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捉鬼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48 2019.12.31 10:10

  “妈呀!什么东西?!”

  刚才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四个人,又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下来。

  人对未知的恐惧,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消失。

  陈启等不下去了,刚才他分明听到那个人影微微的喘息声。

  鬼也会累得大口喘气?

  这显然不可能,捉鬼行动,刻不容缓!

  “跟我来!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

  陈启夺门而出,又回头看了看蜷缩在原地的四个怂包。

  陈启无奈的扶了一下额头,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们了,胆子这么小,以后得找机会训练他们一下。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什么好时机。

  也顾不上杨彦峰他们了,陈启现在修炼的境界已经足够他自保了,倒也不害怕有什么埋伏,大不了打不过就跑。

  顺着刚才鬼影消失的方向,陈启追了上去,正好看见一抹白色从拐角闪过。

  陈启连忙追了上去,在地上发现了一个青面鬼的面具!

  果然是有人在搞鬼!

  想都没想,陈启提起真气接着往前追。

  修炼真气就是天然的优势,速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陈启很快就追上了那道白影,近前看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模样在黑夜中若隐若现看不清,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头上戴着一个铁制的盔帽。

  “站住!是谁派你来的!”

  少年根本不理会陈启,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消失在拐角处。

  这少年似乎对宅邸的建筑十分熟悉,几次陈启伸手就要抓住他,结果又被他溜走了。

  只不过,在绝对的速度优势之下,技巧只能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在追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少年终于被陈启堵到了墙角!

  “还挺能跑!”

  不过,饶是真气辅助,陈启也好一阵手忙脚乱。

  “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听到陈启的问话,那少年脸色十分平静,只是眼神里满是恨意。

  陈启看见他这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也不由有些纳闷,这少年到底是谁派来的?

  这少年紧抿着嘴唇不说话,陈启莫名有种熟悉感,难道在哪里见过?

  陈启也没打算在这里逼他,一记手刀切在他的脑后,打昏了白衣少年。

  此地不是问话的地方,还是带回房间再慢慢审讯。

  陈启拎起昏倒在地上的白衣少年,几个起落回到了院里。

  杨彦峰四个怂包还躲在屋里瑟缩着,被陈启一人一脚踢了出来。

  “都出去!看看谁认识他。”

  杨彦峰几人本来还一脸不情愿,结果听陈启说真的抓到了有人扮鬼,顿时像打了鸡血。

  连四人的气质也陡然一变,从鹌鹑变成了战斗机……

  “格老子的,竟然欺负我们头上来了!”

  “干他!”

  “同去!同去!”

  结果四人在陈启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饿狼一般扑向白衣少年。

  什么先看看是谁?

  为了挽回他们在陈启面前所剩无几的节操和形象,四个人准备先揍这扮鬼之人一顿。

  管你什么人,吓唬了爷爷们,还想不挨打?

  陈启急忙准备制止,却又被眼前的一幕噎的住了嘴……

  什么鬼?

  四个胆小的鹌鹑忽然大义凛然起来,那一往无前的气势里,还带着一丝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味道……

  只见杨彦峰一拳又一拳地揍在悠悠转醒的白衣少年脸上,嘴里还颇具气势的大喊:

  “我乃武安侯之后,平生最恨尔等宵小!”

  继杨彦峰之后,唐玉麟,张扬和许此生也纷纷加入揍人队伍。

  当然,也秉持了他们的一贯作风………打脸!

  “小爷平生最看不起坑蒙拐骗之徒!”

  “我刚才乃是为了让你这小贼放松警惕才故作害怕!”

  “我早就猜到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陈启再一次刷新了自己的三观。

  这四个活宝,不但脑回路清奇,连脸皮都不是一般的厚。

  豪情万丈杨彦峰?

  侠肝义胆唐玉麟?

  再世孔明许此生?

  神机妙算小张扬?

  陈启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少年的脸已经肿得像个猪头了……

  “停手!别打了!”

  陈启连忙叫住这几个不要脸的,再打就要给打死了!

  效果已经达到,气也撒完了。

  听到大哥的话,四个人同时停了手,看了看眼前的“杰作”,四人眼光一错,皆是十分得意。

  陈启看着他们得意洋洋的模样,忍不住扶额……

  “你们有没有人见过他?”

  陈启从白衣少年的眼神里看出来他并不认识自己,只是单纯有一种莫名的恨意。

  四个不要脸的这才想起陈启吩咐的第一要务,费力地辨认起来。

  只是白衣少年的脸被他们打得肿如猪头,怕是他亲妈也认不出来了。

  “要不要把他打醒?”

  “我看有必要!”

  “大哥要是知道我们办砸了不得打死我们?”

  “没事,我出手知道轻重!”

  四个人小声嘀咕着,没想到全都传到了陈启耳朵里。

  自从开始修炼真气,陈启的六识都逐渐敏锐起来。

  “别……别打了……”

  “我招……我全招了……”

  一个虚弱的声音飘入了陈启的耳朵里。

  是那白衣少年!

  陈启连忙制止了眼前这四个磨刀霍霍的愣头青,走到白衣少年面前,看着他肿胀的脸,忍不住挠头。

  打人……专打脸?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家捣乱?”

  听了陈启的问话,那白衣少年胸膛微微起伏,似乎是有些激动,费力的挤出含糊不清地几个字。

  “我……系……里……尤……大爷!”

  “小贼!当着我大哥的面安敢猖狂!

  我还是你唐大爷呢!”

  唐玉麟听到白衣少年的话,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那少年踢晕过去。

  陈启看着昏死过去的少年,心里也忍不住赞叹。

  此乃真汉子也!

  到这个时候了还敢骂人,这份胆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柳大业如果知道陈启的想法,他恐怕会一口血喷出来……

  人家不过是说名字而已!

  到底哪里骂人了!

  只不过柳大业已经昏死过去,自然被陈启当成了铁骨铮铮宁死不屈………

  “把他抬到柴房里去,绑起来,等他醒了再说!”

  杨唐张许四人听了陈启的话连忙照办,心中都有些惴惴,好像最近要倒霉似的。

  ………

  如今扮鬼捣乱的人已经抓住,天也有些亮了,陈启睡意全无,索性在院子里打起了“禽戏”。

  陈启每天晚上都要修炼真气,但“禽戏”却练习不多。

  如今一整套打下来,竟然大汗淋漓,身体表面排出了不少脏东西,看起来有些像油脂。

  打了一桶水,陈启也顾不得水凉,直接跳了进去。

  三下五除二洗干净,陈启换了一套干爽的的衣袍。

  腰间又束上了皇帝赐给他的玉带。

  这玉带刚来京城的时候陈启还带在身上,只不过陈启做了新袍之后就没再用它,一直丢在包袱里。

  重新束了束头发,陈启那一缕白发依旧显眼。

  “大哥!”

  陈启刚准备出去,就听到许此生的声音在院里响起。

  “大哥,那小子醒了!”

  醒了?

  陈启推开门,看到许此生一脸庆幸,好像刚才躲过什么似的。

  “走,去看看!”

  陈启没有废话,跟着许此生来到了柴房。

  陈启推门进来,一眼就看见被五花八绑得像个大闸蟹一样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此时的模样颇为狼狈,发髻散乱,脸庞肿胀……

  “我在问你一遍,你是谁,昨天晚上是出于什么目的?”

  陈启死死盯着白衣少年的眼睛,张口问道。

  那白衣少年依旧坚持昨晚的答案,费力的张开嘴。

  “窝……说了,窝……系……里……尤大爷!”

  “还狂!到这里了还狂!”

  “叫爷爷!”

  唐玉麟的拳脚随着声音照顾上来。

  陈启见到立马出手制止,只不过已经晚了,白衣少年又昏死过去。

  临昏死之前,陈启还隐约听到他的叫喊。

  “你大爷的!”

  陈启心中对白衣少年这种宁死不屈,铁骨铮铮的行为彻底是服气了。

  虽然他耍的是些幼稚的鬼蜮伎俩,但他的精神却如泰山般巍峨……

  这就是古人吗?

  真是有一种特别的气节!

  柳大业如果现在能醒过来,他一定会大吼!

  “你大爷的!

  我真叫柳大业!

  我气节你全家!”

  只可惜,他现在只能被绑地像一只大闸蟹,被唐玉麟一次又一次揍晕……

  在重复了多次之后,柳大业终于不强调自己的名字。

  “我……是……里……尤家人!这里……本就是我家的……府邸!”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陈启都替他累的慌。

  什么?

  柳家人?

  玉娘家人?

  难道……他之前说的是柳某某,不是你尤大爷?

  陈启心中暗暗祈祷起来,此柳家非彼柳家,此柳家非彼柳家……

  “柳家?兴和伯府柳家?”

  杨彦峰的声音不适时的响起。

  “不……绰!”

  完了完了完了!

  陈启心里一凉,这下子全完了。

  这才刚来京城,就打了玉娘娘家人?

  陈启又开始寄希望他是个地位不重要的小人物!

  没错!

  哈哈哈哈!

  直系少爷怎么会来干这种宵小之事?

  还没等陈启舒一口气,杨彦峰这个乌鸦嘴又来了。

  “你不会是柳家嫡系吧?”

  “不绰!兴和伯……正是……我爷爷!”

  噼啪!轰隆!

  宛若晴天霹雳……

  好啊!

  刚来就把小舅子得罪了!

  陈启把满腔的愤懑都转移到杨彦峰身上。

  都怪这乌鸦嘴!

  正准备跟陈启邀功的杨彦峰忽然打了个寒颤,嘴里的话也咽了下去。

  怎么回事?

  都快夏天了,怎么还是这么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