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儒雅随和小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一封朝奏九重天

儒雅随和小书生 轻尘衣悲茶 3186 2019.12.13 09:05

  “大人,细灰撒到雪上区区半个时辰,便全都化了。撒粗盐那一部分,更是区区一柱香的时间就化了!”

  一个衙役急匆匆跑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这大雪阻断了各处交通,这些衙役家里也都遭了大灾,如今发现了除雪的办法,心里也不禁惊喜。

  “好!太好了!”

  朱华章听这衙役所说,心中大喜,如此一来,灾情就能极大的缓解了,虽然受伤死亡的人数肯定也不少,但起码活着的人不用被雪堵的活活饿死。

  朱华章忙吩咐人去组织除雪,自己准备给太守大人去一封急报。

  忽然看见陈启还在,又一拍脑袋,尴尬的说道:

  “本官一开心把陈案首都忘了,你放心此事一旦推广开来,你们陈家村就是想迁到京城也不是不可能。本官这就写奏,连同太守大人给你请功。”

  朱华章一脸兴奋,这对他来说也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下次政考,自己这做了七八年的县令,也要挪上一挪了。这可是救活了一州百姓的泼天大功!

  “你且回去等消息,应该三五日的功夫,就能有消息,到时候我遣人去告诉你。”

  陈启听了心里也放心了,道了个告辞便起身离开。

  “等等……”

  陈启刚要出门又被叫住,狐疑的回头,难道这朱华章又反悔了,想要自己独吞这功劳?

  这却是陈启想错了,朱华章上报这种功劳已经很大了,没必要冒着被人查出来的风险独吞。

  “陈案首还没告诉本官想要迁到哪里去?”

  原来是忘了告诉他自己想要把陈家村迁到哪里。

  陈启心中也有些尴尬,恭敬地说道:

  “青州府外就行,我在青州府买了一套宅院,离得近还能多照顾一下。”

  陈启怕朱华章误会自己是不想在他治下,又多解释了一句。

  朱华章倒是没想那么多,自己沾了陈启这么多光,帮忙也是应该的。

  “你且回去等消息吧。”

  陈启出了县衙,叫上了在街上等了他许久的刘二叔,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消息了。

  一路上陈启跟刘二叔看到很多人在雪上撒起了细灰。

  这个时代人的办事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朱华章的命令刚下,就有衙役守卫执行起来。

  “启哥儿,这些官差们在干嘛?雪上撒些灰能有啥作用?还有金贵的盐巴都浪费了……”

  陈启一路上又给他解释,两人说着便回了陈家村。

  既然能做的已经做了,现在也要清理一下陈家村的积雪了。

  陈启找来老村正,告诉他除雪的方法,很快陈家村的男人们便忙活起来。

  ……

  陈京,皇宫。

  今天的早朝接近中午还没有散,金殿上一众大臣正面红耳赤的争论着。

  王右相站在众臣前边一言不发,他的旁边站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者,须发皆白,看他身上的官袍,正是当今陈国左相!

  陈皇坐在龙椅之上,微微合目,似乎是对下面争吵的群臣有些无奈。

  “陛下,我陈国青州这次也受了大灾,应该马上派遣人手,拨发钱粮,哪有自己国内不管,送钱粮去齐国的道理!”

  户部尚书钱戴今年五十多岁,正梗着脖子,满脸怒容的说道。

  “启奏陛下,钱尚书此言差矣!如今齐国遭受大灾,如果今年我陈国不把钱粮奉上,明年怕是就要等来齐国的十万铁骑!更何况青州本就是地广人稀之地,派遣人手钱粮也不必太多,还是凑出粮秣交予齐国使臣,送他们早早回去才好!”

  兵部尚书立马出来反驳,也是据理力争,一时陈皇也头疼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弱小啊!

  想起昨日齐国使臣那嚣张跋扈的模样,陈皇感到一阵羞怒!

  区区一个陈国使臣,面对自己堂堂陈国皇帝,竟然像是对一个手下,宣布完齐国要求上缴钱粮的意思,竟然连拜都不拜,扬长而去!

  要不是陈国如今太弱,齐国锋芒太盛,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父皇啊,你交给儿臣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江山!

  他本有凌云志,奈何陈国是个烂摊子!

  如今连朝中大臣都分成了两派,以左丞相沈国成为首的亲齐派和以右丞相王天罡为首的守陈派!

  这几年随着齐国势力的不断渗透,本来没有实权的左相一脉已经隐隐超过了右相一脉!

  “朕……有些乏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退朝。”

  “退——朝——”

  随着太监的一声喝,众臣怏怏散去。

  陈皇头疼万分,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陈国的国库税收近年来被齐国盘剥的所剩无几,就连陈皇的内帑也都拿出来赈灾用了。

  谁能想到他堂堂一国之君,到如今内帑只有区区几万两银子!

  “太子呢?今天怎么没见他来请安?”

  陈皇忽然想起来那个让他头疼的儿子,问道身边的老太监。

  “皇上,太子殿下他……他……”

  见王胜犹犹豫豫,陈皇就知道太子又偷偷出宫去了。

  陈皇有些无奈,这太子什么时候能长大?

  不过想到自己空有雄心,却奈何国力不济,一腔抱负难以施展,又觉得太子顽劣些也好,至少内心没有如此煎熬。

  “回御书房吧。”

  本来想去后宫的陈皇,又想起了冗杂的政务,一时也没了休息的想法。

  陈国虽小,却因为大陆面积跟前世不同,也算幅员辽阔了。

  各地奏报,虽然大部分由王右相处理,但一些紧急的会直接送到他这里来,每天都有来自各地的上百封奏折。

  坐在御书房,陈皇疲惫的批阅着来自各地的奏报,看着青州十余县的受灾奏报,他本来挺直的腰板,竟有些佝偻了。

  站在旁边侍奉的王胜默默地叹了口气。

  陈皇李昌隆是他看着长大的,如今已经四十多年了,陈皇自小就胸有大志,誓要壮大陈国。

  但是天不遂人愿,他晚出生了几十年,如今的陈国,已是山河日下弊病丛生,朝中大臣鲜有胸怀强陈之人。

  而如今的太子李庆之正是陈皇唯一的儿子,却自小顽劣不堪,根本不思政务,整天出宫跟一群纨绔打混。

  “哐啷!”

  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打断了王胜的思绪。

  “天助朕也!天助朕也!”

  陈皇看着这封青州太守的奏报激动得喊了两声,又因为动作太大打翻了灯罩。

  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让他惊讶了!刚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王胜!”

  “奴婢在。”

  “拟旨……”

  ……

  陈启在陈家村已经等了近十天了,从五天前他就已经等不及了,县衙一直也没来人通知,倒是整个出阳县的雪灾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起码路上的雪已经清理干净。

  这几天陈启带着陈家村众人,撒了不知多少细灰,厚厚的雪盖终于大体融化。

  所有人都去废墟里找着还能用的东西,毕竟就算真的迁了村子,也不是所有东西都不要了。

  此时的陈启正给玉娘讲着“白蛇传”的故事,村里几个孩子也在听,陈启这些天拿出来好多零食,彻底成了了几个孩子心中的香饽饽。

  “陈公子!陈公子!”

  那日陈启在衙门见到的衙役此时正从外边进来。

  陈启一见他来,一脸激动,问道:“有消息了?”

  “不……不清楚,县令大人让……让我来告诉你,宣旨的公公依仗要到了,让你马上赶过去!”

  那衙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着急的说道。

  什么?宣旨?

  “什么公公?什么宣旨?”

  陈启觉得自己就说了几句怎么除雪,也不至于连圣旨都招来了吧?

  陈启不知道,他这次可为陈皇解决了一个大难题,陈皇一高兴就准备给他一道恩旨。

  满朝庸碌臣,不及一秀才!

  还不等问清楚,陈启就被推上了马,一路恍恍惚惚,直到到了县衙才缓过神来,只见县令朱华章身着官服,一脸肃然的站在县衙门口,后边跟着一众县衙官员,就连朱大长也穿戴整齐朴素,站在后边。

  朱华章见陈启来了,连忙招呼他站到自己身后,告诉陈启圣旨说话就到,一会儿跟着他就行。

  宣旨是有礼仪规定的,例如有传旨太监从宫里出来后,就要快马飞驰,以求尽快赶到,但是快要到的时候却必须慢下来。

  打出传旨太监的依仗,命人通知要接旨的人,然后再慢悠悠的赶。要显示出皇家的从容不迫,皇恩浩荡。

  陈启不管这么多,他只想知道迁村的事。

  没多一会儿,远处出现了一队人马,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太监缓缓赶来。走到县衙门口站定,确认了是朱华章跟陈启。

  宣旨道: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今有出阳县令朱华章,出阳县秀才陈启,献除雪之策,救青州于水火……

  ……而今特准陈家村前往青州府郊,一应安置之事着青州府太守督办,秀才陈启,年少却素有贤才,赐千金,赏蟠龙玉带一副,钦此!”

  陈启别的没听清楚,只是陈家村迁到青州府郊听了个明白,终于办成了……

  “臣出阳县令朱华章,谢主隆恩!”

  朱华章恭敬地接过圣旨,陈启却没什么动作。

  他传旨太监见了也不恼,这种见了圣旨吓傻了的他见多了。

  “公公进来喝杯茶……”

  “不了,咱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拒绝了朱华章的邀请,一行人来的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陈启直到现在才缓过神来,连忙跟朱县令道谢。

  陈启拿起自己得到的玉带随便一塞,跟衙役交代了一声把那箱子铜钱搬上车,踏上了回陈家村的路。

  迁村,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