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是你姐夫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18 2020.01.01 16:05

  “哈哈哈哈……”

  陈启忽然地傻笑让杨唐张许四人有些懵,就连“大闸蟹”柳大业也懵了。

  这“首恶之人”忽然笑什么?

  难道………

  是因为知道了他柳家少爷的身份之后要撕票?

  “杨彦峰,还不快给柳少爷松绑!”

  陈启搓了搓手,脸上浮现出罕见的谄媚笑容。

  “大哥!你该不会是中了这小子的妖法了吧?!”

  唐玉麟一脸担忧地看着陈启,心里寻思要不要待会儿请个道士来。

  自从昨天进了这个宅子,就没发生一件正经事,先是闹鬼,现在“鬼”是抓住了,陈启却又疯了……

  “还不快去!”

  陈启没有回答唐玉麟,见杨彦峰没反应,一脚蹬在了他的屁股上。

  迫于陈启的淫威,杨彦峰不情不愿地解开了绑在柳大业身上的绳索。

  杨彦峰又想到柳大业这小子昨天晚上那可恨的模样,又恨恨地踢了柳大业一脚。

  “便宜你了!”

  话音还没落,杨彦峰就感觉屁股一疼,陈启的大脚丫已经跟他的臀部有了极其亲密的接触……

  “放客气点!”

  陈启也顾不上众人惊愕的目光,亲自把柳大业扶了起来。

  给柳大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一阵寒嘘问暖。

  难不成大哥鬼上身了?

  疑惑久久盘桓在四人心头,待会儿一定要去请个法师来!

  心里最纳闷的是柳大业,他被陈启抓住的时候就知道此事不好善了。

  他已经做好了挨一顿好打的准备。

  硬着头皮表明自己是柳家人也不过不希望别人把他当做小毛贼。

  柳大业想了千万种可能,却怎么也没想到如今这种情况。

  虽说这里以前是他家宅邸,却是被人夺了去。

  如今被陈启买了去,柳大业来的这一出实在不怎么光明正大。

  心里怎么也想不通,陈启竟然没有怎么虐待他,如今还呵斥手下,把他客客气气的请到了前堂。

  “彦峰!还不去泡茶!”

  杨彦峰的屁股还没落在木椅上,就听到了陈启不善的语气。

  怎么老是我?

  杨彦峰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陈启,又不敢问,只好灰溜溜的跑去泡茶。

  想他杨大少爷,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下人干的活计,只是如今大哥发话却不得不从……

  杨唐张许四人看着陈启跟柳大业相谈甚欢称兄道弟的模样,心里不由有些吃味。

  我们也挨打了,咋没这待遇?!

  难不成这柳大业真的会妖术?

  四人的目光紧紧盯着柳大业,看他到底有什么值得让陈启青睐的。

  柳大业此刻的心情真是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这种奇怪的情况,放在谁身上也会惴惴不安吧?

  杨彦峰泡的茶也端了上来,给柳大业放在几案上时,狠狠一顿。

  眼神不善地刮了柳大业一眼,活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陈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明身份,玉娘一家当年的事其实并不复杂。

  柳家毕竟只是伯爵,得罪了普通擎天大树一般的沈家,能够苟延残喘到今天已经极其不容易了。

  虽然有些对不起玉娘,但毕竟是血浓于水。

  更何况当年也是玉娘父亲自己的决定。

  与其鱼死网破以卵击石倒不如豁出自己的性命,丢车保帅断臂求生,让柳家不受波及。

  只是他没想到沈家竟然欺人太甚,生生将自己一家逼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连柳家也从京城迁了出去,从此离开了陈国的政治中心。

  酝酿了一下措辞,陈启还是准备将玉娘的事说出来。

  早晚是要知道的,早早说出来,免得闹出什么误会。

  “那个……”

  “那个……”

  陈启和柳大业同时开口,一个是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一个满心疑惑。

  杨唐张许则是支棱起耳朵,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既是柳家人,不知道和柳永柳大人是什么关系?”

  当初玉娘的姑姑就说过,玉娘的二叔柳永为了保护玉娘和她母亲,生生被打断了腿,如今还瘸着。

  陈启对这种恩情最是记得清楚,有恩必报!

  柳大业听到陈启提到柳永,忽然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难不成是父亲的旧识?

  只是这少年虽然看起来沉稳,但也只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而自己的父亲自从被沈华琉打断了腿,就万念俱灰,深居简出起来,再加上柳家已经撤出了京城,哪里会认识这般小的朋友?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听陈启的语气也不像是仇家。

  柳大业端正了态度,重视道:

  “正是家父!”

  果然!

  陈启也猜到了柳大业就是柳永的儿子,只不确定。

  此时再看,柳大业眉目里确实与玉娘有几分相似,怪不得自己第一眼看见他有一种熟悉感。

  “那就是了,你可还记得你大伯一家?

  还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姐姐。”

  柳大业陡然神色一变!

  他的大伯在柳家就是一个禁忌,没有人愿意提起。

  特别是他那玉儿姐姐,从小就是爷爷的掌上明珠,小小年纪却死于非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柳家虽然如今已经不复当日,但也容不得他人置喙!”

  柳大业以为陈启是故意羞辱,不禁怒火丛生,语气也急了起来。

  陈启扶了扶额,心想果然,就该说明白。

  不然误会起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玉娘说。

  “莫急莫急!我不是有意去谈论柳家的家事。只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的事跟你大伯家姐姐。”

  柳大业闻言疑惑地看了陈启一眼,玉儿姐姐已经被害多年了,怎么会扯到她的身上?

  陈启接下来的话,惊掉了满堂的眼球……

  “我是你姐夫。”

  “啥?”

  “姐夫?!”

  最惊讶的还不是柳大业,杨唐张许四人此时脸都扭曲了!

  失策!

  失策!

  原来是小舅子!

  杨彦峰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竟然得罪了大哥的小舅子?

  唐玉麟则是另一种悔恨!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妹妹!

  姐姐!

  他都有!

  要是自己也成了大哥的小舅子是不是就能……

  现在介绍自己的姐姐妹妹,会不会太明显?

  不管了!

  唐玉麟打算明天就把自己的几个妹妹介绍给陈启!

  柳大业被陈启的话惊的嘴巴张得老大,整个人都傻掉了!

  “不可能!

  玉儿姐当年就遇害了!

  这是沈家传来的消息!

  绝对错不了!”

  柳大业状若疯狂,两只眼睛瞪的滚圆,死死盯着陈启。

  陈启泯了一口茶,没有理会柳大业的震惊。

  过了好一会,柳大业还兀自喃喃着不可能。

  玉儿姐是他的姐姐,感情自然不用说,当时知道她的死讯后,还不到十岁的柳大业拿起木棍就要找沈华琉报仇。

  最后他被关在了家里,伤心了很久。

  也是从那以后,本来活泼开朗的柳大业,变得沉闷起来,只是仇恨一直在他心中埋藏。

  “我知道你一时难以相信,你现在只需要知道我并不是柳家仇人。”

  陈启也明白柳大业来这里干什么,无非是传出一个鬼宅的名声,让这柳家老宅无法住人。

  “你可以去找你姑姑求证,不过最好暂时不要告诉家里人,特别是你爷爷。”

  柳大业眼神呆滞,今天的信息量太大,玉儿姐还活着,自己还多出来一个姐夫。

  他有些无法接受,毕竟这么多年的认知被颠覆,每个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柳大业神情恍惚地离开了这座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宅邸。

  陈启没有拦他,等他回去想清楚问明白之后自然会回来,如今和玉娘的事已经告诉他了,想必他很快就能明白自己买这宅邸的目的。

  眼看着柳大业离开,杨唐张许四人的眼神火热起来,八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启。

  “大哥!我有个妹妹,年方二八,不知……”

  “大哥!别听他的,他妹妹都嫁不出去,我姐姐生的才是国色天香,提亲的人都快把我家门槛踩破了!”

  “大哥!他们这算什么!我有两个姐姐三个妹妹,个个都是美若天仙,你看……”

  陈启看着杨彦峰唐玉麟还有许此生这没节操的模样,不禁头痛。

  还是张扬好,什么话也不说,这才是合格的小弟。

  哪像这三个没节操的混蛋!

  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当我大舅哥?

  “你们看看,这像什么样子!多学学张扬!你看他……”

  还不等陈启说完,张扬也觍着脸凑了上来。

  “大哥!我有个小姑……”

  噗!

  陈启能听到自己内心吐血的声音……

  一个比一个没节操!

  “滚滚滚!”

  一脚一个把四人赶出了门。

  这就是将门虎子?

  这就是世家子弟?

  陈启都忍不住鄙视他们的没节操。

  四个人委委屈屈地被赶了出来,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难不成大哥有什么特殊嗜好?”

  “是了!刚才明显对张扬的小姑感兴趣!”

  几个愣头青以为找到了突破口,一脸兴奋。

  这年头,除了杨彦峰,谁还没个待嫁的小姑?

  也不知陈启作何感想,倘若知道了这四个傻蛋的清奇脑回路,怕是定要让他们当场去世。

  嗯……

  小姑收割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