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知府设宴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224 2019.06.27 23:59

  众人眼见周大富这个莽汉走远,正要告退,却看到丁原示意他们坐下。

  “快过年了,一直没时间请各位吃顿酒,既然咱们都已经到酒楼了,那就捡日不如撞日,一起就座吃个便饭吧。”

  李志等人一开始还推脱几句,但见丁原执意要做东请客,也就纷纷坐在下首。

  丁原让店家把那带着酸味的棉被处理掉,随后点了丰盛酒菜照顾了众人。

  喝至微醺,丁原跟翠儿回到家,却见到院中有一熟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是赵丹来访。

  “赵叔叔怎么来了?若是提前通禀一声,我就早些回来跟赵叔叔吃个午饭了。”丁原有些惭愧的说道。

  赵丹微笑着摆了摆手:“咱们就不用这么客套了。来找你,是要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是今晚知府大人设宴,毕竟要过年了,他也得请请咱们保定府的士绅名流们共聚一堂,热闹热闹。”

  丁原听完,扭头冲翠儿嘱咐道:“你去备点礼物,今晚我与赵叔叔同去知府大人那吃宴席。”

  看翠儿答应着转身离开,赵丹靠近了一点,哑着嗓子道:“我还得到另外一个消息,高公公已经离京去汝州了。”

  听到这个消息,丁原其实一点儿都不吃惊。

  因为他知道,崇祯九年正月,卢象升要在中都凤阳跟其他几路平叛大军协商开会。

  会后,卢象生立刻采取了行动,再次对高迎祥和李自成发起了攻势,并且取得了胜利,让京畿一带解除了警报,不再戒严宵禁。

  估计这位高起潜高公公就是得到消息了,生怕获胜的功劳他沾不上,因此赶紧去营中当他的监军去了。

  丁原先是陪赵丹闲聊了一会儿,接着又满足了一下他的好奇心,带着赵丹参观了一下丁记农场,让他见识了一下科学养鸡的威力。

  一圈儿转下来,赵丹是啧啧称奇,连竖大拇指。

  天色渐暗,丁原和赵丹各带着一个仆从朝知府徐标家走去,后面跟着一辆马车,摆放着二人的礼物。

  除此之外,丁原还有一点小私心。他带了三瓶之前做好的鸡肉罐头,打算接着机会推销一下自己的新产品。

  还没到地方呢,离着几十米远丁原就能闻到传来的肉香和菜味。

  递上名帖,把礼物交给管家,丁原和赵丹进了院子。

  此刻,这里是人头攒头,十分热闹。

  正在寻找酒席中自己位置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哗然。

  一个七十岁上下的鹤发老人走了进来。他一出现,立刻便有一群人围上去攀谈。

  只见这人满脸红光,皮肤粗粝,像个军伍之人。

  “这是谁呀?”丁原问道。

  “他可是咱们保定府的大名人,孙承宗,孙老先生!”赵丹语气之中也含着敬佩。

  丁原微微一怔,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退休在家的孙承宗。

  说是退休,其实更多的是无奈,孙承宗跟此时的兵部尚书杨嗣昌不合,因此只能闲赋在家。

  丁原很想结识一下孙承宗,不过眼瞅着这位老人周围拜会行礼的人络绎不绝,却一时间找不到理由上去说话。

  谁知正在丁原踌躇犹豫的时候,孙承宗却径直走了过来。

  “你叫丁原?”孙承宗声若洪钟,十分洪亮。

  “学生是叫丁原。”

  “学生?你有功名么就自称学生。”

  丁原听出味道不对来了,也不答话,面色一正,静待下文。

  孙承宗冷哼一声:“听说你跟高起潜关系不浅?还用他的力把保定一带的煤田都据为已有了?”

  丁原万万没想到,这位孙老爷子还是个仗义行侠之人。他显然是在家耳闻了此事,心中不忿,要教训自己来了。

  知道孙承宗是带着成见来的,丁原也不好直接辩白,便决定转移一下话题,先说点别的。

  “煤田之事,其实另有背景,待我改日亲自上门,向老先生说明原委如何?其实本人前来赴宴,乃是新近制作了一种名叫罐头的食物,特意带到宴会上让大家品尝一下!”丁原说着,让随行的仆人取来了一瓶鸡肉罐头。

  “哦?新制作的美食?你是不是把我们都当三岁孩童了?”孙承宗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丁原,让人发寒。

  丁原也不是没脾气的人,本来他敬重孙承宗的为人品行,不想与他发生冲突,没想到这位爷却步步紧逼。

  “也许在孙老先生看来,罐头只是一种寻常食物,但是依我之见,小小的罐头堪比大明十万精兵!”

  听到如此狂言,孙承宗甚至感觉有一丝可笑:“哼!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道十万精兵是什么模样?老夫督师蓟辽期间,开垦荒地无数,也才刚刚养育了五万强兵。你现在跟我说,区区一种食物,就能比得上我在辽东多年的心血?”

  “十万精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想问一下孙老先生,如果你能掌握十万精兵,不考虑后勤粮饷这些,能否一举平定辽东?”丁原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自己的一番道理,他在逐步把孙承宗引到自己的问题中去。

  “不要以为建虏强悍,就是不可战胜的。别说是十万精兵了,就算是给我五万大军,只要辎重军饷给足,老夫也有信心收复辽东!”孙承宗朗声说道。

  其实孙承宗并没有说大话。崇祯元年,京师危机,他临危受命,不但一举挫败了黄台极的攻势,还顺利收复了四个军镇。

  丁原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老先生误解了学生的意思。学生刚才说的是平定草原,意思是要让北境的草原永远处于我大明的统治之中。孙老先生,觉得十万精兵可能做到?”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孙承宗也不由得被噎了一下,他紧皱眉头说道,“你说的根本是痴心妄想。从秦皇汉武到当世如今,多少年来,我中原汉人总是受到来自草原的侵扰威胁。草原上的人民风彪悍、毫无法纪,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哪怕我大明可以暂时征服那里,但也不可能在草原上长时间的驻军,只要我大明的兵力一退,草原上肯定又会再起纷争,灭掉一个建虏很可能又有其它的部落崛起,日后肯定又难免与我大明起冲突!”

  这点孙承宗比任何人都清楚,辽东那边同样如此,只要有足够的兵力,要灭掉辽东地面上的满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丁原所说的永远统治,确实天方夜谭一般,超出了孙承宗的想象。

  “呵呵,孙老先生下说的不错,草原人民风剽悍,即便暂时把他们杀怕了,但只要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再次组成军队南下抢掠,周而复始,千年未变。孙老先生可否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丁原信心满满的反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