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最强工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给你个新任务

明朝最强工科生 智能码字机 2005 2019.06.07 00:01

  丁原盯着这个壮实的汉子深深弓腰伏在自己面前,沉吟不语。

  李志低着头,语气凝噎道:“不瞒东家,我并非辽东的普通农户,从祖上三代起,我家都是在辽东李家效力的。”

  辽东?李家?

  这几个字让丁原陷入沉思,心道,难道他说的是李成梁、李如松父子的李家?

  这父子俩在万历年间威震辽东,所向披靡,而且他们十分喜欢用自己的亲族和家丁组成军队作战。

  只听李志埋着头继续说道:“天启年间,浑河一战,我随父亲在沈阳城里做守军。结果,城内的蒙古饥民跟城外的建虏内外呼应,仗都没打就把沈阳给丢了。城破之后,我父亲也被鞑子所杀。那一年我十四岁,在沈阳城里我家那口子被两个鞑子兵纠缠上了,我拔了他们的刀,砍死两个贼兵,带着婆娘从沈阳城里逃了出来。我俩一路乞讨,一直到了保定府才终于落了脚。”

  听李志回忆着自己的经历,丁原仿佛可以看到那惊心动魄的场景。

  李志抽泣一声,接着说道:“不过,来了保定府也只是苟活于世。我从小生活在军营里,不懂耕种,这些年来也只能靠卖卖力气,打杂度日。家里的日子很是艰苦,今年冬天眼瞅着就要揭不开锅了,如果不是当日遇到东家招募,只怕……”

  丁原语气平静的接话道:“只怕要南下去汝州投靠闯贼了,是不是?”

  李志泪流满面,口齿含糊的说道:“东家明鉴,真是活不下去了……我也没辙,我那婆娘跟着我十几年,忍饥挨饿,一句怨言没有。可我一顿饱饭都没让她吃上过,我不是男人,没用!”

  看到这么一个汉子哭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丁原也有些动容,他微微点头:“若你真的去投奔了闯贼,也不是你的错。闯贼的事,我亦有所为耳闻,千万百姓投靠他们,罪却不在百姓!那些指责百姓为何不去作安安饿殍的官员?还有那些囤积粮食高价出售的地主豪绅,他们才是罪责深重之人!”

  听到丁原如此说着,李志只是哭泣不已。一件压在心头许久的秘密终于可以跟人诉说了,他只感到浑身畅快,这些年来的屈辱也都随着眼泪流去了。

  “我是真没想到,李大哥竟然乃是英烈之后。”丁原等李志又哭了片刻,情绪稳定了些,起身把他扶了起来,“一切都过去了,以后跟着我,日子总会好起来的。说不得,也许某一日,李大哥能报仇雪恨,回到辽东故土去。”

  李志拿袖子擦了擦泪痕,自嘲般的一笑:“英烈之后真是折煞小人了。就是个不想当奴隶的人,拿起刀枪跟鞑子拼过命而已。辽东……我是不指望了,跟好好着东家干活,让我家婆娘能吃饱穿暖,这就是我最大的念想了。”

  丁原知道他是不敢抱有希望,害怕失望太伤人,便岔开话题道:“浑河之战,你都能当兵了,李大哥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了,那一年我十四岁!”李志重新做回桌上,说道。

  “二十八了,那你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啊!我现在就给你个任务如何?”丁原微笑着说道。

  李志噌的一声起身,抱拳弓腰,正色道:“东家尽管吩咐,刀山火海,李志在所不辞!”

  “没那么危险,不用上刀山,也不用去火海。”丁原笑着把李志按回到座位上,继续道,“你都二十八了,该生养孩子了,这就是我说的更重要的事!”

  李志表情一滞,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样吧,我给你放两天假。两日之后,你再送下一趟蜂窝煤去京城!”丁原说道。

  原本豪爽痛快的汉子却突然之间扭捏了起来,支支吾吾道:“这个……这怎么能让东家……”

  “怎么刚才还说一定照办的,不算数了?”丁原打趣道。

  “算数,算数。只是……”

  “好了好了,今晚我就不留你了。”一边说着,丁原从怀中取出一两多碎银子塞到李志手里,“这是你的月钱,带回去,好好吃点喝点,多陪陪你媳妇!”

  李志家里。

  看着桌上摆着的白花花的银子,李氏有些出神,伸手仔细摸了摸碎银块,忍不住感慨道:“咱们可真是苦尽甘来了!”

  能让自己的婆娘感到幸福,李志也感觉浑身充满了干劲儿,笑着说道:“那可不,你在东家农场里做杂佣,一个月的月钱也有八钱银子呢。”

  “嗯,再有十天,我的月钱也下来了。再说其实我也没什么开销,一日三餐都在东家那里吃了。”李氏说道。

  “跟着东家,以后享福的日子还多着呢。”李志坐到坑边上,舒展着筋骨说道。

  李氏起身走向菜板,缓缓说道:“我去给你弄点酸菜,送货路上吃。”

  盯着媳妇的背影半晌,李志傻呵呵的笑了笑,猛地吹熄了屋里的蜡烛。

  “咋给吹了?”李家婆娘蓦地一惊,疑惑问道。

  “这蜡烛不便宜呢,挣了点钱,也别浪费,多攒点钱,争取明年盖个房子吧。”李志说道。

  “盖房子的事儿等钱攒够了再说。你先把蜡烛点上,我这正弄酸菜呢,不赶紧弄好,你送货路上就没得吃了……”李家婆娘小声嘟囔道。

  “不点了。”李志十分简洁的说。

  “为啥啊?”李氏迟疑的问道。

  沉默片刻,李志掩着笑意,小声说道:“媳妇,我觉得咱们也到时候了。”

  “到时候?到什么时候?”李氏越听越糊涂,不知道自家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到时候要个孩子了。”

  听到这话,李氏的脸蛋倏然红了,低声啐道:“你是跟东家喝酒喝多了吧……”

  生活困苦,吃了上顿儿没下顿的,因此他们两口子极少行事。李氏对那事儿还有些不好意思。

  骤然听李志提到要个孩子,李氏只感觉浑身躁得慌。

  默默听着媳妇逐渐浑浊的呼吸声,李志嘿嘿笑了起来。

  吃了一个月的饱饭,又加上每天挖煤做体力活儿,李志的身体状况十分康健。他手上用力,把娇羞的李氏拦腰抱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