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赞美圣玛丽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魔物的消遣

赞美圣玛丽达 狡猾的兔子 2493 2005.07.21 23:23

    6

  把玩着酒杯,脱掉了厚重的皮毛幻化成人型的巴风特坐在古城的王族寝室里悠闲的摆弄着西洋棋。一个同样脱掉了铠甲和面具的死灵骑士坐在他的对面。白马幽灵随便在外面的大殿里溜达,时不时的在几个幽灵剑士身边喷下响鼻,自己找乐子。

  “将军。”巴风特把白相摆到和红国王一条线上时,在也忍不住笑意,“上次你就输在同样的战略上。”那种洋洋自得的样子,让人无法想象他会把闯入古城的冒险者直接砍掉脑袋。

  当然,巴风特家族并不是只有他一个首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只是家族中派来看守古城的一个兄弟罢了。然而惟我独尊的死灵骑士多次围绕他究竟是不是一把手的问题嘲笑过他。

  死灵骑士是个死脑筋,他生前没和魔族订契约时性格就如此,所以并不能怪他。他喜欢管古城的这只巴风特叫莰特,莰特的父亲守护着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当然是莰特这么说的。莰特还说他的父亲是一只非常伟大的巴风特,他杀掉过很多高级的三转领主和魔导师当然也包括圣殿十字军,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卢恩王国三转人口为什么这么稀少的原因了。当然莰特在这么说的时候一脸的崇拜,看的死灵骑士心里很不是滋味,然后他说,他也杀掉过很多三转的人类。莰特看了他一眼说,他爸爸杀掉的都是踩光环的。死灵骑士就没在争什么。

  当然这次死灵骑士来古城陪莰特并不只是来下棋,虽然他已经输掉了10盘左右。死灵骑士的西洋棋技术远远比不上莰特,然后莰特又会很得意的说‘怎么样,是我爸爸教的。’从某中意义上讲,死灵骑士满讨厌莰特的老爸。

  死灵骑士从昆仑四出来是想见一个人,是一个‘人’,你没看错。古板的魔物专程来见一个人会不会让你觉得好笑?其实莰特也觉得好笑,他已经不只一次问死灵骑士‘你想见谁?’每次死灵骑士都很严肃的说,‘这是秘密。’搞的莰特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黑暗之王砸掉了吉芬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莰特在古城修指甲的时候就听说了,他还知道自己的老爸也去参加过那个什么仪式。他满后悔自己没去,那样能和父亲见一面。

  莰特已经活了400岁了,算是一只成年的巴风特了。死灵骑士转成魔物才区区几年,但是莰特觉得他似乎比自己更可靠。不能不说莰特其实满喜欢死灵骑士的,虽然他总也记不住死灵骑士的名字,他说他名字太长太绕口了,但是在卢恩王国英雄名录上有他的名字,卡德伦·修普诺斯。不会有谁记住已死的英雄的,人就是这么冷血的东西。

  “我该走了。”卡德伦站起来套铠甲的时候,莰特不是很高兴的拨弄着棋子,“这就走啊?”

  “要先去和法老亡灵俄塞里斯叙叙旧。”卡德伦继续套铠甲的其他部分,“这是礼仪。”把胳膊和腿的鳞状甲片理顺,然后套上护颈。卡德伦拿头盔时,看到一只白嫩的脚踩那上面,而且不打算挪动。

  “再陪我玩一局,最后一局。”脚的主人开始耍赖。

  “不行,时间会赶不急。”

  “你不是会瞬移吗?”

  “这么正式的场合一定要莱斯里祭祀开传送阵过去才合适。”只剩头盔没带的死灵骑士语重心长。

  “我不管,我不管!你要陪我玩一局!!!”

  各种撒娇开始,莰特殿下顺势把踩在脚下的头盔拖过来抱进怀里。一颗斗大的汗珠从死灵骑士的头上挂下来。

  为什么脱掉羊蹄子的脚会那么白乎乎的晃眼?乱蹬乱踹的撒泼打滚,他今年真得400岁?这是只成年巴风特的作风吗?卡德伦殿下觉得他这样做完全没有一点教养,莰特依然在地毯上滚来滚去。金色的长发铺撒在大红的地毯上好象编织的花。

  “不行,要遵守时间的。”用咳嗽来掩饰自己脸色的卡德伦殿下从莰特怀里拽出头盔戴上,然后匆忙的转身离开这个似乎过热的房间。

  “无聊。”单腿盘坐在地毯上的巴风特殿下托着下巴,听着大殿那边传来卡德伦呼喊莱斯里的声音,“个性还是这么无趣。”叹口气站起来穿回皮毛的衣裳,“走啦,走啦,去找几个可怜的冒险者玩玩。”几个跟随他过来驻扎在古城的弟弟很乖的围在他身边,拎着小镰刀,光一闪,都消失了。

  **

  炎炎烈日下,斯格特很佩服冥王·斐的体力,他觉得自己要被晒干了。“还有多久才能到梦罗克啊?”

  冥王·斐没回答他的问题突然把巫师拎到了鸟背上,“这样快点。”领主笑的霸道,巫师扁了扁嘴,笑了,抱住了领主的腰。可惜,日光下的铠甲也是火辣辣的烧人。金属……热起来太热,冷起来又太冷了。

  大嘴鸟知道自己主人的意思,跑起来跟喝了速水似的。它也不想在能把它晒成秃头的地方呆太久。呱呱叫着扬起一路黄沙,带起的一丝浑浊的风,让人略微感觉到点凉意。炙烫的铠甲下,皮肉都几乎被烤焦了。

  冥王突然勒了勒缰绳,大嘴鸟猛的停下差点把巫师掉下去。

  这里有了一些绿洲,几座恢弘的金字塔矗立在沙漠中展示着它们的魄力。

  “干吗?”巫师看着跳下大嘴鸟的领主殿下。

  “有人喊我。”冥王看着四周。

  “没有人啊。”斯格特抓住冥王的斗篷,“你听错了,走啦!”

  “有人!”冥王撇开斯格特的手,“那声音我很熟悉。”

  “你们去梦罗克找罗杰。把这个交给他,他会明白的。”冥王把佩带的双手剑塞到巫师怀里,然后拍了拍站在旁边等他的坐骑,大嘴鸟飞似的跑了起来,通向梦罗克的路就是让它闭着眼睛跑都不会迷失。斯格特想留下来,可是看到冥王的眼睛,还是坐回鸟背上,抱紧他的剑,巫师明白,冥王决定的事是无法更改的。

  **

  背着镰戟走一定很累吧?盅惑的声音在冥王耳边响啊响的,几重蛇女围过来,细嫩软滑的胳膊就直接攀上了领主大人。‘扔掉那个累人的东西吧。’甜腻腻的声音缠在身边好象裹在蜜糖里。阴冷的金字塔里暗幽幽的火把随着阴风摇曳着,木乃伊呻吟着虎视耽耽的盯着领主殿下却谁也不敢动。

  金字塔四层……正方形的水池给这个本来就阴冷的地方更增添了一丝潮气。

  骑着白马的家伙正在和被一群蛇女环绕的俄塞里斯聊的开心。

  冥王·斐站在他们对面,看着两个至高等级的魔物,一肚子不爽。

  ·待续·

  狡猾的兔子·敬上·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