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红袖诗会(2)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65 2019.11.29 00:17

  陈启看着他那个惹人厌烦的模样,不禁挑了挑眉头。心里不由得犯嘀咕,这朱大长怎么也上得来二楼,难道也是个才子?

  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怎么?死胖子又皮痒了?”陈启也没跟他客气,这死胖子过来一准没安好心思。

  朱大长听到“死胖子”,脸上就要发作,又强忍下来。

  忽然高声说道:“陈公子是看不起青州才子还是瞧不上红袖阁的何姑娘?怎么诗会过半,也不见写出什么诗词来?”

  扯着破锣嗓子的朱大长很成功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虽然众人也都有些讨厌这扯着破锣嗓子的死胖子,但是显然更讨厌陈启这种异类,这让他们感觉自己自己像是被人看的猴。

  你小子什么意思,我们都在争相赠诗,就你高古,就你高雅?装什么装?

  “这位兄台莫不是觉得我等诗词入不了眼,不屑一观?不知是哪县才子?在下对青州有名的才子也算所识颇多,今日却有些眼拙了。”

  “有本事诗词上见分晓,在这里假清高算什么本事?你以为你是高公子?”

  当即有几人面色不善的看过来,他们刚刚作的诗词被退了回来,正羞得脸红,看着陈启远远的坐在后边像是看自己的热闹,顿时心生不快。

  陈启心中也郁闷起来,自己就想安安静静等诗会结束,要不是怕直接离开看起来太扎眼,早就懒得听这些人唱词,怎么这么多幺蛾子事?

  他索性直接不理会,转过身吹起茶叶沫来。

  这下却是捅了马蜂窝,陈启这动作在他们眼里已经不是自命清高了,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不过一个连秀才功名都没有的白身,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还以为自己是三年前的出阳县案首么?”

  一个出阳县的才子认出了陈启,不屑得讥讽道。

  “这人我认识,是我出阳县的一介白衣,三年前不知怎么得了个府试案首,此后两年院试接连落榜,徒惹人笑。”

  “孙立!你也不过去年刚刚考取秀才功名,年长陈兄三岁,有什么可得意的!”

  沈长傲刚刚才注意这边的情况,听到那孙立的叫嚣,忍不住替陈启不平,那孙立见是沈长傲,也没敢回嘴,但眼神里分明是不屑。

  出阳县也有几个书生对孙立颇为不齿,趁火打劫,小人行径!

  虽然有几人不屑这种逼迫的下作手段,但奈何陈启带着些嚣张气息的动作已经惹恼了众人,此时也没有人愿意冒着犯众怒的危险为他出头。

  “嘁,我还当哪里来的不世才子,原来不过一介白身,这红袖阁的诗会,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不堪?”

  “就是,红袖阁也得给个说法,请帖发遍青州,怎么邀了这么些个跳梁小丑?不是肥猪一样的匹夫,就是胸无点墨的白身,徒掉我等身价。”

  倒是有人把朱大长也骂了进去,这死胖子长的就不讨人喜欢。陈启也看出来了,朱大长应该是借了他爹本地县令的光,得了一张请帖。只是不知道他这么丢他爹的脸,回去会不会被打个半死。

  那红袖阁二楼的管事脸色也难看起来,虽然这本没红袖阁什么事,但毕竟传出去不好听。

  他也知道刚才陈启在一楼便作诗一首,拔得头筹,并不是无才之人,只是如今关头,再拿来之前那首诗,怕被人误解成红袖阁出面假赠,一时也进退两难起来,心中对朱大长也怨恨起来。

  赶忙走到陈启跟前,面带惭愧得说道:

  “陈公子,实在抱歉,公子大才刚才在一楼便有耳闻。只是如今这情况,若是公子不再作词一首,怕是难以轻了。这样,今日请公子再作词一首,红袖阁愿出五百两银子,作为公子的润笔。”

  回头招了招手,一个小厮捧着一盘银锭跟了过来。

  “这是六百两,连同之前的一百两,还请公子作词一首,红袖阁欠公子一个人情。”

  管事也颇为无奈,他红袖阁已经在几个州开办诗会,银子名声都打出去了,若是今日穿出青州诗会邀的都是胸无点墨之人,招牌可就砸了,他这个管事也等着喝西北风吧。

  有银子?那好说,好说。

  陈启不关心什么红袖阁的人情,只关心他现在急缺的……银子。

  无钱万事难,没银子他一身本事也没处使。

  诗词这东西嘛,自然是抬手就来……抄……

  “拿纸笔来。”既然钱到位,诗自然也到位。

  很快就有人拿来文房四宝,陈启心念一动,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便自笔下缓缓浮现。

  陈启把那张宣纸随意扔给管事,从小厮手里接过银子,头也不回就要离开。

  “陈兄……”

  见陈启要走,刘伯安出声道,心里有些有些愧疚,都怪刚才自己眼中只有那何姑娘,忽略了陈启,如此短的时间,想必陈兄也难有佳作,再留下更加丢人,不如让他离开更好。

  “此间事了,还有一月便要院试,还要早作准备,来日再会。”

  陈启并不觉得有什么,这诗会除了赚银子,什么有用的也没有,还不如趁时间还早出去转转。

  陈启在一楼取了书,花了十文让人搬到城门口去,自己在街上溜达起来。

  红袖阁一众才子还没反应过来,这就写完了?想也不想?拿了银子就走?

  终于之前讥讽陈启的孙立反应过来,朝着正在看着宣纸发呆的管事喊道:

  “齐管事,你怎么让这小贼拿了银子跑掉了。难不成他真极短时间凑了首诗出来不成。”

  众人也都不信,嚷嚷着让齐管事把陈启写的词贴出来。齐管事抬头怜悯地看了看这些所谓的才子。心想,陈启这个名字怕是从今日起就要响彻陈国了。

  这些庸人就是庸人,真正的才子从不会招摇过市。

  随手把宣纸交给身边的小厮,同样离开了二楼,似乎跟这些小人在一起,丢了身份。

  那小厮拿起陈启刚刚的词作,缓缓吟道: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鸦雀无声,整个二楼又一次沉默了,就像刚刚陈启离开的时候一样,只不过这次,更多了些羞愧的味道。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可不正是回应了刚才讥讽陈启白身之人!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是不屑于此区区浮名!

  打脸,打的啪啪响!

  什么胸无点墨?什么一介白身?这才是真才子,真性情!

  诗会到此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有了陈启这首词,再写什么词也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有些人把自己刚填好的词直接撕了,愤然离场。

  倒是那一直淡然出尘的高公子,脸上终于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但很快又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场中再也没有人讨论什么诗词,连见那如花似玉的何姑娘之事也变得索然无味。

  一场诗会,虎头蛇尾,就此不欢而散,可怜那何姑娘,走遍陈国还从来没受过如此冷落。

  ……

  陈启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带来了怎么样的震撼,手里提着沉甸甸的银两,喜滋滋的在城里转了一天。

  本来想着自己现在身怀巨款准备在城里买套院子,结果一打听,一套像样的小庭院至少也要一千两,羞得陈启扭头就走。

  看来不管哪个时代,房价都是伤不起啊……

  想着玉娘整天别了支粗糙的桃木簪子,陈启花了十几两给她买了几件还不错的簪子耳坠之类的首饰,女人应该都喜欢这些吧?

  胭脂之类的陈启一点儿没买,开什么玩笑?仓库里多到用不完的护肤品化妆品给自己老婆用它不香吗?要什么胭脂?

  陈启又买了些城里特色的小吃,便已临近日暮,提着大包小包慢腾腾地向城门走去。

  那里,还是那个熟悉的目光,殷切的期盼着,像是深闺怨妇见到了久别的丈夫……让陈启一阵毛骨悚然。

  话唠刘二叔的嘴快要咧到了耳根,终于……来了……

  “启哥儿……”

  陈启满脸黑线,在想以后再来县城要不要选择步行走路……

  又是一路敷衍……

  因为陈启有一堆东西要拿,还有一箱书,刘二叔“热心,亲切,不辞辛劳地”多走了近半里路,把他直接送到了家门口。

  陈启严重怀疑他就是想多听自己说几个“嗯”字……

  刘二叔走的时候,在他极度推脱下陈启坚持给了他五两银子,毕竟以后出去还是要拜托刘二叔,现在有了些银子,陈启也不是吝啬的人。

  玉娘早就做好了饭菜站在门口等着陈启回来,看着他肩上挂着手上提着怀里抱着,连忙上来帮忙。心里不知道想的什么,脸上闪过迷人的红霞。

  看着眼前乖巧的小媳妇,闻着屋里飘来的饭香,那明灭不定的烛火,变得分外温馨。

  “玉娘……”

  “相公……”

  在这万家灯火的时刻,陈启的心觉得格外安宁。

  这就是家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