了过去。

  令虹大惊失色,直接飞身上前挡在了魏小五面前。利剑噗嗤一声刺入令虹小腹,一口黑血当即从令虹口中缓缓流出。

  “找死!”

  黑衣人语气深冷,抽出利剑再次攻击而出。

  “滚!”

  眼看剑锋再次刺向魏小五,白衣剑客直接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轻轻一夹,剑尖瞬间被白衣剑客死死夹住。

  任凭黑衣男人如何左右摆动,剑身依旧被白衣剑客死死夹住。

  只见白衣剑客长发瞬间乱舞,发带飞向窗外。原本乌黑的长发瞬间变白,白衣剑客两指就那么一掰。

  散发着阴森黑气的长剑铛铛铛几声轻响,瞬间长剑就变成了几块破碎的铁屑掉落在地。

  “你是剑仙白岭峰?”

  黑衣男人握着剑柄,惊讶的看着白衣剑客。

  “如果你不是赵明阳的护卫,现在的你就如同这把剑一样,碎成了几块。”

  白衣剑客冷冰冰的说。

  黑衣男人剑奴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安静的退到了一旁。

  “令虹,你不要紧吧?”

  魏小五抱着令虹,关切的问。

  白岭峰上前握住令虹的左手,输了一股混浊真气后才幽幽的说。

  “殿下无需担心,令姑娘并无大碍。修养几日便好。”

  白岭峰胸有成竹的说。

  “赵明阳,你给我安分点。如果再有这种事情发生,别怪我魏小五不客气。”

  说完,魏小五抱着令虹就走了出去。赵明阳退到一边,一句话都不敢说。

  “公主,我们走。”

  翠儿脱下自己的外衣给韩晴舞披上,和车夫与萧红叶四人也走了出去。

  “叶落尘呢?”

  一边往外面走,韩晴舞一边声音发颤的问向翠儿。

  “不知道呢?听说去明月公主府上了。”

  “明月公主?赵国的明月公主吗?”

  韩晴舞有些凄苦的问。

  “是的,公主。”

  翠儿并没有察觉到韩晴舞的异样,自顾自的说。

  几人刚走到门外,迎面就有三匹马朝他们走来。当三匹马走近时,其中唯一的男人就是叶落尘。

  叶落尘一个丑态的姿势下马,快速来到几人面前。还没开口说话呢,几人直接朝一辆马车走去了。

  叶落尘张了张嘴,又无奈的闭上。

  赵明月上前拍了拍叶落尘肩膀。

  “怎么了?”

  赵明月狡黠的问。

  叶落尘扯了扯嘴角,直接走进了迎祥客栈。

  “小样,还给我甩脸色。”

  赵明月跺了跺脚,也跟了进去。

  坐上魏小五叫来的宽大马车,四个人对坐在马车里。几个人都沉默着。

  韩晴舞拉开车帘,看着叶落尘那熟悉的背影。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有失望,有悲伤,还有一丝丝的不满和恨意。

  忽然,她直接拉开车帘跳下马车,朝迎祥客栈里追了进去。

  车上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懵。只能无奈的跳下马车,站在外面等着。他们相信,有了魏小五的那番警告,赵明阳至少会消停一段时间。

  所以,他们并不担心公主的安危。只有等公主出来了,几人才能回到居住的客栈去。

  “叶落尘,你等一下。”

  韩晴舞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叶落尘看了看赵明月。

  “去吧,我在房间等你,可别太久。”

  赵明月微微一笑,领着丫鬟潇洒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