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青州买宅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208 2019.12.06 18:00

  高源看着这诗,心下明白平时身居高位不怒自威的陆子放为何会如此失态。

  陆子放是土生土长的青州人,但是却不是南青州,而是被齐国占领的北青州。

  陆子放的父亲原本乃是陈国状元,结果刚刚取得状元,回乡醒亲之时,齐国铁骑踏过黄河,区区三天时间青州府沦陷,再后来,陈国成了齐国的附属国,齐国退兵,而陆老爷子所在的北青州却永远的被齐国占据。

  齐国皇帝听说了陆老爷子的大才,邀他去齐国做官,陆老爷子以忠臣不事二主为由拒绝了。

  齐国皇帝勃然大怒,虽然没有杀他,但却限制了陆老爷子,终其一生都没有再能踏上陈国的土地。

  临死时更是面南而拜,死不瞑目。正是那时,本在齐国将有一番大作为的陆子放,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在齐国的地位,隐姓埋名,以高家姑爷的身份回到陈国,在高家的帮助下,终于成为了一州太守。

  陆子放最大的愿望,就是替他的父亲,陆老先生正名。可是陈国朝廷怕引起齐国不满,却始终隐瞒当年那位誓死忠君的陆状元的事迹,以至于陆老爷子被当年的很多至交好友骂成不愿归国的卖国贼。

  “本官……失态了。”陆子放的声音有些沙哑,轻轻抹去眼泪。他本想尽自己的能力,尽量把父亲的故事写出去,写在诗词题目里,只是聊表自己的无奈。

  却没想到有人能写出这样的诗来,好一首《示儿》,若不是知道这是一考员所作,他都以为是自己的父亲陆老爷子活了过来写给自己的。

  自己身上的事,除了朝中有数的几个大员和高家,定是不会有人知道,这就排除了有人为了讨好他而故意作诗。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考员跟他的父亲是一种人,忠君爱国,誓死忠君!

  要是陈启知道有人这么看他,肯定会惊掉下巴。陆大人,我只是抄诗而已……

  “本官欲点此人为诗词头名,秦大人以为如何。”陆子放平稳了一下心情,淡淡地说道,话语里却有些不容置疑的味道。

  “咳……咳……”秦大人喝了一口茶,差点儿呛到。啥?头名?本来是请示是否落卷,如今竟直接点了头名。陆大人都说了,他又怎么敢说不呢,他可不想忽然哪一天没了脑袋。

  不过到时候如果朝廷斥责青州府生源荒唐,可就不关他的事了。虽然举人以下由各州太守全权负责,但院试乡试头名的卷子,还是要发往京城的。

  “下官也觉得此诗极好,这就回去告诉其他几位同僚。”

  “嗯……着人今晚就把院试案首的卷发往京城吧。”陆子放想了想,吩咐道。

  “是。”

  秦学官心里又是一惊,看来要出什么大事啊,他慌忙退了下去。

  “姑父,此事……”

  “我心里有数,不必担心……”

  高源没再说什么,见陆子放有些心不在焉,他也退去后宅了。

  陆子放准备以此来探一探朝中的水,他有些等不及了,他今年已四十多岁了,他父亲也走了三十年了,再不为他父亲正名,怕是时间久了,在朝的那批老人也也都不在了,那些骂着他父亲卖国贼的老友们,是他父亲也是他一生的痛。

  时不我待,先投下一颗石子,看一看到底有谁遏制了消息!

  ……

  没多久,一匹快马从学政衙门跑出,惊的路人一阵躲闪,陈启就在其中。

  陈启刚刚从“侠义坊”取了五千两银子出来,刚拿到稿子的第一天晚上,“侠义坊”就全体加班,熬了整整一晚上,终于做了五分之一的印版出来,到如今虽然水浒才卖了两天,但是生意异常火爆,“侠义坊”老板准备再多加印几版。

  在青州府,果然还是侠义当道,只要是识字的,几乎人手一套水浒,每个人都想像着自己成了那梁山好汉,大碗喝酒,大口吃饭。就算是不识字的,也买上一本,花钱请个穷酸书生念给他听。

  当然五千两两天是不可能赚到的,不过“侠义坊”老板觉得最终卖个两万两还是不不成问题的,于是大手一挥,预支了陈启五千两。永远不要小看小说的魅力,低调的有钱人也绝不在少数。

  陈启准备在青州府买一套院子,他之前准备在出阳县买,现在看来,还是府城更好一些。

  况且自己年后应该还要在这里住整整一年时间,不管是为了乡试还是为了生意。不错!就是生意。

  陈启捣鼓了半天的肥皂,在刘二叔的手下诞生了,天知道陈启经历了怎样的怀疑人生。要知道他只是跟刘二叔大概说了一下原料方法,也没报什么希望,结果刘二叔没过多久就拿着一块丑陋的不明物体跟他说做出来了。难道自己真的是手残党?

  又经过陈启的“指导”和刘二叔的操作,一块四四方方的异界肥皂终于诞生。陈启试了一下,虽然不如他带来的那些硫磺皂,但却也比这个世界用的皂角好用百倍。

  因为场地人手有限,还不能大规模生产,陈启准备在城外买一块荒地,来年建一个肥皂厂。

  带着脸上还没有完全消肿的刘二叔,陈启来到了青州府牙行,说明了来意,很快就有管事带着陈启选房子,听说陈启还想在城外买一块荒地,那管事大手一挥,说陈启只要买个三进的房子,城外的荒山直接送他了。

  陈启听了不由大喜,他本来只想买一块荒地,至于荒山,他没敢想,虽然看起来荒山好像还不如荒地,这个时代山上根本什么都没有,连庄稼都不能种,而且除非有官府批准,任何人不得买卖荒山,但是这对陈启来说却太好了。

  依山而建,可以给他省去很多基建工程,就排污一项,就会省去很多人工。

  最终陈启选定了主干道旁一个幽静街道上的院子,院子整体很不错,面积也大,虽然有些破旧,倒也无妨,收拾一下便可以焕然一新,而且只需三千两银子。

  陈启交了银子,很快便拿到了房契以及地契。看着手里薄薄的两张纸,陈启不由得感叹,从此以后他也是有房一族了。

  顺带在牙行买了两个丫鬟,然后去客栈拿了行李,让小二碰到三叔公的时候跟他说一声,便带着刘二叔和两个丫鬟,拎包入住新宅了。

  这两个小丫鬟陈启本来不想买的,但想起来还得回去收拾新买的宅子,而且两个丫鬟也才四十两银子,陈启觉得自己现在作为半个有钱人,这点钱还是花的起的。

  唉,这腐败的封建社会都把我腐蚀了,陈启如是想。

  陈启给两个小丫鬟分别起了名字,一个叫小如另一个叫小青。

  他吩咐小如小青打扫几个房间,刘二叔则去收拾马棚。

  闲来无事的陈启在院子里练起了禽戏。不知过了多久,陈启心中忽然警觉,稍稍一错身,避开了一枚石子。

  “练得还不错嘛狗娃子,咳……咳咳……唋!”

  陈启听着这咳嗽和“狗娃子”,就知道是三叔公来了。

  一张熟悉的菊花脸,还有那贱兮兮的样子,不是那糟老头子是谁?

  “能躲过我半成功力的偷袭,进步……咳咳……唋!不小……”

  陈启发现最近这老头好像话唠刘二叔附体了,废话没完没了的,直接懒得理他。

  “我觉得你可以学我们陈家的真诀了,唉……既然你不想学那算了……”三叔公作势欲走。

  “师傅!”陈启一脸郑重地拉住三叔公。

  “师傅您坐。”

  “师傅您喝水。”

  “师傅我给您揉揉肩。”

  “小如,快去给老太爷煮粥!白米!大锅!”

  ………

  看着陈启那谄媚的模样,连不要脸惯了的三叔公都替他害臊。武功没啥长进,倒是脸皮厚度已经超过师傅了。

  吃过晚饭后,在三叔公的教导下,陈启已经完全掌握了“陈氏真诀”。

  以后只要慢慢纳气入体,就可以增加内力真气,竟然十分简单,难度比之禽戏还多有不如。陈启隐隐觉得修行不该如此轻松,但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力量在自己体内增长。

  不去想这么多,陈启躺在床上,准备看一下仓库有什么变化,心念一动陈启进入仓库。

  图书馆和集装箱都没什么变化,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陈启又仔细检查了每一个细节,果然发生了一些不同。在每一个书架以及集装箱上都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进度条。

  已经打开的集装箱或书架都是百分之百,而没打开的则只有一般甚至更少,好像超越这个时代越多的东西进度越低。

  诸如“军事类”“交通运输类”集装箱如今只有百分之十。

  陈启有些预感,这些超越时代的东西恐怕不是区区一两年能拿出来的。

  不过总归有了希望,退出仓库,陈启想着明天放了榜就能回家见玉娘,心里不由激动起来。自己出来已经有十几天了吧,真想飞回家里跟玉娘诉一诉衷肠,告诉她自己给她买了栋大宅院……

  此时,出阳县,陈家村。

  村头的一个破烂茅草屋里,一个二八少女,她跪在土炕上,双手合十,虔诚地呢喃道:

  “相公出门已经十七天了,保佑相公这次考上秀才……考不上也没关系的……只要他安全回来。”

  说完后抱起一个小首饰盒,和衣睡下,动作自然,想来是每天如此……

  夜深了,熟睡的二人在梦中各自相见,一缕寒风翻山越岭,从山村吹到府城,吹来了冬日第一场大雪,却吹不走魂牵梦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