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鹰犬卫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33 2020.01.02 17:08

  接下来几天柳大业没有再来,这倒是让陈启有些意外。

  按理来说,知道了自己是玉娘的丈夫,柳家姑爷,说什么也要来一探究竟。

  陈启也没有太过在意,该来的总会来。

  就算是柳家来人,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能力去帮助柳家。

  不过陈启现在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还是让杨彦峰四人打听一下柳家的近况。

  毕竟是陈国的四大将门,消息渠道还是十分灵通的。

  “大哥!”

  杨彦峰毛毛躁躁的声音传来,还不等陈启回答,人就跑了进来。

  “大哥,我打听到了!”

  杨彦峰一脸兴奋,这可是他跟着陈启之后第一次立功,像个急不可耐地想要被表扬的孩子。

  “柳家如今已经是大不如从前了,整个兴和伯府全靠柳老伯爷的食邑撑着,旁支偏房早就跑了个干净,整个兴和伯府就还剩三五老仆伺候着。”

  陈启显然没想到柳家已经窘迫到如此境地,难道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勋贵的食邑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在陈国,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大家子的温饱罢了。

  想要维持伯爵府的正常运转,那是远远不够的。

  “难道柳家的产业全都没了?”

  陈启不可思议地问道,一个十年前还风光无限的兴和伯府,再怎么家道中落,也不会到这种程度吧?

  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事他不知道?

  “大哥,我还打听到了一件事,是关于柳大业那小子的。”

  杨彦峰想起柳家消息里关于柳大业的一条。

  “快说!”

  陈启感觉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柳大业被禁军十三营选了进去,现在成了禁军,无故不得外出。”

  “这不是好事吗?禁军可是勋贵的根基,只有进去禁军,才有资格承袭爵位!”

  陈启这些日子已经对陈国的将门制度,勋贵制度有所了解。

  陈国京城有十三营禁卫,这是当年陈国立国之初跟着太祖皇帝打江山的十三营骑兵。

  几乎如今所有的勋贵世家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别看现如今勋贵多是文官,这只不过是国家需要,其实世家贵族都是根红苗正的将门出身!

  这也是为什么文道昌隆的同时,武道不衰的原因。

  就拿陈国皇室之下第一族的王家来说。

  当年太祖皇帝建立陈国之时,王家家主正是陈国大将军,总领全国军马!

  只不过后来战争渐渐平息,将门也渐渐成了世家,在朝堂中逐渐以文官自居。

  但是进入十三营历练的传统却没有丢,甚至还颁布了律法。

  勋贵后代,不经过十三营历练,不得承袭爵位!

  现在柳大业进入十三营,承袭爵位是迟早的事了,虽然对如今的境况没什么改善。

  但毕竟爵位没有丢,没丢就还有机会。

  王朝兴衰,世家百代,爵位在,办法总是有的!

  杨彦峰听陈启这么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大哥,这个禁卫十三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虽然十三营都是禁卫,但其中也要分三六九等。

  进前三营的是侯爵及以上家族的子弟,分别是神武卫,神策卫和神威卫。

  进中三营的是子爵及以上家族的子弟,分别是龙骑卫,虎骑卫和豹骑卫。

  进后三营的是县男等小家族的子弟,分别是长弓卫,长枪卫,长刀卫。

  其他三营则是分属东宫,皇宫,陵寝,也大都是镀金之地。

  这些世家公子一进营,就可以成为低级军官,或伍长或什长甚至是百夫长。

  等在营里混足了资历,就可以回家承袭爵位。”

  “等等!这才十二营,还有一营呢?”

  陈启见杨彦峰还没有说十三营,心中咯噔一下,怕是问题就出在这第十三营上了!

  杨彦峰没有直接回答陈启的问题,而是接着说了下去。

  “按理来说,柳家是兴和伯,柳大业应该去中三营,但是却被强行送到了第十三营。

  鹰犬卫!”

  鹰犬爪牙,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以此来命名一个禁卫,陈启已经能想象它是多么不受待见。

  “鹰犬卫是十三营里唯一的寒门禁卫,为了防止民间不满,太祖皇帝下旨在原有的十二卫基础上增加一卫,并称为十三营。

  寒门子弟可以通过测试加入鹰犬卫,但必须从普通兵卒做起,积累军功。

  起初十三营共进退,鹰犬卫也曾出过几个身份显贵之人。

  但是随着天下逐渐安定,没有了攫取战功的途径,鹰犬卫渐渐与其他十二营卫割裂开来。

  到现在,鹰犬卫已经成了无法无天之地,不操练,不点卯,没有校尉统领,连银饷也没有。

  仅有的少数兵卒也都是街头的青皮无赖,披着一身官军的衣服为非作歹。

  去岁大朝会,陛下就有意裁撤鹰犬卫,却被大臣们阻止。

  理由是有违祖制。

  柳大业进鹰犬卫,恐怕是有人要对柳家出手了。

  在鹰犬卫,虽然没有战争,但伤亡是难免的,一旦柳大业在鹰犬卫殉职,柳家的兴和伯爵位也就断了。

  还有………”

  说到此处杨彦峰一阵抓耳挠腮,似乎有什么想不起来。

  “还有什么?”

  陈启忍不住追问,这些禁卫与世家之间的营营苟苟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其中对寒门的歧视让陈启再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寒门难出贵子!

  “我……忘了。”

  杨彦峰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别看他刚才说得头头是道,那都是复述,他以前根本就没了解过。

  “忘了?!”

  陈启看着这不靠谱的杨彦峰,忍不住扶额。

  “我爹说得太多了,我就记得这些……”

  杨彦峰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好吧,还以为你是开了窍,没想到……

  既然想不起来陈启也不再强求,知道的这些信息已经涵盖了大部分内容,即使有些不知道,但也无伤大雅。

  现在的问题是凭着陈启如今的身份,完全帮不上忙。

  但让陈启眼睁睁看着柳大业出现意外,他却做不到。

  他虽然对柳家没什么情感,但奈何玉娘就是柳家人,虽然多年未见但毕竟血浓于水。

  而他作为玉娘的丈夫,又怎么能让玉娘伤心呢?

  哪怕玉娘什么也不说,陈启也不会撒手不管。

  只是如今该怎么办才好呢?

  四大将门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他们作为外将,最忌讳的就是插手禁军之事。

  至于李庆之,更指望不上了,从那天到现在陈启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

  陈启正愁眉苦脸的想着如何是好,杨彦峰却一脸贱兮兮地凑了上来。

  “大哥,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陈启见他一脸扭捏,就知道准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毕竟刚刚帮了自己的忙,陈启只好勉为其难地听上一听。

  “说吧,什么事?”

  “我小姑姑嫁人了,大哥是知道的吧?”

  刘二婶?

  这陈启哪能不知道,只是莫名其妙的杨彦峰忽然提这事干什么?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刘二叔与自己熟识的事?

  陈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点了点头,示意杨彦峰继续说下去。

  “我那个小姑父吧,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但是毕竟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陈启听他这么说,更加纳闷了,怎么又扯到感情好,有孩子身上了?

  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杨彦峰,这孩子莫不是傻了?

  杨彦峰没有察觉陈启的奇怪眼神,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吧,也不好棒打鸳鸯不是?”

  杨彦峰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咬了咬牙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大哥!

  我还有个小姨待字闺中!”

  杨彦峰都这么说了,陈启哪里还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陈启脸上一阵青白!

  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几天这四个中二少年总是远远的看着自己窃窃私语。

  偶尔还传来几声“小姑收割者”什么的。

  陈启也没在意,以为是他们青春期荷尔蒙发作。

  没想到他们说的是自己!

  小姑收割者?

  陈启差一点被他气死!

  想他堂堂解元公,虽然不是貌赛潘安,但也风流倜傥年少多金。

  哪里会馋别人小姑?!

  这要是传出去,还指不定成了什么模样。

  “滚!”

  一脚踹在杨彦峰屁股上,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才多久,就敢编排起大哥来了!

  杨彦峰挨了一脚,也没恼,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暗道自己怎么这么笨!

  小姑跟小姨能一样吗?

  小姑收割者只收小姑,果然名不虚传……

  赶走了杨彦峰,陈启又陷入了沉思。

  柳大业的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办,难不成真的眼睁睁看着他去鹰犬卫送死?

  还是他的势力太弱,权力太小。

  在这个世界,还是靠权力说话!

  两全其美的办法是没有了,眼下只有一条路,但很有可能影响陈启的仕途。

  参军!

  鹰犬卫,天下人皆可入!

  陈启自然也在其中,以他如今的功名,进入鹰犬卫,应该可以谋求个一官半职,暗中保护柳大业应该还是可行的。

  只不过国朝几百年,怕是还没有解元参军吧!

  一边是自己的仕途,一边是玉娘的家人。

  陈启第一次感觉抉择的痛苦。

  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没有办法,那也只好如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