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有将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杨汕的志向

大宋有将门 侠雨 2239 2019.06.19 22:19

  将这话跟丫头一提,丫头缓缓点头,没有拒绝,甚至眼睛里还露出期待的神色。

  旁边鲁智深更是拍着大腿连连称赞,对于杨汕的想法表示支持。

  乐得如此,鲁智深爽快的道:“既然如此,明天等去过天波府,咱们就去拜会林家。哈哈……洒家正好也不用带礼物上门,丫头认亲,岂不是对二弟最好的礼物?哈哈……洒家少不得再吃份酒席。”

  “哥哥还真是馋酒啊!”

  杨汕摇头,有看看丫头,三人不由都笑了起来。

  到了夜里,鲁智深十分粗鲁的将隔壁房间的两个僧人赶了出去。

  命他们翻出来干净的床单,鲁智深不由分说就安排杨汕和丫头在这边睡下。

  两个倒霉的僧人则苦巴巴的被鲁智深驱赶到柴房过夜,他们面对这个粗鲁大汉,完全不敢反抗。

  夜深,杨汕服侍丫头睡下,自己却睡不着,想一想合衣走了出来。

  一出门就看见,鲁智深手里握着酒葫芦,正一个人懒洋洋的依靠着柳树对月独酌。

  见到杨汕,鲁智深摆手示意:“贤弟怎么还没睡?你都奔波一天了,不早些休息明天哪有好精神。”

  “睡不着。”

  摇摇头,杨汕来到鲁智深旁边,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了,一时半会儿理不清头绪。这会儿只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哪里能安心睡觉?哥哥,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瞥一眼杨汕,鲁智深仰头灌一口酒:“这世间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对错?洒家当初怒而杀人,到底是对是错?当初相公对洒家十分看重,洒家却因为一件小事导致相公和官府闹僵,惹出好大乱子,这又该怪谁?逃亡路上,洒家听说西军兄弟因为洒家的事情被扣了好些粮草。但即使这样,洒家也依然不曾后悔这么做。之后在瓦罐寺碰到恶人做恶,洒家依然毫不犹豫宰了那厮。”

  说到最后,鲁智深坐起来,拍拍肚子道:“世间的事不要想那么多,你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杨汕点点头,想一想转而问道:“哥哥口里的相公,是小种经略相公种师道么?”

  “没错,正是小种相公。”

  鲁智深点头,也不遮掩:“洒家原本在老种相公账下做事,也曾一路升官到堂堂关西五路廉访使。后来小种相公镇守鄂州手下缺人,洒家就从老种相公账下调拨到鄂州,做了小种相公经略府的提辖官。”

  拍拍杨汕的肩膀,鲁智深咧嘴笑起来:“别看洒家如今这副模样,当初在西北,洒家也是个堂堂人物。”

  杨汕点头,对鲁智深的过往自然佩服不已。

  鲁智深仔细盯着杨汕,半晌忽然道:“贤弟,既然你家师傅命你在东京城里安顿,你可有什么想法?洒家这辈子算是就这样了,但是贤弟你还年轻,将来有许多的事情能做。告诉哥哥,你志向如何?”

  “志向么?”

  杨汕抬起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如果说志向,大概从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弄清楚所在年代和地点的第一时间起,杨汕就早以有些想法了吧?

  虽然不会通过年号换算公历时间,但是当今皇帝是赵佶那位,这一点肯定是没错的。

  有赵佶,有老种小种相公,有林冲鲁智深,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任何疑问。

  之前在燕云生活,也已经听闻了女真人的崛起。换言之辽国的国运也就那么几年了。与此同时,距离历史上有名的靖康之耻,想来时间也不再遥远。至少不等杨汕老死,它就必然会发生。

  这样的噩梦,如何躲避?

  如果说穿越到南方还好说,可是杨汕穿越的地点,却是绝对的北方。半年的时间没有让杨汕决定难逃,反而心中陡然涌起改变这一切的想法。身为一个汉人,无论如何都会去想,让汉道沉沦不再出现吧?

  以前听过一句话,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这样的事情,只要是汉人,就绝对痛心。

  因此穿越到这个时代,要说没有改变这一切的想法,那绝对是假的。

  但是具体要怎么做?或者说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是否要朝着这个缥缈的方向去努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好好的活着不好么?好不容易才得到第二次生命。

  反正是穿越来的第二条命,为着志向牺牲了也不亏!如果成了,岂不是能够延续汉人的命运?

  各种各样的想法,杨汕想过很多。

  说老实话,对于被师傅逼迫来东京城,杨汕其实一点也不在意。甚至说夸张一点,来到东京正合杨汕的意思。等到解决完丫头的事情,到时候再没有什么牵挂了,说不定真能涌起拼一把的勇气。

  想一想,杨汕对鲁智深露出一口白牙:“哥哥,你觉得……狼烟起,江山北望,这个志向如何?”

  “江山北望?”

  鲁智深愕然愣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汕。

  半晌忽然狠狠一拍大腿,鲁智深兴奋的叫起来:“好一个江山北望!好一个狼烟起!贤弟好志向!”

  “嘿嘿……说来惭愧,也不过只是志向而已。”

  嘿嘿一笑,杨汕说着也渐渐兴奋起来:“身为宋人,如何不想着收复燕云,还我汉人河山?再想多一点,击败西夏,让辽国称臣,让我大宋威名远播什么的,少年男儿大概都有这样的梦想吧?虽说外界都说什么大宋武备松弛武人懦弱,但是咱们不也干赢过吐蕃西夏么?辽人是很强,确实大宋史上从来不曾打赢过辽人。但是哪又如何?过去打不赢,难道将来也打不赢?”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汕已经接过了鲁智深的酒壶。

  仰头一口灌下去,杨汕借着酒意道:“白山黑水间的女真人已经崛起了,辽人也已经不复过去的实力。咱们宋人武力是弱,但辽人也半斤八两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准备得当,只要找准机会,揍翻辽人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到时候收回燕云十六州,稳固阵线,挥师北进,大宋崛起不是梦想!”

  鲁智深眼睛发亮,嘴里更是啧啧称奇。

  宋人里面有此志向的不少,但是像杨汕这样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并且说的好像真的一样的,还真没几个。

  虽然杨汕的这些话只能是听听就罢,但是对鲁智深而言,他更在意的是杨汕的态度。

  这小子,是个有志向的!

  眼珠一转,鲁智深笑着问道:“那么按照贤弟你说的,咱们只要找到机会,就能联合女真人干他辽人一票?”

  “不!我们要弄死女真人!”

  杨汕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忽然的改口更是让鲁智深目瞪口呆。

  “啥玩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