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我要你是我的唯一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051 2019.12.13 17:45

  吃过午饭,陈家人陆陆续续把要带的东西装上车,陈启也来帮忙。

  倒是没想到高源也来帮忙搬东西,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吗?

  也知道人情世故?

  这可是陈启想错了,高源对陌生人自然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在家可是恭谦礼让的模范。

  装车之后,陈启还是准备跟我去一趟。

  高源见高倩倩跟玉娘两个人回了内院,大有一副下午不走了的模样,就只好跟着陈启去了城外。

  到了城外,饶是高源见多识广,也不由震惊了。

  这是什么房子?整整齐齐,看起来竟不是木制结构。

  “这是水泥房,比木制的结实多了。”

  陈启看见高源这里看看那里摸摸那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心里终于扬眉吐气。

  怎么样?傻了吧?没见过吧?

  “这个?”

  高源又指了指地上一个铁栅栏似的东西。

  “下水道!”

  陈启兴致勃勃,高源也像个好奇宝宝,哪里都想问。

  陈启拉着他一下午都在给他介绍。

  ……

  家里,陈启走后。

  玉娘拉着高倩倩进了内院。

  玉娘又不是瞎子,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女子看相公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就像……自己看相公一样。

  她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玉娘看着这个跟她同样娇艳的少女,不禁多了几分自卑。

  论美貌,两人不相上下,但是高倩倩的皮肤明显比玉娘好上很多,哪怕陈启给了玉娘那么多化妆品,短时间内也不能恢复过来。

  比家世,自己更是不如这高家小姐。

  自己唯一能胜过她的也就是这些年跟相公患难与共的珍贵经历了吧。

  看这高倩倩的神情,显然也是对相公用情极深。

  其实玉娘早就知道相公不能只有一个妻子,等到有朝一日,相公位列朝堂,只有一个妻子,是要让人笑话的。

  即使相公不在意,她也不愿意背负一个妒妇的名声。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相公实在太与众不同了,尤其是在受伤之后,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灵动飘逸的气质,对女子又温柔体贴,这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玉娘打量高倩倩的时候,高倩倩也在打量着玉娘。只不过不同的是高倩倩早就把自己带入了陈启二房的角色。

  看着这心中未来的姐姐,高倩倩也不由有些惊讶。

  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些自信的,但是见了玉娘也不由惊叹。玉娘多年操劳,皮肤差了着,但犹是如此也跟高倩倩不相上下。这要是皮肤恢复过来,还不美成仙儿了。

  又想到陈启那登徒子模样,高倩倩心中暗啐。

  呸,这色丕!

  两个人也不知谁先开的口,从刚开始尴尬的三言五语,到后来说得越来越多。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两个人很快熟悉起来,竟隐隐成了朋友。

  刚开始或许是因为陈启,但现在两个人是真的觉得有些惺惺相惜了。

  玉娘自小跟陈启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朋友。至于高倩倩则是她的身份太高,从小跟爷爷住在青州,也没有什么人能交朋友。

  两人聊着聊着又聊到陈启身上了,毕竟两个人最大的连接点就是陈启。

  高倩倩讲到她跟陈启是怎么认识的,中间又发生了什么,陈启怎么在那种时间出现,后来又怎么相遇。

  玉娘听了心里也不由暗叹,相公总是这样面冷心热,也不知会俘获多少人的芳心。

  玉娘接着又说道自己,说到陈启急行一夜,冒着大雪回来,又在大雪里十指血肉模糊,高倩倩已经感动的流下眼泪。

  当说道陈启为了救玉娘气血大损,头生白发的时候,高倩倩已是泣不成声。

  怪不得他头上生了一缕白发,自己还以为是之前没留意。

  怪不得他不接受姑父的招揽,自己竟然还对他发了脾气。

  ……

  陈启回家的时候嘴都秃噜了,给傲娇怪高源讲了整整一下午。

  这傲娇怪简直是简言简语的模范,往往就说两个字,自己就得解释到他满意。

  你说什么?不说?

  高源时不时的拔出佩剑来擦一擦,他敢不说么?

  现在三叔公已经从陈启习武的动力第一梯队下降到第二梯队了,现在陈启满脑子是等以后修为上来了,先把高源摁在地上摩擦。

  对!脸着地那种!

  面对说话如此言简意赅的高源,陈启真想把他跟刘二叔关在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

  回到家里,天都黑了,陈启只好让高源跟高倩倩留下吃饭。

  只不过高倩倩跟玉娘出来的时候,明显哭过,眼睛都肿成桃子了。

  感受到高源浑身凛冽的杀气,陈启敢保证,要不是下午自己一直跟他在一起,高源现在已经拔剑招呼到自己身上了。

  问过玉娘,玉娘也不说话,陈启如同丈二和尚,云里雾里。

  不过陈启看高倩倩那模样,应该是想留下吃饭,倒也免了自己邀请。

  晚上陈启准备跟他们吃火锅,玉娘跟高倩倩都没吃过。

  其实这个世界已经有火锅了,只是并没有大范围传开,起码青州没有。

  高倩倩跟玉娘都表现的很好奇,高源明显也不懂,但傲娇如他是不屑于问这些东西的。

  陈启简单介绍了一下,去一边屋里装模作样地找出了火锅,外加火锅底料和食材。

  青菜和其他的倒好说,洗一洗撕开就能吃。

  但是肉片是要自己切的,陈启切了几片,总是不够薄。

  此时高源一言不发默默地拿起菜刀,刷刷刷,陈启都没看清,只见刀光闪过,几刀下去,片薄如纸。

  陈启看的头冒冷汗,这要是给自己来上几刀……

  这顿火锅玉娘跟高倩倩吃的有滋有味,大呼好吃,高倩倩直说自己以后要常来吃。

  高源没什么反应,可能对他来说,口舌之欲这种东西都是额外的吧,毕竟是个“神仙”……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高倩倩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是要早点回去,只不过看她那意思,明天还要来,看的陈启一阵头痛。

  你能把你哥丢了再来吗……

  好不容易送走了兄妹二人组,陈启轻轻回了房间,玉娘早就在房间里等他。

  陈启觉得今晚的气氛有些诡异,平时玉娘都贴上来寒嘘问暖,今天怎么就静静的看着自己……

  怎么感觉要出什么事呢?玉娘该不会是因为高倩倩来家里,吃醋了吧。

  不过看她跟高倩倩姐妹相称,愉快的很,应该不会吧,况且自己对高倩倩真的没什么,只是受他哥高源的胁迫啊。

  “玉娘你刷脸吗?啊,不是。玉娘你洗牙吗?”

  陈启觍着脸想讨好玉娘,结果开口跪,他感觉自己紧张坏了,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玉娘见他言语无措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

  “好啦,相公我都洗好了,你也快去吧。”

  陈启怀着疑惑的心情刷牙洗脸,还不知道待会等着他的是什么。

  再回到屋里时玉娘已经上了床,只露出头来。平日里玉娘非要等他上床自己才肯上来,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陈启也没太在意,熄了屋里烛火,也上匆匆上床。

  这冰天雪地的太冷了,还是抱着我的玉娘舒服。

  陈启每天抱着玉娘取暖,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忽然,他感觉到入手的手感不对,这温润如玉的触感跟平时完全不一样!

  玉娘只穿了个肚兜!陈启这才意识到!

  之前两人睡觉可都是穿了里衣的,今天怎么……

  “玉娘……”

  陈启的声音有些干涩。

  “相公……玉娘想过了,以后可能还会有姐妹来跟玉娘分享相公,但是玉娘心眼太小了,我想让相公第一次是和我一起……我想要你是我的唯一……对不起相公……玉娘不该做妒妇的……”

  陈启都懵了,这就是封建社会吗?真是腐败到极致了……

  陈启感受着薄薄的肚兜传来的异样触感,单身二十年的他呼吸开始粗重起来。

  “玉娘……我不会的,我只会娶你一个……”

  陈启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忙在心里念了几句阿弥陀佛色即是空……

  “相公……等你去京城赶考回来,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像倩倩一样的女子被你迷了魂……我怕到时候就轮不到我了……”

  “不会的,我……”

  陈启还想解释什么,却被一个温润的唇堵住了嘴。

  上一次吻住玉娘的时候还是在老村正的家里,那时候陈启自己的意识都快不清楚了,哪有功夫感受个中滋味。

  陈启脑海中的防线轰然垮塌,再也说不出话来。

  ...................

  一场春风,逢云化雨,叮叮咚咚,雪融化的声音滴落青石。

  青州城今夜,宛若春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