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醒来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298 2019.12.11 12:03

  司尧乾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现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嘴里塞着他平时擦脚的布,逼仄的空间里全是药材,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大不了难受点。

  当年跟老爹躲齐国兵祸的时候,他连泔水桶也待过。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司尧乾整个人是倒着的,头朝下……

  他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不就是没出诊吗?

  这冰天雪地的,哪里没有受伤得病的人?出阳县也有不少。

  想到这帮泥腿子,司尧乾就忍不住流眼泪。自己虽然名字叫死要钱,但真心没多要啊。

  要他出城,听说大概得两个时辰的路,要十两银子过分吗?

  再不济给个三五两他也就出来了,想到那个五十多岁的半大老头,拿出是个大钱在柜台上一字排开……

  年龄也不小了,能要点脸吗?

  陈家村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日落之前回到了村子……

  “坏了!俺忘记把这老头倒过来了!”

  一直到了村正家,后知后觉的刘二叔这才想起来那老郎中一路上大头朝下。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从青州城到陈家村,又从陈家村到出阳城一个来回,刘二叔几乎两天一夜没睡觉,换成谁脑袋也迷糊了。

  几个汉子脸上也露出尴尬的表情,他们也忘了……

  赶忙把司尧乾从麻袋里倒出来,一把扯掉他嘴里的布。

  “呕!”

  司尧乾趴在地上吐了个昏天黑地。

  吐了好一会儿,司尧乾这才缓过劲来。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点上午的样子,发髻早已散开,脸憋的通红,嘴角还有一些没擦干净的秽物。

  他顺手接过来陈六子递过来的抹布擦了擦嘴,又见是自己那块擦脚布,狠狠地丢在一边。

  几个男人的表情皆有些讪讪。

  “走吧,去看看病人。”

  司尧乾有些无奈道,没办法,人到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自己要是不看病,怕是明天就要躺着回去了。

  况且,司尧乾怎么说也是个郎中世家,医者仁心,既然来都来了,怎么说也要看一看。

  刘二叔几人显然没想到这死要钱的老头竟然不记仇,一时间竟没有反应。

  “还不快去!不是说病人高烧一天了吗!”

  “啊……啊……对,这边这边。”还是陈启二大爷老村正反应了过来,连忙给司尧乾带路。

  此时里屋几个女人还手足无措着,陈启昏过去之后再也没醒过来,一脸的灰败。

  倒是玉娘的烧退了下来,虽然还没醒,呼吸却缓和下来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

  司尧乾跟着老村正进屋,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白了一缕头发的陈启,大吃一惊,赶忙走到床前,捉起陈启的手来就要号脉。

  “错了!错了!是那女娃娃发了烧!”

  老村正在一旁急道。

  司尧乾斜睨了他一眼,就是这半大老头,上午大模大样地排了十个大钱,自己这才恼怒到撵人。

  “那女娃没事了,估计再睡一个时辰就能醒了。”

  老村正这才发现玉娘的脸色已经好看起来,倒是陈启看起来更严重!

  “唉,这少年郎怕是难熬了,他亏损了大量血气,就算以后恢复过来,也伤及了根本,大损寿元啊。”

  司尧乾摇了摇头,陈启的血气亏损程度,是他平生仅见,到了这个程度还没死,本就是一种奇迹了。

  “他是怎么把气血亏损成这样的?”忍痛给陈启喂了一颗祖上传下来的药丸,司尧乾这才回头问道。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的也说不清楚,最后还是刘二婶出来告诉的司尧乾。

  “就亲了个嘴儿就成这样了?”

  司尧乾脸上满是黑线,真是山村愚妇!

  难不成那女子是妖怪,专吸人阳气?

  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司尧乾也实在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若非他祖上传下来几颗补气血的药丸随身携带,这少年怕是醒过来都难。

  眼看天已经黑了,司尧乾也没法回去,只好在这里将就一晚。

  老村正连忙收拾出一间屋子,这可是以德报怨的仁医啊,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敬意。

  今天老村正他们进城的时候,留在陈家村的人都回家看了看,果然所有房子都塌了,所有人都惊的一身冷汗,要不是老村正,只怕陈家村已经不复存在了。

  各家都从倒塌的房子里收拾出了有用的东西,扎堆在老村正家附近扎起了简易的棚子。

  积雪是清理不动的,勉强清理出一条路来,到了晚上倒也能住人了。

  要不是所有人都出去搭了棚子,怕是也匀不出来给司尧乾的房间。

  晚上陈家村的所有人都聚在外边,做起了大锅饭,一起吃着下午刚从出阳县买回来的粮食。

  因为大雪,粮价直接翻了几翻,好在一村人凑钱,也凑出来几天的粮食。

  虽然还不知道后边怎么办,但是起码终于能吃上顿热乎饭了。

  司尧乾没有出来吃,端了一碗饭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实在不想看见老村正那张长的像十个大钱的脸。

  此时屋里的玉娘缓缓醒了过来,玉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跟相公厮守在一起,还生了个孩子。结果一睁眼,相公就躺在自己眼前。

  只不过怎么相公的脸色这么差,头上还生了一缕白发。

  陈启像是跟玉娘约好了一般,眼皮颤动几下,也睁开了眼睛。

  看着躺在身旁的玉娘正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玉娘!你终于醒了……”

  陈启一把把玉娘搂在怀里,想起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竟像几年那么长。

  “相公!”

  被陈启搂在怀里,玉娘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把脸贴在了陈启胸膛上。

  又反应过来陈启说的话,这才发现这里竟然不是自己家。

  “相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启搂着玉娘,觉得自己受再多的伤也值了,缓缓跟玉娘讲起来这两天的事。

  听到陈启跑到倒塌的家里挖出那个木盒的时候,玉娘才发现陈启面目全非的手。

  “相公……”

  玉娘的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傻,玉娘就是死了,你也不能伤害自己啊。”

  陈启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又给接着讲下去。

  陈启没有说自己用气血开集装箱的事,只是说自己好不容易弄到了药。

  玉娘看着他灰败的脸色,干裂的嘴唇,还有额角那一缕白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陈启不说,玉娘也不问,只是眼泪再也停不住了……

  “咳咳!”

  听到咳嗽声,陈启他们才发现门口多了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

  玉娘红着脸,擦了擦眼泪,赶忙从陈启身上爬了起来。

  “相公,我出去看看刘二婶她们,顺便给你拿点吃的。”

  玉娘从床上下来,逃也似的出了门。

  “果然国色天香,怪不得少年郎为他差点丢了性命。”

  “你谁啊?”陈启见这老头打扰了自己的好事,没好气的说道。

  司尧乾见他这态度,胡子不由得往上翘,这村里都是些什么人?

  以往他去别处出诊,哪个不是好酒好菜的照顾,一口一个“司神医”。

  反倒是自从遇到这劳什子陈家村的人,一个比一个横,老的排大钱,大的打人,如今这被他救了性命的小子,说话也呛得很。

  若不是这里是出阳县下辖,司尧乾还真以为自己到了哪个土匪窝。

  “老夫是谁?老夫是救你的人!要不是老夫祖上传下来的气血药,你以为你还能有机会跟那小姑娘说话?”

  司尧乾说着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怜自己那药,是真的用一颗就少一颗啊!

  陈启听他这么说,也没反驳,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陈启自己知道,是真的拼尽了气血,倘若不是这老头的药,哪怕不死,也不会这么快醒过来。

  “抱歉,晚辈刚刚醒过来,头还有些懵,冒犯了老先生,还请恕罪,多谢老先生救命之恩。”

  陈启也有些羞愧,用了人家的药还这么不客气,实在是不该。

  “算了,老夫本就是郎中,行医治病是本分,况且药医不死病,你能醒过来是你自己的本事,我只不过是稍微帮了一下而已。”

  司尧乾见陈启态度诚恳,神色也缓和下来。

  又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这气血到底是怎么回事?平常人再怎么消耗,也不会一下子亏损这么多,况且我听说那姑娘上午还高烧不断,怎么忽然好了?”

  “玉娘大概也是有福之人吧,她受了太多苦,老天也不想夺了她的性命。”

  陈启左右言它,就是不回答气血的问题。

  司尧乾见他不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不在多问。明日清早还要赶回去,还是早早睡了吧……

  见司尧乾除了房间,玉娘这才端着一碗粥过来。

  外边叔婶听说陈启醒了,知道他跟玉娘有很多话要说,也不进来打扰他们,也都早早回了棚子,这大冷的天,雪化不了,房子也塌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此刻,陈家村众人的经算是念到一块去了……

  陈启看着玉娘送来的粥,说道:

  “玉娘,你也两天没吃饭了,也过来吃点啊。”

  “我刚才在外边的时候吃过了。”

  玉娘看着他吃饭也忘不了先问自己,心里更暖了,看着他憔悴的样子,鼻头一酸,眼泪又不争气的出来了。

  陈启正大口喝着粥,眼看着玉娘又哭了起来,不由得着急道:“怎么了,玉娘?”

  “相公……我听……我听他们说,你为了救我,伤了气血,以后……以后都有损寿命……”

  玉娘啜泣着,心里悲痛欲绝,你怎么这么傻?

  陈启看她那为自己担心的样子,觉得自己一身的伤痛都值了,把玉娘拉到床上,轻轻搂着她,温柔地说道:

  “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皆言腊月狐裘紧,

  谁道寒冬不暖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