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商量对策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260 2019.06.11 23:51

  保定西城门口的对峙仍在继续。

  丁原刚才一嗓子喊下去,熊志斌整个人都呆傻在了原地,他神色凝滞,心念却转动飞快,自己的幕后老板说过,丁记铺子的车队是去西郊军营的,难道事情起了变化?

  丁原缓缓走到熊志斌面前,虽然才是个少年,但他身材挺拔,竟能压着熊志斌一头,淡然说道:“你要查,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些煤耽搁了行程,买家怪罪下来,也别怪我没提醒你!”

  看丁原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熊志斌定了定神。思来想去,他猜测丁原一定是故作神秘,虚张声势。

  毕竟,这个运煤车队,不管是人员还是运送货物的数目,都跟幕后老板说的一模一样,怎么想也不可能有其他变故啊。

  思虑至此,熊志斌冷笑道:“军爷我不是吓大的,甭管你送给谁,也得讲国法!盘查闯贼乱党乃是兵部下的死命令,谁来了都得遵守!”

  城门口的喧闹已经僵持了有一会儿,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不说,消息自然也已经传遍了保定内外。

  正在此时,从城门外侧的郊区方向,快步跑来一个十几人的队伍。

  这伙人不但来势汹汹,而且手里都还抄着棍棒之类的家伙事儿。

  丁原定睛一看,颇感不妙,原来是李志带着一帮辽东村的兄弟们来支援了。

  他们这是好意,担心丁原在对峙中吃亏。但眼下的情况,如果双方爆发肢体冲突,事情闹大,可就真的麻烦了。

  丁原当机立断,直接从怀中摸出一块精铁所制的圆形铜牌,大约碗面大小,问熊志斌:“这东西,你可认得?”

  熊志斌狐疑不定的接过铜牌,两眼一瞅上面的字,差点当场昏倒。

  铜牌上面清晰无比的篆刻着“大明内官监太监高起潜”几个大字。

  这是皇宫大内二十四衙门之中内官监的令牌。内官监,掌握着宫廷内一切物件的采购置办,宫室陵墓的建造,甚至还包括宫人的升迁奖惩管理。明初时期的三保太监郑和,正式职务就是内官监掌印太监。即便到了明朝中后期,司礼监崛起,内官监也仍旧是位居第二的实权部门。

  熊志斌面色煞白,汗如雨下,作为保定城门守卫,他也知道个别皇宫御用品可以拿到内官监的令牌,进而出入大内更便利一些。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样貌平平无奇的丁原竟然也有这种令牌。他这是有通天的本事啊!

  这个车队的煤不是运到西郊军营的,而是京城皇宫的?

  熊志斌越想越害怕,整个人都木在了原地,仿佛丢了魂儿一样。

  丁原木然说道:“伙计们,都到我跟前来,一个一个的作自我介绍,家是哪儿的,为什么逃难来到保定,都说清楚。让熊总旗好好的盘查询问一下,也好证明咱们丁记铺子的清白。”

  “听命,东家!”运煤车队的人员异口同声的答道。

  哗啦啦,七八个雄壮汉子一字排开,精神抖擞的站在丁原身后,气势如虹。

  熊志斌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内心略作挣扎之后,他走到丁原跟前,厚着脸皮说道:“误会,都是误会。自大明开朝以来,咱们保定府就有许多御用珍品上贡,本官即便再眼瞎,也认得这令牌的分量。不瞒丁兄弟说,本官这回也只是例行公事,真是绝无私心,更不会刻意针对你丁记铺子。”

  看着这人在两幅面孔之间随意切换,丁原一阵反胃,淡淡道,“别啊。既然是兵部的命令,我等小民还是好好配合检查为妙,要不然熊总旗也不好交差不是?”

  熊志斌一面对丁原陪着笑,一面扭头对士兵吼道,“放行,赶紧放行!你们都特娘的瞎了?没看到丁掌柜的车队要出城?一点儿眼力界都没有?”

  众士兵表情恹恹,心下嫌弃不已。把士兵当狗一样使唤,好处都是他个人的,出了事情黑锅却要他们背,跟着这样的上司,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丁家的运煤车队爆发出一阵欢呼,各自归位,驱赶着马车缓缓前行。

  目送丁原的车队从眼前离开,熊志斌的嘴角不停的抽搐。但悔恨也没用,跟丁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再赔笑脸别人也不会领情。想到自己得罪了皇商,熊志斌不免心情惆怅,心里拔凉拔凉的。

  车队出城没多久,便迎面遇到了李志所带领的辽东村的兄弟们。

  看到丁原的车队已经顺利通过了城门,李志也是长长松了口气。

  “东家,你还去西郊军营么?”李志问道。

  丁原摇摇头。

  在城门发生的意外,让他清楚的知道之前那笔军营来的订单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了骗他送这趟货。

  思索片刻,丁原道:“目前这状况,我打算将计就计,亲自带队去京城一趟了。我若返回保定,敌人势必会意识到咱们的煤不是送到京城去的,仍会前来找茬。但如果我真的去了京城,他们反而投鼠忌器,摸不清底细,也不敢轻举妄动。”

  刘元也凑上前来,一脸惭愧:“都怪我,考虑不周,竟然险些让东家落入危险!我真该死!”

  “你也别太自责。我一开始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搞我。你现在就绕道悄悄回保定,打听清楚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但不要冒失行动,等我回来再行定夺。”丁原安排道。

  “是,我一定查出这个幕后黑手,给东家一个交代!”刘元咬着牙说道。

  见刘元独自一人走远,丁原又面色郑重的朝李志嘱咐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希望你可以保护我丁家不受人侵扰。”

  李志抱拳弓腰,声震如钟:“东家请放心,我李志哪怕豁出命去,也要照顾丁家周全!”

  “有这份心就很好!”丁原拍了拍李志的肩膀,重新坐上马车,招呼着车队北上进京。

  由于前几日的积雪仍未完全消弭,因此路途比平时难走了不少,历经三日之后,丁原的车队才抵达一百公里外的京城。

  进京之后,丁原立刻找到了赵丹。

  简略寒暄之后,丁原便把他之所以要来京城的原因一五一十的说了。

  赵丹一边听着丁原的讲述,神色不停变幻,等到最后,方才笑道:“丁兄弟也算误打误撞,这趟来对了!就算你不来,我也打算写封书信邀请丁兄弟来京一趟呢。”

  “哦?你要我来京城做什么?”

  “来京城去会见一位贵人。只要咱们能攀附好这位贵人,以后做生意便是如虎添翼,不愁赚不到钱了。”

  “这样的厉害人物?”丁原摸了摸下颚,迟疑不定的问道:“赵叔叔你是跟王承恩王公公搭上线了?”

  “不是王公公,是高起潜高公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