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高老爷子过寿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17 2019.12.13 17:47

  到了约好的日子,按照高倩倩的指点,陈启带着玉娘到了高府。

  玉娘本来是不该来的,只是陈启怕她在家里无聊,就带她来了,待会让她跟着高倩倩就是。

  高府在青州城的另一边,陈启去车马行雇了量马车,说明地点,匆匆赶去。

  今天是高老爷子八十大寿,各地名门望族都派了人来参加贺礼,就连京城的几大家族也都派了家里的嫡系子孙来给高老爷子贺寿。

  更是有几个家族家主亲自赶来。

  陈启到高府的时候门前门庭若市,车马排了几条街。

  就连陆太守也担起了迎客的角色,一边收礼一边请人进去。

  陈启先去了侧门,那里高倩倩正焦急的等着。

  一看陈启和玉娘从马车里冒出头,脸上顿时扬起了明媚的笑容。

  也不知道是因为陈启还是玉娘,也许都有。

  让玉娘跟着高倩倩先进去,他今天是来贺寿的,还带了礼物,必须走正门。

  又让车夫把车带到高府前门,在长长的车队后边等着。

  高家不愧是陈国数的上大家族,单单这些马车上的族徽就有十几种,怕是陈国叫的上名号的家族都来了。

  好不容易轮到陈启,只见他搬了个箱子从马车上下来。

  “方家方文新,携白壁一对,夜明珠十颗,恭祝高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前面是唱名的小厮。

  “陈启,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你跟源儿交好,算是半个自家子弟,走正门干嘛?”

  陆太守有些责怪道,陈启知道他是怕自己送的东西在众家族中太不起眼,丢了面子。

  陈启不禁有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这种话明显是把陈启当成了自家后辈,拳拳爱护之心陈启也觉得心里一暖。

  不过他也没有退回去,他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唱名。

  陆子放也没有拗过他,任由他进去。

  “陈启携肥皂一千块,香皂两百块,恭贺高老爷子八十大寿!”

  小厮把陈启带的礼物唱了出来,来贺寿的众人一阵愕然。

  肥皂?香皂?

  什么东西?

  陈启?听起来也不是大家族,印象里好像没有姓陈的家族,一送就是一千块,想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陈启跟着一个引路的下人进了高府,高源作为长孙正在招呼客人,没想到傲娇怪在家里倒是挺亲和的。

  高源一见来的人是陈启,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随意指了指一个座位,就不再理他。

  什么意思?我好歹也是来贺寿的,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怎么就这么不招你待见,我拐你妹了?

  陈启翻了翻白眼,看来他跟高源天生相克。

  陈启气呼呼的坐在高源指的那个座位上。

  此时客堂已经坐满了人,都是来自各个家族或者是地方高官。

  陈启忽然感受到一丝森然的目光,找了找发现是不远处坐着的一个青年,正用阴翳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那青年长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只是极薄的嘴唇让他看上去有些阴郁。

  陈启不认识这个人,但看着他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

  把目光扭到别处,陈启可不想跟一个不认识的产生矛盾。

  很快宾客们都入了府,又有下人引众人去宴席。

  陈启被安排在了末席,他倒也不在乎,今天来这里的都是各个大家族的代表和地方大吏。

  陈启区区一个秀才能进来门都足以自傲了,排在末席也是应该的。

  ……

  后院内宅,一众贵妇正在讨论着香皂。

  “果真这么好?那胰子用的我都快吐了,洗又洗不干净,如果真有姐姐说得这么好,怎么也要带一些回去。”

  一个中年美妇正拿着一块香皂啧啧称奇。

  “倩倩侄女拿来的时候我也有些不相信,结果试了试竟然真的特别好用。就是那个没有香味的肥皂也比胰子好用一百倍。”

  一个跟高倩倩长的有几分相似的贵妇说道,正是陆太守的夫人,高家大小姐。

  “要是这样,倒也是个稀罕物,临走带上一些也不枉跑这一趟。”

  又一个贵妇跟着说道。高倩倩跟玉娘坐在最边上,两个人悄悄说着什么。她们两个年龄最小,贵妇们搭话她们根本插不上嘴,索性自己说自己的。

  忽然,一个贵妇盯着玉娘的眼再也挪不开了。

  又像是犹豫了很久,最后确认了什么,走了过来。

  “这位小姐有些面生,不知是哪家小姐。”

  玉娘抬头看了一眼,众贵妇也有些诧异,这才注意到玉娘,同为女人也都不由感叹玉娘的美。

  本来以为出了个高倩倩就已经很难得的,竟然又看见个如此绝色的女子。

  不过看她穿的衣服,虽然也算华贵,但明显跟在座的众贵妇还是有所差距。

  “玉娘是我的好朋友,今天是来找我的。”

  高倩倩也觉得这贵妇脸色不对,赶忙打圆场。

  那贵妇却不理会,死死盯着玉娘的脸。

  “柳夫人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还妒忌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不成?”

  旁边几个贵妇打趣道,她们几个熟识,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倒也没什么。

  那柳夫人似乎什么都没听见,犹自盯着玉娘。

  一边的高倩倩也发现不对了,玉娘的眼神明显有些躲闪,低着头也不敢抬头看。

  仔细瞧瞧,这柳夫人面目里跟玉娘倒是有几分相似。

  难道……

  没等高倩倩说什么,后宅的宴席也开始了,父母在京城有要事走不开,作为未出嫁的长孙女,她得主持宴会。

  众贵妇都跟着丫鬟离开了房间,只有玉娘和那个柳夫人没动。

  见人都走了,柳夫人有些不敢相信的轻轻唤了一声。

  “玉儿?”

  玉娘听到这个称呼,身体忍不住得抖动,眼泪嗒嗒的往下掉。

  柳夫人此时那还不明白,玉娘正是她想的那人!

  “你真是玉儿!你这些年都去哪了?”

  柳夫人眼里也涌出眼泪,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对着哭了起来。

  “小姑……”

  玉娘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段似乎是前世的记忆在玉娘脑海里铺展开来。

  高倩倩好一会儿才看见玉娘和那柳夫人出来。玉娘和那柳夫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眼睛都有些红肿。

  知道现在不是问得时候,安排她们入席,高倩倩还要去请爷爷出来。

  高府前院,陈启无奈的坐在末席。那青年还是时不时阴冷的扫他两眼,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

  高源正跟一众官员扯皮,高老爷子没出来谁也不能动筷子。

  ……

  王胜坤觉得自己眼花了,他竟然看到了一个本该死了的人。

  大概半年前,他来过青州一次,为的是去出阳县红袖阁追寻何姑娘。

  结果那个出阳县令的儿子,一个死肥猪,告诉自己有个俏妇人,长的跟花儿似的。

  自己对处子一点感觉都没有,却独独喜好良家妇人,听了自然欣然前往。

  本想花点钱,结果那叫陈启的书生死活不肯,争执之下自己一不小心被那书生撞了一肘。

  那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撞一下自然也没什么力道,只是太过耻辱。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王胜坤直接用真气郁结了陈启的气血。

  结果后来那小娘子出来,以他多年的经验,一看就是个处子。顿时没了兴趣。

  不过按说那陈启应该早就死了,如今这个坐在大堂里的人又是谁?

  看到陈启的一缕白发他也怀疑过是不是长的很像的两个人。

  但是很快被自己否定,这个世界上可能有长相极其相似的人,但是绝对不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哪怕是双生子也不会完全相同!

  这就是当时那个本该死去的书生陈启!

  不知道后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没死!

  这个贱民,竟敢跟他动手!仇恨一旦结下,就会像一颗种子,越扎越深。

  这个青年正是当时打伤陈启的京城王家二少爷!在他的世界观里,陈启这种寒门,反抗他就是侮辱他!

  “今日是家岳八十大寿,陆某在这里感谢诸位大人诸大家族的到来,还请诸位尽兴,如果有什么感到不满意陆某先在这里说句抱歉。

  家岳年纪大了,身体不适行动不便,各位请先就席,一会儿就来。”

  众人也都表示了解,毕竟高老太爷年事已高,八十岁的老人,怕是走路都得有人扶。

  只有陈启扯扯嘴角,他没多久前才见了高老太爷,身子骨硬朗得很。

  再想想高老爷子奇怪的性情,指不定现在内宅出了什么幺蛾子……

  高府,高老太爷房间。

  “爷爷!你就穿上吧!这都是过寿的规矩!”

  “我不穿!谁爱穿谁穿!我都八十了,还穿的跟个小郎君似的,前边还绑个花!

  知道的说我过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娶媳妇!”

  果然,高老爷子不但不是行动不便,反而硬朗异常,还指着一身红衣服急得跳脚。

  高倩倩在一边急得直跺脚,高源的脸上也有些无奈。

  按道理来说,八十大寿那可是大大的喜事,该穿一身红袍,更有甚者会绑个大红花。

  不过看起来确实有点像新郎官,高老爷子死活不穿。

  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是在战场上直来直去的丘八,虽然老来喜欢看书,但怎么也改不掉这暴脾气。

  眼看寿宴都开始了,高倩倩只好恨恨跺跺脚,放弃了让高老爷子换衣服的想法。

  她跟高源一人一边,“扶”着活蹦乱跳的高老爷子缓缓向前院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