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红袖阁,何如意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58 2019.12.19 09:02

  陈启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叫做李庆之的人了。

  说话亲切平和不说,偶尔蹦出来几句话,观念竟然和他这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呼应起来。

  李庆之也觉得眼前这个有着出尘的少年跟他非常投缘。

  隐隐的,两个刚刚见面的人竟有了多年老友一般感觉。

  “庆之今日来这红袖阁,也是为了那什么何姑娘?”

  陈启见李庆之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神还总是瞟向后边的屏风,不由笑道。

  李庆之也毫不掩饰,哈哈一笑,朝着陈启眨眨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陈启也不由觉得好笑,这李庆之这么个洒脱人物,竟也痴迷何姑娘。

  何姑娘他是知道的,虽然没见过模样。

  但是上次出阳县红袖阁就是因为何姑娘,结果整个青州的士子蜂拥而至,为了连她一面就差打起来了。

  可惜缘悭一面,陈启一首词搞得诗会不欢而散,也不知道那何姑娘记不记仇……

  “何姑娘,何姑娘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众人的目光就都被那从清风后缓缓出来的倩影吸引过去。

  陈启也顺着众人目光看了过去,也不由在心里暗赞一声绝代佳人。

  这是个尤物,不仅仅是美,更多的是媚!

  琼鼻俏目,肤若凝脂,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少女。

  嘴角一颗俏皮的美人痣更添了几分妩媚。

  身形更是完美,不矫揉造作却自有一般风流,柳腰盈盈不足一握。

  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裸露的艳俗气,却让人见了直称妖媚。

  如果说玉娘和高倩倩是莲是茉莉是芙蓉是淡雅的极致。

  那么这位何姑娘就是玫瑰是牡丹是妖治的巅峰!

  陈启见惯了美女,自然有远高于常人的免疫力,很快就回过神来。

  回头看了看李庆之,已经跟众人一样一脸痴迷相了。

  陈启又撇了两眼杨彦峰这四个中二愤青,更是不堪,一脸猪哥相,更丢脸的是许此生嘴角还有一道可耻的弧线滑落……

  “咳咳!”

  陈启大声咳了两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又恶狠狠地瞪了陈启一眼。

  陈启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里有些鄙夷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讪讪地转过头去。

  李庆之此时也回过神来,不由有些尴尬,自己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却单单喜欢这何姑娘,让陈启看了笑话。

  “各位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那何姑娘微微一福,嘴里的话像是温润的玉珠,撩拨得人心里痒痒。

  “何姑娘!这次的题目是什么?还请出题!在下不才,也愿意一试!”

  一个扮相不俗的年轻人率先出头,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更有几个离得近的看客早就等不及了,忍不住起哄。

  “公子莫急,让奴家慢慢写来。”

  有人起哄,那何姑娘也不恼,反而轻轻一笑,让人拿来纸笔。

  纤纤素手,簪花小楷,玉人执笔。

  又引来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杨彦峰这小子更是夸张,还吹了声流氓哨,也不知道他这豪门的脸面何在。

  缓缓写罢,一个丫鬟拿着何姑娘出的题目各个桌子展示。

  陈启一见他们这架势顿时就没了兴致。

  又是诗会!

  难道就不能干点有意思的?

  整天诗会诗会,陈启觉得这些人也太无趣了。

  虽然兴致缺缺,但出于礼貌陈启还是看了一眼。

  竟然是这种簪花小楷!陈启见过!

  当日出阳红袖阁,就是这种簪花小楷,抄写了一份他的“雪梅”。

  原来当日是这何姑娘亲自执笔。

  “清平调,另请公子自填一首词。”

  陈启心间一笑,这何姑娘还懂得让人自填。这就是照顾面子了,出题吟不出来?没关系,自己背一首也行。

  看过题的众人都眉头紧锁,思量起来,只是那丫鬟路过杨彦峰几人那桌遇到了麻烦。

  “非得作诗不可?我们几个耍几套刀枪,岂不比这些酸里酸气的东西爽快多了!”

  “就是,我大……二哥的杨家枪耍的那是虎虎生风,一般人还不给看呢!”

  四个傻愣愣地中二少年还兀自自吹自擂。

  却不想引得满堂大笑,就连那何姑娘也满脸羞怒。

  “哪来的土包子,快快赶出去,别坏了我等兴致!”

  “少年郎,出门右拐直走,去群仙楼耍你的大枪去吧!”

  “哈哈哈哈………”

  哄堂大笑,杨彦峰四人也察觉到自己又干了蠢事,再也待不下去了,灰溜溜的逃也似的出了红袖阁。

  陈启远远听到这言论,嘴角不由得抽抽,连忙低下头,怕被人认出来是跟他们一起来的。

  太丢人了,这次回去一定要加强素质教育!团队形象全都被这几个愣头青毁了………

  众人赶走了四个愣头青,又冥思苦想起来。

  李庆之也皱着眉头,显然也在为了那诗头疼。

  他从小就不喜欢这些诗啊词的,如今偏偏何姑娘就喜欢诗词。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陈启看他这仇大苦深的模样,也忍不住摇头。

  至于吗?

  何姑娘已经回了闺阁,留下一众绞尽脑汁东拼西凑的才子。

  终于,三五盏茶的功夫,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写好了,招呼小厮丫鬟给何姑娘递了进去。

  李庆之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的老师那可都是天下有名的大儒,自己怎么就不多学点东西呢!

  却也无奈,颓然坐下,也不再想了。

  “李兄不喜欢诗词,何必难为自己?”

  陈启也看出来他的无奈,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帮帮他,又想想好像也没什么理由。

  要是被李庆之认为自己羞辱他,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本……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东西,谁知道这何姑娘爱这个调调!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李庆之一脸颓然,又很快恢复过来,跟陈启聊了起来。

  性格跳脱不羁,这也是陈启跟他谈得来的原因。

  “你说人可以飞上天?这根本不可能!”

  两人越聊越偏,最后说到人能不能飞的问题上了。

  “这两人怕是傻了,做不出诗,开始哗众取宠了!”

  陈启旁边一桌的人听到他们讨论的内容,出口讥讽。

  陈启没觉得有什么,贱人嘛,哪里没有?

  没想到李庆之却忍不了,当即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敢说本宫……子哗众取宠!”

  陈启也没想到平和的李庆之还有这么暴躁的一面。

  “我说你不学无术!草包一个还在这里哗众取宠!”

  那人也来了脾气,拍桌而起,瞪着脸涨得通红的李庆之,一时间两人竟针锋相对起来。

  “你……你!”

  李庆之显然没遇到过敢跟他顶嘴的人,气的嘴唇直哆嗦。

  扬起拳头想要给那张可恶的脸上添点儿胭脂!

  “慢!别动手!”

  陈启拦下了李庆之,虽然打了也就打了,但这样反而成了他们理亏了。

  李庆之虽然依旧气愤,却也很快冷静下来,这一拳如果打下去,怕是何姑娘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呦呵,草包还想打人?真是有辱斯文的败类,跟那四个愣头青一样,去群仙楼找女人去吧!这红袖阁你们怕是来错了!”

  “就是,现在什么人也敢自称才子了,也不想想何姑娘是什么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旁边桌上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不亦乐乎。

  李庆之脸上一僵,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陈启朝着他微微摇头。

  虽然脸上还是一阵红一阵白的,但李庆之莫名的觉得安心下来。

  回到桌前,陈启什么也没说,提起笔就写来,没多久,一首清平调跃然纸上。

  李庆之震惊地看着表情从容淡定的陈启,原来这才是大佬啊!

  陈启见他表情,心里暗暗发笑。

  我不生产诗,我只是诗人的搬运工!

  诗仙出品,必属精品!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红袖阁中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李庆之刚想来几句彩虹屁,结果却看见陈启又铺开一张纸,手中的笔一刻未停。

  他这次是真的被陈启惊艳到了,连他这个诗词白痴都觉出来这词的精彩。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如意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陈启笔走龙蛇,一手行草写得神采飞扬,最后署名。

  李庆之!

  等等!李庆之?

  李庆之自己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刚想张口询问,结果被陈启打断。

  只见陈启戏精上身,假装从李庆之手里抢过诗来。

  “哎呀呀,李兄大才啊!竟写出这等诗词!当真对如意姑娘情深似海啊!”

  见陈启对着自己眨眼,李庆之也反应过来,瞬间三叔公上身。

  “咳咳……哪里哪里,陈兄谬赞了,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

  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朝着陈启投来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这小子,仗义!

  旁边桌的几人,看见俩“草包”又在出什么幺蛾子,忍不住讥讽。

  “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破落东西,臭味相投互相吹捧。”

  “谁说不是呢,烂诗篓子凑一对!”

  “之前一个时辰作不出诗来,如今倒学起曹子建来,莫不是七步作诗?”

  “哈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