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家中惊变!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50 2019.12.08 12:00

  陈启从学政衙门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晌午。

  听了一上午来自陆太守的夸奖,听得陈启心里都发虚。

  至于吗?不就一首诗吗?

  而且您夸人能换几个词吗?

  翻来覆去古道热肠是什么鬼?

  陈启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了……

  此时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天上又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今年冬天的天气有些怪异,大雪覆盖了整个北方,虽然说瑞雪兆丰年,但是今年明显已经过了“瑞雪”的范围。

  路上的积雪已经末过脚踝,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大街也变得冷清起来,偶尔碰到几个行人也是步履匆匆,恨不能把自己裹成粽子。

  享受了多年的社会主义待遇,陈启如今很不习惯这没人清理的大街。

  在这个少有的防患意识的封建时代,各人自扫门前雪是每个人的常态。

  就连各个衙门,也只是清扫自己衙门周围的积雪。

  陈启走在路上,寒意透过衣袍的缝隙侵袭着他的身体。

  老白的摊子还在那里塌着,应该是路上的积雪还封闭着城外的小道。

  也不知道他爹能不能撑过去这场大雪,大雪就像是哮喘病人的催命符,在这个只靠烧柴取暖的时代,更是如此。

  陈启忽然有些担心家里的玉娘,家里的茅草屋还露着缝,不知道玉娘有没有升起炉火,想到离家之前他就在门口垛满了柴,稍稍放下心来。

  应该可以撑到自己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三叔公还没回来,真不知道他天天都在忙些什么。

  刘二叔在马厩里捣鼓坏掉的食槽,可怜他那匹老马,来到青州府就没像样喂过。

  小如小青按照他的吩咐,正收拾着东西厢房,陈启准备过完年就把玉娘接来。

  见陈启回来,小如赶忙迎上来,给他拍打身上的细雪。

  “少爷,喝口姜汤暖暖身子吧。”

  小青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

  少爷这个称呼是陈启要求的,不然一口一个“老爷”,陈启自己都觉得怪异。

  本来陈启以为让她们服侍自己会感觉不习惯,没想到竟也自然而然。

  这腐朽的封建时代啊,彻底把自己腐朽了!

  陈启如是想。

  让她们都去忙自己的事,陈启独自回到房间。

  他准备把西厢重新抄一下,来年去京城的时候再卖出去。

  写了才一卷多,陈启便搁下了笔。

  风雪愈发大了,他心里也越来越担心玉娘。

  照这么下去,今天晚上又是一夜的雪,陈启有些犹豫要不要冒着大雪赶回去。

  看了看屋子里的炉火,又听着外边凛冽的寒风。

  也许,没什么事吧?

  “噼啪!啪啦!”

  竹子被积雪压断的声音颇有意境,但听在陈启的耳中,却宛若惊雷!

  脑中飞快闪过老白那被压塌的摊子,陈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玉娘!

  家里的茅草屋,也不比老白摊子结实多少,万一……

  陈启不敢再想下去,温暖的炉火霎时变得刺骨起来,他再也坐不住了!

  必须回去!

  陈启脸色苍白,匆匆往马厩走去。

  刘二叔正在套马嚼子,身上穿着厚厚的斗篷,竟然像是也要出门!

  “启哥儿,这么大的雪,家里房子怕是撑不住了,我得回去!”

  刘二叔的话前所未有的简练凝重!

  原来不止自己,刘二叔也在担心,看他早上就忧心忡忡,难不成早有打算?

  “我也要回去!玉娘还在家里!”

  路上有人照应也好。

  陈启很快跟小如小青嘱咐几句,披上一件斗篷,跟刘二叔出了家门。

  看着外边的漫天大雪,两个男人没有说话,一头扎进风雪里。

  义无反顾!

  城门口的守卫拦住了两人,这么大的雪,出城简直就是找死!

  两人没有听他的话,坚持出城,守卫也不再阻拦,任由二人过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守卫暗骂一声。

  “傻子!”

  ……

  青州府城外已是一片雪海,白茫茫的扎的人眼睛生疼。

  眼前已经没有了路的痕迹,陈启他们只能靠着记忆操纵着马车。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认定了出阳县的方向,驾着马车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

  ……

  陈启他们已经出城一个下午了,到处都是雪,他们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只是向着出阳县的方向不断走着。

  路边的村子都塌了不少房子,陈启和刘二叔的心里不由得一沉。

  这里都塌了,怕是陈家村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时代村子的房子一般都是土夯墙和茅草顶,这种房子容易搭建,但承重能力很差,一旦落上过重的雪就极易倒塌。

  甚至在夏天,大雨都有可能冲塌了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呼啸的风雪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愈演愈烈。

  陈启和刘二叔身上早就冻僵了,但心里更凉,他们隐隐意识到,陈家村应该也遭受了大灾!

  不过怀着心里那一丝丝侥幸,两人没有绝望。

  虽然身体麻木,但是回家的热情,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是个活人。

  接下来的路,更加难走!

  天色完全黑了,他们几乎是走几步一停。

  刘二叔的那匹老马都遭不住了,马鼻子里喷出的热气都透着寒气。

  这次回去即使不死,怕是也再跑不了远路。

  刘二叔此时也顾不上心疼马了,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心里狠狠想着,这次能回去,老子给你养老送终!

  大雪已经及膝,马车已经拉不动了,两人索性弃了车子,直接骑马。

  然而,在这种天气里,骑马无疑是个危险至极的行为。

  两个人不知多少次摔倒,又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

  犹是陈启习武有些日子了,也还是受了伤。

  陈启的身子早就冻僵了,也感觉不到疼,不过从自己左半边身子提不起力气来看,左胳膊应该是脱臼了。

  刘二叔反倒好上许多,除了衣衫狼狈之外,没受什么伤。

  陈启这才意识到,憨厚话多的刘二叔,竟也有一身不俗的本事。

  只是不明白之前他为什么甘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车把式,以刘二叔表现出来的实力,起码也能谋个不错的活。

  显然现在不是问他的时候,两个人现在一心想着往回赶,连喘气都费劲。

  大概已经到后半夜了,风雪渐渐小了,二人已经进入了出阳县的境内。

  没有走县城的大道,刘二叔直接从小路横了过去。

  雪已经没到胸口了,老马也几乎力竭,不知是不是能体会到主人急切的心情,哪怕到了极限,也强撑着破入雪地。

  两人到陈家村村口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披星戴月,连夜赶回来,却并没有什么犬吠的声音。

  一片死寂。

  此时整个陈家村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村子大部分被雪掩盖,但凡还露出来的,都是些断壁残垣!

  陈启认出了那间倒塌的房子,是村口的陈六子家,如今只剩下一面墙了!

  陈启和刘二叔的心沉了下去,两人在村头分开,各自回家查看。

  ……

  “玉娘……”

  陈启呆呆地望着远处那塌了一半的茅草屋,一颗心彻底跌入了谷底。

  他还是回来晚了,他恨自己为什么要犹豫。

  或许早半天回来,情况又大有不同,起码一切发生的时候,自己还在她身旁!

  “玉娘!”

  陈启有些疯癫地朝着前边冲去,几乎半人高的积雪,让他生生扒开一条道!

  “玉娘!”

  陈启就像个疯子一样跪在地上,疯狂地扒着倒塌的废墟。

  十指划破,血液流出来又很快凝固。

  再划破!再凝固!

  陈启似乎不知道什么是疼痛,只是机械地扒着冰冷的雪地。

  直到一个破烂的木盒出现在陈启眼前。

  陈启跪在地上,双手颤抖地捧起木盒,轻轻打开,一根并不精致的玉簪静静的躺在盒里。

  那是他送给玉娘的礼物,陈启还记得玉娘收到礼物时的惊喜,记得她怕太贵而要退掉时的心疼。

  玉娘从不离手,就连睡觉也要搂着它。

  “相公,你醒了!太好了,谢天谢地……”

  “相公,你饿不饿,我给你煮面吃。”

  “我就知道相公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她拉着他的衣角,脸上全是不舍。

  “相公……”

  玉娘的话,犹在耳畔。娇憨可爱的身影,似在眼前。不舍得表情,宛若昨日。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人那物那故事,就像是眨眼前还在。

  “玉娘……”

  陈启的双手早已血肉模糊,头发早就散开,随着寒风抖动,他浑身上下是都被雪裹住,活像是一个雪人。

  陈启依旧跪在那里,无声的眼泪还没落到地上,就凝上冰痕。

  “玉娘……”

  陈启不敢再动眼前的废墟了,他怕了,他怕极了。

  十指连心,不及他此时心痛。

  冰天雪地,不如他心中冰凉。

  脑海里那一声声相公,像是一把把利刃,狠狠地扎进他的心脏。

  痛彻心扉!

  但曾相见便相知,

  相见何如不见时!

  那个鲜活的玉娘,那个为他哭,为他笑的美丽倩影,在这可怖的寒风中,被撕裂成了点点碎片……

  “玉娘……”

  “玉娘……”

  “玉娘!”

  陈启的声音逐渐变大,最后在这死寂的如旷野的雪海中,凄厉回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