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准备研制燧发枪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452 2019.07.11 19:59

  矿工的调教初见成效,丁原开始准备下一件事。

  给他们配备优秀的武器装备。

  即便丁原有后世各种的膛线枪的设计图纸,目前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制造膛线枪对于明末的工匠来说还是有点太难了,需要一步一步来,先从更容易一点的装备造起。

  等有了一批属于自己的工匠队伍,再给他们培训和专业的训练,让他们具备制作膛线枪的能力。

  丁原决定从普通的燧发枪做起。

  比起明末被广泛使用的火绳枪,燧发枪的射速更快、口径更小、枪身更短、重量更轻、后坐力更小、射程更高,可以说是全方位的领先。

  燧发枪风靡世界两百多年,一直到工业革命末期才出现了替代品。

  把矿工后续的训练安排交代给李志,丁原联络了刘元,说明了他的想法。

  首先,丁原需要招募几个目前就能制造鸟铳的匠户。

  明朝的匠户跟军户一样是世袭的身份,打在身上的烙印,他们统统隶属于工部管理。

  而这数目庞大的匠户又分化成了两种,一种叫轮班匠,还有一种叫住坐匠。

  大明朝开创之初,各种规章制度还执行的非常严格,如果你是一个轮班匠,那么你每年必须要去官办的作坊里服役,一般工作三个月左右,而住坐匠们则是每个月都要去十天左右。

  但是到了王朝末期,这些制度都名存实亡了。

  那些手艺精湛的匠户们一般都选择使用向官府缴纳银钱的方式,让自己免于服役,再把自己的时间精力解放出来,从而接活去赚更多的钱。

  只要给官府支付了银子,那么匠户们就是自由之身,可以被任何人雇佣。丁原读过很多教科书里都提到明末资本主义的萌芽,这其实便是表现之一,社会上已经出现了许多通过手工劳动来赚钱的人,而不再是只有农民和地主两种阶层。

  保定府虽然不小,却并没有像样的制造火器的作坊。

  这里距离京城太近了,制作工坊多集中在那里。

  跟刘元打听了一下,丁原好歹算是有了些收获,由于保定有很多四面八方来的驻军,因此在驻军附近有不少修缮武器装备的地方,鸟铳也包括在内。

  丁原不想多耽搁,让熟悉地方情况的刘元跟自己同行,收拾了一下便出发了。

  刘元也十分能干,带着丁原来到了兵部下辖的一个专门修理鸟铳的作坊。

  这个作坊里有五个匠户,都是手上摸了老茧的手艺人。他们都属于住坐匠,每一个月都要给官府上缴定额的银子,平时在驻军外围以打造生活用具为生,但也会制造和修理武器。

  丁原给五个人表明了身份,也说明了来意。

  但一听说要去给私人打工,而且还要去保定城里,五个匠户都不太感兴趣。

  丁原倒也不着急,他掏出五两银子摆在众人面前,让他们制作两只鸟铳。

  见到了白花花的银子,五个工匠立刻有了干劲,忙活了起来。

  丁原便暂住在这些匠户们旁边,每日与他们泡在一起,观察制作进度。

  要想制作鸟铳,第一步是造好枪管。

  匠户们找来几块发红的熟铁敲打成片状,把这些熟铁片烧红了,中间垫着一根圆形钢条。

  之后拿着铁锤反复敲打,把红透了的熟铁敲成了枪管的形状。再用铁粉和硼砂焊糊住缝隙裂痕的区域,再次敲打,一直到焊接处也坚固了才停手。

  第二步是在枪管上钻孔,这是最复杂的一道工序,这五个工匠愣是折腾了两天多才搞定。

  不过,枪管制作完成之后,火铳也完成了一大半,之后是木质的枪托。

  虽然枪管摆在自己面前了,可是丁原还是有点不放心。

  “铳管不会炸膛吧?你们是如何验证铳管质量的?”

  明末很多工匠造出来一些粗制滥造的火器,进而导致铳管在使用过程中炸膛的例子并不罕见。

  别折腾半天造出来两支豆腐渣鸟铳。

  带头的工匠听到丁原的问题,拍了拍胸脯回道:“丁掌柜,你请放心。按照咱们这一行的规矩,每一根铳管做好之后,都需要在铳膛里放上寻常开火时候四倍量的火药炸一次,只有炸完之后没裂开的铳膛才会被做成鸟铳的铳管,有裂痕的铳管,我们都是直接废弃掉了。”

  丁原赞许的点了点头,暗道,这样很好!

  不过话说到这里,工匠们却都支支吾吾的不再说下去了。

  丁原回过神来,问道,“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开口。”

  左右看了看并无旁人,这匠户才犹犹豫豫的语气说道:“这年头,长官们经常克扣材料钱,铳管的用料都经常给不足,四倍火药的钱更是难得一见。所以说,大部分时候,咱们这些人也是干瞪眼,做好了铳管没法验证质量。”

  丁原皱眉听着。

  明末官场的冰山一角,匠户们制造的钱被克扣了,军户们被军官吃空饷,屯田被变卖成私田。

  “你们的生活如何?”丁原问道。

  “给军爷们修鸟铳,不赔钱就不错了,挣不到钱。不过能练出手艺来,让我们接到活,给那些大官们造些奇艺诡谲之物来糊口。”

  验过技术了,丁原决心雇佣他们,因此给出的待遇也十分慷慨。

  “我给你们每个月二两月钱,除此之外,包吃住。”毕竟要让他们去保定,不下点血本笼络不住人心。

  五个工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显然是被这优渥的条件打动了。

  “除此之外,你们五个人每天都有一只肉鸡吃,还有两个鸡蛋!”丁原使出了杀手锏。

  刘元担心工匠们误解,帮忙解释道:“东家的意思是五个人吃一只,可不是五个人一人一只。”

  虽然这句解释有点煞风景,但对于这些工匠们来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厚待了!

  每天都能吃到整只鸡?五个匠户都听愣了。

  这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生活。

  一个匠户使劲咽了下口水,一拍大腿,说道:“我先表个态,这活能干!”

  “我也表态,干了!”

  见此状况,其余三人也生怕落后,齐声表示,“这活能干!”

  丁原暗暗一笑,有了这五个工匠打底,丁家兵工厂的筑基阶段就有着落了。

  丁原一出手就这么豪爽,开出了这么优越的条件,五个匠户虽然都答应了下来,可是他们心里还是有个问题。

  “丁掌柜,你打算造多少支鸟铳?”

  “起码一两百支吧,而且我找你们不是造刚才给你们看的这种,是更先进一点的。”

  “不过呢……我丑话说在前头,我的作坊里,火铳的制作方法都是绝对保密的。你们一旦接下这个差事,拿了我的月钱,就需要保守秘密,更不能跟其他人传授这种火铳的做法。这个你们可愿意?”

  听到丁原的警告,五个工匠都是一怔,感觉一阵寒意上涌。

  带头的工匠上前一步回道:“掌柜的既然愿意给咱们这么好的一条路走,那自然是替掌柜的保密的。别人就是八抬大轿请我们,都请不去的。”

  丁原淡淡一笑。

  他自然知道这些保证是靠不住的,等到真的火器作坊做大了,他的思路是让工匠们分工协作,每个人只负责一部分的生产,谁都无法掌握全貌,用制度来保证不会泄密,而不是口头担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