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此去经年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409 2019.12.17 09:05

  半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刚才那个学官的事陈启也没放在心上。

  心里盘算着晚上回去要不要吃火锅,中午这点心吃的没滋没味的。

  “陈兄!想不到你这么早就到了。”

  刘伯安沈长傲两人边打招呼边走了进来。这两人还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不知道什么时辰开始,就早来了些时候。”

  陈启也起身跟他们拱了拱手,终于来人了。

  后边陆陆续续有新晋举人被领了进来,新晋举人三五成群,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兴奋。

  出阳县的几个新晋举人也纷纷来拜见陈启,这可是解元,不出意外明年就要进士及第了,还是要早早打好关系。

  高源也来了,一身月白长衫,丰神俊朗,腰间一柄佩剑,让他在人群中格外扎眼。

  他跟几个人打了招呼,唯独对陈启爱搭不理,惹得陈启一阵嘴角抽抽。

  堂里已经站不下了,一众举人站到院子里,等着宗师来训话。

  “听说这次宗师是个年轻翰林,我青州文道不兴,朝廷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沈长傲在一边有些忿忿不平地说道,他是青州士子,自然对青州举人在外低人一等愤愤不平。

  陈启倒没觉得有什么,反正最后是要考取进士的,到时候可没有什么地域之分了。

  只是他也有些失望,他是解元,如果主考官地位高,以后他的仕途也是有些好处的。

  “宗师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本来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

  陈启抬头一看,结果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刚刚那个学官,竟然是宗师!陈启觉得自己人生无望了。

  所以自己的恩府是这个愤青?!

  费子阳死死盯着陈启,嘴角冷笑。

  小子,没想到吧?看我呆会当众复卷,革了你的功名。

  拜宗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费子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提出复卷了。

  拜宗师其实还有一个用处,就是朝廷为了防止有投机取巧,给了主考官当面复卷的权力。

  当然,几乎没有人会用,毕竟文章这东西不好说好坏,如果不是粗鄙不堪,一般还是能通过复卷的。

  不过费子阳已经认定陈启是有蹊跷的,他去几次陈启都在睡觉,怎么可能有时间写出合格的文章。

  怕是当世大儒才有这水平,但是陈启才多大?能达到大儒水平?

  “来人,去把他的考卷给我拿来,刚才问答之时,他明显有些答不上来!我要重新查看他的卷子!”

  费子阳指着陈启,对旁边的青州学官说道。

  陈启脸色一黑,这就是赤裸裸的报复了,自己刚才就没说话好吧。

  在费子阳身边的正是那秦学官,他是认识陈启的,听了脸上有些犹豫。

  众举人也是一阵愕然,解元是草包?

  难道这主考官脑袋秀逗了?解元不是他点的吗?

  “大……大人……”

  这诡异的场面,旁边一个小学官实在看不下去了。

  费子阳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有点不对劲,这些人怎么跟看傻子似的看自己。

  “怎么了?”他低声问道,难道是有什么隐情?心里有几分不好的预感。

  “大人,他的考卷昨日就解送京城了……”

  费子阳的脸腾的红了,这次丢人丢大了,解元啊,自己点的……

  这就是陈启?怪不得,怪不得……

  费子阳觉得自己这次丢人丢大了,心中那些不学无术草包之类的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陈启的文章他可是非常欣赏,自己都写不到如此老辣流畅,那诗更是有山高凌云之气。

  费子阳也顾不上说什么了,灰溜溜得带着一众学官走了……

  留下一众新晋举人一脸懵,这就走了?

  不是复卷吗?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一个个举人三五成群地离开了。

  陈启也觉得又好笑又好气,这主考官未免也太不靠谱了,不但是个愤青,还是个愣头青。

  跟着众人出了门,门外高倩倩竟然等在那,一双好看的眼睛直往门里看。

  看到陈启露面,她忍不住弯起了眼睛,边往这边跑边喊:

  “陈启!我在这里!”

  陈启感觉后颈一阵发寒,倩倩啊,你哥还在呢……

  高源脸上阴沉的都能拧出水来,自从陈启出现,妹妹的眼里就再也没有了他。

  “啊,哥,你也在啊……”

  跑过来才发现高源的高倩倩也有些尴尬,自己怎么又忘了,我是跟大哥来的呀……

  陈启看着这场面,心里也有些戚戚,亏的自己对高倩倩没什么非分之想。

  不然,恐怕自己成亲的大喜之日就是来年的忌日……

  陈启脚下抹了肥皂要开溜,结果被人拦住。

  正是那个秦姓青州学官,刚才就站在费子阳旁边。

  “陈解元!慢走,慢走。”

  陈启当然不敢托大,不要说他已经是举人,就是进士也不能无视学官。

  要知道,学官也都是科班出身,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

  “大人,不知叫住学生何事?”

  陈启拱手,高倩倩也好奇地凑过来,高源当然也跟了过来。

  “也没什么大事,主考官费大人让我告诉你,解元在明日必须启程前往京城国子监学习,直到会试。”

  陈启听了他的话也诧异起来,没听说过还有这规定。

  “是所有人都去吗?为何单单通知学生?”

  别不是这“费青”要去京城整自己吧?

  “这倒不是,这是陛下的旨意,各州解元须在发榜三日内启程前往国子监,进入国子监学习,直到会试为止。”

  秦学官看了陈启怪异的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连他自己刚听到这个消息也以为费大人要报复陈启。

  不过费子阳拿出密旨的时候,谁也不敢怀疑了。

  “谢大人提醒,学生明日就启程。”

  太匆忙了,陈启也不知道陈皇抽了什么疯,忽然出了这么个旨意,去这么急,难不成怕他跑了?

  陈启不知道,陈皇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上次乡试之后,齐国把陈国的各州解元笼络了十之七八,这些陈国的栋梁之材,都被挖到了齐国去做官,来到陈京科举的所剩无几。

  这些可都是陈国的根基,一旦出了问题,很容易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那时候本就摇摇欲坠的陈国,恐怕会轰然倒塌!

  这次之所以是密旨,也表现了陈皇的无奈,直接下旨,恐怕会引起齐国的不满。

  陈启脑袋乱糟糟的带着两人回了家。

  听说明天陈启就要去京城,玉娘脸上不由一阵不舍。

  她知道相公早晚要去京城,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旁边跟来的高倩倩却已经掩不住脸上的笑容了,去京城?太好了!

  玉娘肯定是暂时不会去京城的,那自己的机会可就来了,哼,臭木头,本小姐这么美,你瞎了吗?

  虽然玉娘姐姐也很美,但是人家都不嫌弃你左搂右抱了,你还看不明白!

  玉娘看着高倩倩的表情,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想什么。

  把她叫到后堂,两个女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去了。

  留下陈启跟高源两个闷头怪,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说话。

  这尴尬的气氛,连本来在一旁侍候着的小青都待不下去了,悄悄的退到了后宅。

  也没多久,高倩倩和玉娘终于出来了,玉娘一脸放松的笑容,高倩倩满脸通红。

  看着陈启傻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心中大羞,跑过来狠狠地踩了陈启一脚。轻哼一声,逃也似的出了门。

  高源跟着跑了出去,临走斜睨了陈启一眼,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小子等着,惹我妹妹?摘了你的脑袋!

  陈启抱着被踩痛的脚,一脸悲愤,我招谁惹谁了?

  玉娘看了他的模样,也吃吃笑了起来。

  “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陈启不由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哼!”

  玉娘听了他的话竟然也把头一扭,哼了一声,转身回了后宅。

  留下满脸懵的陈启,心里一片茫然。

  高倩倩我跟你势不两立!

  我温柔的玉娘啊,让你带坏了!

  陈启心中无声的呐喊。

  ………

  下午陈启又去了陈家村一趟,交代了一下陈家皂的事。让他没想到的是刘二婶坚持让刘二叔带着虎子跟陈启去京城。

  陈启也只好答应下来,让刘二婶明天搬进自己家宅子,正好很玉娘在家做伴。

  陈家皂就交给老村正来打理,反正如今生产销售也走上了正轨,倒是不用费心。

  ……

  第二天,刘二叔赶着他那匹老马,带着一家人进了城。

  陈启早早吃了早饭,正跟玉娘说着悄悄话,玉娘正抱着他,眼眶红红的,她真是舍不得自己的相公,只是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相公的仕途。

  陈启也舍不得玉娘,只是为了以后一家人能够过的更好,也不得不为此奔波。

  “启哥儿!”

  刘二叔憨厚的声音传来,带着虎子跟刘二婶走了进来。

  虎子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显然是他娘担心他在路上冻着。

  不过这四月已经没那么冷了,穿这么多反而热,小虎子满脸通红,显然是热的。

  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

  “好了,玉娘,我也该启程了。”

  陈启吻了吻玉娘的额头,松开了手。

  玉娘本来在眼里打转的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好了玉娘,不就是出个门吗?这些臭男人,说不定出去就把我们忘了。有婶在家陪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刘二婶一脸笑靥地进来,拉着玉娘的手,安慰起来。

  一家人慢慢出了门,玉娘眼泪像珠子断了线一般。

  看着陈启跟刘二叔父子上了车。

  一边的刘二婶也忍不住红了眼圈,儿子丈夫都要出远门了,她怎么能不担心。

  只是虎子已经快要十岁了,再待在青州府就耽误了。

  “相公……我等你啊!”

  玉娘鼓起勇气,对着陈启感道。

  陈启听了也不由鼻子发酸,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定定的看着玉娘。

  “夯货!照顾好虎子!你要是混不出名堂来,老娘……老娘就……”

  刘二婶终于说不出话来,眼泪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马车已经渐渐走远,留下两个女人泪流满面……

  马车上,刘二叔沉默地赶着车,虎子也懂事的没有调皮。

  陈启的眼里还是呆呆地看着玉娘的方向。

  此去经年,定要搏个衣锦还乡。

  待到回时,定然许你十里红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