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侠义坊,百晓生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06 2019.12.26 08:31

  听说陈启写的是这种烂大街的东西,那万书楼掌柜脸色更冷了,随手接过陈启手里的稿纸,粗略地看了起来。

  这稿纸还是当日在青州被高倩倩拿了去的那份,后来被陈启要了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十五两,过几天写完了再加五两。”

  那掌柜随手把稿纸扔到柜台上,嘴里满是轻蔑的语气。

  “二十两?这也太少了!”

  陈启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已经看明白了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出现过《西厢》这种巅峰之作。

  二十两银子就想买下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可以去别的书坊,我们万书楼不收垃圾!”

  此时的掌柜已经没了耐心,在他看来,这种写男女情爱的话本小说也不过那几种套路。

  虽然十五两确实有点少,但谁让这小子让自己白高兴一场呢!

  “你放什么屁!我大哥的书就只十五两银子!”

  杨彦峰早就看这狗眼看人低的万书楼掌柜不顺眼了,此时他讥讽着陈启,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你还想动手?!

  来人!

  给我把这几个捣乱的穷酸赶出去!”

  那掌柜丝毫不惧,几个破落文人,能有什么背景。

  话音刚落,几个大汉就从角落里钻了出来,一脸凶恶。

  看这架势,这种以“理”服人的套路万书楼耍了也不止一次了。

  “我们走!”

  陈启冷冷地看了一眼掌柜,拿起稿纸就带着杨彦峰四人往外走。

  倒不是他怕了这些壮汉,只是懒得跟这种势利小人一般见识。

  杨彦峰虽然还是有些气不过,但大哥发话了,他也不得不听。

  等到几个人离开了万书楼,那掌柜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隔空讥讽道。

  “呸!穷酸相!”

  ……

  陈启带着垂头丧气的四人走在大街上,杨彦峰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从万书楼出来就蔫蔫的。

  其他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全然没了之前的嚣张张扬。

  陈启倒是没感觉什么难过,首先这本书本来就是他抄的,自己没什么休戚与共的感情。

  再者,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陈启相信《西厢》这本流传千古经久不衰的小说不愁着赚钱。

  万书楼大而无德,总有些有心的小书铺愿意高价购买。

  陈启准备再去转转其他书斋,却没想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

  侠义坊。

  竟然是青州的侠义坊,陈启的《水浒》就从这里卖了出去,攒够了买宅子的银子。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青州的侠义坊会在这里,但是陈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接着抬腿进了书坊。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中药味,倒像是个药铺而不是书铺。

  侠义坊里很昏暗,空间也狭窄逼仄,一下子进来四五个人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你们几个去外边等我吧,这家书铺我还有些交情。”

  陈启吩咐杨彦峰几人在外边等他,自己一个人往后堂走去。

  “咳咳……”

  后堂传来几声咳嗽,似乎主人的身体有些差。

  “掌柜的在吗?在下有一笔生意想跟贵书铺谈一谈。”

  陈启没有直接进去,在门口打了声招呼。

  “咳咳……来了。”

  是陈启熟悉的声音,没一会儿一个同样熟悉的人从后堂走了出来。

  “是你!”

  “是你!”

  出来的人正是当日青州侠义坊书铺的主人,只是此时他已经没了当日的从容模样,拄着一根拐杖,显然是瘸了一条腿。

  这掌柜脸色苍白颓废,身上似乎是也受了不轻的伤。

  百晓生也大感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已经搬到了京城,还能遇见,当日写那《水浒》的小书生。

  《水浒》这本书给他带来了大量的收入,生意火爆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只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他的侠义坊,成也《水浒》败也《水浒》。

  最后更是自己也搭上了一条腿和满身的伤。

  只不过他并不怨恨陈启。

  这个门阀横行的时代,做生意没有背景势力,无异于虎口夺食,只是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原来是小公子,许久未见,快请坐。”

  百晓生连忙招呼陈启坐下,毕竟陈启也给他带来过巨大的利润,为人也颇为厚道,给他印象极好。

  两人分开坐下,互相看着对方如今的模样都不禁一阵唏嘘。

  区区几个月之前,陈启还是个身无分文的窘迫读书人,如今虽然也没有太过富贵,但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从容不迫。

  而百晓生则从青州的书铺老板,落魄到如今挤在这低矮逼仄的狭窄空间里,受着伤痛的折磨。

  “前辈怎么会到京城来,还是如此……”

  陈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中年人是当时唯一愿意帮助他的人,如今这个情况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更何况陈启心里也有很大的疑惑,按说《水浒》大火,虽说没什么版权意识,但也着实让侠义坊大捞一笔,怎么也不会落魄到这种程度。

  百晓生听了也心里一暖,自从自己落魄了就再少有人搭理自己,连自己那婆娘也跟着别人跑了。

  想当初自己虽然谈不上什么风光,但也算是家底殷实,即使自己那婆娘这么多年一直没生出个一儿半女,自己也待她如初。

  只是谁能想到,一听说他得罪了人,第一个跑得就是她。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古人诚不欺我也!

  陈启的一句话让他陷入了回忆,过了好久才记起自己还没回话。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本名百晓生,也不过痴长你几十年罢了。

  小公子要是不嫌弃,叫我老百或者百老哥就行。

  说起来还不知道小公子的名讳。”

  陈启这也才想起来当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互相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后来几次也是匆匆去匆匆回,更是没来得及问过。

  老百和老白的发音太像了,陈启觉得喊起来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小子陈启,前辈既然如此说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百老哥。”

  百晓生一听是陈启,又想到他是青州出身,不由大惊。

  “陈启?陈解元!”

  解元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要说举人考中进士是百里挑一,那解元就不一样了,几乎是百分之一百的能考中进士。

  哪怕是文道不昌的青州府,每三年一位的解元也都身居二甲之列!

  眼前这位肯定也不会错!

  见百晓生这副模样,陈启连忙摆手。

  “解元也不过是一介举人罢了,要不是当日百老哥帮忙,我怕是早就饿死了。

  哪还有后来的乡试。”

  这自然是客气话,就凭陈启那仓库,天下人都饿死了也饿不死他。

  只不过陈启的感激是真的,要不是这百晓生帮忙,他恐怕还要白忙活好久,更别说后来把陈家村迁到青州城了。

  两人又是一阵客气,很快就又回到了百晓生身上。

  区区几个月,百晓生到底是遭遇了怎么样的劫难,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

  “这件事还要从你写的那本《水浒》说起。”

  百晓生思量了许久,还是准备说出来,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当时《水浒》在青州大卖,老哥我也因为这很是赚了不少银子。

  不过还没高兴多久,就有一伙人找上门来,说是要一千两收了我的侠义坊。

  那我当然也没同意,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们是万书楼的人。

  从那天起,他们就开始用赔本的价钱印书卖书,生生把我的侠义坊挤的没了生意。

  后来没人来买书,我索性就关了铺子,心想反正这些日子也赚了不少钱,等风头过去再开门就是。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用阴损的手段,在我回老家的路上找人打劫了我。

  这腿也是那时候打折的,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谁曾想我的发妻又弃我而去,所有亲朋都离我远远的。”

  说到伤心处,百晓生不禁岑然泪下,陈启也不由感慨万分。

  不过,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谁又知道这不是一种福呢?

  一个人不跌入低谷,又怎么知道这些人情冷暖?

  只是陈启没跟他扯这些,仅仅唏嘘长叹。

  “要不是当日给你留出来些红利,我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

  陈启也不禁感叹世事无常,祸福相依。

  救了百晓生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倘若一味求财,百晓生恐怕此时已经成为一抔黄土了吧。

  “等我养好了伤,你的钱我一定还你。”

  陈启闻言摆了摆手,他不是来要钱的,上次《水浒》自己已经拿的够多了,更何况以百晓生目前的状况陈启也觉得没有必要。

  “百老哥,我这次来不是为了找你要银子,是有个生意想要跟你谈一谈。”

  陈启沉吟了一会,又接着说道。

  “在说生意之前我还想问老哥一个问题。

  如果再来一次,百老哥还愿意卖《水浒》吗?”

  百晓生也猜的出来陈启指的生意是什么,他卖了一辈子书,已经爱上了这种惬意悠闲的生活。

  他最满足的时候就是从自己手里卖出去的书一本接一本,带动着百姓士子的舆论话题。

  在饭后茶前时而说起书里的故事,会心一笑。

  要是半年以前,他一定痛快答应。

  卖!

  为什么不卖!

  只是他又想到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心里不禁犹豫起来。

  卖?

  还是不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