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伯父,你有点虚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203 2019.12.24 07:40

  陈启心里也正腹诽陈皇,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两人皆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一付长辈笑,晚辈乖的和睦景象。

  “贤侄觉得庆王这个爵位如何?是高了还是低了呢?”

  陈皇:朕明示你了,你再装!你再给朕装!

  陈启:呐呐呐!明示了!明示了!这就是要造反啊!

  京城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伯……父,乃是天潢贵胄,亲王爵位自然是当之……无愧!”

  陈启怎么敢接话,接了话谁知道接下来是说什么。

  哪天杀进皇宫?

  陈皇觉得也有些狐疑,难道朕猜错了,这小子根本不知道?

  不对!

  陈皇看到陈启额头暗暗生出的细汗,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胆大包天!

  欺君之徒!

  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应该不是在见朕之前,否则他一进门就该如此紧张!

  陈皇根本不急着揭开“真相”,他劳累了太久太久,压抑的顽劣跳脱今天倒是一股脑儿的迸发出来。

  “贤侄觉得如今的陈国皇帝如何?”

  陈皇:欺君是个无底洞,且行且珍惜……

  陈启:造反是个无底洞,且行且珍惜……

  陈启不敢评论,到了陈皇眼里就成了陈启羞愧难当,心中惶恐激荡。

  “不如换个问法,贤侄觉得本王如何?”

  陈皇:怎么样?就问你,怕不怕?

  怕不怕?

  陈启现在怕的要死好吗,本以为李庆之就是个半疯半颠的家伙,谁知道他爹更不靠谱。

  第一次见面……

  你好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个造反的好料子!

  陈启只好假装不懂,装模作样地端详了陈皇一会儿,一脸认真地缓缓说着答非所问的话。

  “伯父,你有点虚……

  我这里有一个滋阴补肾的方子……”

  陈皇:……

  陈皇脸上一阵青白,你敢说朕虚?!

  胆大包天!

  恣意妄为!

  欺君之徒!

  但……

  朕很欣赏!

  没错,陈皇的心情很久没有这么舒畅了。

  用严肃沉稳来包装自己,逼着自己做一个好皇帝,从他继位这么多年,一直疲于奔命。

  心有余,而力有不逮!

  空有志,而国政糜烂!

  虽然是欺君大罪,但偶尔也该让朕昏庸一次了吧。

  死气沉沉,糜烂不堪的朝堂,也该有个变数去搅动一下风云了!

  陈皇心里虽然有了打算,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缓和的神色。

  臭小子脸皮比京城的城墙还厚!

  他脸上一黑,似乎是被陈启的不识趣惹恼了。

  “看来贤侄想要一直这么装傻充愣下去!

  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装下去!”

  幸福来的太突然,陈启还想着怎么躲过“造反”的号召,结果就被下了逐客令。

  至于陈皇说得装傻充愣,下次再见?

  陈启已经选择性忽略了,出了庆王府,从此天高水长,还再见呢?

  王胜此时也如释重负,再这么说下去,陛下还不一定偏到哪里去了……

  不等陈皇说什么,王胜就进来带走了陈启。

  也不知道陈启犯了哪门子神经,又或许是觉得逃离了苦海?

  “伯父,身体虚要多食猪肾啊!”

  出门前又回头补了一句,走在前边的王胜听了不由一个趔趄。

  小祖宗,你少说一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陈皇的脸色巨黑,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陈启跟着加快脚步的王胜,逃也似的一溜烟离开了书房。

  留下满脸黑线的陈皇沉默了了一会儿,又不禁莞尔一笑。

  这小子也当真是个妙人。

  陈皇生来就是整个陈国最尊贵的人,享受着世界上最高的权势。

  他似乎什么都不缺,但其实只有陈皇自己知道。

  皇帝,是孤独的。

  大臣们见了他战战兢兢,背地里阴奉阳违,有忠臣,有佞臣,但终归是臣。

  如果不出意外,皇帝的一生就是孤独的一生。

  毕竟,皇帝就只能是皇帝。

  陈皇这一生,如果不是遇到了张皇后,恐怕一辈子都会活在冰冷的孤寂之中。

  皇后毕竟只是皇后,作为陈皇的皇后,她所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但是身为男人,有些话他却不能对妻子去说。

  陈皇隐隐有些羡慕自己的太子,自己年轻的时候,除了繁重的课业就是勾心斗角的权力斗争,孤独感弥漫了他的一生。

  至于朋友?

  皇帝是不能交朋友的,皇帝想,别人也不敢!

  从陈启得知李庆之是皇室亲王血脉还能处之若素就能看出来,陈启骨子里有一股别人没有的气质。

  平等!

  不畏皇权!

  不敬皇权!

  也许陈启自己也没有发现,后世那个人人平等的世界观,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

  在陈皇眼中,陈启胆大包天恣意妄为,不敬畏皇权,却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按理来说,皇帝不会喜欢不守规矩不敬畏皇权的臣下子民。

  但陈启却是个例外,不是逆反之心,而是骨子里带着平和悠远的气质。

  仿佛在他眼中,上至皇亲贵族,下至贩夫走卒,芸芸众生仿若树上的叶子。

  全然不同又不无不同。

  如果朕……

  陈皇心念乍起又很快散去。

  朕,只能是皇帝!

  他心里依旧喜欢陈启的这种特立独行的说话方式,只不过他却不能像太子一样。

  他纵容太子,不去学习繁重的课业,每天流连于市井街头。

  他独爱太子,不去开枝散叶,再诞皇子。

  对太子的纵容,其实是他对自己这些年经历的一切的痛恨!

  对陈启的态度也是一样。

  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渴望着能有一个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吧……

  渐渐的,跳脱轻浮的庆王逐渐消失,陈皇的神色再次凌厉沉稳起来。

  仿佛刚刚跟陈启嘴炮的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人这一生,摘掉面具的机会太少,有时候这一戴就是一辈子。

  可谁又知道严肃沉稳的面具之下,隐藏着怎样温暖的灵魂。

  可惜真实的面目终究不能摆在世人面前,皇帝的脸谱只能是威严肃穆。

  朕,回来了!

  陈国!皇帝!

  ………

  当天下午,京城里各处抓捕搜寻陈启二人的人手就撤了去,也不知道陈皇做了什么样的调解。

  陈启自然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一个死缠烂打围着他问这问那的儿子,一个一心想着造反的爹。

  再待下去,他都怕自己被洗了脑。

  不顾李庆之的“盛情”挽留,陈启当天下午就回到了国子监。

  杨彦峰四个人倒是屁事没有,依旧每天来国子监,也顺便给陈启点个卯。

  当日红袖阁里的人都跑得干干净净,等杨彦峰四人进来的时候早已没人看见。

  至于挨打的王胜坤,眼睛肿得早就睁不开了,更是没看见是谁。

  只知道最后这四个家伙出手极重,而且特别喜欢打脸!

  “大哥!”

  四个中二少年见了陈启回来,立马围了上来,嘴里热切地喊着。

  虽然认识也没几天,这几天更是不知道陈启去了哪里,但在他们心里也都是佩服陈启。

  不说别的,在这京城,谁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暴打王胜坤还这么安然无恙的回来?

  陈启点点头,这四个夯货这么热情陈启也有些意外。

  虽然名义上他是师父是大哥,但好歹这几个也是将门的公子哥,平日里惹是生非,会有这么乖?

  随便进了国子监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冷冷清清,倒是但凡遇到人都要对陈启行注目礼。

  主要是身后四个夯货,一付骚包样子,分开左右跟在陈启身后,颇有几分耀武扬威的狗腿子模样。

  陈启也有些无奈的扶额,第一天见他们的时候,虽然也意气用事,但毕竟还算是正经贵二代,嚣张跋扈也懂得要有理有据。

  如今怎么感觉连智商也不在线了的样子?

  四个人身板挺得老直,走路也成了八字步,撇来撇去,活像是地主家坏儿子带在身边的恶奴。

  国子监自然没什么可待的,陈启主要是担心自己的点卯,如今有四个小弟代劳,自然不用担心。

  很快陈启就离开了国子监,只是身后那四个夯货却像甩不掉的牛皮糖。

  陈启走到哪,他们跟到哪……

  终于,在跟了四条街,闹得街上人心惶惶之后,陈启终于忍不住了。

  “咳咳……你们四个别跟……”

  陈启回过头,看了看身后这四个夯货,刚开口说话就被忽然变得一脸肃穆的四人打断。

  “在!”

  四个人齐声喝道,可把陈启吓了一跳。

  这是干嘛?

  恐吓?

  杨彦峰也看出来自己四个吓了陈启一跳,连忙解释。

  “大哥,前几天我们几个回家把那天的事说了,结果被家里打了个半死。”

  杨彦峰四人不知道想起来什么,齐齐打了个冷战。

  “我爹教训我,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大哥把我们当弟弟,我们要把大哥当师父。”

  杨彦峰人说到此处声音有些心虚,头也有些羞愧似的低了下去。

  “那日我们四个因为有些害怕,也没想过大哥的处境,竟然慌忙逃了,做了可耻的逃兵!”

  “然后我们回去就挨了一顿毒打,我们发誓要做大哥的亲卫!”

  “不投降!”

  “不逃跑!”

  “不贪生怕死!”

  “不见利忘义!”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听得陈启都不由称一声赞。

  不愧是将门,做事也透着一股军伍丘八气。

  只是……

  大哥我是要考进士的文人好吗!

  又不带兵打仗,带几个亲卫,生怕别人觉得我是读书人?

  陈启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要找四个愣头青来当挡箭牌。

  可是现在,挡箭牌的作用还没有发挥,倒是自己成了靶子。

  将门四大公子给他当亲卫……

  呵呵呵,少年,你的靶子真是又大又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