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这才是真正的匠人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101 2019.07.04 20:35

  作为起点孤儿院的一员,丁原前世并没有体会过父母催婚是什么样,但这一世,他是躲不过了。

  他倒也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丁原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安定都是暂时的,不出几年,战火就要烧到保定了。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在那之前,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在乱世中屹立不倒,乃至建功立业。

  离开家门,丁原一个人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还需要联系一个固定的陶器作坊生产罐头瓶子,看天色还早,他便在集市街上打听了一阵子,得知城东外的白庙村就有不少瓷匠。

  出了城门,丁原花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了白庙村。

  一进村,丁原就看到这里很多屋子的面积都很大,其中更有一户人家,特别显眼,在村子中间的关帝庙旁边占据了好大一片土地,老样子是个独门独户的宽敞大院。

  丁原在白庙村里又溜达了一会儿,仔细观察着这个远近闻名的陶器作坊村落。他发现住在这里的不少人家中都有几个高高竖起的粘土炉子。即便是临近年关了,炉子仍旧热气腾腾,里面也有喧闹声,显然是工匠们还在做活。

  丁原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便决定在白庙村寻找一个靠谱的作坊谈谈合作事宜。

  常言道,出门在外,遇事不决问小二。

  丁原找到村子里的一个小茶舍,要了一壶好茶,给了店小二五文钱,问道:“咱们这白庙村里,这么多陶器作坊,哪家手艺最精?”

  店小二收下钱,抬手一指,院门前有一颗大槐树的院落:“白庙村陶器一绝,史家。不光老史手艺精湛,他儿子据说更胜一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客官你打听晚了,他们家最近不接活了。”

  “哦?有钱不赚,原因何在?”

  丁原顺着店小二的手指方向看去,一个宽敞的高墙院子,大小在白庙村算是数一数二的,不过院子里的黏土炉子却没有生火。

  店小二张了张嘴,没继续说下去。

  虽然丁原知道这是套路,但他的好奇心确实被勾起来了,便心甘情愿的做了冤大头,又掏出10文钱。

  小二笑嘻嘻的伸手要摸,丁原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一口气把故事说完才能拿钱。”

  店小二先是一愣,试了试,挣脱不了丁原那铁箍一般的掌心,便神色恹恹的说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史家都要绝后了,哪还有心思接活?”

  丁原嘴角抽搐几下,如果不是他第一次来白庙村,还以为这店小二是故意讥讽自己呢。

  正待他要继续询问的时候,史家那种院子里突然传来的尖锐的吵闹声。

  丁原手一松,循声望去。

  伴随着喧闹声,史家的院门打开,一个白首老者一脚踹倒了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

  “你这个逆子还有脸回来?滚!给我滚出去!”

  青年人被踢翻地,却也不爬起来,直接在地上朝老者磕头说道:“爹!”

  白首老者满脸涨红成了猪肝色,青筋暴露,喊道:“我不是你爹!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是煞星,是要让我史家绝后的灾星!滚得越远越好!”

  青年人却兀自不肯离去:“爹!你让我学陶艺,我学了!你让我去学堂,我也学了!这回就饶了我吧!我”

  “想让我饶了你?好,去给你说的亲,你娶不娶?”

  青年人泪流满面,磕头如捣蒜:“就这一个不行,其他的都依你!”

  白首老者差点气晕过去,飞起一脚揣在青年人的胸口上,厉声斥骂:“那就给我滚!你不是是手艺好么?滚远远的,靠你的手艺过一辈子去吧!”

  青年人吭哧吭哧爬起来,膝盖着地匍匐着回到了老者身前:“爹!我从小就在白庙村长大,你让我滚,我滚去哪啊?”

  老者一边拿笤帚猛力抽打青年人,一边怒不可遏的骂道:“老子给你吃给你住,手把手教你烧陶器,教你烧瓷器教了十五年!你倒好,就是不娶妻生子,硬生生要让我史家绝后!”

  青年人见无法说服老者,只能闷声不响的耷拉着脑袋,任凭他抽打,既不还口,也不还手。

  老者见青年闷葫芦一样不吭声,反而火气更盛,怒气更冲,手上的笤帚也挥舞的更用力了一些。

  这时候,不少白庙村的街坊邻居都被吵闹声吸引了过来,他们似乎是见怪不怪了,一窝蜂似的冲了过去,把老者和青年人分开。

  被劝架的人群推搡着回家的老者使出最后的力气吼道:“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这个逆子!”

  青年人仿佛石雕一般,跪在史家院子的门口一动不动。

  结合店小二刚才的说辞,再加上这一老一少的对白,丁原大概看明白了。

  不知为何,这个史家公子跟自己一样,也是不娶妻。

  境遇类似,丁原倒是这个姓史的大哥有惺惺相惜之感。

  这个史家的青年跪在门口半晌,见院门紧闭,不再打开,只能六神无主的起身离去。

  丁原看准时机,凑了过去:“这位大哥,敢问尊姓大名?”

  青年见问话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公子哥,没好气的回道:“我叫史铁柱,你是谁啊?”

  丁原把史铁柱引到自己就座的茶舍,倒上一壶茶水:“我叫丁原,城里丁记铺子的掌柜。刚才之事,不巧都被在下瞧见了,尊驾就是史家陶器的传人,史铁柱?”

  “是我,也不是我。我刚才被赶出家门了,你没瞧见?”史铁柱有些沮丧,也有些懊恼,语气也不太和善。

  “瞧见了。我想制作一种陶器,需要陶器罐子经久耐磨,还得密闭性好,最好是封上口之后,一年半年的都不会漏气,不知史大哥能不能做到?”

  史铁柱虽然心情不佳,但一听是烧陶的事,眼球还是闪烁了几下,认真回道:“那需要多加黏土,还有就是要多搅拌,把陶器里面的气泡都搅出来,这样封口之后就不容易漏气了。”

  丁原点点头,对这番回答很满意,而且他发现了另外一件事,这个史铁柱是个标准的技术宅。

  即便是刚刚被痛打一顿赶出家门,可一听到烧陶二字,他整个人都变了,心无旁骛,神情专注。

  这才是丁原要找的匠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