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95 2019.12.21 09:00

  “难道不是?”

  陈启看见李庆之的表情,不由得疑惑道。

  “是是是,啊呀陈兄,想不到你竟然能够想到这一层。”

  李庆之连忙打着哈哈,心想暂时不能告诉陈启真相了。

  “今天多谢你了,你也不必说你跟那王胜坤有仇,再有仇你也没必要把他得罪死了。

  这种情况之下还敢站出来帮我,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古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如今你我二人马棚结义如何?”

  李庆之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正说着就搂着陈启就要跪到地上发誓。

  陈启真的服气了李庆之这货的跳脱和神经大条。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结拜?

  不过陈启也没有推辞,实在是他看李庆之太顺眼了。

  皇亲贵戚竟毫无傲气,性格跳脱,思想更是没有阶级性,跟他相处的时候完全是以朋友心态。

  如今结义,多半也是想以结拜兄弟的身份庇护他。

  这在这个门阀林立,寒门如狗的时代,这种人真是太难能可贵了!

  虽然才认识一天,但经过痛扁王胜坤的事之后,两人的友谊俨然上升到一定层次了。

  男人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简单的扯了两把马草,对着马棚磕了三个头,互相说了生辰就算结拜了。

  说来巧合,李庆之竟然比陈启大了恰好一天。

  看着李庆之洋洋得意的模样,陈启暗自腹诽自己怎么不早生两天。

  “这几天先去我家暂住几天吧,到时候我再去求我父……亲。”

  陈启想了想也只有这样了,这次只顾着一时爽快,把王胜坤打成这样,可真是把王家得罪惨了。

  看着满不在乎的李庆之,陈启也不由得心生羡慕,果然投胎也是个技术活。

  两个人一直躲到天黑,这才趁着夜色溜了出来。

  李庆之带着陈启东躲西藏,闪身进了一栋大宅子。

  陈启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模样,也知道这小子干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进门之前,陈启瞥了一眼挂在头上的匾额。

  庆王府!

  果然,李庆之他爹是个能够在京城开府的王爷。

  也没多想,很快溜了进去。

  一路上仆从侍卫见是李庆之,纷纷跪地行大礼,看的陈启一愣一愣的。

  怪不得是王府,排场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李庆之时而回头看看陈启,见他脸上除了对仆从建筑之类的惊讶也没什么异色,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没看出什么来。

  吩咐人收拾出一间厢房,又拉着陈启天南海北的胡扯起来。

  “殿下,晚膳做好了,现在进膳的话,马上就命人端上来。”

  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进来低头说着。

  李庆之和陈启两人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听了进膳肚子不禁咕咕响了起来。

  “上吧上吧。”

  李庆之大大咧咧地说道,根本不像传说中规矩极多的皇家人。

  很快便有侍女端上来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吃食。

  饶是陈启这个后世的灵魂也被这奢侈惊呆了。

  最是腐败是皇家!

  哪怕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王爷,家里的排场也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

  李庆之倒是脸色平静,只顾胡乱往嘴里送,看来是饿坏了。

  陈启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张嘴塞满了吃食。

  两个人活像饿死鬼投胎,竟有风卷残云之势,很快就把刚才还看起来很多的饭菜吃了个干净。

  两人满足的摸了摸肚子,相视一笑。

  一片狼藉的桌子很快就有人收拾,李庆之则带着陈启来到了他的寝宫。

  “你不用跟庆王殿下说一声?”

  虽然是结拜了,但自己一个陌生人闯进王府,还是觉得有些不合规矩。

  “没事没事,我爹这几天不在王府,你放心住下就是了。”

  李庆之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模样,至于为什么他口称爹而不是父王,陈启更是完全没感到奇怪。

  就凭李庆之这跳脱性子,叫什么陈启也觉得正常。

  两人好似故友,说了整整一个晚上的话,最后李庆之着人收拾的厢房也没用上。

  两人躺在榻上,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陈启忽然惊醒,看着躺在旁边的李庆之,仔细回忆了昨天晚上的事。

  似乎是李庆之非要问自己热气球的原理,结果解释了一晚上,竟昏昏睡了过去。

  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他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怕是要怀疑他跟李庆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浑身打了个寒颤,陈启连忙爬了起来。

  结果发现自己衣服的下摆被李庆之压住。

  陈启的脸都黑了,这让人看见可真是成了“断袖之癖”了!

  陈启可不是汉哀帝,他正恶心的不行,使劲踹了一脚睡得跟死猪似的李庆之!

  “谁?!有刺客!”

  李庆之正睡得迷糊,忽然挨了一脚,结果口不择言,直喊有刺客!

  话音刚落,忽然哗啦啦闯进来十几个侍卫,皆是寒刀出鞘,如临大敌。

  结果好死不死看到这么一个场景。

  陈启脸色巨黑,李庆之死命拉着他的衣袍,一脸凄厉,活像是被抛弃的怨妇。

  陈启都能听到侍卫们的下巴脱臼的声音。

  这下完了,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启的脸都拉到了地上!

  李庆之此时也意识到自己闹了笑话,连忙放开陈启的衣服,讪讪地说道:

  “哈哈哈,这衣服的样式不错啊,改日让尚衣监照着做几件,哈……哈哈哈……”

  陈启倒是希望这些侍卫能相信,但是很显然,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依旧充满了鄙视。

  “你们先退下吧!”

  李庆之抬手挥散了侍卫,只是陈启的脸更黑了。

  陈启觉得这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庆王府,上到太监总管,下到婢女,看陈启的眼神都充满了鄙视。

  陈启简直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啊?

  从今以后和李庆之坚决保持十米以上距离。

  李庆之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但凡跟陈启接触,都尽量在众人面前。

  只是,人的第一印象太重要了,如今陈启俨然成了众人不耻的对象。

  陈启现在只希望快点从王府出去!

  这该死的李庆之!

  ……

  陈国皇宫,御书房,疲惫的陈皇揉了揉发涩的眼睛。

  “王胜啊,最近怎么没听到太子的信儿?”

  王胜就像是陈皇的影子,总是随叫随到。

  “回陛下,太子殿下已经三天没有回宫了。”

  “哦?难道是又闯了什么祸?”

  陈皇不由头痛,自己这儿子,一旦闯了祸,就躲在庆王府不回宫,等着自己去给他擦屁股!

  每次都要闹得满城风雨,弹劾的奏折多得像雪花似的。

  “这次这混账又干了什么!打了哪个大臣还是拆了谁家房子?”

  陈皇的语气里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回陛下,这次殿下打得是王家的二公子,王老相爷的孙子,现在王家还满城抓人呢。”

  王胜一五一十的汇报,苍老的声音似乎没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王胜的手里掌管着密谍司,只对陛下一人负责的情报机构!

  陈皇又是一阵头痛,这孽子,又把王家得罪了。

  如今朝堂上左右相各领一派,隐隐有了分庭抗礼之势。

  他这个皇帝虽然依旧是一言九鼎,但毕竟多了掣肘。

  如今的陈国,正是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啊!

  庆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父皇也好放心把这江山交给你!

  就在陈皇准备下旨安抚王家的时候,王胜又给他爆了个大料!

  “什么!孽子安敢如此!”

  陈皇额头上青筋暴起,显然是勃然大怒,一掌之下直接在黄花梨的龙案上拍出了深深地掌印!

  陈皇此时的心情简直是怒不可遏,好好的让他娶个太子妃不娶,竟然看上了男人!

  竟然还带到庆王府去!

  陈国上层贵族其实也不乏断袖之人,只是陈皇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太子如此!

  “马上!朕要去庆王府!”

  王胜也觉得太子有些过了,立马吩咐下去,陛下要亲自去庆府!

  “父皇,又什么事这么生气?快先尝尝永宁给您熬的莲子粥,不要气坏了身子。”

  一个软糯娇柔的声音在陈皇面前响了起来。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李庆之的龙凤胎妹妹,永宁公主。

  陈皇见了永宁过来,脸上也不由得柔和起来。

  永宁从小性格温良恭淑,一点也不像她那个胡作非为的太子哥哥。

  陈皇常常感叹,可惜永宁不是男儿身,不然太子的位置哪来的李庆之的事。

  “永宁怎么有空来开看父皇啊,你母后不是要带你在后宫学纺织吗?”

  陈国皇后姓张,本是穷苦人家出身,通过选秀女入宫,被当时还是庆王的陈皇看中,纳为王妃。

  从此夫唱妇随,为陈皇生下了一儿一女,如今因为国库紧张,带着宫女在后宫织布,当的是母仪天下,温良恭淑的典范。

  永宁的性格也多是因为张皇后。

  “永宁想父皇了,所以就特地熬了粥……”

  “朕看你是想出宫去吧。”

  陈皇也不责怪,宠溺地捏了捏永宁的小脸蛋。

  永宁被拆穿了也不再隐瞒,晃着陈皇的胳膊撒娇道。

  “父皇,永宁好久都没有回庆王府了……”

  陈皇被晃的头都晕了,无奈的答应下来。

  “这次你跟着也可以,不过……”

  “多谢父皇!永宁知道!换男装,到了庆王府只待在内院不出来,永宁都背下来了。”

  永宁见陈皇答应下来,连忙回答,显然怕了他的碎碎念,一溜烟跑去换衣服去了。

  陈皇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心里不由暗笑。

  这鬼机灵丫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