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邪神判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大难不死

邪神判官 瘸腿书桌 3099 2019.05.09 22:45

  连续的战斗已经消耗了周鹏太多的体力与内力,面对几十号人的围攻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对方还拿有绳网,弓箭,钩索,但他义无反顾。

  一刻钟后周鹏摇摇晃晃的拄着剑站立在那里,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人,剩下的人全都倒地,虽杀了数十人,但他身上也再填了十余处伤口,背上和右胸还中了三枝箭。

  看着远处独臂的杀手和一脸痴呆的赤凤,周鹏惨笑,“呸,我已是强弩之末,来杀我呀!不来我可就走了”说话的声音都很微弱,嘴里吐出的不知是自己还是敌人的血。

  杀手脸色惨白,断臂虽已被包扎,但失血过多让他的脸色变的惨白,虚弱的有些站立不稳,赤凤武力不俗,受伤较轻,但她似乎被周鹏所吓到了,此刻院子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周鹏可谓是浴血奋战,身上已经完全被血迹包裹,远远看去就是一个红彤彤的血人。

  率先冲上来的断臂杀手,他并不会左手剑,上来一通乱刺,即便周鹏此刻已经筋疲力竭,但还是依靠灵活的剑招,刺中了对方的心脏,长剑拔出,已经严重失血的他喷出的血量都少的可怜。

  “啊!”赤凤鼓起勇气怒吼一声冲了上来,三两下就将周鹏手中的剑打飞。

  “噗”

  周鹏低头看了一眼差在肚子上的剑,咧嘴惨笑。赤凤一剑刺穿了周鹏的身体,赤凤用力很足,这一剑刺的只剩剑柄留在手中,此刻两人的身体靠的非常近。

  惨笑中周鹏一把拔出了插在胸口的箭簇,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借助身高优势狠狠的将箭簇扎进了赤凤的颈椎。赤凤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脚下的尸体一绊,身体向后倒去,箭矢触地瞬间刺穿颈椎从喉咙穿出,想要说话却只咕噜噜的吐出几个血泡,手胡乱的在空中抓了几把,手便无力的垂下彻底没了动静。

  “呵,我还是笑到了最后!”点穴止血,轻轻的将剑一点一点的从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杵着剑艰难的往帝都方向赶去,他要尽快将主谋是谁的消息告之给皇上。

  一步一个血印,一点一点的往帝都方向挪去,可是困意逐渐席来,眼皮变得极为沉重,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我绝不能倒下!绝不能!”咬咬舌尖激励自己继续往前走,一步两步.......最终跌倒在地上。

  在倒地时一场夏日雷暴也席卷而来,大雨冲刷着周鹏的身体,将身上的血迹冲洗干净,血水混合着雨水汇成水流顺着马车碾压出来的小沟流淌。

  “汪汪,汪汪汪…..”一条狗循着血腥味追踪了过来,围着周鹏狂吠不止。

  黑暗的环境没有出口,看不到光亮,听不到任何声音,彷徨迷茫。不论怎么尝试,也无法摆脱困境,烦躁抓狂,人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忽然,他听到了声音,似乎是犬吠鸡鸣的声音。循着声音的方向奔走,声音越来越清晰,除了声音他还闻到了味道,一股浓郁的中草药味道。

  “爷爷,他的手指动了一下!”听到了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小孩子的声音。

  “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的同时周鹏感受到了浑身剧烈的疼痛,不由痛苦的呻吟一声。

  听到周鹏痛苦的呻吟小孩兴奋的大叫“爷爷!他醒了,爷爷,他醒了!爷爷快点进来,他醒了。”

   周鹏缓缓睁开眼睛,一间简易的茅草屋,可以看到屋顶垂下的茅草在微风下摇摆,偏头看了一下房间,房间不大,房间是用篱笆编制用泥巴糊缝,开着一扇不大的窗户。房间除了放了一张床外,还有一个有些变形的木头柜子,上面安放着有些锅碗瓢盆。此刻房间里没人,刚刚听到叫喊声的小孩子应该是跑出去告诉爷爷去了,透过窗户周鹏看到了熟悉的菜地。“这是老张家?刚刚那个小孩是张小童。”

  周鹏非常熟悉这片菜地,因为他每天早上从死牢清理粪桶将粪便收集来后,送到了这里给老张,老张在这里种了二十亩的菜,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肥料施肥。周鹏无偿供给肥料,老张也隔三差五送菜到死牢。这片菜地每天都来,持续了数年,只需一眼便认了出来,这间茅草屋就是地中间老张的窝棚,平日里用来歇息和看守之用。

  很快小孩口中的爷爷进屋了,可这人并不是自己熟知的老张,而是一个发须眉毛皆白的老头,他身上穿着一件青灰色的袍子,袍子绘制着阴阳八卦,这是一个老道。从张小童的话中似乎可以听出是这老道救了自己,想要起身道谢。

  见周鹏挣扎着想要起身,老道连忙伸手制止。“小伙子你终于醒啦!别动,别动,躺好,躺好!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受了如此重伤还能活下来的人!长剑贯串小腹,重要脏器虽然没有伤到,但伤了肠子,我破开肚子给你缝合了,腹部伤口很大不宜起身,动作大了伤口容易崩裂。除了小腹的贯穿伤,全身上下百余处伤口,简直是体无完肤,当时你被发现时身上的血在雨水冲刷下流了几百米远啊!看到你我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周鹏惨笑“还真是命大呢,这都没死,我感觉我昏迷了很久,能告诉我昏迷多久了吗?十天还是半个月?”即便是惨笑也垚付出代价,一笑浑身都疼。

  “嗯,确实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肠子被刺破,肚子里满是污秽,我划开你的肚子,用酒清洗了肚子里脏污,然将给你缝合肠肚后,你就高烧不退,身体烫得吓人。费尽心思才让你体温回归正常,你这烧是退了,但一直昏迷,今天能醒已经是个奇迹了。从发现你到现在你已经昏迷六天了!”这老道说的轻描淡写的,但他终究不是一个大夫,他装着胆子,冒着周鹏彻底死掉的危险做了这场手术。

  “已经昏迷六天了吗?不行我得起来,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不能在这里继续躺着,我得起来,我要进宫去面见皇上,事情紧急我必须得起来!”听闻自己已经昏迷了六天周鹏有些慌神了,因为明天就是十五天破案期限的最后一天,他还有希望,他要在最后的期限把真相告知给皇上,换来梁正及其全家的安危。

  老道士一把摁住周鹏,他也会点穴之术,随手封掉了周鹏身上几处穴位,让周鹏彻底僵硬的躺在床上。“你不能动!你一动伤口若是崩开了,那个时候别说是我,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不想死就待着别动!”

  “即便是死我也要进宫,这件事情事关无数人的生死存亡,以我个人性命换取天下百姓的安生我死得其所!您放开我,让我起来!”周鹏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使不上劲,他第一次尝试被点穴的味道,以往都是自己定住别人,这下自己反被人定住了。严重的内伤让他暂时聚不起真气冲击穴位,直挺挺的躺着动弹不得,唯有口能言语。

   老道捋了捋胡须,呵呵一笑“老夫云游四方得一秘术,闭关修炼三十年终成,此刻老夫能掐会算,我出现在这里救你绝非偶然,你要见的人我自然早已心知肚明,料定你今天能醒,特意谋划一番,你要见的人此刻正在来的路上,你并不用去见他,他来见你了。”

  “当真?”周鹏半信半疑。

  老道呵呵一笑“老夫居于深山夜观天象,发现天象异常掐指一算,得知人间将有灾难将至,老夫便绝定下山救人,一番观察发现你是这场劫难最大的变数,于是我找到了你,决定助你平息灾难!我不光要救你,更要救天下苍生,你所常握的事关天下苍生,所以我觉得助你,你要见的人回来见你。”

   “真的假的?我不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情,街头算命什么的。都是些骗人的把戏我完全不信!”周鹏不信夜观天象能知晓天下大事。

  “如果你将我等同于街头算命的那将是对我的羞辱!”老道颇为清高,觉得周鹏将其归类街头算命之流是对自己的侮辱。

  见对方有些生气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我不相信这些,哪有人能够未卜先知!”

  “你说的是未卜先知,我是有过占卜的所以我能先知!有些事情说了你也不信。好了,好好躺下休息吧,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老张去菜市场买猪血了,待会他会将客人带回来。我先去给你熬药。我可以帮你把穴道解开,但你最好乖乖的躺着别动,伤口真的很容易崩开。”

  周鹏不知道这老道说的是真的还是骗自己的,但现在身体动弹不得,动一下那里都疼,根本没力气站起身来。想着明天才是最后一天,今天身体不行就先休息一下,如果这老道说的是假的,自己要见的人没来见自己,那明天自己怎么样也要进宫面见皇上当面说个清楚,哪怕是爬进皇宫。

  趟在床上,身体不能动但脑子缺时刻不停,将自己所接触到的所有证据一点点串联起来,整理整个案子,让案件变的更清晰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