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邪神判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迷雾重重

邪神判官 瘸腿书桌 3369 2019.04.17 22:14

  听到老大叫喊自己,周鹏连忙应到“在这呢,在这呢!”

  牢头挤开人群走了进来“周鹏这下有得你忙了,刚刚外面砍死了二十多个人,这些人的尸体你去处理一下,但现在别忙着拉去乱葬岗,等会应该有衙门的人过来查案,等他们确认身份后再处理,但也得先把尸体收拾一下,摆在哪里算个什么事,陈金你带几个兄弟帮把忙,把地上血迹处理干净了,别让老百姓看了害怕!”

  陈金却嘿嘿一笑指着牢房道“老大,你看这里!刚刚我们出去帮忙了,没想到又冒出一群人来,准备劫狱结果被周鹏给揍了,现在全关起来了!这是不是要论功行赏啊!”

  牢头道“调虎离山之计?那贪官只是诱饵?这牢里可还关押着什么厉害人物?周鹏你小子做的不错!到时候若是有赏,少不了你的!先去忙吧,其他人加强看守!”

  周鹏从业时间不短了,死人更是见了不知道多少,这些死人并不会让他感受到恶心与害怕,已经见怪不怪了,刚把尸体清理好,一大队人蜂拥而至,看官服领头的竟然是一个一品大员,周鹏和陈金这些狱卒连忙作揖行礼。

  官员点了点头就开始查看这些尸体,主要就是看一下他们的样貌,并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也都过来看看,看看有没有熟悉的面孔,这些人能够在帝都出现,多半是帝都之人,看看有没有映像!”

  就在这些人查验之时,一旁的周鹏忍不住插话道“大人,小的我刚刚收尸的时候发现了一些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负责查案的官员有些诧异的看着周鹏“你是?”

  “启禀大人,小的乃是死牢杂役,平日负责清运死尸!这些人的尸身是我刚刚整理的,在整理尸体时有所法出现。”

  “噢,你一个个小小杂役还能发现什么问题?说来听听!”这位大人觉得一个年纪轻轻的杂役发现不了什么问题。

  周鹏道“大人您看,这些人的发型,基本一致都剪成了短发,这说明他们基本上都属于一个组织的,而且您请看他们的胳膊,胳膊上有刺青,这些人中有三个人有刺青,刺青完全一致,或许可以根据刺青找到幕后组织!”

  在周鹏的指示下其他人看到这死尸胳膊上青色的狼头刺青,在命人将这个刺青绘制下来的同时他回道“嗯,你观察的挺细心的,注意到了胳膊上的刺青和发型,但这些都不能直接证明他们的身份!”

  周鹏道“这点我自然知道,我只是想表达,有些东西活人的会隐瞒会欺骗,但死人不会,这个刺青一定有特殊的寓意不然也不会只有部分人才拥有。当时御前侍卫押解贪官上殿在这里遇到伏击,死牢的守卫都赶来支援之时,却有蒙面人杀入死牢准备劫狱,我觉得这一次不简单是一个贪污案。劫狱的人已被抓获关在死牢之内,大人若想知道些什么,大可去死牢问个清楚。”

  “还有活口?走,我们去死牢!”

  官员带着手下进了死牢之后这陈金在周鹏的脑袋上狠狠的瞧了一下“你小子知道这人谁吗?竟然还敢胡乱搭话,乱放一通臭屁,你小子不要命了?”

  周鹏满不在乎的说道“既然这个时候皇上派他来查案,他自然有着明断是非的能力,我不过是善意提醒一句罢了,不至于为此丢掉了性命。话说,陈大哥你认识他?这人是谁呀?我眼不瞎的话,那是一品大员的官服吧!”

  陈金道“这位大人恰巧我知道一点,他就是内阁首辅大臣,梁正!乃是两朝元老,先皇去世前特地将他提拔到内阁首辅的位置,辅佐新皇开创万事基业。梁大人担任内阁首辅后主张变革,官员体制得到精简,百姓的税费进行浮动调整等。担任内阁首辅以来办了不少大事实事!是位好官!看来这一次的案子足够大,皇上竟然直接派他来处理,依照目前我们看到的,估计这个案子也只有他能办的下来!”陈金虽然也只是个狱卒但头脑清晰的他知道这个案子早已超越了简单的贪腐案。

  “所谓的贪腐案,完完全全就是一场戏,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贪污案是为了掩人耳目混淆视听的。这件案子将办案人拖入了一团迷雾之中,就看这内阁首辅大臣能否拨云见日咯!”不在其位不某其政,周鹏只是对案件好奇并不想深度剖析,而且他也并不全然知晓整个案情的经过,但他觉得这个案子不简单。

  当周鹏和陈金回到死牢时,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牢房内声嘶力竭的凄厉惨叫声,不用想必定是在用刑了,死牢内刑具齐全,很多时候为了询问重要线索会用到刑具,这些刑具会将人的痛感无限放大,从而让心理崩溃坦白从宽,当然也有意志坚定的,但他们往往是周鹏将他们从刑讯室运出去的,他们会被活活折磨而死。

  “好久没听到叫的这么惨的了,身为杀手这小子意志不坚定啊,刑具用不了几个这人估计会全盘托出吧!”对于声嘶力竭的哭号声,周鹏和陈金显得有些习以为常,毕竟这样的事情几乎天天都在发生。

  周鹏这会正巧没事就凑到牢房门口看热闹,十字木桩上绑着四个人,四人都被脱去了上衣,衙役们轮着鞭子在这四人身上抽打,鞭子在身上抽打出一道道血痕,有三个人咬牙硬抗不动声色,另外一人却疼的浑身颤抖声嘶力竭的痛哭。高呼“别打了,别打了,我招,我全招,我全招还不行吗?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衙役闻讯停止抽打“不见棺材不掉泪,非得打一顿才老实是吧,刚不是挺有骨气的什么都不肯说吗?硬抗啊!老子还有好多手段都还没用呢!看到没,我酒都准备好了,等会给你打个皮开肉绽,再把酒倒上去,那才叫爽呢!我保证你叫的比现在还大声!”给陈金带的烧刀子他还没来得及喝现在却成了刑讯的工具。

   “不要,千万不要,我招,我全招!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全招!”这人哭诉要求全招。

  梁正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这人面前“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问你,你和外面那些劫囚车的可是同一波人?”

  “是!我们是同一拨人,他们负责劫囚车,调虎离山引出死牢的看守,我们则趁机潜入死牢劫狱救人!”一边抽泣一边说话,话虽然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能听的出说的是什么。

  “也就是说,你们真正的目标是不是杀死贪官聂鹏,而是已被关押在死牢的某个人,那么你们要救得乃是何人?”

  “具体要救得人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受命形式,他们只是让我们进来之后,高呼一声接头暗号,能对的上暗号的,就是我们要救得的人,把他救走即可。”

  “暗号?什么暗号!”梁正急忙追问。

  “驴拉磨,鬼推磨,磨了面来做馍馍!”

  “噗”听了这个所谓的接头暗号,一旁神情严肃的衙役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梁正一愣“这算什么暗号?下半句是什么?”

  “全句就是这个,我们说上句驴拉磨,鬼推磨,对方回答磨了面来做馍馍,回答对了即是对上了暗号,我们就负责将他接走就可以了。”

  “如此荒唐的接头暗语你确定你没有在玩我?你可知道戏耍本官的代价是什么?”

  “当时我们也笑了,但给我们安排任务的人说,正因为这接头暗语足够荒唐,才不会被人注意到!而且我现在身家性命都在你手中攒着,我那里还敢骗您!我说的句句属实,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梁正原地踱步揣摩片刻,对身边一个衙役说道“去牢里再带一个人过来!”

   关押这批黑衣人的监牢离这里较远,刚刚那人有气无力的暗语其他人应该听不见,不存在串供的情况,直接讯问一个人,他若是能对上暗语就证明这人所言非虚。

  很快一个蒙面人被架着拖了过来,刚刚同伙凄厉的哀嚎和求饶声,已经让他心生寒意,吓得双腿发软,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直流。当这人从身边拖过去的时候,看到地上划了一道湿漉漉的印迹,看来是已经被吓得小便失禁尿了裤子。

  梁正用手托起这人的脸,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下“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答对了就可以把你放回去,你若是回答不对,你就得和他们一样!告诉我,驴拉磨,鬼推磨的下一句是什么!”

  “磨....磨了....磨了面.....磨了面来....做馍馍!大人这个是我们的接头...接头暗语,我回答上来了,可以放我回去了吗!”这人吓得说话都哆嗦了起来。

   梁正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把这人关回去,虽然暗语得到了验证但梁正却更加疑惑了,在审讯室来回踱步“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们就这么点骨气,为什么他们会派你们来劫狱呢?问什么答什么,他们就不怕你们什么都招了,牵连到他们吗?我问你们,你们前来劫狱是谁指示的!”

  “不知道,我们老大命我们前来这里劫狱,说是会有人调虎离山引开守卫,我们只需进来对接暗号,暗号对上直接把人带走就可以了!”

  “你们老大是谁?你是什么组织的?”

  “我们老大是谁我也不知道,他始终以面具视人,我只认得他的面具和他的声音,我们都是码头的搬运工,老大给我们安排些活计,也给我们发工钱,这一次劫狱给我们每人五两银子作为报酬,不然我们不会来这里的。”

   “苦力?难怪武功这么菜,三两下就被关到了牢房里,面对刑讯也三两下就招了,一看就不像是经过严苛训练的人!”梁正走过去看了看这些人的肩膀,每个人的肩膀都磨起了茧子,这是长期劳作的印记,这证明这些人没有说谎。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