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 历史

    类型
  • 2019.11.25上架
  • 33.01

    连载(字)

580位书友共同开启《儒雅随和小书生》的历史之旅

弟子诸葛明白 学徒小娟娟的杰宝宝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悲催穿越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11 2019.11.24 20:56

  “陈家小哥不会是死了吧?”

  “真可怜,要不是他爹娘走的早,陈小哥现在说不定也是个秀才公了吧?哪还能落到今天这地步?”

  “要我看呐,都怪他家玉娘命不好,克死了公婆,现在又克死丈夫……”

  “嘘!你小点声,听说这次就是京城来的公子哥看上了他家玉娘,陈小哥才被活活打成这样!”

  ……

  什么鬼?谁被打死了?

  这浑身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眼睛怎么睁不开?眼皮好重!

  还未等仔细思考,一阵抵挡不住的睡意袭来。耳边的琐碎声音渐渐消失,陈启再一次陷入昏迷。

  ……

  再一次醒来的陈启终于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他,嘴巴微张,一道可疑的弧线从嘴角滑落也丝毫没有察觉。

  什么情况?陈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张破桌子,两条破凳子,桌上一盏未点的油灯。头顶是透着光的茅草屋顶,自己躺在破烂窄小的土炕上,盖着一床硬的跟石头似的棉被。

  这是拍电视剧呢?陈启感觉好像全身骨头都骨折了,稍微挪动一下都疼得要命。

  他明明记得自己昨晚是去京津码头接同学,然后在附近路边摊吃烧烤,喝了很多酒……

  等等!

  陈启想起自己好像喝多了非要去码头尿尿,哥几个拉也拉不住。

  结果一头栽进海里,没了意识……

  不会是顺着海漂到哪被救了吧,那真是谢天谢地!

  陈启在心里狠狠发誓:再喝酒我是狗旺财!

  微微缓过神来,他才发现土炕边上还趴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看起来像是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模样倒是颇为清秀,虽然穿了一身破旧的短衣,但浆洗得很干净。

  似乎是因为陈启的挪动惊醒了她,睁开眼睛时眼睛里还有短暂的迷茫。

  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惊喜道。

  “相公,你醒了!太好了,谢天谢地……都怪玉娘……要不是玉娘相公也不会挨打……”

  说着眼泪就不要钱似的流了出来,惊喜也很快变成了自责。

  “美女,你们这是拍什么戏?我怎么会躺在你们剧组?昨天……”

  那少女听了他奇怪的话,满脸惊讶,又很快转到惊慌,最后脸色苍白起来,眼泪又止不住得流了下来。

  陈启问着问着自己也停了下来。

  这声音!这是谁的声音?

  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

  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干什么?

  内心的致命三连没人回答他。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会吧?

  强忍着疼痛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双手颤抖地慢慢伸向眼前。

  看着明显比自己小一号,而且更加白皙修长的双手,陈启明白了。

  自己应该是真的穿越了!

  ……

  与此同时,二十一世纪,京津市。

  “最新报道,昨夜10:43,京津地区发生地陷,京津码头大半及其附近的京津图书馆塌陷,目前造成二十一人受伤,一人失踪。”

  ……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天时间了,陈启还是没有完全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但是从最初的惶恐不安,再到窃喜兴奋,最后到无奈冷笑,他已经基本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确实穿越了。

  前世的自己应该真的在海里淹死了。每当想到这里,陈启都忍不住嘴角抽搐。

  死得也太不光彩了吧!

  尿尿淹死?

  但是他也很幸运,在机缘巧合之下借着这个跟他同名同姓的倒霉蛋重生了。

  同时他也获得了穿越大佬必备的作弊道具——图书馆书架一个。

  天知道他刚发现书架上满满的历史资料有多么兴奋!

  大有“历史在手,天下我有”的心情。

  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轻轻松松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

  当他问起玉娘如今是哪朝哪代,何年何月时,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无情的打碎了他的梦,他咬牙切齿,嘴角都快要抽到耳根了。

  大齐?元和二十一年?

  天下四分?

  我要这历史有何用?

  吓得玉娘脸色发白,赶紧往外跑。

  显然,之前陈启的问题和表情吓坏了玉娘。

  这不没多久,村里唯一的大夫——妙手回春陈老汉。就被请了过来。

  “三叔公,我家相公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早上问我是谁,还问他自己是谁,还说一些奇怪的话。刚才竟然问我现在是何年月,都怪我……您……您赶快给瞧瞧吧。”

  人还未到,便听见玉娘夹杂着哭腔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虽然自己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小媳妇,但是陈启还是不由得心里一暖,有多久没人这么关心过自己了?

  十年?二十年?还是从来就没有过?

  自己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每天吃不饱穿不暖,受人指点,惹人白眼,还不到十八岁就被孤儿院赶了出来,没有家,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这么多年一直打工兼职上学,独来独往,一直到大学才认识了三两个朋友,更别说女朋友了。

  终于熬到今年要毕业了,却没想到意外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想到前世,他不由得又陷入了回忆。

  “相公,相公!”

  玉娘焦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陈启终于回到了现实。

  此时玉娘已带着晃晃悠悠的三叔公到了土炕前,眼中是化不开的担忧。

  “相公……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记起来什么了吗?”

  玉娘看着神情恍惚的陈启,不禁又心疼又自责,轻轻捧起他的手,眼泪又要往下落。

  小手触及他的掌心时,小手上的茧子,又让陈启微微有些失神。

  “你……我……”

  他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玉娘,他已经不是“自己”了。

  难道告诉她自己已经死了?

  恐怕自己这么说了,立马会被当成疯子。

  “咳……咳……狗娃子这是咋了?还认识三叔公不?”

  三叔公扯着干巴巴的嗓子在一边插话。

  “不过,玉娘啊,这次不管看不看出来啥,三叔公的三文跑腿费还是得收的,咳咳……嗬……唋”

  陈启这才把目光投到这个干瘪老头身上。

  老头眼皮因为皱子半耷拉着,脸上皱得跟风干的橘子皮似的,穿着一身油得发亮的破棉衣,坐在一边的破木凳上,随便扣了扣鼻孔,随手往木桌上抹了抹。

  看得陈启脸色一黑。

  这老货谁啊?!

  “不认识!你谁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陈启没好气地回答,这破烂的屋子,像是能付得起钱的样子吗?

  嗯?

  老头显然愣住了,完全没想到陈启会这么说,眼神也收起些敷衍。

  要知道,以前的陈启读过一些书,骨子里很有些酸劲,定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狗娃,你真想不起来了?”

  三叔公倒是真的惊讶起来了。

  “不会真把脑子打坏了吧?”

  一旁的玉娘听了三叔公的话,眼泪早就不要钱似的连串的掉。

  “怪了,怪了……”

  嘴里念叨着,三叔公竟径直站起来走了。

  这怪老头!到底是谁怪了?疯疯癫癫的。

  玉娘还在一边抽泣,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公公婆婆就不会死,要不是她,相公也不会被打坏脑子。

  唉。

  陈启看着眼皮肿得跟桃子似的玉娘,也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老天让自己附身这个时代的陈启,那么自己就要好好活下去。

  “玉娘……”

  “相公……”

  “咕……咕……咕咕”

  本来微弱的的响声在房间里听得格外清楚。

  陈启的厚脸皮也微微一红。

  玉娘扑哧一笑,终于也不再哭丧着脸。

  “我去给相公做饭,相公睡了这么久,一定饿坏了吧。”

  说着便起身忙着做饭去了。

  ……

  晚饭很简单,甚至有些难以下咽,一碗薄的不能再薄的糙米粥,一个有些发黑的窝窝头。

  玉娘看着陈启微皱的眉头,把自己的那个窝窝头掰成两半,放到了陈启的手里。

  “相公身上的伤还没好,多吃一点,正好一个我也吃不完。”

  陈启看着她眼前那碗和水没什么分别的粥,心里没来由的一颤。

  谢谢你,玉娘。

  陈启没有吃玉娘的那半个窝窝头,又把它塞到了玉娘手里。

  “你吃吧……我胃口也不是很好。”

  他看到玉娘也没有舍得吃那半个窝窝头,最后又放了起来,想来是要留到明天吃。

  ……

  匆匆收拾完,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扶着陈启躺下后,玉娘才离开屋子。

  满身得伤痛,再加上知道自己穿越带来的精神上的刺激,让陈启很快进去了梦乡。

  外边是呼啸的寒风,夹杂些许寒意,从屋子的缝隙中透进来,他下意识的紧了紧被子。

  梦里的陈启手持图书馆书架,脚踏众多历史书,坐拥娇妻美妾无数,走上了人生巅峰……

  与此同时,旁边小小房间里瑟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寒风像是没有阻拦一样刮进屋子。那道娇小身影使劲裹了裹身上的薄被,冻的有些发青的嘴唇还在发出的梦呓也随着寒风散了,只听见

  “……对不起……都怪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