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暗云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遇敌

暗云传 北豆 2496 2003.07.29 15:07

    十八年后,一日,贵州一个县里,县上的云安客栈刚刚开门,一客骑马就到了门前,店小二忙招呼来客入内。那人道:“给我上两个菜,再来壶酒。”店小二便进去张罗。不久,又进来几人,也叫了酒菜坐定,一言不发地看着先来的那人,这几人都身穿白衣,先来的那人一身黄袍,被上插了一把剑。面对这群白衣人,那黄袍客一点也不在意,只顾吃菜。

  酒足饭饱后,黄袍客摸出一锭白银交给店小二,随即出门,正眼也没瞧那些白衣人,白衣人也都跟了出去。一群人走到一僻静的地方,白衣人忽然加快脚步,有几人抄到黄袍客前面,转身挡住其去路。那黄袍客冷冷地环视了众人一圈,一言未发。

  一白衣人道:“朋友,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规矩,你这样做可不大好啊。”黄袍客道:“不知在下所作所为哪里不对了。”白衣人道:“贵军号称‘义军’,应以仁义为主,那义端不忍杀戮而离去,贵军却要斩尽杀绝,这……”黄袍客道:“义端是义军的叛徒,人人都得诛之。”白衣人道:“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大金国指日挥兵南下,贵军又何必跟大金国为难呢?”

  黄袍客仰天长笑,道:“怎么贵派还跟金狗勾结上了?”

  白衣人道:“‘勾结’二字可不敢当。”

  黄袍客道:“义端现已伏法,不知各位还要在下如何?”

  白衣人道:“我们城主有请,请跟我们走吧。”

  黄袍客道:“想拿我,还早呢!”

  言毕,黄袍客当胸就是一掌,那白衣人见来势凶猛,忙飞身闪开,其余白衣人纷纷拔剑相迎。黄袍客一双肉掌上下飞舞,在白衣人中穿来穿去,白衣人长剑连刺,却哪里刺得中?

  远处有一老者,冷冷地看着这场打斗,见这些个白衣人不是对手,便缓缓走近。黄袍客见此人目中精光闪烁,太阳穴高高突起,显然内功着实厉害,白衣人虽好斗,但这个老者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黄袍客当即拔出背上的长剑,刷刷几剑,刺中几个白衣人手腕。这几个白衣人长剑落地,忙跃开裹药。

  不一会儿,又有几个白衣人倒地,剩下的一个显然武功要高些,还斗个不停。黄袍客左掌一挥,白衣人转身躲开,黄袍客右手长剑直刺向白衣人小腹。眼看那白衣人要命丧当场,“呼”地一下,黄袍客背后有人偷袭,掌风凌厉,黄袍客一听便知是那老者,只得回剑躲闪。

  那老者道:“子明,你退下,让为师来对付他。”

  白衣人子明依言退开。那老者二话不说,一掌击出,掌风过处,激得“呼,呼”直响,黄袍客不敢怠慢,斜身避开,长剑送出,直取老者的右肋。老者不等那一掌用老,一招“旋风爪”,变掌为爪,向黄袍客咽喉抓取黄袍客见来得猛烈,只好回剑一挑,去削老者手指。老者竟不回手,待剑锋到时,二指一夹,夹住长剑,接着左手一指点出,正忠黄袍客的“灵台穴”。黄袍客手脚酸麻,长剑只得由他夺去。

  老者得手后并未再用劲拿穴,黄袍客长叹一声,道:“技不如人,怎么还不下手?”老者道“我们城主要见你,走吧!”说完,老者伸指补点了几处穴位,将黄袍客交给子明看管。

  一群人回到云安客栈,店小二只见这些人去而复回,大多数人还挂了彩,心中十分惊恐,但又不敢多问,只得躲在一旁求菩萨保佑。还好这些人没再打斗,只是叫了东西吃。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背上还背着几只野兔。小伙子对掌柜道:“掌柜的,有野兔,要么?”掌柜道:“多少钱?”小伙子道:“一两银子一只。”掌柜摇摇手,道:“太贵了,不要,不要!”那群白衣人见野兔新鲜,便道:“掌柜的买下了,烧几只来吃,钱算我的。”掌柜忙叫店小二把野兔拿到后面,取出几两银子交给那小伙子。

  小伙子接钱后转身出店,白衣人中的那老者和黄袍客同时都“咦”了一声,老者咳嗽一声,使个眼色给子明。子明会意,将黄袍客交给另一白衣人看管,叫了另外的几个受伤较轻的白衣人出店而去。黄袍客正待出声叫喊,老者出手如电,点住了黄袍客的哑穴。

  这小伙子正是杭州西湖湖畔东坡镇任家庄庄主任天全之子任云。十八年前,任家庄大难,黄信长带同刚出生不久的任云避难到此,整日行乞度日,任云长大后,便靠打猎为生,两人相依为命,共度这穷苦的日子。

  任云得了银子后,直奔到米店,买了些米回家,这时他们已不住破庙了,在一小屋住下。任云打的野兔卖了个好价钱,心里直乐,丝毫没有发现身后有几个白衣人正跟随着自己。

  回到家,任云把卖兔的事告诉了黄信长,黄信长也十分欣喜。这时,门外冲进一群白衣人,正是子明一伙。任云怒道:“你们是什么人,怎敢擅闯民宅?”

  子明道:“小子,你项中的那块牌是谁给你的?”

  任云低头看了看当年辛弃疾所给的铁牌,道:“朋友送的。”

  子明道:“你与‘飞虎军’是何关系?”

  任云曾听黄信长说过有关辛弃疾的事情,答道:“我是‘飞虎军’的朋友。”

  子明哈哈大笑,道:“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任云正待回话,黄信长忽然吼道:“你,就是你,攻打任家庄,将我左臂斩下的就是你!”

  子明一怔,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从任家庄逃掉的人,怪不得我怎么看你那断臂处都像是被我斩下的一样。”

  黄信长虎吼一声,一头撞向子明,子明轻轻一拨,黄信长力道全用反了,一头撞在门板上,头上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任云叫道:“信长叔!”纵身扑向黄信长,将其扶起。随即拔出短刀,一刀向子明劈下,子明闪身躲开,一脚将刀踢飞。任云空手更是敌不过子明,两三下便被子明点倒。

  子明道:“这小子就是任天全的儿子吧。”黄信长不答。子明哈哈一笑,道:“想不到我又立一功,这下城主该高兴了。”说完便带黄信长与任云出门。黄信长见仇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黄信长猛扑向子明,子明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黄信长一口将左耳咬了下来。子明大叫一声,痛得险些晕去,一白衣人怕黄信长还要动手,一剑插入黄信长心口。

  黄信长咬下子明的左耳,心知大限已到,当下对任云道:“小主人,这些人就是当年杀入任家庄的人,你一定要为你爹他们报仇啊!”言毕气绝而亡。

  任云大叫:“信长叔!”就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