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激荡年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重生之激荡年华 皇家雇佣猫 2089 2019.03.04 17:30

  看完了淘宝店,温晓光告诉她题目网上找的,答案也网上找的,他只是整理了一下。

  一开始是很难相信的,对于她来说,这算得上是一笔准巨额现金,现在却被轻易的掏出来了?

  但钱毕竟不是假的。

  穷人对假钱敏感度贼高,因为有一张他都会疼的掉肉,说起来还真有点点心酸呢。

  要说温晓晓拿到这两万块钱对温晓光有什么影响嘛?

  当然是有的,

  那就是他对剩余财产的掌控力在某种程度上被削弱了,因为温女侠拿着小皮鞭子审问他,要他供出到底还有几个一万。

  这时候,稍微说错点什么,就是一顿皮鞭伺候。

  关键温晓光必然是不能都给她的,

  刘以琦那边的第一套表情都制作完成了,一大批网瘾少年蓄势待发,邪恶的表情包家族即将要对无数纯洁少男少女下手了。

  这种时候,怎么也不能少了钱吧?

  万一有啥情况要用钱呢?

  正所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就是这么回事。

  客厅里,

  温晓光坐在沙发上,

  温晓晓插着腰站在不远处,

  “我真要被你气叉劈了,我跟你说,你要是当天就把分班结果告诉我,我都不会这样子生气。”

  温晓光心说你真当我是小孩子好忽悠呢,我要是当时告诉你,没有两万钱的安全保障金,我的生命安全谁负责?

  好容易重生一回栽你这疯女人手上了,我不要面子的么?

  话虽如此,他还是劝道:“你要真要生气,也等过两天成绩出来再说行不行。”

  姑娘轻蔑一笑,“呵,缓兵之计是不?三十六计学全了对付我?”

  温晓光一脑门黑线,你到底读没读过书,“……三十六计里没有缓兵之计。”

  温晓晓尬住:“……”

  啪!

  “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

  对着鼻毛打赌你不知道。

  “你明天考试我就不影响你心情了,分班的帐等你考完我跟你算,还有这钱,到底是不是全部都在这儿?”

  温晓光极为自然的点头,“还有二十多的零钱,你要么?”

  这叫虚虚实实,欲擒故纵。

  “当然要!都拿来,你一未成年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丧心病狂!她真的把二十多块钱给拿走了!

  嘴上还说着,“你的钱,我绝不给你私自用了,但是先放我这儿保管。”

  这句承诺就像家长帮孩子保存压岁钱一样不靠谱。

  尤其是在你连二十多块都要的情况下。

  但温晓光对这一点反倒是持开放的态度,本来,他最初挣钱的动力也是来自温晓晓。

  揉了揉鼻子,他一拍膝盖说道:“不必,这钱就是给你的,咱家欠不欠啥外债什么的?有的话你去还掉。”

  正常来说,这是主角必要的试炼任务,温晓晓一直没说,但不代表没有。

  21岁的姑娘毕竟做不到处变不惊,所以说起这个,她还是有了表情变化,

  “真借钱了啊?”温晓光心里一咯噔,

  冷静,你可别给我扯出什么欠了几十万,然后还不上就要被丑恶亲戚逼着去相亲、去嫁人的恶俗戏码啊!

  “前阵子二舅妈跟我说要钱,正愁着呢,”

  温晓光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了,一个逼债的亲戚。

  别,别这样对我。

  “那……欠了多少钱啊?”

  “三千。”

  温晓光紧张的嫩菊都缩了缩,钱不钱的无所谓,但你别搞这事来恶心我啊。

  还好,还好,三千块。

  “所以你前几天心情不好,是因为被催债了?”

  “差不多吧,那这样,别的我不动,先拿三千还给二舅妈,她也是要花钱才张的口。”

  温晓光的记忆中,那是个农村朴实的妇人,像是愿意借钱给他家的那种老好人,从她们能理解的角度说,三千块能拖好多车拖拉机的粮食,这钱得还。

  他点点头,还好还好。

  哎呀妈,算是老天爷手下留情。

  “剩下的钱你也别舍不得花,你要实在舍不得也没关系,你给我,我舍得。”

  之前闹归闹,但两人毕竟相依为命,温晓光挣得钱,除了给自己,也就给她比较心甘情愿了。

  “你滚蛋!”温晓晓还是温晓晓,你姐也还是你姐,拿着你的钱叫你滚蛋,这听起来都不像个正常事儿。

  她酝酿了一下,问道:“真的让我花?你不心疼?”

  “心疼,那你会还给我嘛?”

  姐姐给了她一个‘你想的真美’的表情。

  “不会,心实在疼的话,那就忍着吧。不过,也还算你个小兔崽子有点良心。”

  你听听这话说的,是人话嘛?

  旁的温晓光看着都不气,就是这死不低下头总是让人很想拿小鞭子抽她,让她跪下唱征服。

  “那我就拿着了啊。”

  这句话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温晓晓拿着钱,又是细看又是用鼻子闻的,完了还傻乐,搞的温晓光生出一点心酸。

  他承认,在这方面他有一点大男子主义,他不喜欢亲人为了缺钱伤神,就像上一世搞对象的时候,他不喜欢姑娘面对稍贵的东西就特别懂事的把‘穷’说成是‘不喜欢’、

  你懂事归你懂事,但这不是我穷的理由和依仗。

  恰在他略有酸楚的时候,温晓晓忽然龇牙傻乐了起来,“嘿嘿嘿,晓光~人家前两天看中了一条裙子呢~”

  温晓光:“……”

  还以为你是真的不花我一分钱,跟我来圣母套路的姐姐呢!

  呵,女人。

  不过算了,我温晓光大度,姐姐花弟弟点钱怎么了。

  这些天他吃穿住行什么都来自温晓晓那可怜的工资。

  外面天色已晚,明天又是温晓光的考试时间,要不然温晓晓一定把他拉去逛街。

  不过被人民币扰乱的心神稳定下之后,被分到普通班的问题,她还是很忧心,

  还好,考试开始了。

  如果这次考的好,万事大吉,

  如果考不好,万事皆休。

  翌日上午,温晓光准时到了一次学校,没有再迟到:算你老路狠,我看你是又对量子比特感兴趣了。

  秃头路在早读课来到教师监督,温晓光坐在下面,数学老师一回头,二次函数对称轴,两人来了一次正面的眼神对视。

  老路在想:哦豁,你也知道准时上学是什么东西了?

  温晓光则眯着眼睛在想:此仇不报非君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