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邪神判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草原狼

邪神判官 瘸腿书桌 4052 2019.04.18 21:31

  “你口中的老大每天都会出现在码头吗?”梁正想到到这些人既然受命于他的老大,那只要找到这个老大,那这个案子也就瞬间明朗了。

  “不会,他不会每天都出现在码头,他隔三岔五的来,他不来的时候,我们可以自己接活揽活,他一来安排的都是大活,只有大船出现的时候他才会出现,还有发工钱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平时很少来!”

  “那你描述一下你的老大,样貌特征,习惯爱好什么的!”没想到这个人老大并不是每天都出现,想要找他比较困难,得先掌握部门基本特征。

  “个子不是很高,只有六尺左右,体形不是很壮,中等偏瘦,偏爱白色的衣服,系白色发带,腰上始终悬着一个香囊。戴着一张擎天面具,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上嘴唇以上只看到两个眼睛,声音尖锐,非常具有特点和太监有点像。他武功很高,走路和猫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他耳朵很尖,我们暗地里抱怨说他的不是他都能听的清楚。但为人随和脾气不大,给的工钱也高,大家都原因跟着他干!”

  梁正听了之后对一旁的手下说道“刚这人描述的特征都记下了没?派几个人到京郊码头去盯着,若有此人出现马上拘捕!”

  “是,马上照办!”手下领命去办差。

  远处旁观的周鹏轻轻摇了摇头“码头卸货的苦力也敢劫死牢?这可是杀头的大罪,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必定有猫腻!人家既然时长以面具世人,怕的就是为人所知,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傻子还带着面具在外面晃荡呢,这人若是抓住了,我得把名字倒着写!”

  办差的前脚刚走,后脚早上被皇上提审的贪官聂鹏就由被御前侍卫押送了回来,扫地时周鹏听到了押解聂鹏的御前侍卫与梁正的对话。

  梁正问“这家伙招了吗?当时皇上命我先调查这边的事情,后面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同我说说,这家伙招了些什么?同伙都是些什么人?”

  御前侍卫无奈叹息“这家伙死都不肯招,向皇上直言无须审问直接处死即可,在皇上和诸位大从臣的追问下,聂鹏说自己不能招供的原因是自己一家老小此刻都在对方手上,怕是他这会刚说了,等自己死了,自己的一家老小也就能在地府团聚了。自知自己贪污是死罪,恳求圣上赐他一死。不过皇上当即就发飙了龙颜大怒,咆哮着吼道,贪污赈灾款导致饿殍遍野,死亡无数,罪当诛九族!贪污腐败不治,犹如白蚁食堤,终有一人这江山犹如江堤一溃千里!你顾忌你家人的死活,却置于千万百姓死活于不顾,当真是自私自利之极!怒斥之后命我们将其押回死牢严刑逼供,逼其供出幕后主使。”

  梁正点了点头,“皇上说的在理,贪污不治,犹如白蚁食堤,来人把聂鹏给我捆上!”伸手示意一下手下用刑,刚回死牢的聂鹏就被绑上了十字架。

  梁正走到聂鹏的身前“聂鹏,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了你还硬扛着不招,你知道因为你的所做所为,给这个社会带来多大的动荡吗!江南水患,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得知灾情皇上急的几天都睡不好,当即调拨三十万两白银救济灾民,可是灾区的百姓没有得到任何救济,几百万人食不果腹夜不能寐,最终是民不聊生饿殍遍野枯骨千里!百姓们都在骂皇上是昏君庸君,只知自己享乐不知救济百姓!为了生存土匪四起,各地暴动不断,更有江湖侠士以身犯险进入皇宫刺杀皇上!刺客被抓后将了江南的所见所闻,更是直言不讳,说什么皇上这样的昏君不配治理国家,当改朝换代另立新君!皇上大怒亲手杀死了刺客,如果不是这刺客我们甚至不知道你们贪污赈灾款的事情!”

  “等等,刺杀皇上!”周鹏获得了非常一个特别的消息。“这些事情之间有着某种必然联系。”

  聂鹏宁死不愿多透露“我妻儿父母都在对方手上,我说了他们就得死,我不说就死我一个,这个买卖划算!我为什么要说,再说了我自己做的孽,我自己承受就好了,为什么要牵连到我的家人呢?”

  “皇上都要诛你九族了,你还在这里顾忌你家人的死活!”梁正给人的第一眼感觉是温文尔雅,一种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气概,但现在也是急声高呼,语气里满是愤怒。

  “正因为皇上要诛我九族我才更不能说,说了,恶人被惩处,但我的家人也就被发现了,等待他们的必定一死。就算皇上要诛我九族,我的家人有人护着至少是安全的,两权相害取其轻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当真冥顽不灵,行,让你两权相害取其轻,够硬气,不知道你是否真的能一直硬气下去,来人!用刑!”梁正失去了耐心,直接让属下上刑。

  第一鞭子抽下去这聂鹏就疼的大呼小叫,抽打了几鞭子就疼晕了过去,但始终不肯松口也不求饶,晕倒前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打死我吧,死了也就解脱了。”

  见这聂鹏死不松口周鹏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外面还有十几具尸体,他要去处理掉。拉到乱葬岗之后,聂鹏将装尸体的马车停在一旁自己在那里挖着坑,一次埋进去十多个人,这个坑得足够大足够深,不然尸体会被野狗之类刨出来吃掉,这是对死者的极大不敬。

   忙活到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打南边来了一个老头,一手拿着铁锹,一手吃力的拖着一张草席,草席上躺着一个枯瘦如柴已经死去的乞丐。见到周鹏挖了一个大坑,老头就奔这边来了,“小伙子,挖这么大个坑啊!这得埋多少人啊!”

  周鹏眼神示意一下,让老头看一下旁边的马车“十三个呢!这坑不挖深点大点,我怕埋不下,别草草的埋了将来这野狗刨出来拖的到处都是。”

  “这坑挖了一天了吧,不小啦,埋的下,加上我这个都能埋的下,给一起埋了呗,我一把年纪了也挖不动了。而且我一老头子火气没有你们年轻人旺,天快黑了,我不敢在这里久留啊!一把老骨头了,还想多活几年,邪气入体就蹦跶不了几天了。”

   面对老头的请求,周鹏爽快的答应了,“行,尸体您就放在这里吧,我这坑马上就挖好了,待会丢一起就行了。”

  “好嘞,谢谢小伙子!”老人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我来看看,这死的都是些什么人?一下死这么多!”好奇心驱使下,老人掀开马车上的草席去看“哇,都是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呀,都是黑衣,这开膛破肚的,断胳膊断腿的,这是死于江湖仇杀?”

   “不是,这群家伙胆大妄为去劫囚车,被押送囚车御前侍卫给砍杀了。”早上劫囚车的事情城中已经传开了,周鹏也没必要隐瞒。

  “草原狼的人怎么去劫囚车呀,他们可是最精锐的骑兵部队呀,干嘛要去劫囚车?这囚车上拉的什么人啊?”

  “草原狼?老爷爷,您认识他们!”周鹏听到老人的话,连忙从齐腰深的坑里爬了上来。老人指着一具死尸胳膊上的纹身道“我认识这个纹身呀,这是草原狼骑兵的标志纹身,你看我也有一个!”老人撸起了自己的袖子,虽然他的肌肉已经萎缩,皮肤起了褶子,但深入肌理的刺青依旧保存完好,依稀可见是个狼头标志。

  周鹏欣喜万分,但不动声色的问道“草原狼骑兵?为什么叫草原狼呀,而且为什么要在胳膊上纹个狼头!”

  老人转身看了一眼夕阳落下去的方向,缓缓说道“帝国北边是广袤的草原,那里是游牧人的天下,他们逐水而居,饲养牛羊,以牛羊为生。如果遭遇旱灾,雪灾,蝗灾等自然灾害,牛羊被大量冻死,饿死,他们生活无所依靠吃不饱饭的时候,他们就会成群结队的南下劫掠我们的村镇,烧杀抢夺。为了对付这些游牧族群帝国组建了大量的骑兵部队,但我们跟那些在马背上讨生活的人想比完全处于劣势。为了减少游牧人对我边境的袭扰,大将军张忠改变了以往防守为主的固有作战思想,经过精挑细选,选了一拨身强力壮孔武有力,善于骑射的汉子,组建了一支精锐骑兵队伍,代号草原狼。我们向狼群一样主动出击,在草原上追逐游牧人的小族群,驱赶他们,困乏他们,消耗他们,让他们疲于奔命,从而无法组建较大的队伍,减少对边境的压力。我们这一支人数只有不到五百人的队伍,每个人都在胳膊上刺了一个狼头标志,有了这个标志,即便是我们战死,我们的尸体也会让他们记住草原狼的名号与标记,日后再见狼头标记心底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在心理上战胜对手。”

  “原来是这样!那您老也是一个战功卓著的老兵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老头笑了笑“哪有什么战功卓著,只是当兵吃粮而已。按理说这草原狼长期驻守在边关,并且一年大部分时候都在塞外草原驰骋追逐游牧人,并不会回到中原,更不会出现在帝都参与劫囚车的事情啊?你脱了他们的鞋子看看!”昔日草原狼的老兵对这些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要脱鞋子?”

  “我们草原狼常年都在马背上,脚会和马蹬摩擦脚,小拇指那里会有一道厚厚的老茧,如果有老茧就说明他们是真的草原狼骑兵,如果不是,可能就是冒充的,用来混淆视听或栽赃陷害的的!”

   周鹏脱去死者的鞋子,清晰的看到这些人的脚小拇指被磨出了厚厚的茧子,并且因为长期跨马骑行,这些人的腿并不齐,都是O形腿。有了这些发现之后连忙拉开这几人肩头的衣服,发现这些个有纹身的人肩头并无老茧,而其他人肩上有茧。

  码头讨生活的人,经常要肩扛担挑将货物运送到船上,或者从船上卸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肩膀都被磨出了厚厚的茧子,这几个有纹身的没有,再加上脚上的老茧,很明显,这些人并不是码头的苦力,十有八九是来自草原狼骑兵,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发现,对破案有极大帮助。

  “老爷爷,那你知道现在草原狼骑兵的指挥官是谁吗?”周鹏想了解更多的信息。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二十年前,我在交战中坠马,胸前肋骨被摔断了几根,胳膊也被战马踩断了,我也就此离开了草原狼,离开了边关,对那边的事情我早已不再知晓,现在的将领是谁不知道。”

  “哦,这样啊,行,我就好奇问一下,老爷爷可以帮忙搭把手吗?这些家伙还蛮沉的!这个人是谁呀?怎么这么瘦?”

  “这人是从南边来的逃难的,南方水灾,家被水冲毁了,田也没了,一路乞讨来了京城,昨天还说了几句话,今天去已经死了,我呢能力有限没办法给他更多的吃的,只能说是死后给他埋了,免得暴尸荒野”

  尸体被掩埋,封土被被踩实,防止腐烂的尸体散发出气味,引来乌鸦或者野狗。

  回到监狱天也已经黑了,新得到的消息准备及时告诉梁正,但梁正早已离开死牢,这个重要线索一时间没法及时禀告。

  挖了半天的坑累坏了,躺下就睡着了,睡觉睡到半夜忽然外面的吵杂声将周鹏惊醒,以为是又有人前来劫狱,抓起身边挑粪的扁担就冲了出去,却发现并不是有人劫狱,而是又有两个人被关押了进来。新来的犯人一男一女,两人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女的长的姿色不错,看上去没什么事被押着走在前面。另外一个人伤的较重,被两个人架着,双脚无力的在地上拖着,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周鹏好奇的问了一句“什么情况?这俩又是来劫牢的?”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