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高钱钱?高倩倩!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261 2019.12.13 17:44

  这少女正是高倩倩,看见陈启愕然的表情,高倩倩也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以女儿身得面目出现在他面前。

  “我是高倩倩,陈——兄——”

  陈启这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上次那个叫高钱钱的小书生吗?

  细细打量确实跟那小书生有几分相似,不过陈启看了看高倩倩那颇具规模的某处,也不知道她上次怎么弄的那么平……

  高倩倩见他没说话,反而瞟起了自己的胸脯,脸上不由得羞红,心中暗骂。

  呸!登徒子!

  “原来是倩倩小姐,我还以为上次那小兄弟叫高钱钱,抱歉。”

  陈启忙移开眼神道歉,他也看出了高倩倩的羞怒。

  神你三叔公的高钱钱!

  高倩倩听了陈启以为她是叫做“高钱钱”,脸都黑了。

  “倩倩小姐怎么也在陆太守府上?”

  陈启见她满脸黑线,连忙转移话题。

  “这是我姑姑家,我住这,不行吗?”

  高倩倩的气还没消,不过听陈启一口一个“倩倩”也心里微微有些异样。又想起那日陈启为了她挺身而出,心里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原来是陈太守的亲戚。陈启心下恍然,怪不得一副小姐脾气,原来是大户人家。又想起她姓高,不知跟高家有没有什么联系。

  “倩倩小姐可是高家的小姐?”

  陈启不由问道。

  “对啊。”

  高倩倩有些奇怪,他问这些干嘛?

  陈启听了又忽然想起一个人,一个傲娇怪。

  “倩倩小姐可认识高源高公子?”陈启想了想,又补充道,“就是个子高高的,人傻愣愣。”

  “那是我哥!”

  黑线又爬上了高倩倩的俏脸,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傻傻的,愣愣的……

  不过也真不争气,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眼前这个登徒子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因为是熟人吧?嗯,一定是这样!

  陈启听了高倩倩的话也有些尴尬,当着人家妹子说人家坏话总有种被干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倩倩,你不在后边陪你姑姑,怎么跑这儿来了。”

  陆太守宠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陈启转过身,作揖行礼。

  “见过太守大人。”

  陆子放见陈启跟高倩倩站在一起,男俊女俏,好似一对璧人,心里微微动了点念头。

  “坐吧。倩倩先去后边吧,刚才你姑姑都找你找着急了。”

  “知道啦。”高倩倩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离开了客堂。

  陈启又行了一礼,坐到了陆子放的下手边。

  “你这次来是为了你那个陈家村的事吧,这事我早就准备好了。听说你在城外买了个荒山,就从荒山旁边划一块地方吧。”

  陆子放伸手想要喝口茶,又忽然想到什么,把手缩了回去。

  这小子别以为我又要“端茶送客”吧。

  “多谢大人!”

  陈启一脸讶然,没想到办事效率这么高?

  陆子放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

  “你也不用谢我,这都是你自己挣来的,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的除雪之策,我这青州太守也要受到牵连。”

  陈启跟陆子放又商议了关于建造房屋的事,最后决定。

  青州府出钱,陈启等人自己建。

  正事说要,陆子放又跟他闲聊起来。

  “陈公子觉得我这字如何?”陆子放指了指那两句挂在堂上的诗。

  “呃……字不错。”

  陈启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子放看他犹豫就知道他觉得挂在这里不合适,但是不合适又怕什么,只有挂在这里才能让他时时想起父亲。

  想到这陆子放也不又想起来陈启的考卷。按说早就到了朝中,怎么一丝水花也没溅起来?

  “陈公子今年多大了?”

  陆子放话题一转,问到了陈启的年龄。

  陈启也有些奇怪,你问这些干嘛?不过人家是太守,他是秀才,只能老实回答。

  “学生再过完这个年刚好十八岁。”

  十八岁,倒是跟倩倩只差一岁,而且陈启素有才名,虽然只是几年院试落榜,却也事出有因。

  就看他献的除雪之策,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而且为人谦和,不恃才傲物。以后成就怕是不会低,也不会辱没了倩倩。

  心中打定主意,最后又问了一句。

  “那陈公子可是成亲了?”

  “尚未成亲。”

  陈启也觉出来哪不对劲了,这陆太守不会是想给他拉皮条,啊呸,做媒人吧。

  这时候高倩倩又回来了,她是回来叫姑父一会儿回后宅的。

  没错,她就是这么说服自己的,虽然明明不用她亲自跑一趟。

  但是想到那个又讨厌又有些亲近的登徒子,她就鬼使神差的亲自跑了过来。

  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我这是怎么?怎么为了见那登徒子一面,又跑出来了……

  高倩倩有些羞赧,刚准备进去,就听到姑父的话。

  “我打算告诉大兄,让他把倩倩许配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唉呀!姑父这是在说什么呢!

  不过,好像,自己也不是那么反感他。

  哼,就当是便宜他了!

  高倩倩想着,脸上就像被火烧着了一样,想到陈启当时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她心里也出现了几分异样。

  呸,狐媚子,不要脸!

  暗骂了自己两句,却听到了让她面色霎时苍白的话。

  “大人,倩倩小姐虽然确实是国色天香,大人的垂爱学生也没齿难忘,只是学生家中已有未过门的媳妇,虽未成亲,但已定婚约。”

  陈启的话后边她都没听见,只听见一句“已定婚约”高倩倩就已是脸色苍白。

  他有妻子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高倩倩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也没往那方面想,怎么竟如此难受!

  她话也不传了,失魂落魄地往后宅去。

  既然你已有琴瑟合鸣,我这琵琶又该为谁弹呢……

  陈启出了太守府还有些恍惚,没想到太守大人还看上他。想到高倩倩,陈启不得不说确实让人心动,如果没有玉娘,怕是当场陈启就答应下来。

  只是他早就有玉娘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得上他的玉娘。

  陈启在心中也一阵暗笑,如果真的答应下来他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的“陈世美”了吧。

  陈启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放下。

  现在最重要的是建工厂!盖房子!

  地方都划好了,还不动工等什么?一百多人住在家里,银子只出不进,陈启的那点家底都要耗空了……

  当天下午陈启就带着一众陈家人杀出青州城,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

  一连二十几日,紧赶慢赶,在青州府拿银子,不盖白不盖的想法下,一个整齐的村庄出现在青州府城郊,屋舍俨然,鳞次栉比!

  与其相邻的也是一排屋舍,只不过不像是住人的,正是“陈家皂”肥皂厂!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陈启看着眼前新的陈家,也不由得有些激动。

  没有忙着让人住进去,陈启准备过完年再让大家伙往这儿搬。

  如今就只剩下准备过年了,这还是陈启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年,不知道跟自己了解的那个世界的春节有没有什么区别。

  带着众人回到家里,玉娘带着小青小如去城中采买年货去了,三叔公日常不在家,一众婶娘正准备晚饭,虎子俨然成了孩子王,领着一群孩子在疯闹。

  陈启把他们叫过来分了一些零食,又让他们自己去玩。

  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自己也该准备乡试了。

  ………

  大年三十,陈启的宅子里热闹非凡。

  叔伯们忙着贴对联,玉娘正指挥着陈六子挂灯笼。

  陈家的一众婶娘正在准备年夜饭,一群馋嘴的孩子正看着厨房流口水,就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叔公,也在家里晃悠着。

  陈六子家的小柱子因为偷吃了一块糕饼让他娘打了个屁股开花。

  街上的青州百姓也热热闹闹的,家家户户挂起了灯笼,一派繁荣祥和的景象。

  刚刚过去的大雪灾也在一片喜气中变得遥远起来。

  陈启想到了父亲刚刚去世的老白,这个年,他怕是不好过吧……

  到了晚上,陈家一百多口人聚在一起,堂里待不了这么多人,把院子里又摆了几桌,朴实的陈家人也不在乎。

  热热闹闹的吃起了年夜饭,陈启第一次喝了这个世界的酒。

  度数很低,但胜在口感软糯,有一股粮食的清香。

  他喝醉了。不只他,刘二叔,老村正……所有陈家村的男人们都喝醉了。

  刚刚经历过大灾,本来绝望的陈家村竟然绝处逢生,心情大悲大喜,心弦大松大紧,所有人都感激陈启,要不是他,这个年他们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更不必说那城外俨然的屋舍。

  刘二叔喝多了,被刘二婶提溜着耳朵狠骂了一通,却睡着了,刘二婶骂了一声“死鬼”,温柔地把他扶进了屋。

  陈启几个叔伯也喝醉了,正凑在一起插科打诨……

  三叔公也喝醉了,正提溜着同样喝醉的陈六子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婶娘们拉着玉娘坐在一起话家长里短,也不知说什么,只看见玉娘脸上不时闪过红霞……

  陈启独自走出家门,也不知哪家的孩子们凑在一起放炮仗,让他娘捉起来打屁股……

  陈启坐在门口台阶上,醉眼朦胧的看着这个喜气洋洋的世界,自己宛若孤独的过客,他因醉酒而来,如今却在这个世界喝醉……

  ………

  青州城的太守府门前也有一人,孤独的坐在门前,看着热闹的家家户户沉默着。

  他现在应该在陪他的妻子吧……

  高源站在高倩倩身后不远处没有打扰。

  这种心头事,兄长总归只能做兄长的事……

  ……

  陈启身边,玉娘轻轻坐下,拉着他的手跟他一起看着这灯火阑珊。

  陈启望了望她,拢了拢她垂下的一缕头发,心中默默念了一句。

  好在,我还有玉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