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玻璃产业合伙人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086 2019.07.19 20:00

  丁原斜着身子坐在自家的堂屋里,盯着两个新鲜出炉的玻璃酒具发呆。

  他正在寻摸着用个什么办法一举打开销路,让玻璃风靡保定,让本地的商贾富人们趋之若鹜。

  玻璃器皿在崇祯年间已经不算稀罕玩意儿了。毕竟隆庆开关之后,西洋人的货船就来到了大明朝。到了崇祯九年,双边贸易和交流已经持续半个多世纪了。

  明朝向红毛鬼们采购红衣大炮的时候,自然也免不了把其他西洋玩意儿带了进来。文化和科技在交流,历史课本上还有个专门的名词叫‘西学东渐’。

  只是玻璃有是有,但大部分都是带颜色的,就跟欧洲那些教堂里的窗户一样,五颜六色的。

  还有就是欧洲的玻璃器皿都不太适合国人使用。

  像是喝葡萄酒用的高脚杯,又或者没有把手的玻璃瓶,这些东西璀璨夺目,可明朝人大多收藏之后束之高阁,中看不中用。

  丁原的玻璃作坊,目标客户就是这群人。

  从功能上来说,再好的杯子也还是一个杯子,喝东西用的,不可能换个杯子就饮出琼浆玉液的滋味来。

  按照丁原的想法,得把玻璃杯卖出奢侈品的价格才有得赚。

  玻璃作坊仍在运行中,可丁原并没有继续扩大产能,主要便是摸不准大明朝的顾客们到底喜欢哪一种玻璃酒具。

  正在踌躇之际,门人来报,说赵丹来访。

  丁原心下一喜,心说正好可以跟赵丹商量一下玻璃杯的营销策略,便大喇喇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也不打算遮掩。

  赵丹今天来找丁原,是带着心事来的。

  中原一带仍旧乱个不停,虽然闯贼暂时被卢象生统帅的五省联军压制住了,可赵丹毕竟不是穿越者,不知道历史走向。他十分害怕这种压制只是暂时的,因此茶叶生意是不打算做了,想看看丁原这里有没有新的项目,继续合伙。

  一进门,来到堂屋跟前,原本噙着笑拎着礼物的赵丹,却猛然呆滞了。

  丁原桌子上正放着两只美轮美奂的玻璃酒杯,阳光之下,光耀刺眼,甚是明亮璀璨。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丁原自家生产的,还以为有人送的豪礼。

  赵丹低头看了看手里上好的西湖龙井,颇有点后悔。

  自己拎的茶叶虽然也不是凡品,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跟两只精美绝伦的玻璃杯一比,那就相形见愧了。

  正在犹豫要不要折返回去,带点更好的礼物,却看到原本坐在屋里的丁原迎了出来。

  “赵叔叔,你来了,赶紧进屋坐,外面风大。”

  赵丹只能硬着头皮,冲丁原笑着道:“来了,过了年没旁的事,来看看你。”

  丁原跟他也不见外,让赵丹坐在自己对面,亲自给他倒了杯茶,直接说道:“我的作坊弄出了点新玩意儿,正想找赵叔叔商量一下,怎么卖个好价呢。”

  “什么新玩意儿?”赵丹问。

  丁原指了指玻璃杯说道:“喏,就是这玻璃杯子,东西出来了,可怎么卖呢?”

  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让赵丹心中惊骇不已。

  合着这两个水晶杯一样的宝贝不是别人送的礼,是这小子的作坊弄出来的。

  赵丹趴在桌面上,紧紧盯着两个玻璃杯,口鼻的气息都吹拂到了杯面上,映出一些濛濛的水汽。

  “这……这真是丁兄弟造出来的?”

  “那可不。赵叔叔见多识广,给品鉴品鉴,定个价?”丁原笑道。

  赵丹想伸手,又怕碰坏了这精美的杯子,一时僵在半空,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丁原大大方方的捏起杯子来塞到了赵丹的手里。

  赵丹先把玻璃杯放在太阳光地下,澄清透亮,毫无杂色。

  又用指肚轻轻的在玻璃杯表面抚摸着,光滑如洗,毫无杂质。

  “我订不了价。”赵丹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杯放回原处,坦白道。

  丁原一愣,问:“怎么了?质量太差?卖不出去?”

  赵丹沉吟道:“如此巧夺天工之物,想必丁兄弟费了不少心力才得到,我这点见识资历,哪见过这等好物,所以不敢献丑。”

  丁原掩嘴一笑,道:“赵叔叔言重了。这玻璃杯子是得来不易,不过也没那么夸张,我的作坊里,一天能产三十多个。”

  赵丹瞪大了眼,他已经嗅到了商机。

  这可是笔绝佳的买卖!

  看到赵丹的表情,丁原也不再犹豫,开门见山的说道:“玻璃产业有了,可我却找不到适当的人合作。我来抓生产,合伙人负责营销售卖,不知赵叔叔有意合作否?”

  赵丹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天上的馅饼掉嘴里了。“跟我合伙?那我岂有不同意之理?”

  听到赵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丁原也松了口气。

  二人各饮一杯茶水,算是把这事儿说定了。

  接着丁原又把自己定位玻璃杯为奢侈品的思路一说,赵丹也是连连称赞,表示同意。

  二人商量定了营销策略,就开始制定具体方案了。

  “要不咱们进京一趟,给兵部尚书杨嗣昌杨大人送礼?”赵丹提议道,“他跟高起潜高公公向来交好,想必会愿意见咱们的。说动了他做个示范,这玻璃酒具在京城就不愁卖了。”

  “不可,万万不可。”丁原有点慌,使劲摆着手说道。

  “为何不可?”赵丹不解。

  赵丹不理解,可丁原心里明白。

  杨嗣昌这个人可太有问题了,除了说出明末两大名言之一,这人还有一个‘丰功伟绩’。孙承宗、卢象生、孙传庭这三位之死都直接或者间接的跟他有关。

  虽说高起潜也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太监终归是太监,没什么自己的思想,代表的都是皇帝的意思。

  这位兵部尚书杨嗣昌可就是实打实的坑货坏种了。

  有朝一日得了权,丁原都打算把这个杨嗣昌吊起来抽,现在当然不可能攀附于他。

  不过这些想法却不好跟赵丹解释。

  沉吟半晌,丁原幽幽道:“要不,咱们去找孙承宗孙老爷子吧?让他起个带头作用。上回在巡抚大人那见了一面,感觉这老爷子还挺好说话的。”

  赵丹却眉头拧成了一股绳,他有些为难的说道:“找孙老爷子?他的脾气可是远近皆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