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兴和伯府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67 2019.12.29 09:00

  兴和伯府!

  这不就是玉娘的家吗?

  陈启心里满是震惊和疑惑,但脸上仍不动声色,缓缓翻开了最后一页。

  像前两座宅邸一样,这果然也是一座“凶宅”!

  而且这“凶宅”已经闲置了有几年了!

  这上边似乎没有避讳什么,直接写出了闲置的详细原因。

  柳家大少爷柳擎,时任陈国户部右侍郎,被查出贪墨被罢官,流放千里。

  短短几日之后与妻子双双死于青州府。

  接着柳家二少爷柳永双腿俱断,绝了仕途之路。

  紧接着,柳家老伯爷中风,从此卧床不起。

  至此,显赫一时的兴和伯府轰然倒塌,连宅邸也抵给了别人,整个兴和伯府迁往了京郊。

  玉娘的家人已经不在京城内了吗?

  陈启心里有很多疑惑,但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

  看来柳家这几年确实不好过,似乎是比玉娘的姑姑说得还要夸张。

  兴和伯府邸,这是祖产!

  卖掉祖产,可见柳家如今的没落。

  “这座宅邸多少银子?竟然是伯爵老爷的府邸,我也可以住吗?”

  陈启故意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准备买下兴和伯府宅邸!

  王胜坤见了陈启心动的模样,不禁心中暗喜。

  哼哼,寒门就是寒门!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区区一个兴和伯的宅邸就让他失了分寸!

  给梅福使了个眼色,胖梅福立马会意,脸上几乎是瞬间爬上了谄媚。

  “陈公子好眼光!这个宅邸乃是大名鼎鼎的兴和伯府,只是因为一些事兴和伯他老人家搬到了别处。

  如今这宅邸只要两千两银子,公子要是喜欢,尽管买去就是。”

  陈启自然不会痛快答应,一旦被王胜坤看出什么来,说不得又得出问题。

  “两千两……”

  陈启故作姿态,脸上好像是在纠结。

  梅福见陈启这副模样,心里也忍不住腹诽。

  没钱还学人家买宅邸!

  两千两都拿不出来,还好意思来牙行?

  但王胜坤冰冷的目光投射过来,让他不得不堆起笑脸。

  “陈公子如果觉得价格不合适,还可以再商量……”

  陈启觉得两千两很合适,他也不过是故作姿态罢了。

  不过,如果能更少,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王胜坤如今急于让陈启买下“凶宅”,要不是怕适得其反,说不定都要买下来送给陈启。

  “陈公子觉得一千两如何,一千两就可以买下这座宅邸!比一般的三进宅邸还要大上不少!”

  梅福心里此时是欲哭无泪!

  自己招谁惹谁了,这兴和伯府虽然是个“凶宅”,但位置规模在那里摆着,没有三千多两根本买不下来。

  卖两千两,他也得倒贴一千多两才行。

  如今迫于王胜坤的“淫威”之下,开价一千两,一下子让牙行亏了两千多两!

  “既然如此,那就一千两吧!”

  再装下去怕是要演砸了,陈启赶忙答应下来。

  一千两,就是在青州府也买不到这么便宜的宅邸吧?

  陈启自然脸上不能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一脸肉痛的表情,让唐玉麟出去取银子。

  梅福才是真的肉痛,只不过不敢露出一丝表情,还得表现的像是赚了银子一样,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银子拿来,一千两,签字画押,房契过户。

  很快,前兴和伯府,柳家宅邸,此时已经归到了陈启名下。

  直到此时,王胜坤终于露出得逞的神情,满脸讥讽地看着陈启。

  “陈公子可真是有一双慧眼,选了如此风水宝地,祝你从此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啊!”

  他的意思陈启怎么会不明白,风水玄学,玄之又玄,在王胜坤眼里陈启已经是个废人了吧。

  可笑!

  幼稚!

  愚昧!

  陈启此时心里才是乐开了花,脸上的笑都要憋不住了。

  白捡个大便宜,搁谁谁不乐啊?

  “那就借王公子吉言了,在下也祝王公子不得好死。”

  陈启一挥手,带着两个小弟,扬长而去。

  爷走了,不陪你这弱智东西玩了,爷看宅去了!

  陈启留下这句话,又让王胜坤脸上一阵青白。

  他强行平复下来,脸上又挂满了寒霜。

  寒门的猪狗,走着瞧!

  至于在旁边欲哭无泪的梅福?此时还有谁记得他啊……

  ………

  以前的兴和伯府距离皇宫很近,这也是柳家之前显赫的一个标志。

  据说这座宅邸还是当年陈国太祖赏给柳家的。

  虽然传承已经有两百年,但经过这么多年不断的修缮,这座宅邸依旧像是新的一样。

  陈启一行五人坐着马车匆匆赶来了这座宅邸。

  门脸进深都足显伯爵的气度,虽然门上的漆已经斑驳,牌匾也早就撤去,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大气。

  玉娘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吗?

  张扬跑上去叩了叩门,过了很久,一个佝偻的老头才过来慢吞吞的开了门。

  “干嘛的?这里是空宅子,就我一个人,找人的话请到别处去吧。”

  那老头说着要关门,结果被张扬一把别住。

  “等等!我们是来验收这座宅邸的,这里是牙行的证明。”

  一张纸递了过去,那老头一脸诧异,看看画押的黄纸,又看看眼前这几位衣着不凡的公子哥们。

  这年头人都傻了?

  有钱闲的买“凶宅”?

  自己在这里看大门都待不下去了,还有人想住进去?

  老头自然不会说,他巴不得离开这里,晚上好几次他都看到鬼影绰绰的,早就想离开了。

  连忙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没多一会儿就离开了,离开前还别有深意地看了陈启一眼,几次欲言又止却最终没有开口。

  鬼不鬼的,还是别说了,万一惹麻烦上身呢。

  陈启让张扬和许此生搬银子进去,又拿了些银子让杨彦峰去置办些被褥。

  陈启抬腿迈进了眼前这座宅邸,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大。

  比青州府的三进宅邸大了不是一星半点,虽然规制是三进,但比之四进四出的也不逞多让!

  而且经过柳家近二百年,多少代人的心血,一千两银子,真是买个厢房都不够。

  带着几人在宅子里转了起来,家具都是一应俱全,只不过光秃秃的也只有这些家具了。

  原来的主人似乎不想让这些老家具离开这间宅子,连走的时候都没带走,又或许是想很快便能回来吧。

  只是从桌子上积攒的灰尘来看,少说也有三四年没人来过了。

  带着唐玉麟几人草草收拾了几个房间。

  直到日光近暮,杨彦峰才堪堪回来,只是他身后背的比他还高的包袱是什么鬼?

  不是买被褥吗?

  “彦峰,你这是买的什么?我让你置办的被褥呢?”

  陈启被搞昏了头,见杨彦峰兴高采烈的模样,忍不住出声问道。

  “大哥,这就是啊,你看!”

  杨彦峰打开身后的巨大包袱,果然是被褥,但不是一套。

  “这是大哥的!”

  “这是我的!”

  “这是张扬的!”

  “………”

  陈启不由扶额,这几个夯货不会准备住下吧?

  “你们准备住下来?”

  陈启出声问道,惹来四道理所当然的目光。

  亲卫不就是该如此吗?

  看他们单纯诚挚(傻傻愣愣)的眼神,陈启也不好多说什么。

  住就住吧,反正自己现在一个人住确实挺孤单的,每天看看傻子也挺好的。

  既然准备住下,自然是要吃饭的,许久没有吃过火锅了,陈启都有些流口水。

  想起火锅,陈启又忍不住想起高源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虽然人是个傲娇怪,但有一说一,肉片确实切的不错……

  陈启脑海中又浮现出一道巧笑倩兮的身影,忽然使劲摇了摇头。

  既然有了玉娘,就不该想这么多!

  到时候玉娘来了京城,住到这里,想必心里也会有着慰藉吧。

  陈启心下忽然轻松了几分。

  “唐玉麟!过来!”

  “来了,大哥!

  有什么吩咐!”

  陈启准备叫李庆之来吃火锅,他之前看到了,庆王府离这里并不是很远。

  虽然庆王是个疯子,但李庆之却是个颇为有趣的人。

  “你去庆王府请庆王世子过来,就是上次和咱们一起海扁王二愣子那一个。”

  陈启一门心思都在收拾火锅上,没发现唐玉麟站在那一动不动,脸上满是震惊。

  过了好一会,陈启一抬头发现唐玉麟还在那杵着,抬脚踢了他的屁股墩。

  “干嘛呢!还不快去!”

  “大大大大…………大哥!”

  只见唐玉麟干巴巴得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

  “大哥,咱们陈国现在没有庆王这个爵位……”

  唐玉麟可不是陈启这样的寒门出身,孤陋寡闻。

  从小就是将门少爷的他,虽然有些中二,但该知道的消息还是知道的。

  “没有?怎么会没有?我前几天还去庆王府呢,还看见李庆之他那个不着调的爹…………等等!

  你说什么?!现在没有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以前有过?!”

  陈启也一脸震惊,难道………

  不会这么倒霉吧………

  唐玉麟的回答彻底击碎了陈启的幻想。

  “当今陛下未登基之前,封号庆王。”

  “封号庆王”四个字把陈启彻底拉回了现实。

  所以那个不着调的庆王其实是陈国皇帝?!

  所以跟自己拜把子的李庆之是陈国太子?!

  有没有搞错?

  这么狗血,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