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名落孙山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39 2019.12.16 14:00

  大齐元和二十二年,三月底。

  青州府已有一丝暖意,城外桃花已开,虫鸣鸟飞,一派生机盎然。

  今日的青州府城也格外喧嚣,来来往往的人都挤在学政衙门门外,等着乡试发榜。

  人山人海,有雄姿英发的少年人,有满目沧桑的中年人,也有白发苍苍的垂垂老者。

  或喜或悲,或担心,或期待,千人千面,却在眸子里有着同样的光芒。

  希望!

  天上地下,只在今朝!

  数十年寒窗苦读,多少个寒来暑往,千军万马过那独木桥。

  人群中却没有陈启,不是他不想来,只是人太多。

  出门看到这黑压压的一片,倒不如在家准备喜钱,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玉娘从昨晚就开始紧张,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如今坐在前堂,双手合十也不知道嘴里在念叨什么。

  陈启看见她紧张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现在榜说不定都贴出来了,还祈祷什么呢。

  与此同时,学政衙门门口出现了一阵骚动。

  “出来了!出来了!”

  有人兴奋的喊着,人群不断向前挤,每个人都恨不得钻到最前面,看看那榜单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

  “我中了!我中了!”

  忽然有人大喊,行若疯狂,一边拍手大喊,一边往外挤出去。

  众人心生羡慕的同时,也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这般疯子一样的人都能中,我应该也行。

  人群更加积极地往前挤,前面不时传来兴奋的大吼,也时而有悲愤交加的痛哭。

  孙立和孙山也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个状若疯狂的读书人,孙立不由心生鄙夷,对身边的孙山说道:

  “一群庸才,不过是中了举人,有什么可兴奋的,又不是中了进士!”

  只是一股酸溜溜的味道怎么也散不尽。

  孙山却没在意孙立的话,他现在心里万分紧张,看着前面不时传来各种各样的怪叫,心生羡慕又有些害怕。

  自己八股跟策论都是平平,倒是诗词经过陈启那晚的提点稍稍有些亮眼。

  孙立和孙山像小船一样在人海里挤来挤去,终于挤到了前排。

  孙山从下往上看,结果最下边第一个便是孙山的名字。

  孙山忍不住也兴奋的大笑,虽然是最后一名,但好歹也考上了!

  “堂兄!我考上了!我是举人了!”

  孙山忍不住跟旁边的孙立说道。

  孙立也看到了最下边的孙山,心里有些酸,不由开口讥讽。

  “最后一名的举人,有什么好开心的!”

  说罢,眼睛也从下往上找起自己的名字来。

  孙立自认才学还是胜过孙山一筹,既然孙山能取上,自己自然也可以!

  一个个名字闪过,却始终没有孙立,他心里也有些担心起来。

  终于到了最顶端最后一个名字!

  陈启!

  第一名是陈启!孙立没找到自己的名字眼前发黑,竟然没有自己!

  孙山都能上榜!自己为什么没有!

  他又不信邪地看了几圈,确实没有,不由一阵头晕目眩,头重脚轻起来。

  “堂兄!”

  孙山看见孙立脸色阴晴不定,身子晃晃悠悠眼看就要昏倒在地,不由扶了他一把。

  “滚开!”

  孙立猛地拍开孙山的手,眼里是怨毒的神色。

  “你炫耀什么!不就是个倒数第一名的举人?!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堂兄……”

  孙山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孙立,这是哪门子话?

  “滚!”

  孙立推开孙山,踉踉跄跄地往人群外跑去。

  不一会儿远处竟传来了孙山疯狂地神经质一般的大吼大叫。

  “我中了!咦!我中了!我是解元!我是解元!”

  人群里一些出阳县的读书人认出了孙立,见他面带痴笑大吼大叫,不禁心生奇怪。

  “孙兄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不太正常。”

  “还能怎么了?名落孙山了呗,守不住打击,疯了。”

  一个刚刚从里边挤出来的人解释道。

  疯子不是没见过,嫉妒疯的还真是不多。

  ……

  此时陈启正在家里吩咐小青小如一会儿来人报喜分发喜钱。

  至于孙立?陈启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跳梁小丑尔,不足挂齿。

  “报——报——恭喜陈老爷中举,青州第一名解元!”

  陈启一家听了报喜的声音连忙往外赶,外边是个骑马来的报子。

  只见他举着个大报帖,黄纸上写着“捷报贵府老爷陈讳高中青州乡试第一名解元。京报连登黄甲。”

  玉娘开心的差点晕了过去,陈启也一块石头落地,连忙吩咐小如小青分发喜钱。

  陈家皂这几天盈利不少,陈启正是财大气粗的时候,根本不在乎多少,一上午几波报喜的人,就散出去一百多两银子。

  解元!自己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左邻右舍,平时不大走动的邻居这时候也都拿着礼物来了,他们都听说了,这宅子的陈秀才成了解元公了,这可不是小人物了。

  一阵迎来送往,陈启也没忘了让人去给陈家众人报喜。

  给陈家众人放了假,叫他们今晚来吃酒!

  没多一会儿,刘伯安沈长傲也满面红光得联袂而来。

  看这样子也是考中了!

  “陈兄,陈解元!恭喜恭喜!”

  两人一脸兴奋,不但自己二人中了举人,熟识地陈兄还是解元,人生有望啊!

  “两位兄长哪里话,要不是当日赠书解惑,哪来今日的陈启。快请进!”

  陈启连忙拱手,邀请两人入府,他心里是真的有些感激这两人。

  “陈启!陈启!”

  刚想跟两人进去,结果远处又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陈启循声望去,正是高倩倩……和傲娇怪。

  “陈启!听说你中了解元,比我哥还厉害呢!”

  高倩倩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亲哥哥中了第二名,情哥哥中了解元,她哪能不开心啊。

  “倩倩!”

  高源却此时出口训斥,不过看起来他的心情也不错。

  青州乡试第二名,要不是陈启有作弊器,怕是高源就是解元了。

  “哼,我去找玉娘了!”

  高倩倩朝着高源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又对着陈启眨了眨眼睛。一溜烟进了后宅。

  “高兄,恭喜!”

  刘伯安沈长傲两个人看见高源过来,也忙拱手称喜。

  “同喜,同喜!请入府吧!”

  高源也露出温和的笑容,邀请着两位新晋举人。

  三人很快进了宅子,把陈启留在了门外。

  我了个三叔公的!

  这好像是我家吧?

  陈启忿忿地跟了进去,这是国家栋梁吗?这是强盗!

  下午陈家的男女老少陆陆续续到了陈启家里,晚上要好好庆祝一番。

  刘二叔没来,肥皂厂那边他还在看着,要下了工才会过来。

  婶娘们在厨房做饭,背后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狗娃有出息,我早就看出来了云云。

  玉娘和高倩倩也在帮忙包饺子,高倩倩倒是进步不少,像是回去下了不少功夫。

  叔伯们坐在客堂里喝水,也都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这可是我们陈家的种!

  小孩围着陈启要零嘴,被旁边一脸傲娇的高源吓得直瘪嘴。

  眼看眼泪就要出来,陈启连忙拿了一堆零食,这才阴雨转晴。

  沈长傲刘伯安两人很快就离开了,他们两个一个第九名,一个第十名,走到哪都跟连体人似的,倒也搭配。

  今晚还有宴会,两人便匆匆离去,这两人,还真是两个风流才子。

  高源坐在客堂无所事事地喝着茶,脸上一副陈启拐了他妹的傲娇表情。陈启已经习惯了,这傲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陈启苦苦熬到天黑,终于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起了饭。

  解元,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情,这可是陈家的大喜事。

  一个解元,足已让小门小户的陈家变成一个小有头脸的家族了。

  众叔伯轮番过来敬酒,陈启三五碗下肚,人还未醉,肚子已经饱了。

  这个世界的酒还真是低度数,不过陈启眼里也渐渐迷离起来,看着一旁笑脸盈盈的玉娘,看着陈家放纵开心的喧闹。

  酒不醉人人自醉,这就是他陈启在乎的,为之努力的一切。

  夜渐渐深了,青州府城门已关,陈家一众准备待在宅子里挤一晚。

  高源带着高倩倩要回去,临走带了些高倩倩亲手包的水饺,带给高老爷子尝尝。

  “明日,学政衙门,拜宗师。”

  高源嘴里傲娇地吐出几个字,也不细说,转身离开。

  高倩倩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陈启眨眨眼,赶忙跟上高源离开。

  陈启本来觉得自己对高源已经免疫了,但是看着他那欠抽的表情还是忍不住腹编几句。

  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

  拜宗师陈启是知道的,凡各地乡试新晋举人,发榜后第二日要到府城学政衙门拜会主考官。

  在这个讲究辈分的时代,主考官就是众举人的宗师,以后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见面持师礼。

  其实举人拜宗师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束缚,有这么个情分,可以算也可以不算,毕竟也只是乡试。

  但是与一般举人不同,陈启乃是解元,这是宗师亲自点的,意义非凡,以后仕途之路上更是会多有交集。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官,陈启心里也有几分期待起来,宗师多是由京城的学士来担任,品级四品到三品不等。

  解元的优势就是跟这些学士的师徒关系,一旦在京城有什么好事,第一时间就会落到这种“有关系”的人头上。

  理了理思绪,陈启感到一股困意袭来,喝了一晚酒,度数再低也顶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