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收徒?收小弟?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61 2019.12.19 09:00

  第二天一早,陈启还没睡醒,就被粗暴的敲门声吵醒。

  “哐!哐!哐!”

  “来了,谁啊?”

  陈启一开门呼啦啦进来一群人,吓得他连忙往后跳了一步。

  “就是你小子把杨彦峰他们几个臭小子打了?”

  当头一个是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中年模样,脸上带着嗜血的气息,剩下几人看起来也都是满满的剽悍气。

  再看看几人身后跟着的畏手畏脚的几个“猪头”,可不正是昨天被他一顿收拾的国子监“四小虫”吗。

  “不错,是我。”

  陈启心里也有些戚戚,这是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过来!跪下!”

  陈启听他大喝还以为是说自己,刚准备反唇相讥,结果杨彦峰四人耷拉着脑袋一个个的跪到了他面前。

  “哐!哐!哐!”

  结结实实三个响头,看的陈启都觉得疼。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陈启有些搞不明白情况,这不是来寻仇的?

  那大汉看了陈启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瓮声瓮气的说道:

  “我将门子弟,一口唾沫一个钉,干不出毁约的腌臜事!”

  “其实我只是玩笑,都是国子监同学,何至于此。快起来吧。”

  这个面子陈启还是得给的,人家爹都来了,还打着小心思可就有点过了。

  杨彦峰四人听了脸上自然是喜不胜收,谁愿意给人当徒弟啊!还是个同龄人,身体一动便要起来。

  结果那杨家大汉一声大喝,一脚又把他踹翻在地。

  “给老子跪好!老子说了,一个唾沫一个钉,跟人打了赌,就给老子愿赌服输!”

  其他几个人明显也是这个意思,板着脸,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个人。

  陈启在一边都看的冷汗涔涔,这也太彪悍了……

  “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令郎几位在下就收下了,快起来吧。”

  杨彦峰偷偷看了看后边的父亲,见他点点头,这才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

  “我们走,你们四个留下!”

  几个中年大汉,来的快去得也快,让杨彦峰四人拜了师之后就匆匆离去。

  留在陈启这里的四人也不知道该干嘛,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陈启看他们便秘似的表情也忍不住发笑,这四个人哪还有昨天那嚣张的模样,现在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坐吧,跟你们谈谈。”

  陈启随意坐在床上,杨彦峰这“四小虫”挤了挤,两个板凳勉强坐下。

  “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给我当徒弟,其实我也不想收你们。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是不想收,可是你们家里逼着,我也没办法。”

  陈启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他的心里在呐喊。

  我愿意!

  “咳咳……这样吧,以后出门不用说是师傅,叫我大哥就行。”

  听陈启这么“通情达理”,杨彦峰四人心里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要是他们走在大街上,左一口徒儿右一口徒儿,他们可真的在京城混不下去了。

  “大哥!”

  四个人心里对陈启“大哥”这个称谓还是很认可的,毕竟功夫也见识了,自己几人确实不是对手。

  “那好,既然如此你们以后就跟着我混吧。现在出去给我把门,我要穿衣服!”

  杨彦峰这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陈启只穿了一身里衣,赶忙告罪带着三人出去。

  陈启已经看出来了,对付这种小愤青,就得跟他们说话说得像混混,杨彦峰他们这个年纪,古惑仔情结最为严重。

  陈启穿了衣服带着四个小弟就出了门,还真有点古代版大哥大的感觉……

  路上百姓见他这副架势,妥妥的膏粱子弟啊,纷纷给他让路。

  陈启回头看看自己身后跟着的杨彦峰几人,虽然鼻青脸肿,但也人高马大威风凛凛。

  怪不得这些纨绔出门都要带一群前呼后拥的仆从,果然跟平时不一样。

  远远的,陈启就看见了昨天在街上欺男霸女遛狗的方家少爷,这小子鬼头鬼脑,看到陈启看过来,赶忙溜走了……

  陈启没去理会,虽然自己现在“实力大增”,但也不好第一天就带着杨彦峰他们打架斗殴吧。

  杨彦峰几人跟在陈启身后,也看见了远处的方维新,平时他们就看不起方维新这种遛狗玩女人的纨绔,矛盾自然不少。

  本来已经要提醒大哥准备打一架了,结果对方只是远远地看见陈启就灰溜溜的跑了。

  而且看那架势明显是怕极了陈启,简直就是老鼠见了猫。

  杨彦峰四人见这刚拜的老大竟然有这种威名,也觉得自己给人当小弟也没那么丢人了,挺了挺胸膛,反而隐隐有些自得起来。

  看见没?我大哥!

  几人彻底服了陈启,还主动替陈启拨来熙攘的人群,妥妥的四个狗腿子。

  方维新觉得自己真是贱,昨天都已经知道是太子殿下了,今天早上又好死不死的怀疑。

  结果远远看见,太子殿下身边,杨彦峰那四个混蛋像狗腿子似的跟在他身后。

  这不是太子殿下还有谁有这种威势?

  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耳光,方维新暗暗发誓,谁跟自己说那不是太子殿下,自己一定打死他!

  处在这当中的陈启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只是忽然觉得这四个小弟更加殷勤了。

  国子监已经烂了,陈启今天再次闻到了这座几百年衙门的腐朽气息。

  虽然它有着新刷的漆,新修补的学堂,新的一切。

  但是它还是烂了,在根上,在人心里。

  堂堂国子监,竟是镀金之地,根本就没有先生来上课,只要每天来画押点卯,就可以随意去留。

  陈启带着小弟大摇大摆的点了卯,在众人惊掉眼球的目光里,被簇拥着,扬长而去……

  “彦峰啊。”

  “在,大哥,什么吩咐。”

  杨彦峰此时哪还有将门姿态,俨然一副狗腿子模样。

  “京城最大的青楼在哪?”

  “大哥!你要去青楼!”

  四个小弟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咽了口唾沫。

  这倒轮到陈启惊讶了,这四个货,十六岁了不会还没去过青楼吧?这可是豪门子弟,十二三岁逛窑子也都很正常。

  “你们,没去过?”

  陈启试探着问道,结果四个人齐刷刷的摇头。

  “我们是将门,对这种事家里管的严,十八岁之前不能泄了元阳,坏了身子骨。”

  还是唐玉麟给陈启解了惑,这四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还真没去过。

  “也不知道在哪?”

  “知道是知道,但是我爹……”

  杨彦峰还没说完就让陈启踹了一脚,一个趔趄打断了话。

  “恩师如父没听过吗?我的话跟你爹一样,走!”

  四个少年起初有些害怕,但是走到半路上又有些兴奋。

  哪个少年不怀春,如今他们这个年纪,正是荷尔蒙爆棚好吗。

  至于陈启,当然不是要去逛窑子,他要快速了解京城的所有事,最好的地方当然是秦楼楚馆。

  没多久,陈启就在四个荷尔蒙少年的带领下到了……

  “红袖阁”三个大字,有些熟悉,半年前,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正是在红袖阁中。

  不得不说有时候缘分真的很奇妙。

  陈启有些怜悯得看着自己的四个小弟。

  这四个荷尔蒙少年怕是今天不能如愿以偿了,红袖阁里肯定全是男人,至于小姐?

  人家卖艺不卖身,怕是裹得比家里厨娘还严实……

  陈启也不管这么多,迈腿进门,他是来打听消息的,又不是真逛窑子……

  果然,整个红袖阁,来来往往的都是男人,至于那些清倌,自然是不露面。

  哪怕是弹琴鼓瑟的姑娘们,也都隐于屏风之后,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模糊身影。

  杨彦峰四人是没有来过这种烟花之地的,只是听别人说过。

  只见杨彦峰四人做了个让陈启无地自容的动作。

  四个人像是土财主身边的打手似的,一边给陈启拿板凳,一边大喊:

  “来人!把你们这儿最红的姑娘叫上来,给我大哥尝尝鲜!”

  看着这几个愣头青,周围满堂的士子大声嘲笑起来。

  哪来的土包子,找姑娘找到红袖阁来了。

  陈启也羞得满脸通红,就不该带这四个愣头青。

  杨彦峰几个只是没来过,又不是真的傻,也看出来自己可能办了蠢事。

  脸色讪讪的看着陈启,陈启看着他们一脸无辜的样,也不知该怎么说,无奈的挥挥手,带着四人灰溜溜得坐到角落去了。

  这么一场乌龙,谁也没当回事,因为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今天可是红袖阁何姑娘亲自出来。

  陈启坐到角落,身边坐了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面容俊朗,看起来平易近人又带着些逼人的贵气,松散疲懒里还带有几分精干。

  陈启搞不懂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种互相矛盾的气质。

  他在打量这少年的同时,这少年也在打量他。

  显然他也看见了刚才陈启进门那尴尬的一幕。

  “在下陈启!”

  “在下李庆之!”

  两人同时开口,竟有些默契,也不由同时笑了笑。

  互相也有了些好感,忍不住互相攀谈起来。

  就在陈启跟这李庆之谈话的时候,将门“四小虫”正坐在一桌,眼巴巴地看着屏风后边,一脸傻笑地咽唾沫。

  我们也是逛过窑子的男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