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暗云传

暗云传

北豆

  • 武侠

    类型
  • 2003.07.29上架
  • 1.31

    暂停(字)

8945位书友共同开启《暗云传》的武侠之旅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灭门

暗云传 北豆 2639 2003.07.29 15:05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的一首《蝶恋花》道出了人间思念的真情。当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谪岭南途中所见有感而作此词。后高太后临政,苏东坡被召回京,任翰林学士,他以龙图阁学士出知杭州,组织抗灾,疏西湖,治钱塘,较有建树。

  西湖旁有一镇名叫“东坡镇”便是以苏东坡曾在此兴修水利而得名。苏东坡在这里时,老百姓常送些食物给他,苏东坡便将收到的肉焖得红酥酥的,再送还给老百姓,这便是有名的“东坡肉”。后宋哲宗亲政,一御使称百姓十分痛恨苏东坡,都想生啖其肉,宋哲宗闻言,即再贬苏轼,配送常州。

  东坡镇北部有一庄叫“任家庄”,庄主任天全能文能武,为人也十分仗义,倒也结交了不少武林人士。

  一日清晨,东坡镇上的店面刚刚开店,忽听镇南马蹄声起,来的约有四、五十人,这伙人个个身佩宝剑,到了 一家客店停下。客店里的小二见来了这么多客人,忙招呼他们入内,掌柜的也出来侍候。那伙人中有一人道:“掌柜的,这间客店我们包下了,把其它客人都请出去吧。”掌柜道:“客官要住店,您这些人全住得下,何必把其他人请走呢?”那人道:“叫你请你就请,不要把大爷惹火了,老子一把火烧了你这家黑店!”掌柜道:“大爷,小店做的是正当买卖,不是黑店。”那人心头火起,刷一下拔出长剑,这伙人中有一老者说道:“子明,不要生事。”那人狠狠地瞪了掌柜一下,也就不言语了。那老者又道:“子明,取一百两银子来。”那个子明甚听这老者的话,当下取出了两锭五十两大银。老者接过,递给那掌柜,道:“刚才冒犯,请别见怪,给我们几间上房,其余的空房间有多少要多少。”掌柜见这两锭大银,又笑容满面地道:“客官请,小二!带众位大爷们去客房休息。”那伙人三、四人住一间房,安顿已毕。那老者召集众人一起商议,那个子明问道:“师父,那任天全怎生得罪了我们,要我们千里迢迢到这里来?”老者道:“为师也不明白,不过城主要咱们做的事,咱们要给他老人家办好。”子明又道:“那我们怎么行事,请师父示下。”老者画个地图,如此这般安排得井井有条。

  任家庄内,庄主任天全不久前喜得一子,任天全给他取名任云。这日正是任云一周岁的日子,任天全满面春风,大赏下人,一片喜气。到晚上,一庄丁脸色惨白,对任天全道:“庄主,于管家他死了。”任天全吃了一惊,问道:“怎么死的?”庄丁道:“不知道,我刚才去天井,就看见于管家死在那里了。”任天全一言不发,直到天井,见于管家躺在地上,十几个火家围在那里。任天全见于管家周身无血,伸手在于管家胸口一摸,发现肋骨齐断,显是被外家高手的掌力所伤。任天全道:“各位,本庄面临大难,望大家齐心合力,一起对付外敌。”众人道:“一切听从庄主安排。”任天全正待发话,一庄丁跑来,道:“庄主,有人送来一个盒子,要庄主亲启。”任天全接过,打开一看,顿时脸色惨白,自言自语地道:“劫数难逃啊。”随即对一庄丁道:“阿黄,你快将云儿送去贵州他婶婶家,无论任家庄出什么事也别回来,云儿以后就拜托你了。”这个庄丁姓黄名信长,是个老实的乡下人,对任天全十分忠心,所以任天全对黄信长托以重任。

  当下黄信长拜别任天全,抱了任云上马就行。刚出任家庄,只见一群人将任家庄围住,黄信长只得催马狂奔,忽听一老者叫道:“子明,快拦住!”一汉子手提长剑向黄信长劈来。黄信长不会武功,不及避让,只觉左手剧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过了许久,黄信长慢慢醒了过来,已是躺在一张床上,他正要坐起,突然一阵恶心,双眼发黑,右手在胸口一摸,发现怀中的任云已不知去向,不由得大惊,又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黄信长醒来,只觉床前站了一人,定睛一看,此人三十岁左右,面貌却不认得。只听他说:“你左臂已被斩下,我已替你上了金创药。”黄信长没理会自己的左手,只问道:“我那小主人呢?”那人点了点头,道:“你忠心可嘉,那孩子没事,在隔壁那房,你待伤好了再说。”言毕出房。

  如此过了月余,黄信长伤口愈合,便向那人询问为何到此。原来黄信长左臂被削下,肩头鲜血喷出,倒将敌人的眼睛封住了,所以得逃,那马沿路直奔,正遇一伙人,将黄信长救下,帮他裹伤。黄信长连连道谢,又问那人姓名,那人道:“在下名叫辛弃疾,山东历城人。”黄信长道:“恩公大名当记于心,在下有要事,不便多留,就请告辞。”辛弃疾道:“你要去哪里?”黄信长道:“贵州。”辛弃疾道:“我们要去云南,路经贵州,你不妨与我们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黄信长道:“如此先谢了。”

  于是众人同行,黄信长了解到这辛弃疾文武双全,极是爱国,他写的诗词均为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

  不一日到了贵州,至任云的婶婶家,安顿好了一切,辛弃疾等人便要告辞离去,黄信长千恩万谢,送到十里长亭。辛弃疾道:“现今天下,大宋的半壁江山落入了金人手中,我们要同心协力,誓夺回中原,黄兄,你忠心护主,是条汉子,不如与我们一起抗金杀敌吧。”

  黄信长道:“我已失去一臂,且小主人刚安顿好,我主人生死未卜,我又不能文又不能武,还是算了。”辛弃疾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既使是双臂均失,只要有一颗爱国心,也一样可以报效国家啊。”黄信长摇摇头,道:“恩公,我只想照顾好小主人,不负我主人之托。”辛弃疾见他不愿同行,叹了口气,道:“也罢,这有块牌,你好生收着,将来你小主人长大了,如愿报效国家,可凭此牌加入我们‘飞虎军’,若不愿,也可凭此牌在江湖上混口饭吃。”说完便给了黄信长一块牌,黄信长谢了收下,辛弃疾一行人也就离开了。

  黄信长回到任云的婶婶家,细心照顾任云。过了几日,黄信长央任云的婶婶托人打听任家庄的消息,那妇人却道:“任天全在任家庄住得清闲,怎不把他弟接去同住?让我们在这烟瘴之地受苦,现下倒好,儿子在这里白吃白住,还要老娘给你们跑路,天下间哪有这道理?”黄信长一下子愣住了,跪在地上,道:“太太,我们庄主他现下可能凶多吉少啊,我求您去打听一下吧。”那妇人道:“没得说,过些时候,那任天全若没有钱财到来,你们也给我滚吧!”说完转身就走。

  过了一些日子后,那妇人果然带了人来把黄信长与任云赶走。黄信长身无分文,找一破庙住下,沿街乞讨度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