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抱上了一根粗大腿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259 2019.06.14 21:35

  “嗯。咱家知道了,说说看,谁这么大胆子,敢骚扰御用客商的买卖?”高起潜平淡的说道。

  赵丹一听这话,颇受鼓舞,赶紧把丁原在保定城门受刁难之事一一说明了。

  本来,赵丹以为高起潜既然已经收了钱,就一定会给他们提供庇护的。谁知高起潜却微微变色,皱眉道:“你们竟然雇佣流民流寇当伙计?”

  赵丹不敢隐瞒,只能坦白道:“小民认为,此事并无不妥……”

  “你认为?你认为的就算数了?”高起潜勃然怒道,“流民流寇乃是朝廷心腹大患,如今闯贼余孽尚在,你们竟然敢雇佣流寇,不怕有闯贼内应混入其中么?”

  万万没想到,这个阉人竟然还装起正经来了,赵丹心下懊悔不已,心里快速思考着,如何能补救一下。

  “来人,送客!”高起潜却不给他们机会,直接挥了挥手。

  丁原心中腹诽,高起潜不想给自己办事,但也没说把钱退了啊,这狗太监太不是东西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的,但丁原却没有表露出来,他可不想让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轻易喂了狗。

  “小民丁原有话要讲!小民以为,雇佣难民饥民作为劳力,乃是大大的善举,更是利国利民之良策。”

  高起潜挥走了仆人,板着脸冲丁原冷声说道:“你倒是长了一副伶俐口齿!我给你个机会,让你说说这雇佣流民如何利国,如何利民,要是你能说出几分道理,也就罢了。如果你信口雌黄,肆意狡辩,我看你们这御用的牌子也要收回去了!”

  听到这话,赵丹也不免替丁原捏了一把汗。心中默默祈祷丁原可以说服高起潜,别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才好。

  丁原弓着腰,徐徐说道:“如今我大明境内遍布饥民难民,归根结底,乃是由于干旱缺雨,庄稼欠收。既是天灾,那就应该用赈灾之策来应对。小民以为,如何应对如此多的饥民难民,以工代赈才是长治久安之计!让饥民们有事可做,有衣可穿,能吃上饭,让他们能够依靠劳动换取养家活口的收入。若能如此,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到处流浪呢?也正因为如此,小民才大胆在保定府试验了一番。果不其然,小民的蜂窝煤生意雇佣了辽东和河南的难民之后,他们居住地的治安顿时好了许多,再没有听说难民们跑去投靠闯逆之事了。”

  高起潜默默听完,沉吟道:“照你这么个说法,流寇之祸轻易便可解决,但如今闯逆未决,川蜀还出了个张献忠。你是说,朝中大臣都是酒囊饭袋,想不到以工代赈么?”

  丁原回道:“以工代赈,乃是良策,却非万无一失。前宋的厢军,便是个例子,虽然一时解决了难民问题,却最终被无底洞一般的钱资耗费给拖垮了。以工代赈解决流民,钱从何处来,这是关键,也是朝中诸位大臣们没有采取这种方式解决闯逆、张献忠的缘由。不瞒公公,小民有些家底,本可以坐拥田产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如今耗费心力研制蜂窝煤,贩卖到京畿一带,便是一心要实业报国,便是想着为国尽一份忠。”

  赵丹杵在一旁漠然听着,心里却是愕然不已。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很难想象这些真知灼见竟然出自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之口。

  一番对答,既回答了高起潜的疑问,为何以工代赈其他人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又落到了蜂窝煤生意上。

  后生可畏啊,赵丹心中感慨道。

  丁原滴水不漏的回答完毕,高起潜却陷入了沉默。

  他知道丁原说的没错,可如此利国利民不利已的事儿,却让高起潜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高起潜低头呷了口茶,默然不语。

  丁原眼珠一转,猜出了这个死太监是感觉其中没有自己的好处,因此踌躇不言,他便继续说道:“如果公公日后再去平叛大军之中担任监军,小民也愿意出一份力,在流寇横生的地区,开矿经营,把地方上的流民难民招募成为矿工。如此一来,贼寇比如军心溃散,公公则不战而胜也!”

  高起潜瞳孔骤然一缩,目光死死凝视着丁原,尖利的声音问道:“监军?你说我要重新担任监军?”

  赵丹微垂着脑袋,额头上冷汗涔涔,后背也已经塌湿了一片。他搞不太懂,为什么丁原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来之前不是特意叮嘱过他,不能提监军之事么?

  丁原气定神闲的答道:“当今天子至圣至明,公公熟悉军事,又深得天子信赖。如今战事频繁,各处硝烟不断,公公乃是天子不可或缺之耳目。想必过不多久,公公便会重新起复,担任监军之职。到那个时候,小民也愿意给公公出一份力,用实业化解流民之患。”

  房间中的空气凝固了,安静的落针可闻。

  片刻之后,高起潜突然阴桀的大笑道:“想不到满朝文武竟然不如你个草野小民懂陛下之心!你说的没错,咱家开春之后就要去汝州担任监军了!”

  说完,高起潜,走到里屋书桌前,草草写了几笔,拿信封装好。

  “把信交给保定巡抚,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抱上了高起潜这么一根粗大腿,丁原心中一颗巨石终于平稳落下。

  收好书信,高起潜也不再挽留二人,安排仆役送他们离开了宅院。

  返回客栈的路上,赵丹心有余悸的对丁原说道:“丁兄弟,你可真吓死我了,你是怎么知道高公公又要去当监军的?”

  丁原心想,我是查阅了高起潜的资料知道的,知道崇祯皇帝马上就要重新任命他为卢象生军中的监军。

  但是他当然不可能如此回答,只能沉吟着说道:“我猜的,俗话说得好,于细微处见真相。咱们进屋的时候,高公公正在看墙上的一幅地图,赵叔叔还记得吗?”

  赵丹一拍脑袋,恍然道:“原来如此!”

  “是啊。墙上挂着的可是汝州一带军情图。卢象生卢督师此刻正在那里集结大军,与闯贼纠缠呢。”丁原解释道。

  赵丹一边感慨,一边赞许的说道:“丁兄弟,真有你的。今天要不是你在场,说动了高公公,咱们就亏大发了。”

  “有了这纸文书,再加上高公公即将去汝州做监军,如此我便安心了。”丁原顿了顿,说道,“我还有些担心保定家里的情况,若没有旁的事,我明日一早就回去了。”

  赵丹点点头:“我再守着京城的摊子,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也好早点通知丁兄弟。过小年之前,我也会回保定去,到时候咱们好好喝两杯!”

  丁原笑着接受了邀请,两人快步返回了丁原所住的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