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脱色和澄清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047 2019.07.18 22:30

  白庙村一带的泥瓦匠大多有修筑陶器窑炉的经验,因此他们建起丁原设定的玻璃窑炉也很快,毕竟原理相通,只有细微之差。

  在熟练工匠们的打造下,不到六天,一座崭新的玻璃窑炉就矗立在煤场边上了。

  里面备有五座能够承载一千五百度高温的坩埚,不但足够烧玻璃的需求,还预留了一定的缓冲空间,保证即便出现一些意外,也不会把坩埚给烧了。

  毕竟丁原手里只有理论,这些工匠们也没有实际经验,需要在理论的指导下工作,过程中难免会出现瑕疵,因此各种设施的设计搭建都要有一定空间的缓冲区,保证试验失败的情况下也不损坏实验器材。

  原材料的话,玻璃的核心是上好的石英石,里面的二氧化硅决定了玻璃的透明度。后世有人利用纯粹二氧化硅制作出的玻璃制品,还被称作水晶玻璃。

  剩下的石灰石和纯碱就容易多了,对材质要求也没那么高。

  把石英石、石灰石、纯碱这三种原材料研磨成粉,在坩埚中烧到1200度以上,足足烧了有四个多时辰,烧到热得发白,这些固态的原材料终于融化成了滚烫黏稠的玻璃液。

  丁原就守在玻璃窑炉附近,一得到第一锅玻璃液烧成的消息,立刻冲进了热气腾腾的窑炉房间。

  “趁热把均匀的搅拌起来,把玻璃液里的气泡搅拌出来。”丁原一边安排任务,一边朝几个伙计挥了挥手。

  纯净的石英石在自然界极为罕见,透明度再高的石英石里面也有各种盐类矿物,并非只有二氧化硅,因此在高温融化的时候,各种金属盐也同样会发生高温分解,这就是大量的气泡释放出来的原因。

  听到丁原的安排,立刻便有三个伙计手持大铁混子围到了高炉周围。

  这些大铁混子都是丁原提前找铁匠打造好的,一共准备了十几根,长度足足有四五米。丁原让这些伙计在玻璃液冷却之前,不断的搅拌坩埚中玻璃热液,把玻璃热液中的泡沫尽量搅拌冒出。

  搅拌两个字看着简单,但也不是光拿着大铁棍子去搅和就足够了。

  而要在盛放着玻璃液的坩埚之中放入搅拌器,这是一个用耐火泥制成的中空的圆筒,利用一个挂钩,让伙计可以操作大铁棍子在玻璃液内晃动。

  这种搅拌方式虽然看似笨重原始,不够先进,效果却出奇得好,只要搅拌的时间足够长,不仅绝大多数气泡能够消失,玻璃液里面的杂质碎末也全都消失了,质地均匀,透明度很高的玻璃液就得到了。

  别说是用来制造肉眼看不到瑕疵的玻璃器皿了,早期的时候,那些对镜片质量要求极高的光学玻璃,都是使用这种办法制造出来的。

  因此用在这儿可是说是牛刀小试了。

  几个工匠累得浑身冒汗,用大铁棍子搅拌了小半个时辰,气泡是快消失了,可玻璃液也快要冷却了。

  还没有来得及放入脱色用的硝石和澄清用的澄清剂。

  这让丁原这个只有理论知识的人有点皱眉。

  不过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赶紧把这第一锅玻璃液经过通道流入退火塑型间,降低温度,压入模具。

  不管怎么说,大明朝自制玻璃还是在丁氏作坊里诞生了。

  只是这一批烧制出来的穿越神器还有些缺憾。

  从模具里取出来的玻璃杯子,玻璃内里很匀称,也没什么气泡,可颜色不透,有些像啤酒瓶子的颜色。这点虽然不影响使用,却严重影响美观。

  这也就意味着会严重影响售价。

  搅拌虽然可以让玻璃液状态下的气泡消弭,却无法解决玻璃透明度的问题。

  拿着这几个生产出来的玻璃杯,丁原叫来了史铁柱。

  “还是得先脱色,然后再进行搅拌啊。”丁原端详着手中的啤酒瓶一样的杯子说道。

  史铁柱比较憨直,直接问道:“东家给个准话,我这就去烧第二锅。”

  “先别着急,把经验总结会开完再去。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丁原纠正了史铁柱的毛躁,转头看向杯子,沉吟道,“我打算再建一座脱色澄清室。这样的话,玻璃液从烧制间出来,在脱色澄清室处理完脱色和去气泡的问题,再到退火塑型室。”

  史铁柱摇了摇头:“温度保持不住啊。我担心玻璃液流到模具的时候,早就凉了。”

  “这里就涉及到你的知识盲区了。”丁原胸有成竹的说道,“脱色的时候加入的是硝石粉,澄清的时候加入的澄清剂,都会跟玻璃液产生反应,会生成很高的热量,让玻璃液保持住温度。”

  “那感情好。”史铁柱摩拳擦掌,已经跃跃欲试了。

  事不宜迟,丁原也赶紧找来泥瓦匠人,让他们按照规划加盖了一座脱色澄清室。

  三个房间连成一个环形,完成了从原料到成品的转化。

  房子脱色澄清室只用了一天就盖成了,丁原安排史铁柱等人接着开始试炼第二锅原料。

  烧制成玻璃液之后,在脱色澄清室先加入了研磨成粉的硝石。

  硝石的效果立竿见影,加进去之后,玻璃液立刻变成了透明质。

  之后便是澄清。

  能查阅各种知识内容的丁原自然很清楚,明朝末年比较容易弄到的澄清剂是两种。

  一是砒霜,二是食盐。

  砒霜的澄清效果更好,可一来成本太高,二来操作的危险度也高。

  再说了,如果让工匠们知晓了要在烧制过程中往玻璃液中倒入砒霜,他们心理上估计也无法接受。

  流传到民众那里,还指不定传成什么样子,对玻璃制品的销售肯定不利。

  因此丁原决定还是使用食盐这种价格相对低廉,工匠们也不用担心人身安全的澄清剂。

  倒入食盐之后,由于澄清反应,玻璃液的温度再次升高,内里也产生了许多大气泡。

  整个粘稠的玻璃液像是火山口的岩浆一样。

  再一次叫来那三个膀大腰圆的粗壮伙计,丁原让他们仨在脱色澄清室搅拌了起来。

  果然,按这样的操作方法操作再次将锅取出之后,玻璃液中的气泡几乎完全消失。

  滚烫的玻璃液的黏稠度减低了,玻璃液变得十分均匀,流淌起来目光可见的顺畅滑润。

  最后就是让经过了如此多步工序的玻璃液流入模具,等待冷却成型。

  这一次,新鲜出炉的玻璃杯晶莹剔透,光彩照人,而且气泡极微极少,肉眼完全看不出来,即便是后世的著名玻璃品牌施华洛世奇的玻璃杯子比也不遑多让。

  把玩着这第一批新鲜出炉的玻璃杯子,丁原难掩心中欢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银子啊,都是银子啊。

  之后只要制作新的模具,就可以生产出更各式各样的玻璃器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