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爻渡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疯狂的康康(二十)

爻渡桥 洱深 3040 2019.06.13 19:00

  那男人闻声身体一僵,身体没动,先徐徐的侧过头来,嘴里哼道:“这是公共场合,老子遵纪守法,你凭什么管老子!”

  他旋即望向宋可遇,目光所触,两人都愣了愣,男人咧着嘴笑起来:“哎呦,去了大公司气势都不一样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宋可遇也笑起来,“曹哥啊,你背着身儿,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不是最近瘦了不少呀?背着我减肥了?”背在身后的手却依然紧握,心里的狐疑并不因为遇见了熟人而彻底松懈。

  曹小胖却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只顾揶揄,“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如今鸟枪换炮了,要说我认不出你来倒是正常,可我一点变化没有,你要是认不出我来,只能说明你心里根本没有你曹哥。”

  “看你说的,”宋可遇身体又向前走了几步,“你在这干什么呢?”

  曹小胖道:“这不是来凑热闹嘛。滨城好久没这么热闹了,我路过这里,就来瞧瞧,听了听,没逑的意思,还不如回家睡觉。你们公司真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吗?”

  宋可遇笑道:“不是我们公司搞的,是一家慈善机构弄的什么公益活动,说什么现代人生活压力太大,不发泄不利于身心健康,非要强拉着我们公司充当门面,我们老板一想,直接给钱太俗了,还不如弄个旅游的噱头,花不了几个钱,还面子里子都有了。”

  曹小胖听得眼睛一亮,举起拇指比了比,“高,实在是高。有钱人就是有想法,”他主动向宋可遇这边靠了靠,低声问:“谁中奖这事有没有操作空间啊,要是能运作,哥哥我可以当你的马甲白手套啊,回头咱俩二一添作五......不用,你拿大头!”

  宋可遇虽然一直和他佯作随意聊天,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他一直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此刻看他说的越来越不着边际,讪笑两声,像是不经意的问道:“别说这事我插不上手,就是插得上,就那么两个钱,曹哥也看不上眼不是。最近又收什么好东西了,刚在远处还看你手里盘着什么物件儿,怎么我一过来,反倒藏起来了。怎么几天没见,就和我这么见外了?”

  曹小胖闻言匆忙向四周扫了两眼,又靠近几分,神秘的举起手里一个细长条的乌玉盒子,压低声音道:“你要是不问,我是不会主动说的,这体育馆......可有点邪性。”

  “哦?”宋可遇本能抬眼扫了一下监控方向,又听曹小胖说:“这东西传说是一个西汉墓里盗出来,具体用途不知道,看着大概是个祭祀用的玩意儿,我今天带着,本来是约了个买家,结果刚走到这儿,这玩意儿突然震了一下,吓了我一跳啊!”他说着拿着那盒子又在刚才的半空中动了动,“你瞧!诶,你瞧见没有,动了,又动了!这指不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宋可遇是能清楚看见空中结的生门,莹莹闪着一层筋膜状的光,见那盒子每穿过生门,都会因为摩擦的隐隐震动一下,不禁呼出一口气,隐隐朝着监视器摇摇手指,放松了攥着棒球棒的手。

  “可能这边体育场当年有过其他用途吧,你懂得。”宋可遇一手揽着曹小胖的肩膀,信口道:“墓里起出来的东西,千百年和棺椁待在一起,都沾着阴气,谁知道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你刚找到我的时候不是也和我说,想赚钱就不要想那么多,规矩不如钱有分量。你一会儿给那个接货的人演示演示,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宋可遇大概猜到了曹小胖来凑热闹的用意,大概率是最近风声比较紧,这才故意选了个熙熙攘攘的环境,又摸到人较少的出口,等会儿方便不引人注目的交货。

  又随口扯了几句,另一个瘦长的男人慢悠悠的晃过来,看到宋可遇,又顿下脚步,在几根廊柱间来回来去的晃悠,只是不再近前。宋可遇扫了一眼,依稀有些印象,也是这个行当的老主顾无疑了。

  他朝曹小胖笑笑,又朝来取货那人的方向挑挑眉,“那我就不耽误你。”

  曹小胖反手过来也揽了揽他的肩膀,笑的局气,“要是承你吉言卖上好价,回头找你喝酒!”

  宋可遇告了别,匆匆返回监控室,只见鬼差大叔正和冉不秋的神识说话,见了他忙问:“你认识那个人?”

  宋可遇解释说那是以前一起做生意的一个朋友,又去瞧监控屏幕,只见那两人早已经分头离开了场馆。

  “那东西有什么问题吗?”宋可遇去瞧冉不秋,只得到对方的摇头,鬼差代为答道:“刚才大人已经说过了,那人就是个凡人,没看出什么异样,东西也确实是个寻常的老物件儿,大概在地下太久了,有点反应也是寻常。”

  这和他的基本判断一样,宋可遇安慰着另外两人:“可能是才开始,对方嫌弃海选级别太低,这才潜伏不动吧。别着急,再等等。”

  鬼差手机一响,忙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此次也不多做解释来,略微点头示意一下,肉身向桌子上一趴,神识便脱壳而去。

  监控室里瞬间寂静下来,宋可遇有点尴尬,自从有了上次冉不秋昙花一现般的温柔,宋可遇都一直想使自己尽量规避掉那段记忆,只以下属的本分尽到职责就好。

  可是此刻冉不秋眉峰深锁,似乎对什么事有着极深的费解,宋可遇一个没忍住,轻声问了句:“你还好吗?”

  冉不秋的神识一直在场馆四处巡视,大太阳明晃晃的打下来,他毕竟来自幽冥,又没有肉身可以寄托,多少是有些耗损的。

  然而他的疲惫被掩进了倔强的不服气里,在他眼里,那个一再挑衅的盗镜贼,宛如一场游戏中看不见脸的对弈者,越这样藏头露尾的,越是难得的激起了他的兴趣。

  冉不秋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只是略微努努嘴,“你要替我好好照顾着康康和我的肉身,最好寸步不离,他毕竟年纪小,别弄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

  这件事不用冉不秋嘱咐,宋可遇忙接口道:“我绝不会让康康出事。”

  与此同时,才听到冉不秋没说完的话是:“......弄坏了我的肉身。”

  宋可遇想给嘴快的自己几巴掌,果然内什么改不了内什么,亏他还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冉不秋经过上次的事,多少转变了些性子,变得善良了一点。

  宋可遇在监控上搜索到康康的位置,出门去找他,门口的工作人员小跑着冲他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群人,“宋秘书,说是找你的。”

  宋可遇偏头看了看,大大小小一群孩子,穿的都有些伶仃寒酸,孩子中间立着一个女人,“小乔院长?”宋可遇喃喃道。

  宋可遇随着那个工作人员走上前去,小乔院长今天穿的倒是朴素,连口红也没有擦,可配上她那张没少倒腾的脸,怎么看怎么像太后微服出巡。

  她也不急着和宋可遇打招呼,只是犀利的盯着刚才那个工作人员,冷声说:“你问问宋可遇,是不是可以给我们直接晋级!”

  工作人员经验十分老道,不管对方如何冷言冷语,只是一味的露出官方微笑解释道:“我们的活动是有规则的,晋级的数据全部透明,所有人都看得到,实在是没办法帮你。”

  小乔院长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宋可遇,见对方迟迟不说话,黑眼珠向一侧一翻,“小宋,我有话和你单独说。”

  那个工作人员笑笑,十分自觉的转身走了。

  宋可遇从一旁的纸箱里拿出些牛奶和零食,依次塞到这十几个孩子手里,虽然这些孩子他一个都没见过,似乎都是新入院的孩子,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见到他们第一眼时就产生的亲切感。只要是孤儿院的孩子,在感情上,对他来说,都如同是他的兄弟姐妹一样。

  那些孩子被强塞了食物,也不敢擅动,只是战战兢兢的瞪眼瞧着小乔院长,直到小乔院长说:“去旁边坐着等我。”才略微露出些喜色,松懈下精神走向一旁吃喝起来。

  宋可遇皱眉,又无可奈何,只问:“上次回去之后,我就去奶站定了牛奶,每天送过去。可是你怎么都给退了回来......我不知道是我做的哪里不符合资助流程吗?要是订的多了,或者不足......为什么院里一直不给我孩子们的确切数字呢?现在到底有多少孩子?”

  小乔院长像是极力忍耐着才没有发怒,张张嘴,又着力压低声音,极快的说道:“要我说几次?几次!孤儿院不需要牛奶,还有你上次送来的那些杂七杂八的食物,你怎么就不明白,孩子们最需要的是钱!有了钱,院里会统筹安排的很好,院里有统一的计划!”

  宋可遇胸口一丛丛的火气直往外拱,向孩子们那边看了一眼,到底还是忍住了,只是闷着头不说话,很怕自己一张嘴就会控制不住情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