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你给老子开!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336 2019.12.10 12:02

  “启哥儿!启哥儿!”

  陈启听着有人在叫自己,声音听起来像是刘二叔。

  自己还活着吗?

  是了,自己躺在雪地里万念俱灰,伤心过度之下晕了过去,应该是刘二叔找了过来吧……

  可是,没有玉娘,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

  “你这夯货!你没见启哥儿浑身伤,你动作还这么大!”

  这是……刘二婶?

  “刘哥,你这马还能骑吗?得赶紧给玉娘去城里请郎中,这孩子快撑不住了。”

  四叔的声音……谁?

  玉娘?

  玉娘!

  一屋人看到陈启猛然睁开眼睛!

  这儿怎么这么多人?

  却来不及想这么多了,玉娘好像情况不妙!

  “玉娘呢!玉娘在哪!”

  陈启嘶哑着嗓子,强撑着爬起来。

  “嘶——”

  陈启这才意识到自己血肉模糊的双手,果然十指连心。

  却顾不了这么多了,玉娘呢?

  “玉娘在哪!”

  陈启满脸血污,看起来面目狰狞可怖,加上因为着急的语气,配合他哭的嘶哑的喉咙,着实有些……怕人?

  “哇——娘……娘……”

  几个孩子被他吓得直接哭了出来。

  孩子的哭声让几个叔伯从呆滞中缓过神来。

  “里……里屋……”

  这孩子,刚才还一副活不了的样,怎么忽然精神起来了……

  陈启顾不上浑身疼痛,踉跄着冲进了里屋,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玉娘。

  玉娘!

  玉娘真的还在!

  一股死后余生的巨大幸福感充斥在他心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对!刚才听四叔说玉娘撑不住了……

  陈启看着玉娘不正常的脸色,刚刚的幸福感又瞬间无影无踪!

  冲到床前,陈启已经结痂的手轻轻试了试玉娘的额头。

  “嘶——”

  怎么这么烫!

  看玉娘这样子,像是已经烧了很久了,陈启的心沉了下来,现在就是去县城也来不及了!

  “相公……”

  “相公……你不要走……”

  听着玉娘的胡话陈启的心像是被狠狠地攥了一下!

  怎么办?

  怎么办!

  对了!

  仓库!

  陈启依稀记得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医药类”的小集装箱!

  根本等不及找地方坐好,陈启直接进入了仓库!

  “砰!”

  陈启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外边的几个婶娘听了声音,赶忙跑了进来,一眼看见了倒在地上没有意识的“陈启”。

  “作孽啊!这该死的天,让两个孩子少受点苦吧!”

  这些纯朴的农村妇女,看着倒在地上的陈启,眼泪就忍不住往外流。

  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如今日子刚刚有些起色,怎么摊上这么些事。

  只希望自己家那口子路上走快些,早点把郎中请来……

  陈启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也不关心。

  如今大雪虽然停了,但是厚度都有半人高。

  且不说去请郎中这一来一回要花多久,人家又肯不肯来,就是来了也不见得能治好玉娘。

  在这个医疗卫生极其简陋的年代,发了高烧几乎就宣布了死亡!

  中药的药性太过温和,根本退不了玉娘的烧!

  只有后世的高效退烧药,或许还能把玉娘的烧退下来!

  陈启的目光不断搜寻这,终于找到了那个医疗类的集装箱!

  这个集装箱只有其他集装箱的一半大小,而且只有一个。

  陈启连忙过去开门,结果,纹丝不动!

  陈启仔细看了看进度条,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该死!

  怎么办?

  怎么办!

  陈启心里一股火气上涌!

  “哐!”得一声锤在这集装箱上。

  陈启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进度条好像比刚才多了一些!

  又仔细看了看,确实涨了!

  虽然只有大概千分之一,但确实涨了!

  是他体内的真气!

  虽然陈启早就怀疑可以通过真气来打开,但之前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他也就放弃了。

  陈启赶忙引导真气往仓库送,但是却没有一点用处。

  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到玉娘越来越虚弱,陈启不由心中大急,无边的怒火再次袭来,一拳再次捶打到集装箱上。

  忽然,进度条肉眼可见的跳动了一下,足有百分之一!

  难道这集装箱也犯贱?不打不给面子?

  陈启忽然有种说不清的怪异感。

  试着又轰出几拳,进度条却再也没了反应。

  也不是!

  陈启经过这一会儿,逐渐冷静下来,回忆着之前那两拳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刚才怀着满腔怒气,愤然出拳,难不成是因为气愤?

  陈启仔细想了想,终于发现了不同!

  自己之前的两拳,因为怒气,轰出的不仅是真气,还有融在真气里的气血!

  陈启试着用真气带动全身气血,涌入集装箱。

  果然,之前一直不动的的进度条肉眼可见的涨了起来!

  一见有门,陈启再次加大真气的流动,带着他的气血源源不断的涌动起来!

  气血,中医指人体内气和血的统称。

  中医认为气与血各有其不同作用而又相互依存﹐以营养脏器组织﹐维持生命活动。

  说白了,气血就是人的根本,略微损失没有任何问题,很快就能补回来。

  所以之前陈启的仓库能够通过他偶尔逸散的气血慢慢开启。

  但是凡事有度,不能竭泽而渔,气血一旦亏损过多,就难以恢复!

  即使恢复了,也已经伤及根本,有损寿命!

  陈启已经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一阵阵虚弱的感觉侵袭着他!

  不能倒下!

  玉娘还在等着他救命呢!

  看着已经涨到百分之八十的进度条,陈启无论如何也要打开它!

  之前他以为玉娘被埋进了废墟,那种无与伦比的痛,陈启不想再尝了!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他就绝不会放弃!

  哪怕是死!

  ……

  外界,村里的女人们把陈启抬到了床上,跟玉娘躺在一起。

  可怜这俩孩子,一个累的发了高烧,一个满身的伤加上悲伤过度昏死过去。

  几个女人急迫的等着男人们回来。

  唉,这场大雪,不光苦了这两个孩子,她们也没好到哪里去。

  房子都塌了,如今一百多人缩在村正家里,连吃的都快没了。

  “咳咳……咳……咳咳!”

  忽然,躺在床上的陈启剧烈的咳嗽起来,又接着吐了一口黑血。

  陈启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没了血色,一片灰败。

  陈启额头上的一缕头发瞬间瞬间褪去了黑色,变成一缕银丝!

  陈启终究还是伤了根本!

  “启哥儿!”

  “狗娃子!”

  刘二婶和一众村妇吓得一声惊叫。

  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七手八脚的收拾着陈启吐出来的黑血。

  刘二婶看了看外边依旧阴沉的天。

  这夯货!怎么还不回来!

  ……

  “二哥,你先回去吧!村里还得你照顾着,我们几个比你年轻点,还抗冻!”

  陈六子一边从雪里巴拉出一条路,一边跟身旁已经累的气喘嘘嘘的村正说道。

  “放屁!都是俺们自家的孩子,这事能耽误的起么?”

  村正按辈分是陈启的二大爷,今年五十多岁了,累的气喘吁吁,听了陈六子的话急道。

  陈六子也不再说,因为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陈家村,虽然也是各家过各家的,但始终是一家人,整个村姓陈的都没出五代。

  陈六子听村里老人说,他们陈家村迁来出阳县也没几十年。

  所有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给玉娘请郎中,再不去县城他们连吃的都没了!

  一众男人,沉默着向出阳县城巴拉过去。

  ……

  陈启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只剩下不断催动真气的执念。

  玉娘!

  等我!

  你给老子开!

  “咔!”

  随着一声脆响,集装箱的门终于打开。

  陡一卸力,陈启差点就此晕了过去,但是他还是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

  玉娘还在等他!

  来不及仔细查看到底有什么,陈启急忙在里边翻找退烧药。

  找到了!

  高效退烧药!

  陈启的意识立马回到外界。

  “玉娘……”

  亏的把他跟玉娘放在同一处,不然陈启怕是没有力气再走一步!

  一众村里女人见陈启醒来,不由松了一口气,刚才陈启吐的那口黑血和瞬间白了一缕头发的诡异景象吓坏了她们。

  玉娘还在昏迷,这样没法吃药!

  陈启手里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把药溶在水里。

  自己用嘴渡给她!

  在一众妇女瞠目结舌的目光中,陈启吻上了玉娘的唇。

  温润的触感他根本无心感受,现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件事。

  玉娘,该吃药了……

  终于,完成所有事之后,陈启心弦一松,忽然一阵天转地旋的眩晕感袭来,陈启眼前陷入了黑暗。

  “启哥儿!”

  “狗娃子!”

  又是一阵惊叫!

  ……

  此时,出阳城,济世堂。

  “出城?不行,不行!这种鬼天气,谁知道出去了还能不能回来!”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坐在柜台后边,正跟几个狼狈的庄稼汉吹胡子瞪眼。

  这几个庄稼汉正是陈家村的几人,他们一路趟雪而来。

  “老爷子,救人如救火啊!”

  陈六子急忙说道,他们出来有一上午了,也不知道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不去!药医不死病,听你们说那小姑娘都高烧一天一夜了,我去了也救不了。你们赶紧走吧!这时候回去,说不定还来得及说几句话。”

  那老头死活不去陈家村,说着还要撵人。

  “你!”

  陈六子简直要气疯了,这老头明明就是嫌他们给的钱少!

  他们刚进来的时候,这老头可不是这么说的!

  “呦,几位看什么病?

  只要没死我司尧乾就能给救回来!”

  还真是死要钱!

  忽然,刘二叔动了,几人谁也没看清,“砰”的一声闷响,那老头应声倒地。

  “抬着他回去!”

  刘二叔一记手刀,打昏了老头。

  虽然这样很不道德,但是人命关天,也只好如此了!

  几人把司尧乾装到麻袋里,又往麻袋里塞了些干草,以免被人看出来里边装着人。

  刘二叔背着麻袋,几人从济世堂出来,又转去买了些粮食,这才急急忙忙赶出城。

  沿着之前清出来的小路,小跑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