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打开销路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033 2019.05.06 23:52

  位于保定城郊的煤场。

  一阵冷空气袭来,谁都知道,这是冬天要来了。煤场里进进出出的都是前来采购过冬用煤的人们。

  在这个时代,煤炭并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东西,普通老百姓一般是硬扛着熬过冬天。

  煤场里的炭都是批量销售的,除了冶炼作坊一年四季都会大量用煤之外,需求量最大的是两种客户,一是青楼酒肆之类的娱乐场所,二则是富裕人家里的取暖生火所用。

  保定也不算大,因此许多来采购煤炭的人彼此都脸熟,他们一边打着招呼寒暄着,一边为着各自的目的订购相应数量的煤炭。

  只不过这一次,前来采购的人们在煤场发现了一件新鲜事儿。

  一个七尺长的麻布条迎风招展,上面用漆黑的浓墨写了六个楷体大字。

  “一炉炭,烧一天。”

  穿着白麻布孝衣的丁原端坐在旗子正下方,守在亲手垒的蜂窝煤炉前。一股黑烟从煤炉侧方专门保留的通气孔里缓缓升空,炉子上放着一个水壶。

  一个落魄的富家少爷在煤场烧开水?这是唱的哪一出?

  几个听说过丁家遭遇的人看到这副场景,忍不住摇头叹息:“丁哥儿真是够惨的,他爹才刚死了不到半年,小叔丁二宝就带人把他家都给搬空了,听说就剩下一个空宅院了,就这样,丁二宝也没发善心,继续咄咄逼人的上门要钱,打算占了那个宅子。丁哥儿这行事,不会是被他小叔给逼疯了吧?”

  “唉,我听人说丁二宝的那些文书契约都是伪造的,就是摆明了欺负丁振邦的婆娘不是本地人,没娘家人给撑腰。”

  “别说了,这世道,谁能顾得了谁?丁家的族长不给出头,咱们的知府老爷现在也是自顾不暇,懒得搭理这种民事纠纷……”

  “不说了,不说了,丁振邦还活着的时候,对街坊邻里都挺照顾的,谁能想到最后竟落下了这么个家破人亡的结果?”

  这些议论传到丁原的耳朵里,丁原置若罔闻,只一心一意盯着炉子上的水壶,仿佛是个出离尘世的得道高僧。

  “少爷,咱们非得在大家伙面前烧水么?”翠儿毕竟是个女孩儿家,脸皮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指指点点,有些害臊。

  丁原看了看脸蛋儿红的像苹果一样的翠儿,安慰道:“怕什么,咱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他们看去,爱怎么看怎么看。”

  围观的人群里面有一个叫赵丹的老头,他是做茶叶生意的,因为也经常去南方,所以跟丁振邦比较熟络。

  看到丁振邦的独子如此行事,他有些看不下去了,便好心上前劝说道:“丁哥儿,你父亲当年与我同行去江浙,多有照应,你家的事,我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你们要是缺银子过冬,我可以周济一些。天冷了,还是赶紧回家去吧,这样在这里是成何体统?平白让人看你家的笑话。”

  查阅了一下前世的记忆,丁原按照对应的辈分称呼道:“赵叔叔,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晚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实在想帮忙,不如替我宣传宣传,就算是不枉跟我父亲相识一场。”

  “宣传?”赵丹一怔,“宣传什么?”

  丁原指了指头顶上的七尺大旗:“前些日子,我父亲托梦于我,传授了我一个制作煤炉烧炭的新法子,这么一炉炭,不用再添,可以稳稳妥妥的烧一天。”

  一边解释着,丁原的手也没闲着,又给赵丹指了指面前的蜂窝煤炉。

  赵丹愣了片刻,他是做茶叶生意的,虽然规模一般,不过也算有些积蓄,作为一个南方人,他比较难适应北方的冬季。

  保定的冬天干燥寒冷,赵丹每年都得从煤场采购许多煤炭来取暖生火,保证自己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季。

  “一炉炭,烧一天……”赵丹盯着旗子上的字仔细念了一遍,难以置信的问道:“这是真的?”

  丁原认真的点了点头:“一炉炭,烧一天,而且如果订购我家的炭,超过一百斤,炉子我就免费送,上门给装。”

  大明朝做买卖的人不少,但是像丁原这样,买他的炭就送炉子的人还是为所未闻。

  围观群众看不到炉子里燃烧的蜂窝煤,都还以为是这炉子有什么奥妙,可以实现不加炭烧一天的壮举。因此,听到丁原直接说买他家的炭就白送炉子,顿时都在心里打起了算盘。

  赵丹在保定的宅子有十间屋,除了不怎么去的下人们的住处和厨房,其余的六间房子,一个冬天要烧煤三百多斤。

  现在各处都是兵荒马乱的,煤价又涨了不少,原本一斤普通的炭块要三十文钱,现在却叫价到了五十文,而且还不商量,不接受还价。

  就算是你买了煤,送到家里之后也经常发现缺斤短两,少个十斤是常有的事儿,还有的时候,煤场的人会在煤里面掺砂石,以次充好,滥竽充数。

  然而即便是这样,保定府的煤炭也是供不应求的。近年来战事不断,这里的火器作坊经常是一年不停的开工,对煤炭的需求量极大。普通富户你爱用不用,没人惯着你。

  这趟来煤场,赵丹其实是碰了一鼻子灰的,他的生意没赚到几个钱,结果煤价还涨了,正在煤场门口徘徊犹豫着要不要咬牙买高价煤呢。

  作为一个十分擅长精打细算的生意人,赵丹很清楚自己的钱都是花在哪儿了。

  赵丹家现在使用的普通炉子,要保持炉火旺盛一整天的话,起码要添煤三次以上,有的时候用的勤,可能得添五次煤。

  小算盘一打,赵丹心里立刻就有了结果。如果丁原所言不虚,这个炉子真的这么神奇,他家冬天用煤花费起码可以节省一半。

  “你家真的有煤?有多少?”赵丹问道。

  “有啊,赵叔叔您甭问有多少,反正管够。”丁原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需要三百斤煤,你开个价,多少钱一斤?”赵丹再问。

  “三十文钱一斤煤,一次性购买百斤以上,送煤炉一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