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不蒸馒头争口气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021 2019.07.06 20:25

  “铁柱,你以后什么打算?”丁原问道。

  史铁柱微微横了丁原一眼,迟疑不决道:“我现在也有点懵,以后得事,我也说不准,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且等待片刻,我去你家中帮你问问,如何?”丁原心中有了个计划。

  “你帮我问,能问出来什么?”史铁柱有些不解。

  丁原飒然一笑:“问一下,你爹能不能网开一面,留下你这个儿子。”

  史铁柱愣住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少年能断的了他们家的家务事?

  “你真的能让我回家去?”

  “能,不过我有个先决条件,事成之后,你的帮我一个忙,做点瓷器。”

  “成,要说做瓷器,我不是吹牛,我家十二个雇工,我手艺第一,这件事十里八乡都知道的!”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丁原招了招手,呼唤来茶社的店小二,“你给史大哥泡一壶好茶,我去去就回。”

  离开茶社,丁原走到史家宅院门口,上前敲了敲门。

  一个门人扶着大门开了一小点门缝,打量着丁原。丁原则是笑着递上了自己的名帖。

  收了名帖过不片刻,这门人重新回到门口,把院门整个拉开开把丁原热情的邀请进了屋。

  主宾惯例的寒暄几句之后。

  史家的老者安耐不住性子,试探性的问道:“久闻丁掌柜大名,但据我所知,丁掌柜是做煤炭生意和肉鸡生意的,无论如何也跟俺们这些烧瓷器的不沾边啊。不知此次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丁原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在下最近也想捯饬点瓷器,不知道史家能不能卖给我几个人力,一起合作。”

  “合作?合作啥?”史家的老者没明白。

  “瓷器啊。我需要一大批瓷器,而且还要快!手艺也要好!出个价吧,我要十三个人!”

  “我们史家作坊一共就十二个人,上哪里给丁掌柜找十三个人去啊?”

  “哦?十二个人?赶赶工,估计也能成。开个价吧!”

  “十二个人都要了?”

  史家老者最近被儿子的事情整的心力交瘁,也确实无暇顾及铺子的事情,因此心里想着,把手里的伙计都‘租赁’给丁原也是个办法,毕竟这些人闲着自己还得开工钱,这样自己当个甩手掌柜坐地收钱,也挺美的。

  丁原点点头:“都要了,我再打听一下其他的工匠,要是有手艺跟得上趟的,再雇佣一个。”

  史家老者却是十分自信的摆了摆手:“别的不敢吹,说到做陶器,保定府没人比我的伙计手艺好。所以我这些伙计也不便宜,雇佣一个月,需要三十两白银,若是一口气要他们帮佣一年,我可以减你个零头,算你三百五十两。”

  听到这个数字,丁原不禁暗暗咋舌,想不到这史家一年的利润还挺高的,算上十二口人的用度,这史家作坊一年的利润起码有三百多两银子。别人收入高,你挖墙脚需要的银子就要更多。

  丁原想了想,装作心痛的模样说道:“三百五十两啊。真是笔不小的数字。不瞒您说,我虽然之前运气不错,赚了点小钱,可周转不是很顺利,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出到三百两一年,聘请你们人去范家庄为我做事情,如何?”

  “不行!三百五十两已经是最低数字,丁掌柜生意做的远近闻名,想必不会在这点小钱上跟我这个老人家多费唇舌吧?”史家老者暗自有些得意,因此说话也硬气了许多。

  见丁原不再说话,史家的老者还以为自己回绝的太硬了,便主动问道:“一口气要好多人啊,丁掌柜到底打算烧什么?”

  丁原说道:“我要烧一种特殊的陶器,要求是这种陶器需要密闭性好,封口结实!”

  史家的老者捋了捋胡子,点头道:“丁掌柜的要求确实有点怪异,但不是不可以做。”

  丁原指了指院子里的陶瓷窑烟囱:“你们到时候就在这里烧么?”

  史家家主又一次露出了自信无比的微笑:“是,就在此处。我家这个炉子的土是从一处秘密地方弄的,最大特点就是烧出来的陶器特别结实耐用。”

  “非常好!我要的就是结实耐用!”丁原对这个答案也很满意。

  “那么到时候,所有给我干活的人也都要来来回回进出史家咯,对吧?”

  “丁掌柜是问自己能不能进来看看进度?那当然可以了,随时欢迎。”

  “好,我的话,时间很紧,没太多时间紧跟,到时候我便雇佣一个信任之人做监理,让他代理我了。”

  “这些都好说。”史家老者慈眉善目的说道,很刚才猛烈抽打儿子的粗暴样子判若两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三百五十两,雇佣你家十个二伙计!”

  “一言为定!”

  史家老者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因此着急忙慌的安排人制作契约。

  过了片刻,丁原和史家老者分别签了字,这样一份雇佣了十二个作坊伙计的契约就完成了。

  丁原自知跟这位颇具封建家长作风的老顽固也没啥共同语言,因此他签完字,说了句日后再来叨扰,因此只拱了拱手,说了两句客套话转身走了。

  丁原离开了史家院子,回到了茶社。

  “咋样?我爹听你的不?”坐在茶社里的史铁柱无心喝茶,凑上来眼巴巴的问道。

  丁原抿嘴摇了摇头:“你爹比石头还硬。”

  史铁柱表情失落,顿时有些魂不守舍,喃喃道:“这就快过年了,我能到哪儿去啊?”

  “你爹不让你回家,但我可以让你随便进家门。”

  “啥意思?”史铁柱被丁原搞糊涂了。

  丁原当起了鸡汤导师,劝说道:“你这把好手艺,一直没机会露一手吧?”

  “确实,在家里,我爹管束我太严,我小时候都是偷偷跟着作坊里的学徒们学的烧制陶器的。”

  “那这不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你是说,借着这个机会自己独当一面?”史铁柱虽然耿直,但还没笨蛋到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想不明白?

  “是啊,不蒸馒头争口气,我打算让你全权代表东家,监督史家作坊烧制陶器的步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