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激荡年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十年浪迹天下

重生之激荡年华 皇家雇佣猫 2055 2019.03.24 11:00

  他到屋里拿了一个外套,

  “我们出去转转,你妈妈不是说你不要闷在屋里嘛,那闷在你自己屋子和我的屋子有什么区别?还是出门吧。”

  方之介听闻欣喜,他站起身眯着眼睛笑,“好,那我们出去吧。”

  他转身进屋拿衣服,方之介也跟在他的身后,这孩子大概是有些怕冷,帽子一直没摘,进了卧室简单d额打量,

  “还是第一次见呢,晓光你的卧室。”

  他语气里是RB动漫讲话的那种感叹和气声。

  而且说的也很奇怪……我当然知道你是第一次看,有必要讲么?

  “这是你的QQ吗?”方之介好奇问道。

  温晓光一边穿衣服,一边点头,“嗯,是啊。”

  “哎?晓光你能加我吗?我刚刚回国,新号都没有好友呢。”

  “行。”

  温晓光调出加好友的界面,输入一个号码,等着他回去同意就好。

  周日下午的15点,中午的温暖慢慢散去,外边儿微凉,但毕竟冬天刚刚开始,倒也不至于冻的受不了。

  正好,他出门也有些别的事。

  说起来,重生到这个小县城,第一周养身体,随后就开学,想着挣钱,盼着考试,都没有好好的看看羡州。

  方之介跟在他的后边儿。

  “羡州和我小时候很不一样了。”

  毕竟七八年过去了。

  温晓光问道:“回来后觉得生活有什么不同吗?”

  “变化很快。”方之介双手插着口袋,“在那边生活,一切都很稳定,我第一天看到的,回国的时候还是那样子,就连便利店的包装都一样,很难有什么期待吧。”

  温晓光没有去过那个国家,只能试图去想象,不过说到底他也没什么好奇的。

  “那你平日里都干什么?”

  方之介回道:“大概是没有那么累的事,像弹钢琴。”

  会才艺?

  我的乖,你这女装直播再配点才艺那简直就是宅男们的噩梦啊!

  温晓光想笑,他是没什么感觉的,只是觉得好玩儿。

  “你弹的怎么样?!”

  方之介想着道:“……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实力,都是在家里弹。”

  “这么说吧,弹了几年了?”

  “六年?”

  六年?六年是什么水准,温晓光不太清楚,不过不管了,只要能出声就行。

  “方之介,我跟你说,你在学校不要给自己太大了压力,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

  “可是……”他讲话起来带着委屈巴巴,“可是我真的有好多不会。”

  “没关系,那些都是个屁,”温晓光特别笃定的说道:“你就随便学学,随便弄个过得去的大学读一读,重要的是平时吃好,喝好,睡好,把你的皮肤保养好,你皮肤比你成绩重要多了。”

  方之介:???

  他歪着头,想小半天,完全不得其解。

  最后自己给自己一个解释,“你是在开导我吗?”

  开导?

  什么开导?

  “没有,”温晓光说:“我是跟你说真的,不开玩笑的,你信我,一点压力都不要有,老天爷赏饭吃,以后你肯定有钱。”

  他看了看这孩子的皮肤,除了有些泛白,其他都挺好的,小嘴巴,小而挺的鼻子,其实这都无所谓,他主要是想着什么时候能见见他的妹妹。

  至于他,以后要是有兴趣搞个直播平台,这家伙就是我的台柱子。

  只不过方之介现在听来倒像是针对他病情的说辞,父母也对他讲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好~我只需尽力就好。”

  嗯!

  “但是你钢琴还是要尽量弹好,对了你唱歌怎么样?”

  方之介问:“你要听我唱歌吗?”

  “不是我要听,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唱功啊,学过声乐什么的。”

  “喔……抱歉,我没有学过专业的唱歌。”

  好吧,温晓光想着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也没什么人对你的歌声感兴趣。

  两人慢悠悠的在羡州城区里走动,因为地处江南,水网稠密,就算是城区里也是到处密布河流和小桥,配着河边黑瓦白墙的老房子,颇有一种小桥流水人家的韵味。

  此时,他们两个就路过一个拱桥,站在最高处可以看到羡州天河小学,听温晓晓讲,这可是最好的小学了。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正在开发的楼盘。

  温晓光站在公桥边上停下,驻足沉思。

  “晓光,你在想什么?”

  “我想在那里买一套房子。”温晓光伸出手指,指着桥下的施工高楼。

  “买房子?”方之介不解,“刚刚那不就是你的家吗?”

  不是买给他自己的,他想买给温晓晓。

  十年,他从17岁变成27岁,这十年一定是他撒丫子活的十年,他肯定不会按照【读书、高考、拿本科证书,找个还不错的老婆和工作,过着还不错的日子】这种轨迹去度过自己的十年。

  上辈子他就不喜欢,只不过现实所迫,只能妥协。

  因而这个十年,是绝对不可能了。

  当然了,谁也不敢保证,他一定成功,万一失败呢?

  他自己的话,认,没别的,只能认,如果这样子最后还是混成一坨屎,那真的谁也怨不着。

  但温晓晓呢?

  她对自己投注着期望和关心。

  是他唯一的亲人,亲人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必须要挑起的责任。

  他可以自己甩开膀子去奋斗,去成功,去失败,去哭去笑,他不要稳定,不要十年后再看自己和今天一样。

  但他要先要给温晓晓一个稳定的未来。这样自己就可以后顾无忧。

  眼下,羡州一套120平的学区房只要60万人民币,然后十年后,至少是300万的市场价。

  如果她要嫁人,这份嫁妆足够,男方不敢轻视。

  如果她要自己过日子,那也不需要考虑房贷什么的,除掉享受成分的别墅豪宅,这学区房在羡州已经很不错了。

  温晓晓说要买房子给他,但他其实不需要,此十年必然是浪迹天下,四海为家,如果遇到喜欢的房子,买倒也可以,但大概不会为了‘娶媳妇’、‘过稳定日子’之类的理由去购买。

  有那个钱,肯定拿去做生意了。

  “晓光,你想啥呢??”

  “没想什么,”他转过身,眼神悠悠,临桥而望,“就是决定了一些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