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冲冠一怒为红颜?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87 2019.12.15 09:38

  陈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仇恨王二公子。

  按说要不是王二公子,自己说不定已经随着前世烟消云散了。

  但他现在有种强烈的几乎不能自制的冲动,冲上去打死他!

  或许是因为之前陈启的执念,又或许是这王胜坤曾经打过玉娘的主意。

  “咳咳……老头子怎么忽然有点头晕,倩倩啊,源儿啊,快扶爷爷去后宅。年纪大了,身体总是不爽利,头晕说来就来……”

  高倩倩此时也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扶着爷爷往后宅去,她可不想嫁给别人!

  奈何王家势大,逼得高老爷子不得不病遁!

  王胜坤也不恼,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高倩倩,他就是为了不让陈启如意。

  王胜坤转过身,刻薄的嘴唇此刻浮现着一丝讥讽,还想攀附豪门?就请你这个贱民?!

  众宾客此刻也都默不作声,不能触了王二公子的霉头,毕竟连高老爷子也靠倚老卖老再加上老侯爷的身份才堪堪躲过去。

  王胜坤很满意陈启此时的表情,愤怒,又无可奈何。

  跟被他侮辱了女人的孬种男人一个样子,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怒视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不得不说王胜坤很变态,面对处子,哪怕美若高倩倩和玉娘他也没有半点欲望。

  但是只要是别人的妻妾,就算长的庸俗不堪,他也兴奋的不得了。

  众宾客看了陈启愤怒的样子也不由叹息,要不是不长眼惹了王二公子,怕是现在的“鸡腿”公子正春风得意吧。

  “陈启?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大!上次竟然没打死你!”

  王胜坤当着所有人的面,缓缓站起来走到陈启身边,森然说道。

  “怎么样?是不是恨死我了?可是你不能对我怎么样,因为我是人上人。

  而你,区区一个寒门贱民!”

  陆子放坐在上首旁边,脸上也不大好看,这王二公子也太嚣张跋扈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陈京,这里是青州!

  他的青州!竟然丝毫不给他面子!

  陆子放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想呵斥,却又想到那个对他颇为照顾的王右相,忍了忍,没说说出口。

  世家威严,陈启算是看出来了,陈国王家!

  王胜坤不过一个排行老二的小辈,竟压的一众高官贵族不敢出声!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森然,陈启觉得他都把脸凑上来了,自己不打岂不是辜负了王二公子的好意。

  不再忍耐,运起全身真气凝在右臂,对着王胜坤高挺的鼻梁就是一拳,隐隐竟有破风之声。

  身体里的真气不能被别人察觉,但凝聚在血肉之下也能发挥巨大的力量。

  王胜坤显然没想到陈启忽然暴起,况且他也自负有些世家内门修为,没想到陈启这一拳又快又狠。

  众宾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见王二公子被打的向后倒了下去,鼻子鲜血如注!

  他竟然真打了王胜坤!

  宾客里有几个年轻人不禁在心里喊了几声“鸡腿哥”威武。又有些叹息,这人完了。

  竟然敢打王家二少!没看见高老侯爷都病遁才躲了过去?

  这次怕是高家保他也没用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

  王胜坤感觉自己眼泪和血都流了出来,但是这都不能止住他的惊怒!

  这个贱民,竟然真敢打他,而且为什么自己刚才没反应过来。

  “韩伯!给我杀了他!”

  王胜坤话音刚落,一个断臂的灰衣老者从堂外冲了进来,曲手成爪带着风雷之势就往陈启头上招呼!

  陈启根本反应不过来,这姓韩的断臂老头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

  这是跟三叔公一个级别的强者!

  说时迟那时快,陈启匆忙运气抬手阻挡,两人交锋,竟发出了金铁之音!

  “噗!”

  陈启还是没能挡住这灰衣老者的攻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好在保住了性命!

  那老者见陈启挡下了自己的攻击没死,眼中也是一阵奇异。

  他的外家功夫已经臻至化境,当世除了有数的几个大宗师怕是无人能敌。

  这个小家伙修为不浅!

  他又要出手,忽然听到一声断喝!

  “住手!”

  正是陆太守,陆太守从刚开始陈启愤然一拳的时候就陷入了懵逼。直到灰衣老者又要攻击这才反应过来!

  陈启可不能死了,先不说他是皇上亲自嘉奖的功臣,自己一家都对陈启抱有好感,刚刚老爷子更是要把倩倩玉佩给他。

  这要是让陈启死了,他的青州太守也做到头了!

  “陆太守!这人差点一拳打死我!岂能这么算了!我王家……”

  “够了!你王家再大也有陛下压着!你自从来了就屡屡挑衅,今日是家岳八十大寿,本官不愿与你计较,没想到你还想当堂杀人!

  且不说这是我高家,不是你王家!就是在你王家,这陈启你也不能杀!他为陛下献策刚刚得到了帝王玉带,你王家是想反了吗!”

  陆太守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跟王胜坤针锋相对!

  王胜坤这才看了看陈启腰间,一根看起来平白无齐的玉带上竟都是盘龙纹!

  王二公子瞳孔骤然一缩,这贱民什么时候入了陛下的眼!

  帝王玉带!非大功不赏!

  哪怕是他爷爷王右相也只有一条,每天供在堂上!

  他狠狠地看了陈启一眼,像是要把他刻在骨头里。

  “走!韩伯!”

  王胜坤带着那韩伯,一脸仇恨地走了。

  众宾客看这种情形,也知道寿宴待不下去了,纷纷告辞。

  得尽快把消息带回家族!

  高家跟王家翻脸了!

  一个少年冲冠一怒为红颜,打的王家二公子鲜血如注,竟还不敢杀他,愤然离去!

  陆子放给诸位宾客一一道歉,送出了高府。

  “噗!”

  留在大堂的陈启又是一口血,昏了过去。

  “来人啊!快来人啊!陈公子晕过去了!”

  正准备收拾残席的几个丫鬟慌忙大喊。

  ……

  高府,后宅。

  “玉娘!玉娘!陈启受伤了!”

  高倩倩一脸苍白地跑过来,告诉正在跟柳夫人话家常的玉娘。

  高倩倩也一阵自责,自己才回后宅,陈启就在寿宴上打了起来!不过她也有一丝窃喜,冲冠一怒为红颜?

  “相公!相公怎么了?!”

  玉娘本来挂着笑容的脸瞬间苍白慌乱起来。

  旁边的柳夫人也一阵紧张,自己这侄女,失踪了十年,刚才跟她说话,三口不离她的相公,定是用情极深。

  跟着高倩倩,三人匆匆忙忙地赶到了一间厢房。

  陈启此时已经被扶到了床上,脸色苍白,嘴角胸前还有大片血迹!

  “相公!”

  玉娘看见陈启这副模样,差点昏了过去,扑到床前眼泪簌簌的往下流。

  高倩倩也有两行情泪涌出,怎么伤成这样!

  柳夫人看着床上这个面色苍白的少年,长相俊秀,头上一缕白发更看起来有些洒脱气,只是此时昏迷过去,显得气色很差。

  “郎中来了!”

  玉娘赶快让开,一个背着药箱的老头匆匆过来,抓住了陈启的手腕把脉。

  “老先生,我相公怎么样?”

  玉娘心里一阵紧张,她怕极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一边的高倩倩也一脸紧张。

  “不妨事,这位公子只是怒气攻心,又伤了肺腑,这才昏了过去,老夫开几副药,休养几天就好。”

  老郎中自己也偷偷松了口气,这可是高家,自己要是治不好谁知道还能不能出这个门。

  听他这么说,房里众人不由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郎中在一边写药方,玉娘又坐到床边紧紧握着陈启的手。

  “相公……”

  玉娘怎么能不着急,怎么能不心疼?自己的男人被打成这样,又想到之前陈启被打得失忆,心中愈发伤心,眼泪打湿了陈启的衣袖。

  “唔……玉娘?”

  陈启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玉娘抱着自己的胳膊哭。

  “你怎么又哭了,再哭了就不好看了。”

  陈启为玉娘轻轻拭去眼泪,这才发现旁边还有这么多人。想要起身却浑身无力。

  陈启心里一阵苦笑,这身体又一朝回到解放前……

  “你就躺在这先休养一下吧。”

  高倩倩见他想要起来忙说道,眼睛也红红的。

  “你伤的不轻,最好还是躺上一两天。”

  柳夫人也跟着说道。

  陈启这才看见这边还有个陌生贵妇,虽然眼角已有一些细纹,但仍不失为一位美妇。而且仔细看看,跟玉娘的模样倒是颇为相像。

  “这位夫人是?”

  陈启有些纳闷地问道,玉娘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相公……我不是有意瞒你的,我……”

  “我是玉儿的姑姑,她八岁那年失踪了,刚才才跟我相认。”

  不等玉娘说,那柳夫人就自报家门。

  “姑姑?玉儿?”

  陈启看向玉娘,又看看柳夫人,两人确实长得很像。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玉儿的,也不会带她离开。相反,我还希望她留下,永远不要回去。当年……”

  柳夫人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在想该不该说。

  陈启是没想到玉娘还有家人,当年是怎么回事?

  这贵妇明显也是大富大贵之家,玉娘是她的侄女,家境想来也不错。怎么会被卖到自己家做童养媳呢?

  陈启又看了一眼柳夫人,明显是等她讲下去。

  柳夫人想了想,既然是玉儿的相公,反正早晚都会知道。

  她又看了玉娘一眼,幽幽一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