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变成了一只剑齿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克洛维斯人(试水推,求追读)

我变成了一只剑齿虎 杜郎俊赏1 2071 2021.09.15 09:59

  “噼啪~~噼啪~~”

  篝火依旧在燃烧着,围坐在篝火旁的原始人默然地注视着那只被珊瑚蛇咬中的族人。

  他已经没救了。

  珊瑚蛇的毒性极强,尤其是拥有这种红黄黑三种颜色环纹的金黄珊瑚蛇,更是剧毒无比。

  一开始被它咬到的时候,伤者还不会有什么感觉。直到几个小时之后,金黄珊瑚蛇的毒性才会突然发作,在短时间内破坏生物的呼吸系统,最终造成呼吸或心脏衰竭死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名伤者已经出现了哮喘的现象,整个人的肌肉都踌躇了起来,状貌很是恐怖。

  他发出了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咕噜”声。

  那是让同伴帮自己结束痛苦的乞求。

  众人闻言,都是将目光落在了一名体格壮硕,看上去犹如一座铁塔的壮汉身上。

  这名壮汉是这一支小型族群的首领,名字叫做达雷。

  达雷是这里最优秀的猎手,他强壮、勇敢、聪明、有责任感,是受所有族人爱戴崇敬的首领,族群内不论大小的一切事宜,他们都听从达雷的命令与安排。

  达雷站起了身来,走到了伤者的面前,低声地对他说了几句话。

  伤者很快露出了安详的表情。

  接着,达雷猛地抽出了腰间的一把石矛,利落地将矛尖插入了对方的心脏,彻底帮他达成了解脱。

  其余的原始人动作也很迅速,一群人拿着简陋的石铲离开了洞窟,来到不远处的空地便开始挖掘。

  这里是他们的墓地,所有的族人在死后,尸体都会在此入土安葬,以防被泰乐通鸟、豹鬣狗这些食腐动物偷食。

  达雷就站在不远处,背影萧索地注视着这一切,石矛矛尖上的鲜血已经被他擦拭干净了。

  死亡,这对于达雷来说是一件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狩猎受伤、掠食动物袭击、疾病缠身、族群争斗……死神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的头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死神镰刀选中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然而,这种如影随形的死亡胁迫,也激发了他们所有人强烈的生存欲望。

  唯有不断地壮大自身力量、壮大族群力量,才能够更好地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

  这一群原始人,正是来自更新世北美洲的克洛维斯人!

  克洛维斯人,可以称得上是北美古印第安人的祖先。

  早在1.5万年前,因为北美洲气候的转暖使得部分冰川消退,太平洋沿岸露出了一条横跨两大洲的陆地走廊,这就是著名的白令陆桥。

  白令陆桥将西伯利亚的东岸与阿拉斯加西岸相连而起,同样为亚欧大陆与美洲大陆的生物沟通往来提供了机会。

  克洛维斯人正是在这个时期,从东北亚的腹地,经白令陆桥,最终千里迢迢地来到了北美大陆。

  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漫长征途,足足横跨了1200多万平方公里,是史前人类规模最巨大的跨洲大迁徙。

  随后,克洛维斯一族的文明便在整一片北美大陆开枝散叶。

  短短几百年的时间,克洛维斯人的踪迹便已经遍布了整个北美大陆,从阿拉斯加到巴塔哥尼亚,都留下了他们族群的遗迹。

  克洛维斯人是典型的狩猎民族,他们不仅拥有情感和丰富的语言交流系统,而且还有一套自成体系的社会分工模式,具备了先进的石器、骨器制造能力。

  “克洛维斯石矛”就是克洛维斯文明的标志性象征,这是一种石制的矛头,顶端尖锐,边缘锋利,双面都具有凹槽,是克洛维斯人狩猎时最有力的武器。

  凭借众多先进的石器、骨器,即便是哥伦比亚猛犸象、短颌象、大地懒、巨足驼这种掠食动物都不敢触怒的庞然大物,对于克洛维斯人来说也是美味的猎物。

  毋庸置疑的是,在这一片北美大陆上,这一群“恐怖直立猿”才是最可怕的掠食动物。

  ……

  这一天傍晚,克洛维斯人围着篝火,口中哇啦哇啦地叫喊着跳舞,仿佛正在进行一场欢庆活动。

  而在洞口处,则摆放着一头鲜血淋漓的林地麝牛。

  这头林地麝牛还没有死,因为四肢都受了伤,所以它只能趴伏在地上,用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瞪着那群手舞足蹈的克洛维斯人。

  只不过,林地麝牛的眼神之中,却蓄满了恐惧与绝望。

  这些块头明明还没有它五分之一大的“小东西”,却成为了它挥之不去的噩梦!

  “呜哇哇哇!!”

  就在这时,达雷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嘶叫,仿佛是发号施令一般。

  一旁早已准备就绪的几名青壮年男子,便是走上前来,抓住了林地麝牛的头颅。

  “哞~~”

  林地麝牛顿时惊恐万端地叫喊起来。

  但是,就在下一秒!

  “唰~~”

  那几名青壮年手持着一柄柄燧石磨砺出来的石刀,直接将锋利的刀尖插进了林地麝牛的脖颈处。

  “哗啦——”

  石刀用力一划,在大量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林地麝牛的整颗头颅也是随之被割了下来。

  它的表情,还定格在生前死不瞑目的模样……

  活生生地割下牛头之后,克洛维斯人们便是一声欢呼,随后开始分食起林地麝牛的尸体。

  有人举起牛头,便是贪婪地吮吸着刀伤缺口处流下来的殷红鲜血;

  有人撕扯下林地麝牛的血肉,便用树枝串起,放到篝火上烤了起来。

  更有人直接连毛发也不拔,当作榨菜一样开始啃咬起生肉。

  当然,在这一次狩猎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猎狗们,也是分别得到了一大块肥美鲜嫩的牛肉奖励。

  这些猎狗都是从灰狼驯化而来的,体格健硕、性情凶悍却对人十分忠诚。

  良久,这一场欢庆活动才是结束。

  天快黑了。

  洞窟里,筋疲力尽的克洛维斯人们开始在地上铺兽皮或干草,打个地铺就这么躺下了。

  “轰隆隆……”

  还有几名身材壮硕的青壮年合力将一块大岩石推到洞口,将洞口给牢牢地堵住。

  岩石一堵住洞口,洞窟内顿时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与寂静之中。

  峡谷中。

  畸鸟在盘旋。

  羚羊在奔跑。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鲜血味道。

  更远处,那如血一般的夕阳,终于隐没。

  ……

举报

作者感言

杜郎俊赏1

杜郎俊赏1

新的一天,求票票支持~~~

2021-09-15 09: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