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至尊曲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八十八回 龙吉公主(二)

至尊曲一 王昭之 2333 2018.12.07 07:13

  中年妇女走过来,轻轻拉起龙吉的衣领,看到她颈后的一块椭圆形胎记,便紧紧抱住:“孩子,你真的是龙吉,母亲好想你啊……”

  龙吉感到了久违的温暖和踏实,在她的怀里泪雨滂沱。

  昊天从包袱中拿出一个大盒子,塞进养父手中道:“谢谢你这么多年对龙吉的养育,我们想今天就带她走,也会让她继续接受‘校’的成均之教的。”

  养父把大盒子重新塞回口昊天手中,嗫嚅着道:“我啥也不要,就想要你们给我留个地址。”

  昊天犹豫了一会儿,便拿出一块甲骨刻给了他。

  养父转过头来对龙吉道:“闺女,你在这个家受委屈了……回去后要听你父母的话。”

  龙吉没有理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龙吉的新家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宛如人间仙境。

  父亲是修道之士,母亲是一名地位崇高的女神。

  龙吉还有六位比她小的妹妹,一回到家,她就恢复了她原来的身份——大公主,也就是七仙女之中的大仙女——红衣仙女,另外还有青衣仙女、素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黄衣仙女、绿衣仙女。

  从与父母的交流中,关于龙吉的片断渐渐被拼凑得完整。

  三岁那年,母亲带着龙吉去人间玩,可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母亲急得发疯,只好派人查找。

  两年后,在仙人一次集中下凡惩恶行动中,一名人贩子因作恶被惩治,从他的供述中,仙人了解到龙吉可能被卖到了湖衡山附近,并告知了昊天知西王母。

  他们不辞辛苦的在衡阳的每一个地方寻找,终于听说草木村有人收养了一个与龙吉十分相像的小女孩。

  可当他们赶到草木村时,就被邻家老奶奶发觉了,她认为养父出了贝币,孩子就该归他,于是便通风报信,养父和养母带着龙吉落荒而逃。

  虽然没能找到龙吉,但昊天却把自己的地址刻在甲骨上塞进了养父的老屋里,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换过地方。

  从远外回到草木村后,养父发现了昊天留下的甲骨文字,便把它藏了起来。

  后来看着龙吉渐渐要入“校”接受成均之教了,养父知道自己再也无法供养,也无法再陪伴她,于是才去留地址的地方找到了昊天。

  于是,龙吉与父母一家终于得以团圆。

  得知是养父主动找上了父亲,龙吉感到有些意外。

  她想,或许是看到自己的叛逆,养父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留住自己了?

  或许他希望亲生父母能给自己一个更好的未来?

  龙吉无暇揣测养父真实的意图,只顾贪婪的享受着错失了十五年的亲情。

  母亲给龙吉织了各式各样的新衣服,她生平第一次穿上了粉红色的睡裙,还拥有了安静整洁的小闺室。

  龙吉把从养父那里穿来的寒碜衣服统统扔进了垃圾箱,同时把对草木村,对养父的记忆努力删除。

  龙吉回家没多久,就收到来自草木村的一个包袱,里面是晒干的枇杷核。

  她从小患有支气管炎,一到换季就咳嗽,养父带他找过很多大夫都没有治好。

  后来一名老大夫用野生枇杷核晒干后煮水给她喝,非常有效,于是每年养父都会到处寻找野生枇杷。

  龙吉拎起那包枇杷核就扔进了垃圾箱,因为他已经有了母亲从仙人那里带回来的止咳丹药,不再需要这黑乎乎的枇杷核了。

  昊天把龙吉安排在仙人中最好的上庠,她优异的课业让她们大跌眼镜。

  得知草木村的女孩从没有一个能入东序时,西王母感慨的对昊天道:“龙吉在这一点上还很幸运的,她的养父没耽误她。”

  昊天摸着她的头,若有所思的道:“难怪他反复叮嘱我,要把龙吉安排到最好的西序。”

  后来,龙吉以伏异的课业顺利进入“校”。她“校”出来后,开始进行了修仙之道。

  当御空飞上蓝天时,龙吉知道,自己崭新的人生篇章就此掀开……

  龙吉很快适应了修仙生活,闭关打坐、御剑飞行,四处遨游,日子过得逍遥而充实。

  龙吉还收获了自己的法宝:雾露乾坤网、四海瓶、乾坤针、捆龙索、神兵利器有:二龙剑、鸾飞剑、瑶池白光剑等,修为更是与日俱增,很快成为了仙人。

  回到瑶池,在一片祝贺和艳羡声中,龙吉有种扬眉吐气、脱胎换骨之感,父亲和母亲热情地招待着来贺的仙客,眉眼之间洋溢着骄傲和舒心。

  就在这种无比欢快的气氛中,她突然从父亲口中听到了关于养父的噩耗。

  听龙吉聊完了在海外遨游的见闻以及修行情况后,昊天突然说道:“龙吉,你父亲……呃,你养父病得不轻,是被魔族袭击了神魂。”

  昊天的话在龙吉心上落下一记重锤。

  养父,这是一个被她抗拒和禁锢了多少年的词。

  她顿时想起,在养马场做活的养父身上那刺鼻的气味,当马夫的他被摔下车手指经常被刺破,双腿红肿溃烂,很久都不能愈合。

  父亲说自从他走后,养父一直孤零零的生活,他每天最爱做的事,就是把家里最好的粟一粒粒拣出来,或是四处寻找野生枇杷。

  现在的野生枇杷越来越少,有一次采枇杷时,他失足从山崖上坠落,摔坏了腰椎,本来就弯的腰现在更弯了……

  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涌上心头:养父挣来的血汗钱几乎都用于给自己接受成均之教,为自己找甲骨,可自己对他却没有一天好脸色;养父拼了命给自己摘来的枇杷核,却被自己扔进了垃圾筐……

  她心里难过极了,突然觉得自己很可耻。

  那天龙吉像发了疯一样,喝下了一大瓶琼浆玉液,昊天半拖半抱的把她弄回了闺房。

  龙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晚上做了很多梦,在草木村与养父生活的一幕幕进入她的梦境。

  原来龙吉刻意封存这些记忆,一刻也不曾离开她的脑海。

  不知睡了多久,龙吉终于从梦中醒来。

  眼光触及之处,竟是闺室柜顶上,父亲给她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包袱。

  龙吉不在家这些年,养父仍然坚持不懈给她送东西,每个包袱上都有他笨拙而工整的字迹。

  在他的想像中,龙吉一直在享用着他精心挑选的粟米,按时喝枇杷水。

  想象着养父寄出这些包裹时欣喜而期待的心情,她的心发抖了!

  如果他知道这些凝聚着他血汗的珍贵礼物,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她的柜顶发芽、长霉,他该有多么伤心!

  龙吉这才发现,这么多年,她竟然误读和忽略了养父多少真切朴实的爱:纵然他从人贩子手里买下她的行为是错误的,纵然他带着她逃离她亲生父母的追寻是自私的,但这么多年来他给龙吉的父爱卑微深沉,丝毫不比她的亲生父亲逊色!

  面对拿自己的一切来爱她的养父,龙吉对他的怨恨是多么无知而冷漠!想到这里,她放声大哭……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